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六十五章五行封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五章五行封天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這是靈甲?還是護體術?」陸元眸露狐疑。

也就在陸元感到狐疑之際他的心猛地一沉,眸露驚懼。

卻見得前方的少年,手掌抬起,掌心光芒閃爍如同雷霆襲來。

「不好1陸元眼瞳驟然一縮。

呼!

蕭雲手掌一動,直接向著陸元的腰腹間橫斬而去。

這一擊看似簡單,可是卻蘊含著一股氣勢,為蕭雲領悟的雷霆式。

再者,加上戰武魂力量的加持,這一擊威力倍增,若是被擊中後果不堪設想。

嗡!

而此時陸元的長劍斬破了蕭雲身上的護體鎧甲,已經將那護體火紋撕裂。

「要刺入他體內了。」陸元心中焦急,此時他和蕭雲近在咫尺,眼見著對方出示,卻眼見沒有了時間抵擋,如今他只有希望自己這一劍能將蕭雲重傷,以此讓後者撤手。

嚓!

長劍撕裂了天炎神鎧,刺入蕭雲的肌膚內。

可是那劍勢又是一頓,並沒有想象中的一劍貫胸。

「怎麼回事?」陸元心中一急,額頭上有著冷汗冒出。

蕭雲的肌膚骨骼都堅硬如鐵,使得陸元的長劍刺去時竟然受到了阻礙。

在加上剛才吞天訣和天炎神鎧化解了這一劍的大量氣勢,劍意,使之威力下降幾成,在這種情況下,陸元竟然有著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明明是驚天一劍,可破一切,卻傷不了一個凡人。

這是什麼體術?

陸元眼皮連跳,雙眸中露出恍然之色,瞅向蕭雲時終於知道了對方為何敢主動迎來了。

原來他早有計算。

可惜當陸元明白當中的道理時一切已經晚了。

長劍刺入體內。蕭雲卻無所動容,他手掌一動,宛若雷霆以驚人之勢劈在陸元身上。

從陸元長劍刺入蕭雲肌膚到他擊中陸元幾乎是在同時發生。相隔不過瞬息而已。

經過天炎淬體后的蕭雲骨骼之堅硬已經堪比精鐵。

再者,在他的骨骼經脈當中還有著火紋存在。依舊在抵擋那股劍勢。

吞天訣也在吸收那些湧入體內的劍意。

所以這一擊並沒有影響蕭雲的出手。

嚓!

反觀另外一邊,蕭雲手掌如刃,落在那陸元身上當即就傳出了骨骼斷裂的聲音。

一股強大的火炎及勁力湧入陸元體內,肆虐著他的經脈臟腑。

啊!

陸元失聲驚呼,感覺有著一股火炎湧入體內,以焚盡一切的氣勢在焚燒他的經脈。

同時一股巨力將他震飛,緊握的長劍在慣性下從蕭雲的胸膛上抽出。

一道血光飛濺而出!

咚咚!

在陸元倒飛而出的時候,蕭雲的身子也是連退兩步。

不過也僅僅如此。很快他法訣一動,控制體內血液不在外流,儘力穩住傷勢。

嗡!

也就在此時,識海內碧光閃爍,那生命武魂散發出一股濃郁的精氣,從識海內注入蕭雲那受傷的部位,在那股生命精氣的滋養下蕭雲的傷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武魂在修復我的傷勢?」如此一幕,讓蕭雲感到驚訝。

「生命武魂,這絕對是生命武魂1吞天雀發出驚呼,他一直在關注著蕭雲此戰。本來想出手相助,卻被拒絕了,因為有元嬰境強者在此。他若藉助吞天雀之力必會被發現。

如今吞天雀欣喜若狂。

以前它還只是判斷這碧樹武魂是生命武魂。

可現在它幾乎可以肯定了。

這碧樹若不是生命武魂豈能有這麼強大的自愈能力?

「生命武魂?」蕭雲微微一怔,心中也是一陣欣喜,「這武魂還可以療傷嗎?」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發現。

「那是自然。」吞天雀說道,「生命武魂,擁有著生命之道,若是徹底成長不僅可以生白骨肉死人,傳說這生命武魂還可以讓修者修長不死之身,只有武魂在便可長生不死。」

「長生不死?」蕭雲感到有些迷茫,這太過遙遠了。

只是瞬息。蕭雲的傷口就差不多癒合了,沒有一絲要流血的趨勢。

如此一來。他就算受傷也不用什麼療傷丹藥了。

呼!

在平息下心中的欣喜,蕭雲眸光驀地一轉。瞅向了前方。

在那裡陸元的身形倒飛而出,隨後狼狽落地,手中的長劍也是就此脫手落在比賽台上。

在他的口中有著大口鮮血吐出,臉色一片蒼白。

蕭雲那一擊讓他受了內傷,連站都難以站起來了。

「是蕭雲勝了嗎?」見得此幕,台下的天元宗弟子都是一愣。

「我看錯了嗎?」王磊眸子睜得老大,不可置信的說道,「這蕭老大也太彪悍了吧?」

「是啊1周平也是附和道,「剛才我明明看到那陸元一劍刺在了他的胸膛上了啊1

「這是怎麼回事?」顏漠等人都是一臉不解。

全場一片嘩然,眸光瞅向前方那比賽台時感到莫名其妙。

怎麼敗的會是陸元了?

「陸師兄敗了?怎麼可能?」高台上,李劍嵩眼瞳驟然一縮,滿臉不可置信的將前方盯著,「陸師兄劍術無雙,一劍之下連法器都將斷裂,這蕭雲區區凡體怎能抵擋?」

這讓人疑惑,很難想象出那蕭雲怎麼會有著實力。

蕭雲此刻屹立在比賽台上,他的衣裳破裂,可是胸膛上的劍傷卻在不斷癒合。

只是數息時間,那劍尖留下的傷痕完全癒合,連傷疤都沒有留下。

「好強大自愈力1見此,歐陽宗主眸露精光,那顆心猛的狂跳了幾下。

剛才一戰他幾乎完全收在了眼裡,所有的細節都沒能逃過那法眼。

可是這結果卻讓他意外。

本以為蕭雲是準備以兩傷之法和那陸元拼個你死我活,可是沒有想到他竟然安然無恙。

「剛才他身上浮現的火紋鎧甲莫非是我火元峰傳承殿中的那天炎神鎧訣演化出來的神鎧?」曾峰主雙眸眯成一條縫。他緊緊的盯著前方的那個青年,口中喃喃自語。

「看來他在火道傳承殿中收穫不小啊1姜殿主眸露笑容,那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剛才那一幕。幾乎讓所有的人都為之提心弔膽,可如今這結果完全出乎了預料。

剛才秦執事那背後更是冒出了一陣冷汗。如今想來依舊是一陣后怕。

要是那陸元一劍將這蕭雲抹殺了,那該多讓人惋惜啊!

好在局勢逆轉,他也是鬆了口氣。

「這小子不僅領悟了戰意,還*無雙,如今連傷勢都能自愈,真乃逆天奇才。」李天淮眸光閃爍,有著幾分凌厲浮現,「他底蘊太渾厚了。就算任何一種天賦都足以成為一尊強者,如今幾種加上,以後一旦成長起來就連老夫門下都無人可與之爭鋒。」

「不行,必須將其斬殺。」驀地,李天淮霍然起身,身子一動,如同一道劍光向著前方的比賽台掠去,瞧他那模樣,竟然是打算要親自出手將蕭雲扼殺在搖籃當中。

呼!

李天淮身子一動,一股強大的氣勢便是向前傾覆而下。整片虛空都為之一顫。

「不好1蕭雲眼角抽動,感覺到了一絲不妙,他抬頭看去。卻見得那李天淮襲來。

「他娘的,這老不死的竟然出手了。」吞天雀驚呼,感到了一股莫大的壓力。

這李天淮為元嬰境強者,整個南疆都少有人可敵,他要出手根本不是蕭雲與吞天雀可敵。

「怎麼回事1強大壓迫一下,整個演武場的修者都為之動容。

「是李天淮1

「這老鬼竟然要出手1

「太可惡了,自己的弟子輸了竟然親自出手。」

「這老不要臉的傢伙1台下的弟子心中不忿,紛紛出言呵斥。

李天淮眸光一閃,掃視了一眼那些人。強大的氣勢立即讓得全場一片靜寂。

這李天淮修有無上劍意,眸光一掃。光芒綻放,如同有著萬千利劍掃下。讓人心悸。

那些天元宗的弟子感覺心神都要被刺穿了,哪敢開口。

「李天淮,你身為長輩竟以勢壓人,也太不將我天元宗放在眼裡了吧?真當我歐陽塵是空氣嗎?」在李天淮掃視了這群弟子一眼之際,歐陽宗主踏空而來,聲色俱厲的冷哼道。

他看似閑庭信步而來,可是步伐邁動眨眼間就出現在了李天淮百米外。

這歐陽塵隱約間有著一種道韻與天相合的感覺。

「歐陽塵?」李天淮眸光一閃,淡淡的瞥了一眼那緊隨而來的歐陽宗主。

「這蕭雲斷我孫一臂,今天就讓我斷他一臂吧。」

李天淮猙獰一笑,大步邁開,當即便出現在了比賽台的上空。

「你敢1歐陽塵眸光一冷,衣袖拂動,附近的天地元氣一動,風云為之變色浩瀚的元氣宛若長河一般彙集而來,這些元氣立即化為一柄百丈長的元氣巨刃猛地向著李天淮斬去。

「今天誰也不能阻我1李天淮氣勢蓋天,一股磅的劍氣從他身上綻放開來,右手一動指尖劍氣吞吐,指化為劍,如一道長虹向著那歐陽塵演化出來的巨刃斬去。

嗡!

兩者交擊,一股恐怖的波動頓時席捲而出,波動如同星河爆炸開來有著湮滅一切的氣勢,讓得四方皆寂,台下的那些年輕弟子一個個都本住呼吸,眸露驚懼之色。

元嬰境強者交鋒,那等氣勢當真似可毀山斷岳。

歐陽塵衣袖拂動,那浩瀚的餘波頓時潰散。

「五行天元訣之封天1隨後歐陽眸光露凌厲,身上有著一股浩瀚的波動席捲而出。

卻見得歐陽塵梢徊,泛起了一陣漣漪,旋即光影閃爍,有著五道驚虹從憑空沒出,宛若一種神通,以驚人之勢向著李天淮的四方鎮壓而下似要將之封困。

「五行天元訣1見得那五道驚虹,李天淮眉頭一鎖,那腳步終於是頓住了。

卻見得在他的頭頂,光影閃爍,五道攻擊,幾乎封鎖了四方,完全將他給困祝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