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六十七章庇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庇護!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歐陽宗主衣袖拂動,浩瀚的汪洋化為的長河將李天淮那絕世一劍給包裹。

嗡!

長劍被汪洋淹沒,劍光消散,虛空只是微微一顫,並沒有發出想象中的那股恐怖波動,一切都那麼的平靜,平靜得有些不可思議,感覺如夢似幻,不應該如此才是。

可在這平靜之下,所帶來的卻是無比的震撼。

「就這麼輕易的抵擋了下來?」天元宗許多的長者睜大了眸子,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剛才李天淮那一劍威力是何等的強悍,豈能這麼輕易被抵擋下來?

按理說應該有著一種驚天對決才是啊!

可現在一切顯得那麼的風輕雲淡。

劍光消散,一股無形的波動將李天淮身形震退,他雙眸一怔,一臉愣神。

那柄巨劍氣息潰散如同被封鎖在一個空間,要與之失去聯繫了。

「這還是元嬰境的修為嗎?」李天淮眸露驚訝,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呼!

卻見得歐陽塵手掌一拂,前方虛空泛起一陣漣漪,那浩瀚的汪洋消散,化為一條水龍,包裹著一柄巨劍便是向著前方拂去,巨劍頗為自然的落在了李天淮的身前。

「修鍊一道,永無止境,誰敢稱雄?」歐陽宗主將巨劍拂在李天淮身前手掌一動,那汪洋消散,化為無形,似乎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切都顯得自然無比擁有著一股莫名的道韻。

「修鍊一道,永無止境,誰敢稱雄?」李天淮眸子閃爍,喃喃自語,思量著這一句話,他瞅向前方。心中一臉不甘,自己竟然敗了,還敗得那麼乾脆。雖然他還沒有竭力出手,可是這歐陽塵的境界明顯就超出了他。就算在竭力一戰也是枉然。

帶著幾分嘆息,他手掌一動將那巨劍攝回,化為一片金光沒入了丹田當中。

虛空中,那恐怖的波動逐漸消散,兩個長者遙遙對立。

下方,天元宗的弟子心中依舊感到驚訝,有些恍然。

剛才李天淮劍勢之強,震撼人心。給眾人留下的深刻的印象。

可是就這樣恐怖的攻擊卻被如此風輕雲淡的化解,完全顛覆了眾人的認知與想象。

「爺爺敗了?這怎麼可能?」樓台上,李劍嵩眉頭緊鎖,露出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

「修鍊一道,永無止境,誰敢稱雄?難道無上劍道也不能雄霸天下嗎?」陸元眸露狐疑,道心開始出現了疑惑,沒有了以前的自信,這次他先是敗給了蕭雲,如今連他這強大無比的師尊也敗了。讓人心生疑惑,感到了迷茫,境界不知覺開始退轉。

「道不分高低。只看修者所領悟的有多少?」蕭雲喃喃自語,也在思量著歐陽宗主的話,剛才那一幕也深深震撼住了他,那簡單的一擊,卻化解了李天淮驚世一劍,太出人預料了。

「這就境界的差距。」吞天雀說道,「這歐陽塵境界極高,道韻天成,已經達到了化腐朽為神奇的境界。自然不是那李天淮可比,什麼一劍破萬法。在真正的強者眼中他這不過只是領悟了一些劍道皮毛而已,他也只能在這南疆稱王稱霸。真要到了天都域,這樣的人物不知有多少?隨便出幾個都可以碾壓他,還想破萬法?」

吞天雀一臉鄙夷。

「修鍊之道永無止境。」蕭雲喃喃自語,他這次火道傳承殿一行穩定了道的境界,本以為已經達到了一個很強的高度難以在進一步,可現在看來,自己所悟還遠遠不夠。

正如歐陽宗主所言,修鍊一道永無止境。

若是你認為自己無敵,那才是真正的退步,固步自封。

這樣的人很難在進一步了,因為他的視線及眼界完全陷入了那個局限當中。

「宗主!宗主1

「宗主無敵1當一片驚訝過後,場中的天元宗的弟子當即便是發出了歡呼聲。

聲音當中充滿了振奮,欣喜。

這些弟子一個個感到體內的血液似在沸騰。

當初李天淮咄咄逼人,要天元宗交出蕭雲,讓這些弟子感到憋屈。

旋即李天淮還打算強行出手,要抹殺蕭雲,這更是讓天元宗的弟子憤怒到了極點,感覺到尊嚴被腳踏,無比的悲憤,一個別派強者卻敢孤身一人在天元宗公然出手,無疑在蔑視天元宗。

如今宗主強勢出手,還如此輕易的將對方驚世一劍擊潰,顯然是給予了最強勁的反擊,在維護天元宗的面子,這讓天元宗的弟子看到了希望,天元宗並不是隨意可欺。

歐陽塵沒有一開始就竭力出手,也是有此意。

既然出手,就要讓對方展現出驚人之力,在將之擊潰。

只有這樣才能給門下的弟子帶來信心,才可以震懾旁人。

「李劍主,剛才蕭雲與陸元一戰,他已然獲勝,我想此事也該告一段落了。」歐陽宗主雙手背負,那雙深邃的眸子光芒閃爍,略帶著幾分凌厲將那李天淮給盯著,淡淡的說道。

在他的話語當中有著一種毋庸置疑的味道。

「告一段落?」李天淮眸光閃爍,充滿了不甘。

他在南疆縱橫數十年何時吃過這樣的虧?

就算歐陽塵展現出了不俗的修為依舊不能讓他咽下這口氣。

再者,此事傳出去對南海劍派名聲也不好。

自從李天淮出手這已經不在是簡單的私人恩怨。

此事已然關乎了兩派的名聲。

「不斷這蕭雲一臂,此事絕不罷休。」李天淮眸子一閃,語氣堅決的說道。

若是此時退卻,無疑是代表他認輸了。

「當真?」歐陽塵眸光也略顯得冰冷。

「不錯。」李天淮說道,「歐陽宗主你的確修為不凡,可是我南海劍派人才濟濟,只怕能與你比肩的人物還是有那麼幾個,所以你能勝老夫。並不代表你就無敵。」

歐陽塵眸光閃爍,他自然知道南海劍派不凡。

也是如此,他才會一直隱忍到現在。不然早就出手將這李天淮鎮壓在此了。

豈會在這裡多說一句話?

「呵呵,既然李劍主真要挑起兩派大戰。我歐陽塵有何懼之?」歐陽宗主仰天一笑道。

一股強大的氣勢也是從他身上迸發而出。

身為一宗之主豈能低頭?

「好,那你等著我南海劍派的戰帖吧。」李劍淮眸光冰冷,威脅道。

「宗主,此事尚需商議啊1不遠處,邱玄機遁來,說道。

「商議?」歐陽塵眸光一凝道,「還需要怎麼商議?」

歐陽塵瞅向邱玄機的眸光當中有著幾分質問,顯然是對此人有些不滿。

「我看便是斷那蕭雲一臂也沒有什麼的。」邱玄機說道。「門派大戰,一旦掀起必將損我宗根基,後果不堪設想,這遠遠不是一個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所能堪比的。」

大長老遁來,一臉沉吟。

「你也是這意思?」歐陽塵主眸光一冷,瞅向大長老道。

天元宗元嬰境強者不多,若是這兩位都持反對意見,一旦與南海劍派開戰局勢將不利。

「呵呵,李天淮,你若因為蕭雲此事與我天元宗開戰。將要倒霉的不是我天元宗而是你及你南海劍派,你想動他?只會給你們帶來無盡的災難,那後果不是你可承受得起。」這時一個長者遁來。才元丹九重境而已,可是話語中卻充滿了一股毋庸置疑的氣勢。

這長者正是秦執事。

「將為我帶來無盡的災難?」李天淮眸中劍光閃爍,冷笑道,「笑話,我南海劍派強者如雲,為你天元宗的兩倍以上,若真要一戰,你們必敗無疑,老夫何來災難?」

「你一個小小元丹境修者也敢在此大放厥詞。難道你已經可以代表天元宗了嗎?」李天淮霸道無比,身上有著一股無形的劍勢向著秦執事傾覆而下。那氣勢震得虛空一顫。

咚咚!

秦執事的身形連顫。

「李天淮,修得造次。」歐陽塵衣袖拂動。一股無形的波動席捲而出將那股劍勢擊潰。

若非不想挑起兩宗大戰,他已然出手。

「或許我天元宗無法奈何你南海劍派,可是你南海劍派也只能在南疆這一隅之地稱雄罷了,在天都域面前你們就是螻蟻,你若敢動蕭雲,你李天淮必將死無葬身之地。」秦執事穩住身形,眸光凌厲,根本不畏懼李天淮,他一字一句的說道。

「天都域?」聞言,李天淮眉頭一彎,眸中略露凝重,旋即說道,「你認為天都域會管這些小事?」

「當然會。」秦執事道。

李天淮眸露詢問,在等待著這秦執事的下文。

在涉及天都域的情況下就連他都不得不謹慎應付。

「曾在風月國,我宗一位管事曾欲抹殺蕭雲將之扼殺在搖籃當中,當時幾乎要得手了,可最後卻被天都域使者出手救下。」

秦執事說道,「這天都域使者還放言希望可以蕭雲能進入玄元戰場,以此踏入天都域,誰敢動扼殺他,必將受到嚴懲,天都域本就有令,禁止長輩插手後輩的事情,特別是扼殺天才必將受到嚴懲,如今你此舉無疑是冒犯了此令,那天都域使者一旦知道此事,我想就算是他出手,對付你整個南海劍派天都域也不會多言。」

「真有此事?」聽到這裡,李天淮眉頭緊緊一皺。

天都域的確有規矩,長輩不可扼殺天才後輩,一些恩怨只能後輩自己解決。

只是這些事情,很少有人會捅到天都域使身邊去。

許多天都域使也懶得管這閑事,所以扼殺天才的事情多少還是有發生。

可如今這蕭雲若真的得到了天都域使的關注那可不一樣了。

他李天淮雖強,可是面對那天都域使還是有些無力。

那種人物足以震懾南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