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六十八章守護之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八章守護之人?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再者,身為天都域一旦出手絕無顧忌,不會像這歐陽塵明明可以鎮壓李天淮卻沒有出手,因為他還得為宗門大局著想,一旦真將這李天淮殺了,必將會挑起門派大戰。

宗門大戰顯然不是歐陽塵願意看到的。

可這天都域使不一樣了,他代表著天都域,他出手誰敢抵擋?

一旦抵擋,引來更多的天都域強者,只怕整個南海劍派都要湮滅。

所以李天淮心中開始生起了忌憚。

若真有此事,他一旦出手,可就真麻煩了。

「自然有此事。」秦執事說道,「此事幾乎整個風月國大的勢力皆以知曉。」

「整個風月國都知曉了?」李天淮神色有所動容,瞧秦執事此話也不像是作假。

「不信你可以問邱長老,我想他最清楚不過了。」秦執事眸光一轉瞅向了旁邊的邱玄機,對於此人他感到頗為厭惡,因為剛才這邱玄機多次主張要交出蕭雲明顯就是公報私仇。

「邱長老可有此事?」李天淮問向邱玄機。

「的確有此事。」邱玄機眸光閃爍,隨後答道。

「確有此事?」李天淮一臉難看,眸光瞅向不遠處的蕭雲時一臉不甘。

「沒有想到這小子還有著機緣?」這讓他感到驚訝。

天都域使高高在上,地位超然,豈會看上一個少年?

只是想起蕭雲展現出來的天賦后李天淮也就釋然,此事或許真有可能。

有時候一些天都域使甚至會將一些發現的天才舉薦入天都域各自所處在的勢力當中。

一旦這些天才成長起來,對於他們來說也將多了一條路。

只是能讓天都域使看中的天才太少了,十年也難得出現一個。

「李劍主,修道艱難,難免會出現諸多變故。為了一個後輩子弟斷送自己的前程可不是明智之舉,畢竟你能護持其一時又豈能時時護持,要想成長至巔峰一切還得靠自己。」見李天淮表情有變。歐陽宗主的語氣也略顯柔和了起來,若能不戰他也不會挑事。

「既然如此。此事作罷。」李天淮眸光一沉,隨後大手一拂,將那樓台上的李劍嵩等人捲入身邊,「李某告辭。」只見他腳下金光閃爍,便就此向著遠處遁飛而去。

「不送1歐陽塵目送著那金光遠去,淡淡的說道。

見李天淮離去,旁邊有些天元宗的長者也是鬆了口氣。

「這傢伙總算離開了。」姜殿主眉頭舒展,此事能如此結束已經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歐陽塵眸光一轉。瞅向了旁邊的邱玄機,那雙眸中有著些許冷意浮現。

「宗主,老夫可是從未下過對付這蕭雲的命令,一切都是族人所為啊1邱玄機心頭一沉,也不等歐陽塵開口詢問,連忙說道,從這宗主的眸中他明顯感覺到了一絲不悅。

再者,在見識到了歐陽塵的實力后著邱玄機對這位宗主也是充滿了敬意。

「一個宗門是否能傳承千秋不僅需要強者坐鎮,也需要不斷湧現出鮮血的血液,若是連自己的門中的天才都護持不祝如何能穩定人心,一個宗門如何能長久不衰?」歐陽塵厲聲道,「身為長老更應該有著不懼一戰。誓死捍衛宗門尊嚴的覺悟,豈能畏首畏尾?」

「是,是1邱玄機連連點頭,眼角餘光瞅向蕭雲時確實有著些許冷意浮現。

這邱玄機沒有想到一個從風月國那個小小的郡城走出的少年此刻竟然會成長至此,連天元宗的宗主都會為了這個少年來呵斥他這個堂堂的長老,在天元宗踏入元嬰境的長老可是屈指可數啊!

雖然心中不忿,可邱玄機也不敢表現出來。

「好了,此事已罷,你們離去吧。」歐陽塵擺了擺手道。「姜殿主,蕭雲你們留下。」

「是1旁邊幾位長老點頭。隨後就此離去。

姜殿主與蕭雲卻留了下來。

而此時,那來自核心殿新秀峰與躍龍峰的弟子也是各自離去。

這片演武場也是就此恢復了寧靜。

只是蕭雲力敗陳劍及陸元之事卻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傳遍了整個天元宗。

在這一刻。幾乎所有的人都在談論此事。

不管是那些新入門的弟子,還是那些潛修的老弟子及長者在聽到此事後皆震撼不已。

一個剛入門的弟子罷了,竟然有如此戰力,橫掃南海劍派兩大天才。

要知道,那陳劍可是連敗八人,當中還有兩個半步元丹境修者。

那陸元更是一擊便擊潰了領悟了一絲風雷之勢的雷泰,本身戰力極為驚人。

可就是這樣的人物卻都敗在了蕭雲手中。

很難想象,這個才入門半年的弟子到底是什麼樣的妖孽,竟然有如此可怕的戰力。

夜幕下,在那樓台中,歐陽塵上下打量著面前的蕭雲,眸中有著難以言說的讚賞浮現。

「不錯,不錯。」歐陽塵臉露笑容,顯得平易近人,他瞅向蕭雲道,「我兩個月前便曾聽說核心殿出了一個天賦不錯的弟子,不曾想如今一見,你必我想象中還優秀。」

歐陽塵語氣平淡,顯得和藹可親,就如一個慈祥的長輩和晚輩說話。

「多謝宗主此次出手庇護。」蕭雲也是微微一笑,擾了擾頭,說道。

對於歐陽宗主當初會不惜出手與李天淮一戰他也是略敢意外。

不過,後來細細一想這在情理之中。

只是話雖如此,蕭雲依舊對歐陽塵充滿了敬意。

畢竟,若是這位宗主是一個短小怕事的人只怕今天的結果就是另外一幅情況了。

沒有歐陽塵出手,只怕就算曾經那天都域使說過要庇護蕭雲,卻也未必能震懾住李天淮,畢竟天都域使者行蹤飄渺,誰又會願意為了一個死人去找他了?誰又願意為了蕭雲不惜得罪李天淮這個元嬰境強者去找那個蹤跡難尋的天都域使者了?

「身為一宗之主。庇護門人為我應當做的。」歐陽塵臉上的笑容略微收斂轉而浮現出幾分凝重,他瞅向蕭雲,說道。「只是想要庇護門人,卻也並非那麼容易。便如今天,你可有對我失望?」

「你身在傳承禁地,我卻派人去將你請來。」

說道這裡時,歐陽塵一臉唏噓。

「宗主身為一宗之主,自然得顧全大局,此次能在危機時刻出手,蕭雲已經感激不荊」蕭雲說道,他心中豁然。沒有什麼埋怨,畢竟南海劍派勢大,一個峰的劍主罷了,卻有如此戰力,幾乎少有人可敵,一旦真的與這南海劍派開戰豈是歐陽宗主一人能敵?

既為掌舵之人,自然得有諸多考慮及顧忌。

畢竟在他的肩膀上抗的是成千上萬個人的性命與希望,豈能兒戲?

「你此次能得以保全,完全靠自己。」歐陽塵一臉正色凝視著蕭雲說道,「以你的天賦。在整個天元宗年輕弟子當中都可排在前四,或者潛力更大,你可願意做宗門的守護之人?」

「宗門的守護之人?」蕭雲一愣。眸露詢問之色。

「呵呵,在我天元宗,宗主一般會收下幾名弟子重點培養,其一作為宗主繼承人,其二便是宗門守護人,若為宗門守護人,便將永久呆在宗門,在宗門遇到危機時挺身而出。」旁邊的姜殿主笑道,「其實。在每個門派都會專門培養這樣的弟子。」

「永久呆在宗門?」蕭雲眉頭微微一皺,似明白了歐陽宗主言下之意。

「怎麼?你可有什麼為難之處?」歐陽塵眸光一動。問道。

「回宗主,弟子有親人身陷天都域。必須前去尋找,所以弟子只怕不久留南疆。」蕭雲說道,不僅如此,他自身對武道也有著追求,自從看到了那秦川在雷雨中悟道后,他的心也為之一動,有著一種莫名的衝動,覺得自己就應該做那樣的強者。

無所畏懼,一往無前,膽敢在雷雨中與天地之威爭鋒。

這一切只為了追求武道真意!

可是在南疆這片一隅之地讓人成長的空間太狹窄了。

如剛才,眾人還以為李天淮不可一世,為絕頂強者。

可是就是如此人物卻被歐陽塵輕易擊敗。

如此足以說明修道永無止境,哪怕你到達了一個巔峰,依舊有著未知的區域等你去探尋,若是固步自封,只會使自己陷入那狹小的世界,做自己的王者,卻不知天外有天。

「天都域?」歐陽塵微微一怔,旋即莞爾一笑道,「我猜你的心也不應在這南疆。」

「不管弟子身在何處,宗主的庇護之恩必將銘記於心。」蕭雲正色道,對於天元宗他還是有感情的,不管是這裡的制度,還是這裡的人都讓他有些動容,不可能忘記。

便如剛才,火元峰諸位長者出面,都想來此支持他。

那秦執事更是不惜頂撞李天淮,讓蕭雲頗為感動。

若是無情,那秦執事,那些泛泛之交的長者何須為了他得罪一尊元嬰境強者?

「你有此心便好。」歐陽塵微微點頭,隨後道,「只是你想踏入天都域卻還得需要繼續努力,此次距離玄元戰場開啟可是只有不到半年的時間了,若是你的修為不能在進一步,將很難走到最後。」

「玄元戰場,可是不僅僅有我南疆的天才彙集,那裡有來自各大疆域的天才,數不勝數,而且裡面還有一些駐留組合成的勢力,也將成為進入裡面順利前行的阻礙。」說到玄元戰場時,歐陽塵一臉肅然,似乎那裡就是一個地獄,充滿了無盡的危險。

「我會努力的。」蕭雲一臉堅定的說道。

不管前路多麼困難都不能動搖他前進的決心。

若是畏懼了,如何在繼續成長?

既然選擇了這條路,便當一往無前的走下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