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七十二章拜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二章拜師?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朱老,你能否讓他的心神從陣法中退出?」姜殿主有些急切的說道。

雖然蕭雲是心神進入陣法裡面,可是心神一旦受損也很危險,心神受損輕則讓人修為退卻,重則智力下降就此痴傻,若是在慘一點或許心神將直接潰散,就此身死。

「這個很抱歉,一旦陷入陣法當中就得靠他自己了。」朱老卻是靠在旁邊的一張椅子上,頗為慵懶的說道,「我們且在此等候片刻,呵呵,也不知這小子在陣法一道上可有在武道上那種天賦?」

這朱老眸子微眯,充滿了一臉期許,就那麼座在了旁邊,打算靜靜等候。

「我去……」姜殿主一陣無語,心中不由爆了句粗口。

瞧這朱老的模樣明顯是不想幫蕭雲從那陣法中出來啊!

他可不信這老頭沒有辦法。

雖然心中著急,姜殿主也只有在旁邊乾瞪眼了。

因為他對陣法一道幾乎是一竅不通,此時也無能為力。

在陣法當中,蕭雲用心感悟,以觀察陣法的虛實,然後避開一次次攻擊。

「這陣法虛虛實實,讓人難以捉摸,不過卻也是有跡可循。」經過一番觀察蕭雲終於對這陣法有了個大概的輪廓,他喃喃道,「若是真是攻擊,裡面肯笪浦力,若是虛幻,那是陣紋所演化而出,雖有陣紋之力,可是那種氣息明顯就不一樣。」

「陣法之虛實,一切還需要靠人是判斷。」蕭雲心中豁然,身處在星河當中心神感應而去,一切皆被他收入了眼中,如今他身處陣法內,可是處變不驚。再也沒有了慌亂,所以能靜心感應。

如此憑藉強大的靈魂力,一切虛實都被蕭雲掌控。

「這星河大陣由北斗七星陣陣組合而成。外圍則是漫天星河,也成為一個大陣。可是相互銜接,還留了生門,這不是絕殺之陣,我只要渡過那生門應該就可走出陣法。」蕭雲眸光閃爍,在將附近的情況摸清后,他腳踏星空,向著前方漫步而去。

呼!

前方星辰閃爍,震蕩出一片星紋。如同寂滅之紋掃蕩四方,可是蕭雲卻漫步而去,根本無所畏懼,卻見得他步伐所過,那片星紋頓時潰散,原來這只是一片幻象。

如此,蕭雲不斷變幻著身形,如在星空漫步,顯得頗為愜意。

經過不斷驗證,他對這個陣法也有了足夠的了解。心中大定,再也沒有了慌張。

不大一會,他就走出了那北斗七星陣。來到了外圍的漫天星辰陣。

到了這裡,他依舊用心感應好選擇所謂的生門。

「這陣法並不是殺陣,變化也簡單,應該是專門用以磨礪人的。」蕭雲掃視四方心中暗忖,感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藉此初步了解陣法,如此以後他遇到類似的陣法也可以安然渡過了。

在蕭雲暗自琢磨陣法一道的時候,外面的姜殿主卻是急壞了。

「怎麼蕭雲還沒有清醒過來?」姜殿主不時瞅向旁邊靜坐的蕭雲瞅去。

見得蕭雲沒有一絲清醒的跡象,那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這可是他寄予了厚望的得意後生。要是在這裡有個三長兩短,他該找誰去哭啊?

心中焦急時。姜殿主又向著那閉目凝神的朱老瞅去,當他瞧得那朱老一副悠閑自然的模樣。頓時氣得吹鬍子瞪眼,卻又只得在旁邊默默等候,這朱老不僅輩分極高,脾氣也怪,可不能惹。

「這老頭。」姜殿主搖了搖頭,只得繼續將眸光落在蕭雲身上。

「放心,這小子現在氣定神閑,靈魂波動很平靜,應該還沒有事情。」朱老的眸子不知何時睜了開來,他一臉悠閑,淡淡的瞅了一眼旁邊的姜殿主說道,「先喝茶,喝茶。」

說完,他示意旁邊的元惺。

「姜殿主,請用茶。」那元惺從桌几上端過一壺靈茶遞給姜殿主。

姜殿主接過茶,聞著那茶香卻久久下不了口,他眉頭一鎖,瞅向旁邊的朱老說道,「朱老,這蕭雲可是我天元宗難得一見的天才,連宗主都對他讚賞有加,曾經還想將之收入門下,可惜被這小子拒絕了,不過就算如此,宗主也是希望他能安然成長,好以後為我天元宗爭光,要是他殞落在了這裡,我只怕很難向宗主交代啊1

若說蕭雲在外面戰死了,那無可厚非,誰也說不了什麼。

可是偏偏是來到這器殿,莫名其妙的陷入了陣法當中,要是蕭雲有個三長兩短,姜殿主還真得去找塊豆腐撞死了,只怕此事一旦說出去也會成為別人的笑料啊!

這樣的列子可是聞所未聞。

「你無法交代,關老夫什麼事?」朱老雪白的鬍鬚一吹,頗為無賴的說道。

「你……」姜殿主氣急,哪知那朱老直接閉上了眼睛。

「哎。」見此姜殿主連連搖頭,唉聲嘆氣,心道,「蕭雲啊蕭雲,你可別殞落在此啊!老夫可是還想見你在玄元戰場嶄露頭角,在那百宗大戰中取得一個好的名次啊1

這朱老年紀很大了,有一百幾十歲,不僅輩分高,還是一個元嬰境強者。

就算姜殿主心中不滿也只得暗自承受了。

這朱老的身份之高可不是他能堪比的。

在那星河中,蕭雲漫步虛空,終於是從漫天星辰中一閃而出。

嗡!

他身形一動,出現在了星辰外圍。

「陣法一道果然玄妙。」蕭雲立身陣法外,望著前方的陣法,心中不甚唏噓。

這陣法不僅可以困敵,還有殺招,一旦陷入當中危險無比。

此次他所遇到的還是簡單的陣法,不然後果很難預料。

「沒有想到這器殿中還有如此陣法。」蕭雲喃喃自語,「若是我能學得幾分陣法中的奧妙以後出入那些古也將多幾分把握,再也不用尾隨在別人身後束手束腳了。」

在他心中對陣法一道又多了幾分期許。

當初在進入火元峰傳承殿時他遇到陣紋。卻寸步難行,若是自己對陣法一道有所了解,也不會發生被邱雨楓偷襲的那種事情了。甚至他還可以布下陣法困住敵人。

這絕對是比武學還管用的禦敵之道。

嗡!

在蕭雲喃喃自語時,星空一顫。泛起一陣漣漪,他的心神也是驀地一閃。

呼!

下一刻,蕭雲感覺自己又出現在了那熟悉的地方。

他緩緩的睜開眸子,定睛一看,卻見得自己還在大殿中。

「出來了1見此,蕭雲心中一喜,終於是脫困了啊!

「醒來了?」當蕭雲睜開眸子時,旁邊的朱老眼皮一跳。

朱老霍然起身。背負著雙手,來回踱步,老眼中眸光流轉,在蕭雲身上不斷打量著。

「這位是?」見朱老呆在滿臉怪異的眸光將自己盯著,蕭雲不由一愣。

怎麼感覺這老頭的眸光有些猥瑣了?

大家都是男的犯得著這樣靠近來看嗎?

蕭雲不由縮了縮脖子,感覺自己被狼盯上了。

「小子,你什麼表情呢?」見蕭雲那副模樣,朱老將那雪白的鬍鬚吹得老高呵斥道。

「沒什麼。」蕭雲訕訕一笑道,「只是您老能不能別靠那麼近呢,我怕1

「你怕?」朱老聞言先是一愣。旋即氣得眸子打轉,呵斥道,「你這小子連李天淮的孫子都敢斷去一臂。你還會怕?我去,你這是在拿老頭子我尋開心是吧?」

朱老一臉不滿,怎麼也感覺這青年瞅向自己帶著幾分鄙視。

老頭子我玉樹臨風,如同仙翁,有什麼可鄙視的?

他心中鬱悶不已,在天元宗還沒有人敢如此鄙視他的。

「這小子肯定是羨慕我年紀一大把了還那麼帥氣。」朱老眸子打轉心中暗忖著,「肯定是這樣,一定是他在嫉妒老朽。」

想到這裡,他那張紅潤如同嬰孩的臉龐上浮現了幾抹笑容。眯著眼睛道,「別怕。老朽不會欺負你的。」

只是這老頭這笑容,在配合這語氣。越聽越讓人感覺全身生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我怎麼感覺這對白有些熟悉了?」蕭雲心中暗忖。

「蕭雲!你醒來了1這時旁邊的姜殿主臉露欣喜,驚呼道。

「恩。」蕭雲點頭,看姜殿主這模樣似乎剛才焦急了很久。

「謝天謝地,你終於安然無恙。」姜殿主深深的舒了口氣,總算是將那顆懸著的石頭放了下來,隨後他眸光一轉,起身道,「來,蕭雲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器殿的殿主,朱老。」

「器殿的殿主?」蕭雲有些錯愕的瞅向身邊的老頭,一臉狐疑。

怎麼看,這老頭也不像是一殿之主啊!

蕭雲這表情讓朱老臉色一沉,肺都氣炸了。

又是鄙視,又是鄙視!

這小子竟然又用鄙視的眸光看老夫。

「蕭雲,還不給朱殿主請安,他可是南疆少有的幾位可以煉製出靈器的大師。」姜殿主話語中帶著幾分嚴厲,後面的話卻是意有所指,似在告訴蕭雲別得罪這老頭。

「能煉製靈器?」聽得此言,蕭雲瞅那朱老時眼睛都亮了,嘴角也浮現出了一抹笑意。

「那是自然,老夫可是名震南疆的煉器師。」見蕭雲眸露笑意,一副崇拜的模樣,朱老心中的不忿終於消散了,終於是得以正名,改變在這個小子心中的形象了啊!

「呵呵,弟子蕭雲,見過朱殿主。」蕭雲連忙作揖。

「不必多禮。」朱老挺著胸脯,做出一副長者的模樣,他眉頭一挑,瞅向蕭雲說道,「老夫見你天賦不凡,你可願意拜入我門下,做我弟子?我可是正缺一個弟子傳我衣缽哦1

「做你弟子?」蕭雲一怔,露出滿臉錯愕。

「這個……朱老這不太好吧。」姜殿主眼皮一跳道,「這蕭雲可是我核心殿啊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