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七十三章記名弟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記名弟子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姜殿主心中鬱悶,「我核心殿好不容易出了一個天才,你怎麼能來挖牆腳了?」

「核心殿弟子?」朱老卻是眉頭一挑,道,「核心殿弟子怎麼了?難道我器殿不如你核心殿,我看這蕭雲天賦異稟,是煉器的天才,拜入器殿一定可以揚我門楣。」

「蕭雲,你就拜入老夫門下算了,核心殿有什麼好?李天淮殺來問罪還得你出手,要是拜入老夫門下老夫直接讓他有去無回。」朱老一副無賴的模樣,根本不管那姜殿主鬱悶的模樣。

這讓蕭雲卻是有些傻眼了。

自己是來求修復靈器的啊!

怎麼變成拜師了?

等等,天賦異稟?我什麼時候會煉器了?

這讓他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不會是這老頭有什麼怪癖吧?」心中沉思著,蕭雲帶著幾分鄙夷的眸光瞅向朱老。

「喂,小子,你什麼眼神?」見蕭雲眸光怪異,朱老終於忍不住大喝了起來。

「沒,沒什麼。」蕭雲連忙縮了縮脖子,笑道,「只是朱殿主,晚輩對煉器一道可是一竅不通啊1

「是啊1旁邊的姜殿主也陪笑道,「蕭雲雖然天賦不錯,可是對煉器一道並不在行。」

「我說他有天賦就有天賦。」朱老頗為霸道的說道。

「這不太合適吧。」見朱老如此蠻橫,姜殿主臉都綠了,卻有氣不敢撒,只得心中暗忖,「早知道這老頭那麼霸道他就不帶蕭雲來這裡了,哎,現在可好了。惹來一身麻煩。」

「有什麼不合適?」朱老眼皮一翻,道,「剛才這蕭雲催動了小周天星河陣足以說明他對陣法一道有所天賦。他能從小周天星河陣當中退出,更能說明他天賦異稟。有成為陣法大師的潛質,這不是天賦異稟是什麼?如此天才,正是我器殿所需,你當老夫在開玩笑?」

「這就算是煉器天才了?」蕭雲一愣,這和煉器有什麼關係?

「能從那陣法中出來就是煉器天才?」姜殿主也是眸露狐疑,問道。

「那是當然。」朱老說道,「這陣法玄妙無比,可困大敵。一般人如果心神進入裡面多半要被陣法淹沒,就此身殞道消,能出來的極少,這蕭雲才被困多久?只怕還沒有兩個時辰吧。」

「回師尊,蕭雲師弟入大殿也才一個半時辰。」旁邊的元惺一本正經的說道。

「一個半時辰?」聞言,朱老眼皮掀動,說道,「你看,這才一個半時辰罷了,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就闖出這陣法。可見他對陣道的洞察力該多強,如此天賦,少有人可比。」

「呵呵。或許是他誤打誤撞了。」姜殿主訕訕一笑,不過那眸光瞅向蕭雲時卻是掠過幾分驚訝,心中暗忖,「沒有想到這蕭雲在這陣法一道上也有天賦,只是現在時機可不對啊1

他心中有些擔憂,要是被這朱老強行把蕭雲留在了器殿可就麻煩了。

「誤打誤撞?」朱老鬍鬚吹得老高,不悅的說道,「你當這陣法好玩啊?」

姜殿主一臉訕笑,道。「這個……朱老我們此次來是想讓你幫蕭雲修復兩件靈器。」

他連忙將正事說出來,不然在扯下去真要拜師了。

他可不是來送弟子的。

「修復靈器?」朱老眉頭一挑。隨後瞅向蕭雲,說道。「這個沒有問題,只要你拜入我門下,別說修復靈器,就是交你煉製靈器也可以,以後為師保管你成為一代宗師。」

這老頭耍賴之下連為師都自稱了起來。

聞言,姜殿主徹底無語。

蕭雲也是眉頭緊鎖,怎麼就遇到了這麼一個老頭了?

不過旁邊的元惺卻是一臉淡笑,似乎對他師尊的脾氣早就習以為常。

「我看這不適合吧。」姜殿主臉色有些不悅,不過卻依舊在壓制心中的不忿。

「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蕭雲還擁有無暇武魂吧?」朱老卻是侃侃而談說道,「掌控天炎以及對陣法的領悟為煉器師的必備資質,如今這蕭雲兩者皆具有什麼不合適的?「

「煉器想要大成沒有幾十年幾乎不可能,就算我願意將蕭雲讓給你,只怕他也不同意。」姜殿主道,「蕭雲可是要前往玄元戰場的,他目標為天都域,所以也不好獃在天元宗。」

「玄元戰場?」聞言,朱老眉頭緊緊一皺,瞅向蕭雲問道,「玄元戰場危險無比,就算是元丹境修者進入裡面也未必可以安然歸來,你現在不過真元境,踏入元丹境遙遙無期,你確定要去?」

「弟子志在天都,這玄元戰場非去不可。」蕭雲一臉堅定,說道。

「可惜啊1朱老嘆息道,「這麼一個好苗子,非要去那玄元戰場幹麼?」

「卻不知朱老能否為弟子修復一下兩件靈器?」蕭雲攤了攤手掌,說道。

「老夫,肺疼,心疼,全身都疼,只怕沒力氣修復靈器了。」朱老一臉無賴的說道。

「這老頭。」姜殿主一陣無語。

「那朱老要怎麼才不疼?」蕭雲問道。

「除非你拜我為師。」朱老一本正經的說道。

「拜你為師?」蕭雲一臉無奈,這老頭簡直讓人無語。

「呵呵,師尊,弟子倒有一法。」旁邊的元惺笑道。

「什麼辦法?」朱老問道。

「師尊大可收蕭師弟為記名弟子,在傳其陣法及煉器一道,如此也算了去遺憾。」元惺笑道。

「這不便宜他了嗎?」朱老眼皮一翻道,「他又不肯留在天元宗。」

「只要師尊的衣缽能傳下,未曾斷絕,何必計較這麼多?」元惺淡淡一笑。

「這個可以有。」朱老頓時眼睛一亮。

「呵呵。」元惺一笑。

「你這小子,要是煉器天賦也有這麼機靈就好。」朱老一臉嘆息。

這元惺雖然不錯,可是還差了那麼一絲。

元惺淡淡一笑,對此並不以為意。

天賦為天定。他也無可奈何。

「呵呵,蕭雲還不拜師。」姜殿主聞言也是一喜,連忙瞅向蕭雲。

「拜師?」蕭雲略微一怔。隨後心領神會,「師尊在上。請受弟子一拜。」

說完,他便給這朱老磕頭施禮。

「罷了,罷了。」朱老擺了擺手道,「只是記名弟子也不用這麼隆重。」

「多謝師尊。」蕭雲連忙起身,心中也是頗為欣喜,這無緣無故拜了一個元嬰境的老頭為師也算不錯,他現在可是正想了解一下陣法之呢,這朱老無疑是個不錯的選擇了。

「可惜啊1朱老盯著蕭雲一臉嘆息。「你那麼好的天賦幹麼要去那玄元戰場?」

「呵呵,人各有志。」姜殿主笑道,「在說了,以蕭雲如此天資這南疆也只能束縛他,不能任其翱翔,他就該去那天都域甚至更加寬闊的世界去闖蕩,只有那些地方才能助他成為至尊。」

「也是。」朱老微微點頭,他也聽說了蕭雲力敗陸元的事情,如此天賦也算驚艷了。

蕭雲則是在旁邊微微一笑。

「既然你拜老朽為師了,那麼老朽也不能不有所表示。將你那兩件靈器拿出來吧。」朱老說道。

「那麻煩師尊了。」蕭雲一笑,當即心神一動將那兩件法器取了出來。

天炎戟,散發出一股濃郁的火元氣。氣勢攝人,可惜戟刃殘缺,有裂痕。

逆元天鏡,並沒有裂痕,可是符文有缺,不能發揮出全部威力。

「這兩件靈器氣息不凡啊1當見得蕭雲取出的兩件靈器后,朱老整個人氣質驟變,那慵懶小老頭的形象驟然消失,轉而兩眼放光。如同一個藝術家,在品賞著美麗的藝術品。整個人身上都有著一股莫名的韻味瀰漫而出,讓人不由肅然起敬。

朱老接過兩件靈器。開始打量了起來。

「不錯,不錯,這面靈鏡為一件低級靈器。」朱老仔細觀察了一眼那逆元天鏡后,又開始把摸起那天炎戟來,「恩,這靈戟不凡,要是老朽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一件高級靈器,靈器當中還潛藏著一絲血脈之靈,一旦能將之激發加以控制這靈器將威力倍增。」

「低級靈器?高級靈器?」聽得此言,蕭雲眼睛都亮了起來。

在南疆,低級靈器眼睛很稀少了,可自己的天炎戟竟然是高級靈器,那高多麼強悍?

「師尊,這靈器能修復嗎?」蕭雲頗為期許的問道。

「這逆元天鏡只是符文被磨滅,只要重新刻篆符文將之銜接完美就可以了,這倒難不倒老朽。」朱老打量了一翻后說道,「不過這靈戟有缺,必須重新熔煉一翻才行1

「這有難度嗎?」蕭雲眉頭一鎖,從那朱老的眼中他看到了一絲為難。

「難度自然有。」朱老說道,「雖然只是熔煉殘缺部分,可是也非常人能夠做到。」

聞言,蕭雲心中略有失落。

「小子,你什麼表情?」見蕭雲一臉失落的模樣,朱老將鬍鬚吹得老高,感到鬱悶不已,這已經是第三次,不,是第四次被這個小子給鄙視了吧?這讓他滿臉不忿,「你是在懷疑為師嗎?」

「這個沒有,絕對沒有1蕭雲連忙縮了縮脖子,笑道,「弟子哪敢懷疑師尊了?」

「這還差不多。」朱老微微點頭道。

「那師尊你到底有沒有把握了?」蕭雲問道。

「把握是有的。」朱老說道,「想我是誰?整個南疆也找不出第二個比為師厲害的煉器師了,只是你這靈戟煉製的材料有些特殊,為師這裡一時沒有,這個很難辦啊1

「材料?」蕭雲眉頭一彎,問道,「需要什麼材料?」

「若是需要材料,我們可以去籌集。」姜殿主也是笑了笑說道,「宗主曾經說要竭力培養蕭雲,只要是他所需,都將儘力滿足,所以材料的事情您老也不用擔心。」

他也迫切的希望蕭雲這靈戟可以修復。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