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七十四章南疆戰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南疆戰域?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一旦這天炎戟得以修復,那蕭雲的戰力無疑飆升,完全可以越級而戰,就算到了玄元戰場也將多幾分底蘊,這樣姜殿主也就可以放心了,畢竟以蕭雲這點修為進入玄元戰場,他可是慌的狠啊!

朱老卻是眼皮一翻,說道,「天元宗材料最齊的就是我器殿,你還能去哪裡籌集?」

器殿是專門為天元宗弟子煉製法器的地方,本來就是各種材料最豐富之地。

如今連朱老都沒有材料,就算去湊集也不是那麼容易。

「那朱老您的意思是?」姜殿主眉頭一彎,問道。

「如果老朽沒有看錯的話這天炎戟為天炎赤金所淬鍊而成,想要補其殘缺就必須尋找到這天炎赤金。」朱老說道,「這天炎赤金頗為稀罕在南疆也是難得一見的煉器材料。」

「這麼稀罕?」蕭雲眉頭一彎,道,「那師尊你可有什麼眉目?」

既然朱老會開口,肯定是知道這天炎赤金的下落,所以蕭雲充滿了期許。

「我的確知道一處地方有著天炎赤金。」朱老說道。

「在哪裡?」蕭雲眸露喜色,問道。

「那便是南疆戰域的天炎山脈內,那裡有著一處股遺,曾經是一個古宗派的所掌控地炎脈,可是在上古大戰時那個宗派覆滅,最後那片山脈也化為了廢墟。」朱老說道,「不過那裡依舊還存有天炎赤金石,只是這種材料頗為稀罕,就算是一處火脈中也難以尋得一塊。」

「南疆戰域?」蕭雲眸露詢問之色,對此地略顯陌生。

「這南疆戰域的天炎山脈我也有所耳聞。」姜殿主說道。

「那是一片古之遺?」蕭雲問道。

「恩。」姜殿主說道,「這是南疆上古的一片遺,曾經是諸多大派的聚集之地。可惜因為上古大戰,各派化為了一片廢墟,那裡也成為了一片古戰常被人封印了起來。」

「上古大戰?」蕭雲心中驚訝,南疆到底發生了什麼大戰。竟能使各大宗派都就此湮滅?

「上古大戰的歷史難以追溯。」姜殿主說道,「不過那南疆戰域如今卻是被南疆各派所掌控,而且每過一段時間都會派一些弟子進入裡面去歷練,恰巧此次歷練將在一個月後開始。」

「一個月後開始?」蕭雲眸露驚喜,道,「如此說來我可以進入裡面去尋找那天炎赤金?」

這讓他看到了一絲希望。

只要找到天炎赤金,將這天炎戟修復成功,那麼他進入玄元戰場也將多幾分底蘊了。

姜殿主點頭。道,「你若想去,自然可以參加這次歷練。」

「那好。」蕭雲眸光一凝,巴不得現在就去那南疆戰域尋找那天炎赤金。

「現在還有一個多月,你就抓緊時間修鍊吧。」姜殿主說道,「南疆戰域此次歷練將彙集南疆五大宗派的天才弟子,也算是首次交集,以後這裡面的人多半都會參加玄元戰常」

「五大宗派的弟子都會去?」聽得此言,蕭雲對此更加多了幾分興趣。

如此他也正好藉此看看南疆五大宗派弟子的底蘊。

「也好,你若能在南疆戰域尋得那天炎赤金。為師自然會幫你將這天炎戟修復好。」朱老微微點頭,道,「不過這逆元天鏡現在便可以修復。只是也得花費些時間。」

「可是你才拜入為師門下,不教你點什麼,也不太合適啊1朱老一臉沉吟。

「這個無妨。」蕭雲訕訕一笑道,「您老還是先修復這逆元天鏡吧。」

「不錯,呵呵,反正來日方長,蕭雲以後有的是機會跟著您學習陣法及煉器一道。」姜殿主也是一笑,生怕蕭雲會被這朱老留下,要是因此耽擱了修鍊的時間可就麻煩了。

「來日方長?」朱老臉色一沉道。「你當老朽是三歲小孩啊?還有不到半年那玄元戰場就將開啟,還來日方長?就這麼幾個月時間他還將去南疆戰域。能有什麼時間學習?」

老人家一臉不爽,連翻白眼。心中暗忖,老子像是這麼容易被忽悠嗎?

這讓姜老一時無言。

「呵呵,師尊,你也不必太過著急,可以先將陣法及煉器一道的基本要訣贈與蕭師弟,讓他慢慢參悟,至於實踐嗎,以後您在親自指點一翻也不遲,反正您下次還得助蕭師弟修復那天炎戟呢。」旁邊的元惺卻是微微一笑,又給這朱老出了一個主意。

「這主意不錯。「聞言,朱老眼睛一亮,隨後說道,」這玉簡裡面有器道大解和陣道真解,裡面有各種簡單的煉器,陣法的演化,你可得好好學習等老朽修復完這逆元天鏡可是要考你的。「

說完,他手掌拂動,出現了兩塊玉簡。

這是從古籍上擴印出來的內容,全部烙印在玉簡當中,可以更好的供人學習。

「器道大解,陣道真解?」蕭雲眸露火熱,連忙將這兩塊玉簡收下,道,「多謝師尊。」

「別急著謝,老朽以後可是要考你的,可別指望著敷衍了事。」朱老瞪著眼睛說道。

「肯定不會。」蕭雲接過玉簡,一臉認真的說道。

如今他正缺陣法一道的指引,得到這玉簡,就如魚得水,自然會好好研究一翻。

「你可還有什麼要求?」朱老見蕭雲一副認真的模樣,微微點頭,問道。

「呵呵,弟子缺一件飛行法器。」蕭雲擾了擾頭,笑道。

「飛行法器?」朱老眸光一凝,旋即道,「你身具無暇武魂,我這正好有一件火屬性的飛行法器,就送給你了。」說完,朱老手中光芒閃爍,從一個儲物戒中取出了一件法器。

這是一艘由赤色精鐵說煉製成的飛舟。

飛舟只有巴掌大小,上面刻有密密麻麻的符篆,散發出一股晦澀的波動。

若仔細看去。在飛舟的前沿以及周邊都有著如同羽翼一般的邊緣,顯得頗為玄妙。

「這飛舟名為赤翼,是一件偽靈器。不僅可以載人飛行,他還可以進行防禦抵擋攻擊。」朱老說道。「你看這飛舟邊緣這些沿翼,你只要觸動上面的陣紋,以心神控制,它就會自動合攏,化為一個閉合的飛舟,憑藉飛舟上的防禦一般的修者很難以破除。」

「當然,催動著飛舟需要大量的火元以及心神之力。」朱老說道,「事實上元丹境以下的修者都難以催動出靈器的真正威力。甚至是偽靈器也得最少有著准元丹境才行。」

「這麼苛刻。」蕭雲眉頭微皺,若是這麼說來,以天如今的修為連這件赤翼飛舟也無法完全催動啊!

「那是自然,靈器可不是一般的法器可比,所耗費的元氣遠遠非常人所能想象。」朱老說道。

蕭雲略微沉吟,旋即心中釋然,靈器在南疆也是頗為稀罕的寶器,自然非同小可了。

「赤翼飛舟?」蕭雲帶著幾分欣喜,從那朱老手中接過了那件散發出一絲灼熱氣息的飛舟。

「這只是一件偽靈器,你只要在當中滴下一滴精血就可以與之融合了。」朱老說道。

「恩。」蕭雲嘴角露笑。當下咬破指尖,滴出一滴精血沒入那散發著赤光的飛舟上。

精血滴入飛舟中,上面一片符文閃爍。當即就將這滴精血吸收,融入了這靈器中。

霎時,一股血肉相連湧入蕭雲的心神,他與這飛舟有了一種莫名的聯繫。

那種聯繫如同血肉相連。

「給我融1蕭雲心神一動,那掌心的飛舟光芒閃爍,立即化為一道虛影沒入了的手臂,與之徹底融入,仔細看去,在他的手臂上似乎多了一個飛舟模樣的紋身。

「飛行法器。我終於是有了自己的飛行法器啊1看著這融入了自己手臂上的飛舟,蕭雲眸子微眯。心中不甚唏噓,有了這飛舟后他以後也就不用靠別人帶著穿梭於虛空了。

再者。就算是踏入了元丹境這飛舟也將不可缺少。

元丹境修者雖然可以遁空而行,可是速度慢,還將耗費大量的真元。

法器就不一樣了!

這些飛行法器不僅速度快,還能以最小的真元,飛行更多的路程。

這無疑是一個省時省力的寶貝了。

「除此外,你還有什麼需要的?」朱老見蕭雲一臉滿意的模樣,心中也是高興不已,自己終於被這小子認可了,有著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他眉頭一揚繼續問道。

「暫時沒有了。」蕭雲笑道,有了這飛行法器,足以。

「那好,你自便,老朽去修復這逆元天鏡了。」朱老吩咐了幾句,就此離去道。

「陣道真解?」目送著朱老離去,隨後蕭雲才把玩著那玉簡,眸中露出滿臉欣喜。

對於他來說這陣道真解比飛行法器還來得稀罕。

「我們先回去吧。」見蕭雲這幅欣喜的模樣,姜殿主卻是眉頭微微一皺語重心長的說道,「現在時間緊迫,你還是先提升修為要緊。」對於蕭雲進入玄元戰場他依舊有些擔心。

「我會的。」蕭雲攤了攤手掌一笑,對於修鍊他便不著急,只要有足夠的資源他的修為就能高歌猛進,所以蕭雲並沒有姜殿主那種擔憂,現在他需要的是更多的底牌。

陣法及靈器顯然是蕭雲所需。

「姜殿主,蕭師弟,我送你們離去吧。」旁邊的元惺一笑,說道。

「那麻煩元師兄了。」蕭雲微微一笑,對這元惺充滿了好感。

這元惺似乎對朱老的脾氣很了解,總是能在關鍵的時候解決一些事情。

剛才若不是他打圓場,只怕那朱老還得磨嘰一翻呢。

隨後元惺帶著蕭雲及姜殿主向著器殿遁去。

在路過山巒間時,蕭雲眸光向著四方掃視而去,如今在看那雲霧時明顯可以發現一些特殊的波動,隱約間,他甚至能感應到一些隱藏起來的陣法所散發出來的波動。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