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七十七章驚掉了下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七章驚掉了下巴?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若不能破陣,你就隨老夫好好在研究幾天陣法基礎知識吧。」朱老淡淡的說道。

「五行天元陣?」蕭雲淡淡一笑,旋即眸子微眯在瞅了一眼那陣法后一步邁出便踏入了當中。

現在正是他檢驗自己所得的機會,自然不願意錯過。

要知道,若是在別的地方陷入大陣中可沒有人出手相救。

在這裡至少還有人看著。

「師尊,這五行天元陣已經算是一個威力不弱的陣法了,蕭師弟才初窺陣道用這陣法考驗他會不會太難了一點?」見蕭雲進入了陣法當中,旁邊的元惺眉頭微微一皺,瞅向了朱老。

「呵呵,不難點他怎麼知道陣法一道的不凡了?」朱老嘿嘿一笑,眸子眯起帶著幾分狡黠,心中暗忖,「這小子天賦非凡,若是能將他留下隨我學幾個月陣法也是不錯。」

想到這裡,他心中樂開了花。

有了無上陣法在身,還怕不能在玄元戰場應付那些敵人嗎?

「哼,老夫就要逆天,讓這小子以陣驚天下。」朱老一臉得意,打算讓蕭雲憑藉陣法在玄元戰場大放異彩,想想此事他心中就莫名的興奮,百年來天元宗可是沒有人憑此在玄元戰場脫穎而出啊!

他就要開創這個先列。

見朱老一副狡黠的模樣,旁邊的姜殿主眉頭緊緊皺起。

「哎,這老頭。」姜殿主一臉無奈,卻也只有靜觀其變了。

嗡!

驀地,前方的封印光紋一顫,泛起了一陣漣漪。

姜殿主等人站在一個山坡上,向著下方俯視而去將那光印裡面的一切事物皆收在眼中。

這是一個陣法空間,裡面有著山嶽。河流,森林,還有著火海。甚至還有金光燦燦的刀山。

一股晦澀的波動在這片空間瀰漫,蕭雲方進入裡面就感到了一絲不凡的氣息。

「這陣法不凡1步入當中后蕭雲心中一動。眸露警惕,開始仔細觀察著四方。

這裡山川河嶽遍布,普通人看去難以發現什麼,可是蕭雲仔細感應而去一眼就發現了當中的玄妙,裡面有著特殊的五行之力存在,應該是陣法當中所謂的陣柱,或者陣旗演化出的異象。

這是陣法的基礎,也是陣法的攻擊源頭。

陣柱或者陣旗。都被陣法大師刻下了相印的符篆!

這五行天元陣就被刻下了五行之力的符篆,同時這些陣旗間相互還有著陣紋牽引,將陣法的威力發揮道極致,使得五行相輔相成,成為一個真正的大陣,可困大敵。

除此外,陣法還有一個樞紐所在。

那便是陣盤或者陣眼。

這就是連接控制陣柱陣旗的關鍵,也如一個人的大腦,控制協調著四方。

這些在陣法當中缺一不可。

蕭雲進入裡面,小心邁步著步伐。感應著四方的波動。

嗡!

一步邁出,陣法空間一陣泛起了一陣漣漪。

顯然陣法被觸動了。

想要破陣就必須先觸動陣法在從當中找出破綻。

驀地,遠處虛空一片金光綻放開來化為一柄柄利刃如同刀雨般向蕭雲傾覆而下。

這是金行之力!

五行之力相生相剋。蕭雲觀察附近,身形一動,如隨風而行飄向了另外一邊。

那是一片火海。

隨後金行之力一頓,竟然就此消散。

火克金,金行之力自行消散,讓蕭雲避開一擊。

隨後,遠處一片水流捲來,如同天河傾覆,發出嘩啦啦的聲音。氣勢洶洶要淹沒蕭雲。

這是水行的攻擊。

蕭雲心中大定,身形一動。避到另外一邊。

那是一座山嶽,土克水。那滔天洪水自動潰散,不能近前。

這是陣法相剋,攻擊不擋即潰。

在陣道真解中就講過五行相生相剋的道理,蕭雲將之銘記於心,如今運用起來如魚得水。

「這小子竟然有幾分悟性1在外面,朱老微微點頭,對蕭雲的表頗為滿意。

姜殿主也是鬆了口氣,蕭雲的天賦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這青年似乎在各方面都有驚人的天賦,若潛心苦修皆可成材。

只是學得太雜難免分擔時間,很難踏上巔峰,這也讓他有些擔心。

隨著五行攻擊出現了一翻,接下陣法一變,風雲變色,五行之力竟然一起發出攻擊。

在陣法空間內,山嶽,火海,都向蕭雲圍困而來,似要將他封鎖。

「這些攻擊沒有虛實,都是真正的攻擊,只有竭力抵擋,殺出一條血路才可脫困。」蕭雲感應四方,發現了當中的虛實,隨後心神一動,身子落在下方的一片凹地當中那裡有著晦澀的波動瀰漫,「這裡應該就是陣眼所在,只要破了陣眼我就可以安然離開了。」

在找到陣眼后,蕭雲手持天炎戟竭力出手,殺出一條路子,來到了那陣眼所在。

「這小子這麼快就找到了陣眼?」外面的朱老一愣,感到驚訝。

「這天賦不凡。」元惺微微點頭,贊道。

「沒有想到這蕭雲在陣道上也有這天賦。」姜殿主心中一怔,眸子瞪得老大。

這一刻,幾人都驚掉了下巴,顯然都沒有料到蕭雲有此天賦。

刷!

也就在此時蕭雲天炎戟一動,當空斬下一道戟芒竟然落在了那陣眼上。

嗡!

戟芒落下,下方光芒閃爍,浮現出了一個桌子大小的圓盤。

這圓盤刻有五道符篆,上面還有一些陣紋牽引,赫然是一個陣盤。

當蕭雲這一戟落下后,那陣盤綻放出一片光紋,抵擋著那驚天一擊。

可惜陣法不強,在蕭雲一擊下陣紋潰散,那戟芒當即就落在了那陣盤上。

嗡!

戟芒落下。氣勢滔天,那陣盤竟然崩裂出了一道道裂紋,隨著裂紋的出現這片陣法空間一顫。所有攻擊就此潰散,只見得四方雲霧蠕動。山間綠意芬芳,蕭雲掃視四方,赫然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小山谷內。

在山谷旁刻有幾根陣柱,擁有著五行之力。

這陣法顯然已經被蕭雲所破。

「呵呵,這陣法被破了。」見此,姜殿主撫須而笑,顯得很高興。

「我去……這麼快1

朱老吹鬍子瞪眼,不由爆了句粗口。顯然是沒有想到這陣法會那麼輕易被破掉。

一般人陷入陣法當中,都將方寸大亂,想要找到陣眼豈有那麼容易?

甚至有人陷入陣法後生生被困死。

「呵呵,師尊,這快還不好嗎?」旁邊的元惺一笑,說道,「這正好說明蕭師弟天賦異稟,以後只要他有空,您再教他幾手,在讓他慢慢學習也可成為一代大師了。」

「也是。」朱老點頭。隨後眉頭一挑,挺著胸,做出一副長者氣勢。瞅向那山谷中的青年,沉聲道,「看在你天賦不錯的份上此次為師就不和你計較了,不過你也別驕傲,這五行天元陣只是初級,最膚淺的陣法,很多五行的變化沒有演化出來,再者也沒有人控制陣法,不然你想破陣可沒有這麼簡單。」

「弟子自會銘記師尊教誨。」蕭雲在山谷中施禮。眸子儘是笑意。

此次實踐讓得他對陣法一道更加多了幾分興趣。

「如此甚好。」朱老微微點頭,大手一拂。天地元氣引動,如同一片雲霧將蕭雲托起。隨後眾人一起回到了器殿當中,對於這次考驗,雖然有些意外可朱老卻頗為高興。

就連姜殿主也是驚訝不已。

只是一個月罷了,這蕭雲就從真元後期小成踏入了後期巔峰,期間還學習了陣法一道。

這得多驚艷的天賦啊!

朱老座在殿台上的一張闊椅上,他手捋著鬍鬚,眸光瞅向下方的蕭雲時連連點頭。

「不錯,你對陣法一道有很強的天賦,只要為師在略加指點必可在此道上有所成就。」朱老說道,「可惜你馬上就要去南疆戰域,以後也不能久留天元,不然這器殿的衣缽非得你繼承不可。」

「弟子能學得師尊一些皮毛足以防身了。」蕭雲呵呵一笑道。

「你這小子。」朱老眉頭一挑,隨後說道,「這是逆元天鏡已經幫你修復好了。」

朱老手掌一動,掌心浮現了一面烏光閃爍的寶鏡。

如今這逆元天鏡上面的符文已經完全銜接好,上面一些符篆也全部修補完畢。

這寶鏡一出,當即就有著一股晦澀的波動瀰漫開來。

蕭雲以心神感應而去明顯可以感覺到這逆天元鏡的氣息比以前要渾厚了。

朱老手掌一拂,這逆天元天鏡就飄向了蕭雲。

接住逆天元鏡,蕭雲眸中儘是笑意,這可是一件靈器啊!

「現在距離南疆戰域開始還有幾天,蕭雲就先在這裡隨我修習一下陣法如何?」朱老瞅向姜殿主,說道。

「這個可以。」姜殿主訕訕一笑,既然這朱老已經開口了他也沒有理由拒絕。

「如此甚好,到時候你在來接他。」朱老說道。

「恩。」姜殿主起身,隨後瞅向蕭雲道,「你就先隨朱老學習幾天,到時候我在來接你。」

現在蕭雲已經得到了完好的逆元天鏡等於多了幾分底蘊,所以姜殿主也少了些擔憂。

在吩咐蕭雲一句后姜殿主就此離去。

蕭雲則是跟隨朱老,開始學習陣法。

雖然蕭雲已經對陣法有了初步的了解,可是還有許多深奧的東西需要高手指點。

「這陣法一道,講究的困敵,在以陣法之力滅敵……」在一個偏殿中,朱老坐在一張闊椅上,開始向蕭雲講解陣法之道,至於蕭雲則是盤坐在一個蒲團上靜靜聆聽。

「器道與陣道可謂一體,具體的煉器之法一切等你從南疆戰域尋得那天炎赤金后在讓你在旁感受,若是能真正的學會煉器,對於以後的成長也有著諸多的好處。」朱老話語一頓,隨後向著蕭雲說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