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八十二章天炎山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二章天炎山脈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在南疆戰域內,當各派的弟子落足后,一道道遁光隨之劃過天際,飛向遠方。

在山巒間,有著一隊隊青年相互彙集在一起,旋即成群結隊的向著指定的方向遁去。

事實上,每個門派的腰牌都有著特殊的氣息,可以在一定的區域內感應到同門的存在。

因為這裡不僅有妖獸,還有別派的弟子,一旦遇到什麼寶物難免會有衝突。

所以這些人往往都會成群結隊一起動身,團隊的力量在這時候顯得尤為重要。

蕭雲腳踏赤翼飛舟,向著前方虛空遁去,目的直達那天炎山脈。

身在虛空,他向著四方掃視而去,可以看到一些殘破的山河間偶爾有著元池汩汩,附近芳草萋萋,生長著許多的靈萃,甚至還有著一些妖獸,禽鳥在旁邊棲息。

不過對於一些普通的靈藥蕭雲並沒有上心,一路向前並沒有停歇。

雖說他這赤翼飛舟速度很快,可是進入南疆戰域的人會被牽引到各地,難免不會有人剛好就在天炎山脈附近,若是他遲疑片刻或許裡面的好東西就被別人可先得了。

在這種竭力遁飛下,一天後,蕭雲就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那是火元的氣息,整片虛空都瀰漫著濃郁的火元,如同火流席捲天地。

身處虛空,給人一種如置身火海的感覺,而且越是往前,那股火流就越發濃郁。

「呵呵,好濃郁的火元,看來這裡的天炎山脈還真的有著天炎,不是一般的火脈。」吞天雀一臉欣喜,忍不住從吞天塔內浮現。化為一隻雀鳥落在了蕭雲的肩膀上。

「這裡火炎濃郁的確是個好地方。」蕭雲心中也是微微一動,雖然他早就得知天炎山脈有著一條火脈,為南疆古域一個宗派所有。只是因為上古大戰化為了一片廢墟。

不過對此他並沒有太過上心,只是為了天炎赤金而來。

可現在看來這火脈尤在。想必裡面還孕育出了什麼靈萃才是。

「快!快,我現在剛踏入元丹二重,正需要磅的火元提升實力,有此火脈正是穩固修為的機會。」吞天雀顯得頗為興奮,催促著蕭雲前進,恨不得馬上就進入那天炎山脈,汲取天炎。

蕭雲連翻白眼,旋即將心神向前擴散開來。試著感應前方的情況。

「已經有人先行一步了?」當心神擴散至前方十裡外后蕭雲眉頭一皺,在那裡他看到了有著遁光掠過,很顯然,在各派中一樣有人如他這般打算進入天炎山脈尋找機緣。

「得加快速度了。」蕭雲收回心神,以靈魂力注入赤翼飛舟內,竭力催動上面的符篆極速飛行,在強大的靈魂力激發下飛舟上的符篆完全被激活,化為一道赤光遁向前方。

法器不僅需要真元催動,還需要強大的靈魂力激發當真的原始之力。

只有如此才可以有效的發揮出法器的威力。

按理說,元丹境的修者才可以誕生出一絲靈識。有效的催動法器。

可是蕭雲現在的靈魂力之強,卻絕不是那些元丹境的修者可比。

半個時辰后,前方的天際呈現一片紅霞。炙熱的氣流如同駭浪一般席捲而來。

蕭雲定睛一看,卻見得前方大地赤紅,山石都如同岩漿澆鑄而成。

在一處山脈前,溝壑遍布,還有許多大戰留下的巨坑,附近有著火河奔流。

這就如一片火之大地,四方遍布了火河,如同一條條蜿蜒的火龍盤踞在大地。

這片大地炙熱的氣息散發出來,使得虛空都變得炙熱無比。

「真不愧為古之遺啊1蕭雲微微一怔。這才是山脈外圍,竟有如此多的火河。不難想象那天炎山脈的火之源頭該死何等的壯觀,裡面絕對有著大量的火炎彙集。

這讓蕭雲一陣心動。

在略微驚訝后。蕭雲眸光掃視四方,旋即催動著赤翼飛舟向著前方的山脈緩緩落下。

這便是天炎山脈了!

在前方是一片高聳入雲的山巒,雖然有山峰破碎,有的如被一掌擊碎,有的似被一槍洞穿,可是在遠處,依舊還有那麼幾座山巒屹立在這片山脈中,此時在蕭雲的前方,就是一座巨山。

這巨山就如同一個山門,是通往山脈的路口。

蕭雲落在此間,當即抬頭看去。

他之所以沒有直接從虛空遁去,是因為前方有著一股晦澀的波動。

憑藉心神感知,這天炎山脈被陣法護持,雖然殘缺,可還有陣法之力影響著這片虛空,若是貿然遁飛而去觸動了某個潛藏的上古陣紋,那可就麻煩了,所以蕭雲落在了山腳下。

前面的高山如被了人一掌劈碎了山巔,現在只剩下半截,可是依舊巍峨。

蕭雲順著山路向前走去。

山路很順暢,似被人修葺過,旁邊生長著一些赤色的鐵木,都是珍惜的植物。

迎著山路向前走去,蕭雲驀地感覺豁然開朗,前方赤光閃爍,宛若來到了一個化外世界,站在這山路盡頭,向前俯視而去,卻見得前方火光繚繞,霧氣朦朧,如同一片火霞籠罩四方。

那是一片巨大的闊地,以前的大山被擊碎,化為一個遼闊的盆地,僅僅剩下外圍的一些高山護持,蕭雲仔細感應而去,可以發現前方竟然是一處火脈,有著無盡的火炎在翻滾。

望著這一幕,蕭雲心中震撼不已。

原來的天炎山脈群山疊嶂,座座高聳入雲,可是經過上古一戰,山巒崩碎化為了火海,如此變化讓人唏噓,滄海桑田莫過於此,在略微感慨,蕭雲便是順著這山路向著前方的走去。

雖是火海,可是旁邊依舊還有許多的斷山阻隔,蕭雲置身那片霧海中。翻過幾處斷山,終於是來到了那火海的附近,站在斷山處。就如在懸崖看著大海有著火浪席捲而來。

還不等蕭雲走到那火崖前,一陣狂暴的波動便是向他席捲而來。

砰!

一聲悶響震蕩開來。旋即幾個人影便是從那前方的火霞當中倒飛而出。

咚咚!

幾個青年身形一顫,踉蹌而退,那雙眸中儘是露出不忿之色。

「陸展風,你身為天元宗的弟子,怎能與南海劍派的人為伍?」一個青年質問道。

「梁君宇?」蕭雲剛來到這片區域,便是發現了這幾個青年,待得他定睛一看,透過了絢麗的火光。終於是看清楚了那幾個青年的模樣,這幾人赫然便是火元峰的弟子了。

當中四人與蕭雲一起進入了火元峰的傳承禁地。

這個開口說話的人赫然是梁君宇了。

在他們的前面有著幾個青年,皆傲然而立,冷冷的將他們給盯著。

「給我滾,否則休怪我劍下無情1一個身穿赤紋勁裝的男子眉頭一挑,冷冷的喝道。

「你……」梁君宇皺眉,牙關緊咬,想要出手,卻又感到一陣無力。

他們這裡只有四人,都是火元峰的弟子。

可是在對方不僅有六名南海劍派的弟子。更為可惡的是還有三名天元宗的弟子為伍。

這三人年近十九,已然踏入了半步元丹境。

雙方實力懸殊,根本不是梁君宇等人所能敵。

可是已經來到了這天炎山脈。讓他們就此離去,太不甘心了。

在前方火海里可是有著莫大的機緣啊!

「還不快滾?」陸展風眸光一冷,喝道,「令在你們都是天元宗的弟子才留你們一命,不然你們豈有活路?哼,蕭雲殺了我弟弟,你們竟然隱瞞不報,若不是邱玄機長老為了邱雨楓親自過問你們,只怕你們還不會說吧?竟敢為了蕭雲得罪我們?」

陸展風話語中充滿了氣憤。

聽得此言。火元峰的幾個弟子眉頭卻皆是一皺。

「你弟弟陸炎風是咎由自取,若不是他在傳承殿中先偷襲蕭雲。要置之於死地,不然豈會有這下場?」梁君宇眸光上揚。毫不服軟,話語鏗鏘有力,凝視著前方的陸展風說道。

「咎由自取?滾!這次是給你們一次教訓,下次長點眼,別以為抱上蕭雲那大腿你們就可以平步青雲了,若不是看在你族人的份上,你這命我就收了,哼,莫說你們,就連蕭雲自己也將自身難保,不就是一個真元境小子嗎?」陸展風眸光很冷,當中有凜冽的殺意浮現,「他如今得罪了那麼多人你以為他還能順利成長下去嗎?」

可以看出,若不是礙於梁君宇族中在天元宗還有著那麼些底蘊,這陸展風只怕真要出手了。

「我們走吧。」見陸展風如此強勢,一個青年拉了拉梁君宇的衣袖說道,「這南疆戰域很大,並不止天炎山脈這一處火脈,我們去別處或許也能有所收穫,不必再此耽擱。」

梁君宇嘆息了口氣,話雖如此,可是唯有這天炎山脈保存完整,還具有天炎。

誰願意就此離去?

天炎!

這可是能助他們踏入半步元丹,甚至是元丹境的真火啊!

雖然心中感動惋惜,可眾人也只有轉身而退。

就在梁君宇他們轉身向前走去時,眾人腳步驀地的一頓,那雙眸中皆露出驚訝之色。

「蕭師兄1幾人皆愣在了原地,雙眸怔怔的盯著前方。

蕭雲邁動著輕快的步伐向此緩緩走來,只是他那雙眼眸當中卻有著些許冷意浮現。

「蕭雲?」聽得這驚呼聲,陸展風與旁邊的幾位南海劍派的修者也是眸露訝異。

蕭雲緩緩走來,只是略微向著那梁君宇等人示意,旋即他眸光一揚,瞅向了前方的幾位青年,那視線霍然停在了陸展風的身上,他嘴角微翹,掀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一字一頓的說道,「我蕭雲能否成長起來並不知道,可至少,我不會夭折在你陸展風的手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