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八十四章誰敗就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四章誰敗就滾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這蕭雲每一式當中都蘊含這一股強大的氣勢,果真不愧為領悟了武道真意的天之驕子1梁君宇眸中精光閃爍,露出滿臉火熱,他曾經在火之武道碑有所感悟,可是卻又不能祖意,一直沒有突破,如今看到蕭雲出手,不知為何他的心在撲通狂跳。

此刻他似乎感悟道了什麼叫武道,什麼叫勢不可擋。

隱約間,梁君宇感覺到自己只要在細細感悟,回去閉關一翻就可以有所收穫了。

嗡!

前方紫光閃爍,蕭雲腳掌邁動,手持著天炎戟不斷向前攻伐而去,在他的凌厲攻擊下,前方的火紅色天幕完全潰散,整片虛空完全被紫色的火炎所籠罩一股氣勢,不斷擴散開來。

此時陸展風迸發出來的氣勢完全潰散,整片斷崖如同化為了蕭雲專屬的戰常

砰!

卻聽得一聲巨響傳出,戟芒斬裂虛空,將一道金色的槍芒擊潰,旋即趁勢斬下。

咚咚!

在戟芒的前方,陸展風身子連連後退,一股恐怖的波動傾覆而下,讓得他呼吸都是一窒,那強大的壓迫讓他血液翻滾,血管都似要爆裂開來,那恐怖的氣勢讓他心神戰慄,心底都有著寒意在湧現,自從修鍊以來,還沒有哪一刻會如此時這般讓陸展風感到畏懼與無力。

「這無暇武魂所擁護的真火太恐怖了,比我的真火還強。」陸展風後退時心中驚駭不已,他雙眸怔怔的望著那道趁勢斬下的戟芒,眉頭緊緊皺起,」武道真意,武道真意。這就是武道真意嗎?」

那一戟所蘊含的氣勢太強了,那股勢可攝人心魄,讓人感到畏懼。

一旦心都畏懼了。如何能戰?

如何能勝?

嘩啦!

驀地,陸展風的腳掌一頓。在他後方有著山石滾落,下方就是無盡的火海。

在那斷崖下方,火焰席捲,如同巨蟒要吞噬一切,讓人心悸。

如今的陸展風已經退無可退了。

刷!

就在陸展風身形頓步時,一道戟芒如同雷霆,驀地緊隨而至。

呼!

就在這戟芒閃爍而來時,陸展風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恐懼。

在這一刻,什麼仇恨,什麼名利都被他拋於腦後。

此刻他只想好好的活著。

可是……這有可能嗎?

不僅是陸展風心中驚懼,腦後一片空白,就連旁邊幾位南海劍派的弟子也是不由抿住了嘴唇。

這結果太出人意料了,雙方才交手多久?那蕭雲幾乎沒有懸念的佔據了上風。

如今一個半步元丹境修者就這麼就要殞落了,讓人感到有些錯愕。

甚至有些難以接受。

這畢竟是半步元丹境的強者,就算在各派弟子中實力也算是不錯了。

噗嗤!

就在眾人為之驚訝的時候,那戟芒一頓,停在了陸展風心脈七寸遠的距離。

在那戟刃上紫炎吞吐閃爍。如同那靈蛇一般似乎隨時都要給予那致命的一擊。

只是這紫芒並沒有繼續攻擊,就這麼不斷閃爍,炙熱的波動讓得虛空扭曲了起來。

「停下來了?」足足過了兩個呼吸的時間。旁邊幾個青年才眨了眨眼,有些詫異的將那紫芒盯著,似乎眾人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在關鍵時刻這蕭雲竟然收住了攻勢。

「剛才那一擊勢若奔雷,氣勢如虹,怎麼能收住攻勢?」在詫異之餘,南海劍派幾個青年一愣,心中皆是被震了一震。攻伐一道,講究氣勢如虹。一往無前,必須將所有精力集中在那一擊上。如今一擊,可謂彙集了一個修者的精氣神,損耗極大。

這就如同那離弦之箭,很難收住那攻勢。

想要做到收放自如,那所需要的掌控力絕不是元丹境以下的修者可為。

可這蕭雲偏偏做到了!

「他到底是什麼妖孽?」眾人眸光眨動,露出複雜的神色。

到了此刻,南海劍派的幾位青年不得不帶著幾分凝重的表情將蕭雲盯著。

到了現在,他們終於是明白了這個青年的不凡之處。

這蕭雲能敗陸元絕不是偶然。

呼!

胸前紫芒閃爍,氣息炙熱,將陸展風的衣裳都焚為了灰燼,縱使他也身具火靈體,可是在這種炙熱的火炎下肌膚依舊是感到一種無比的炙熱,似乎隨時要被焚為虛無。

只是相比這種炙熱,陸展風心中卻是無比的欣喜,忍不住深深的舒了一口氣。

疼痛還在,這說明自己沒有事。

待得舒了口氣后,陸展風眸光一揚,向前瞅去,卻見得蕭雲正在他的身前。

「你敗了。」蕭雲手握著天炎戟,戟刃上紫芒吞吐,他眸光略顯淡漠,凝視著陸展風道。

「我敗了1陸展風眸光眨動,喃喃一句,雖然敗了,他卻感到一陣輕鬆。

現在他終於不用被仇恨壓迫心智了。

「從現在開始,若是讓我在看到你擠兌我身邊認識的朋友,結果可沒有這麼輕鬆了。」蕭雲語氣凌厲,話語中帶著幾分警告,對這陸展風他並沒有太多的仇恨。

甚至根本談不上仇。

作為一個兄長,為弟報仇,這是理所當然。

若是這陸展風畏首畏尾,這才讓人看不起。

所以陸展風雖敗,可蕭雲卻給了他一個機會。

蕭雲不是嗜殺之輩,他有著自己的底線。

「呵呵,我敗了……既然敗了,我自會遵守剛才的約定。」陸展風苦澀一笑仰望著虛空,稍許后,他眸光一定,瞅向蕭雲道,「你的確是個天才,天賦之驚人是我所見過的人當中最強的人。可是有時候,人太過鋒芒畢露,並沒有太多的好處。」

「告辭了。」留下這麼一句話。旋即陸展風持著長槍,就此離去。

「陸師兄1另外兩個跟隨陸展風的青年眉頭微皺。略微躊躇后連忙緊隨而去。

雖然旁邊還有南海劍派的人,可畢竟不是自己一個同門的人,剛才能在一起也是因為陸展風與那朱劍鳴相識,才會在一起,現在陸展風離去,對方未必會給他們的面子。

在這三人離去后,斷崖旁邊也就剩下南海劍派六名弟子,以及蕭雲五人了。

陸展風退去。蕭雲並沒有阻攔,他眸光一轉,瞅向了前方的南海劍派弟子。

南海劍派在此有六人,除了那名身穿赤紋勁裝的青年外,還有一個青年也達到了半步元丹境,另外四人則是真元圓滿境,這些人身上背著長劍,一個個眸光攝人,都是劍道高手。

特別是那名身穿赤紋衣衫的青年,他身上有著一股凌厲的劍意瀰漫開來。

此人姓朱。名劍鳴!

「呵呵,不錯,氣勢驚人。已經可以做我的對手了。」朱劍鳴雙眸微眯,盯著蕭雲似笑非笑的說道,在他那眸子當中有著一股濃郁的戰意瀰漫開來,無形中一股劍之勢從此人身上席捲而出。

呼!

劍勢無形,可是當它席捲出來的時候那股凌厲的氣勢卻是讓得虛空一顫。

斷崖上,霞光潰散,完全被那劍勢所驅散,幾個青年相互對立,衣袍在這斷崖上迎風舞動。發出獵獵之聲,附近的氣氛也是隨之變得凝重了起來。尤其是梁君宇等人,不知覺咽了咽口水。

這朱劍鳴所展現出的氣勢比起那陸展風不知要強上了多少倍。

這兩人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人物。

「你敗。攜帶眾人就此離開此地,今後不得在挑釁我天元宗弟子。」蕭雲知道自己和南海劍派的人必有一戰,他也不廢話,凝視著那朱劍鳴,擲地有聲的說道,「若是我敗,就此退出。」

「好!果然快人快語,爽快1見蕭雲開口,朱劍鳴朗聲一笑,道,「如此你我便就此一戰,哈哈,我到想看看能戰勝陸元的人到達有著什麼樣的能耐,是否浪得虛名。」

「請1蕭雲眸光一凝,開口道。

「好。」朱劍鳴手掌一拂,示意身邊的幾個師弟退下。

旁邊幾人領會,都是各自退開。

在見識了剛才蕭雲和那陸展風展現出來的氣勢后眾人也不敢在對其有著一絲輕蔑。

只是片刻,眾人就騰出了一塊空地。

斷崖上,蕭雲與朱劍鳴對立,兩個人身上都有著一股莫名的氣勢在緩緩凝聚。

蕭雲手持天炎戟,戟身上火炎閃爍,如同午夜的幽靈在起舞。

朱劍鳴手掌翻動,也出現了一柄長劍。

劍身很長,赤紅如血,是由特殊的火精火鐵精木煉製而成,為一件頂級法劍。

在這長劍上符文閃爍,散發出一股炙熱的氣息。

很顯然,這朱劍鳴所修之劍術與火有關,他也是火靈體。

正是因為火靈體的緣故,才遲遲沒有在進一步,不然憑藉朱劍鳴的天賦足以踏入准元丹境了,可是想要將火靈體的優勢發揮出來就必須修鍊真火,可真火太稀少了,不如那元氣來得磅,在資源不夠的情況下,想要踏入准元丹或者元丹境相對而言就難了。

可這種股遺無疑是一個捷徑。

呼!

斷崖上,山風呼嘯,將人的衣袍吹得獵獵作響。

蕭雲和朱劍鳴並沒有急著出手,兩人都在凝聚氣勢,蓄勢待發。

在這種氣氛下,附近的空氣為之凝固,連山風都繞道而行。

旁邊的梁君宇等人頗為緊張的等候著兩人一戰。

不難想象,一旦這種氣氛打破,必將迎來一場驚天之戰。

這種戰鬥不是他們這些普通修者可比。

那種意境也非他們所能領悟。

嗡!

驀地,朱劍鳴動了,他手掌一翻,手中的長劍光紋閃爍,有著一股凌厲的劍勢在凝聚。

在朱劍鳴動的時候蕭雲眸子也是微微一眯,他身前泛起了一陣漣漪,整個人變得飄渺了起來,在這一刻,一股無形的氣勢向著旁邊擴散開來,梁君宇等人將眸子睜得老大,緊緊的盯著前方。

在此刻,他們連自己的心跳生都可以聽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