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八十六章九靈縛天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九靈縛天陣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刷!

虛空中,蕭雲的身形一頓,驀地從虛空飄然而落,他手中天炎戟一閃抵在朱劍鳴的脖頸處。

戟刃上紫光閃爍,炙熱無比,讓得那片虛空都扭曲了起來,似可焚天。

見此,那南海劍派的幾個修者卻是深深的鬆了一口氣。

「竟然又收住了攻勢1

「看來這蕭雲真的達到了一個玄妙的境界,已經可以收發由心了。」南海劍派幾個弟子心中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是不由暗暗高看了蕭雲一眼,到了現在再也沒有人敢露出小覷之色了。

剛才那朱劍鳴可是全力出手,卻依舊如此不堪一擊。

不難想象,這蕭雲該達到了何等恐怖的境界。

「怪不得他可以力敗陸元。」幾人相視一眼,皆從對方的眸子中看出了敬畏之意。

這些人雖然高傲,可是對於強者卻始宗保持著一顆敬畏之心。

「你敗了。」蕭雲淡淡的盯著朱劍鳴說道。

呼!

聽得這聲音,朱劍鳴卻是深深的吐了口氣,整個人都放鬆了起來。

雖然一敗,可是他卻沒有哪一刻比現在還高興。

「只要活著就好1朱劍鳴心中喃喃道。

因為只有活著他才能不斷進步,攀上屬於自己的巔峰。

一時的成敗算什麼?

只要有強者之心,心中永不言敗,那麼便沒有敗。

更重要的是剛才與蕭雲交手的那剎那朱劍鳴有所領悟,感覺到了自己的不足。

這讓他看到了希望。

「你不愧為天元宗當代第一人,名不虛傳。」朱劍鳴在拋去心中的情緒后一臉正色,說道,「多謝你手下留情,這份恩情。我朱劍鳴必將銘記於心。」對於蕭雲他充滿了感激。

不僅是蕭雲留情,更重要的是這一戰讓朱劍鳴認清了自己,找到了目標。

「正常切磋。何必生死相向?」蕭雲眉頭一挑,淡淡的說道。

「如今我敗。必會遵守承諾不在挑釁天元宗弟子。」朱劍鳴深深吸了口氣隨後一臉正色說道。

「如此最好。」蕭雲微微點頭。

「我們走。」隨後,朱劍鳴手掌一揮,向著旁邊幾個師弟示意,要就此離開此地。

「朱師兄,我們就這麼離開嗎?」旁邊幾位南海劍派的弟子走來,充滿了不甘。

「既然敗了,自當遵守承諾。」朱劍鳴掃視了一眼眾人,說道。「我們去別處尋找火脈吧。」

說完他大步邁出,也不在停留。

另外幾個南海劍派弟子連忙緊隨而去。

連朱劍鳴都無法與蕭雲一戰,他們就更加不可與之爭鋒了。

待得朱劍鳴等人離去,這處斷崖也就剩下蕭雲及梁君宇等人了。

梁君宇與另外幾個火元峰的弟子眉頭露喜,如今總算是沒有了阻礙。

只是一想到他們曾經將蕭雲抹殺邱雨楓的事情說了出來,心中就一陣愧疚。

一時間這幾人頓在原地,不知該是繼續前進與蕭雲去共探前方的火脈還是就此離去。

蕭雲並沒有想那麼多,此刻他站在斷崖上眸子微眯正向前方眺望而去。

前方是一片火海,為幾處火脈彙集而成,濃郁的火元氣瀰漫開來化為了一片火霧。

這火霧繚繞四方。簡直就如同一片火之仙境,一眼看去如夢似幻。

「這裡應該是大戰後山巒崩碎,火脈盡顯。最後化為了一片火海。」蕭雲將靈識釋放出來,向著前方的火海感應而去,在哪裡,他看到了殘山斷脈當中有著一條條火脈相連,彙集成流。

一些地方火流翻滾,如同波濤洶湧更是化為了一片火海。

不過在火海當中依舊還有著許多的斷崖殘山,如同一座座小島嶼孤立在火海中。

「這天炎山脈以毀,我該去哪裡尋找天炎赤金?」蕭雲眉頭微微一皺,這裡幾乎成為了一片火海。想要尋找天炎赤金太難了,「這天炎赤金既然是天炎孕育而成。那麼我必須先找到天炎才行,附近的火脈看似灼熱無比。火元也是相當的濃郁,可是還沒有達到天炎的條件。」

蕭雲暗自沉吟,將心神釋放出去,要探測這片火海當中是否有天炎存在。

「咦,在那中心處還有著一座古山留下,裡面似乎有陣法護持。」驀地,蕭雲眼睛一亮,通過靈識感應,在前方他發現了一處古山,裡面有陣法護持,附近的火元也特別濃郁。

「那是九葉火元聚精花1靈識一轉,發現了那古上附近有著一株散發著精光的靈花,見此他心中莫名的興奮,這可是一種難得的靈萃,可以助人凝聚火精特別是對於擁有火武魂的人來說是一大補品,服用后可以增加武魂的魂力,為處於桎梏時突破的靈藥。

「呵呵,這裡果然是個好地方。」在吞天塔內的吞天雀也是眸露灼熱,它將靈識擴散開來,也在打量著附近的情況,在感應到前方火海散發出來的火元以及潛藏的靈萃后興奮不已。

嗡!

然而就在蕭雲和吞天雀帶著滿心歡喜感應前方的火海時,他所在的斷崖虛空驀地一顫,一股浩瀚而磅的氣息波動如同一片天幕一般傾覆而下,這突如其來的波動讓得蕭雲眼皮一跳。

「好強大的波動,有元丹境的修者?」驚訝下,蕭雲連忙收回心神向著旁邊瞅去。

「啊1

也就在蕭雲收回心神的時候,驚呼聲驟然響起。

卻見得在斷崖不遠,正暗自猶豫要不要離開此地的梁君宇等人在發出一聲驚呼后驀地倒地,就此昏死了過去,隨後在他們的身後出現了兩道人影,飄落於這斷崖邊。

「你們是天元宗的人?」蕭雲眉頭一皺,偏過頭瞅向了這兩人。

「不對,此次進入南疆戰域沒有元丹境的強者。可你們的氣勢明明有著元丹境。」蕭雲一臉狐疑。

這兩人身穿天元宗弟子的服飾,看似也才十*歲而已。

「呵呵,蕭雲。你忘記了老夫嗎?」就在蕭雲一臉狐疑的時候,那兩個青年臉部驀地的蠕動。骨骼扭曲泛起了一陣漣漪,他們的聲音低沉而顯得蒼老,甚至帶著幾分陰森。

聽到這聲音,蕭雲眸光立即沉了下來。

「邱衷!邱玄嶸,是你們1蕭雲眸光一凝,如同刀鋒一般盯著面前的兩個男子。

這兩個人男子臉皮不在扭曲,終於是顯現出了原來的模樣。

略顯蒼老的皮膚上充滿了皺紋,烏黑的髮絲當中也出現了許多的白髮。

這兩人赫然就是邱衷與邱玄嶸。

見到這兩個人蕭雲心中掀起了一陣波瀾。許多的回憶湧入心頭。

當初在風月國這兩人贈與邱於浩法器,想在天元獵場圍殺蕭雲。

最終蕭雲被逼入絕淵,差點殞落。

從天元獵場出來后,邱玄嶸出手欲抹殺蕭雲。

最後若不是吞天雀與天都域使者出手後果難料。

在李天淮來天元宗逼迫時,那邱玄機更是主張交出蕭雲……

一件件事情湧上心來,讓得蕭雲心中的仇火不斷攀升,眸中殺機隱露。

如今這兩人會出現在此,不用多想也可以猜到他們的用意了。

這是要趁此扼殺蕭雲。

「呵呵,正是我們。」邱玄嶸眸光猙獰,盯著蕭雲冷笑道。

「你們竟然千方百計進入了這南疆戰域。想必就是為了殺我吧?」蕭雲眸光轉動,語氣略顯陰森,到了現在也是該要報仇雪恨的時候了。殊不知他也在期待這一刻。

只是如今這兩人既然敢前來肯定有所準備,這讓蕭雲不得不有所警惕。

邱衷眸光陰森道,「你殺了我孫邱雨楓,今天必將為此付出代價。」

「呵呵,九靈縛天陣1待得這邱衷冷哼一聲后,他的身形驀地向後爆退而去。

刷!

旋即旁邊的邱玄嶸雙手掐訣,一個法印落在了斷崖旁邊。

嗡!

當那法印落下后那裡光紋閃爍,一股晦澀的波動也是隨之迸發而出。

「陣法1蕭雲眉頭一挑,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動。

這斷崖的虛空一顫。泛起了一陣漣漪,旋即一片朦朧的光幕出現在頭頂。

放眼望去。前方已經不見了那火霞漫天的虛空,只剩下一片朦朧。

蕭雲赫然被困在了陣法當中。

在剛才他們擊昏梁君宇等人時就已經悄然布下了陣法。如此只要催動陣盤便可使其觸發。

「呵呵,蕭雲今天我看你如何逃過此劫。」邱玄嶸猙獰一笑,他還在陣法當中,手中緊握長刀,衣袍迎風鼓動,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迸發而出震得這虛空都顫抖了起來。

至於那邱衷則在外控制著陣法。

「想以陣法困殺我嗎?」蕭雲眸光一冷,說道,「你未免太天真了吧。」

「呵呵,天真與否,你馬上就知道了。」邱玄嶸獰笑道。

「陣法之威豈是你所能敵?」

在說話時,外面的邱衷法訣引動,已經在牽引陣法。

隨著法訣引導,這片陣法空間一顫,似乎陣紋觸及立即有著一股恐怖的氣息波動迸發而出。

那氣息就如同蟄伏的凶獸,如今蘇醒,散發出攝人的氣勢。

一股強大的氣息波動立即充斥整個陣法空間。

感受著這股波動,蕭雲的眉頭微微一動,呼吸都感到困難了起來。

這陣法比起他在器殿所闖過的五行陣明顯就強上不少。

「受死吧1不等陣法催動,邱玄嶸手持巨刀已經殺向了蕭雲。

這是一件頂級法器,威力不凡,如今被這元丹境的修者催動,那威力更是驚人。

刷!

刀芒掠過天際,氣勢凌人,那般浩瀚的波動震蕩開來似可湮滅一切。

在元丹境這強大的氣勢下,蕭雲感到一股無比強大的壓力。

縱使他領悟了一絲武道真意,可在這種絕對的力量下依舊顯得弱小無比。

這就是境界的差距。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