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九十五章丹元山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五章丹元山出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蕭雲盤膝在火池內,開始不斷感悟,希望可以使得紫炎武魂在進一步。

只要武魂得以進步,他的戰力也將提升。

時間慢慢的流逝,識海內的紫炎武魂那火炎已經很炙熱了,火流如液,開始往固態發展,可是一時間,蕭雲恍惚了起來,心中有疑惑,遲遲不能徹底提升,踏入另一個境界。

修鍊一途,先淬體,再凝氣,而後踏入真元,凝結元丹。

可是蕭雲此時這紫炎武魂與那修鍊體系有著差距。

修鍊一道在元丹后便將元嬰,一路向上,可這武魂又該如何發展?

這讓蕭雲心中有疑惑。

人一旦有了疑惑,念頭就不能通達,修為難以再進。

事實上羞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甚至有人一輩子都無法在進一步。

蕭雲也在不斷思索,尋找自己的道,以明己心。

而在這種思索下,時間已然被忘記。

在天炎池內,吞天雀頗為無聊的在旁邊盤旋著。

「這小子看來遇到了突破的關鍵期。」吞天雀一臉無聊,最後沒入了那天炎池內。

「咦1驀地,吞天雀發出一聲驚呼,雙眸火光閃爍,盯著池壁道,「這是天炎赤金。」

在那天炎逐漸稀少的池壁上,吞天雀發現了一些散發著金光的岩石。

這些岩石不大,可是卻擁有著一股極為炙熱的氣息,赤光閃爍,如同火炎孕育而成。

砰!

吞天雀一爪探下,竟然無法將那石頭輕易擊碎。

「不錯,夠硬,果然是天炎赤金。」吞天雀喃喃道。

隨後它不斷尋找。從那天炎池內鼓搗出一堆天炎赤金石。

這石頭不多,總共也才八塊,而且每塊還有雜質。並不是完整的天炎赤金。

一塊完整的天炎赤金不知得孕育多少年,很是難得。

「雖然還略顯少了些。可是也夠小雲子修復那天炎戟了。」吞天雀暗暗道。

它瞅了瞅那正在修鍊的蕭雲,眸中幾分傻笑,「呵呵,到時候我可以向他在要幾顆火靈珠了。」一想到那火靈珠,吞天雀就差點沒有流出口涎,顯得一臉興奮。

而在外面,隨著大量的火元氣被凝練,梁君宇體內真火濃郁。完全化為了一股真元。

這些真火粘稠無比,都快要凝聚為固態了。

半步元丹,便是將體內真元徹底轉化,好為凝聚元丹做準備。

准元丹則是體內真元徹底轉化成功,所有的真火凝聚在丹田內,隨時可以凝聚元丹了。

「半步元丹,已經完成。」梁君宇那緊閉的眸子微微挑動,驀地睜了開來,那嘴角浮現出一抹笑容,如今的他已經將體內真元完全轉化。粘稠得都快要成為固體之火了。

這種真火看似並沒有那麼洶湧,可裡面所蘊含的能量卻遠遠不是真元後期圓滿可比。

「這裡還有那麼多火元氣,必須再努力些。一舉踏入半步元丹大成才行。」梁君宇瞅了一眼四方,見得旁邊幾個師弟還在修鍊后他也沒有閑著,開始繼續修鍊。

不久后,那趙塵也踏入了半步元丹境,幾個人都陸續得以突破。

他們早就已經達到了真元圓滿境,所以此次突破也是水到渠成。

眨眼間,眾人已經進入這天炎池有十二天,到這戰域也有十三天了。

在這片戰域內,驀地有著一股晦澀的波動傳遍四方。立即引起了無數人的注意。

轟隆!

一聲巨響響徹天際,如同開天闢地一般。恐怖的波動震得大地顫抖,萬物皆驚。

幾乎各派的修者都循聲望去。

「那是丹元山1附近有人眼睛一亮發現了那波動之處有著一座巨山拔地而起。

遠遠看去。一座大山在慢慢升起,大地在搖晃,震動四方,那景象顯得頗為震撼。

這巨山完全被一片光芒籠罩,散發出一股古老的氣息波動。

這是各派強者所封印下來的一座古山,裡面有著丹元之池,可供人衝擊半步元丹,甚至是元丹境,頗為稀罕,這丹元山也是各派弟子進入戰域內的角逐地所在。

在這裡註定將有著一場風雲際會。

隨著這裡的波動傳盪開來,幾乎各派的弟子都開始關注了此事。

一些弟子開始聯繫門中的師兄弟,好來此彙集。

咻咻!

在此刻,戰域內的虛空中破空聲不斷,不時有著人向此彙集而來。

「呵呵,丹元山要開啟了,此次我要一舉踏入元丹境1一群修者從遠處遁來,瞧得那緩緩升起的高山後,眸子中不由露出興奮之色,這些人衣服艷麗,赫然是百蠱門的弟子。

「丹元山冠台,唯有我才可享用。」在不遠處,一道劍光劃過天際,旋即一群修者出現在此,這些人一個個劍眉星目,眸光凌厲,身上背著一柄長劍顯得氣勢凌人。

為首的薛爍更是嘴角一扯,露出一抹狂霸之色。

那丹元山的冠台,他勢在必得。

不久后,千機門,天元宗,海嵐宗的弟子也陸續趕來。

「這丹元山已經出現,按照以前的慣例應該會在四五天內開啟。」

「趕緊召集所有師兄弟。」各派的弟子相聚在四方,在瞅了一眼前方那冉冉升起的丹元山後立即催動腰牌向著各自門中的師兄弟發去彙集的信息,只有門中弟子彙集在一起他們才有機會踏入丹元山,不然人數要是分散了下來,肯定將被別派弟子各個擊破。

這丹元山可是各派弟子真正交鋒之地。

這不僅是為了名譽,也是為了爭奪丹元台的資格。

只有獲得了丹元台,這個門派的弟子才有資格在丹元池附近修鍊。

如此一來所有的人都可以獲利。

至於沒有奪得丹元台的門派,那些人則只能在丹元山別的地方吸收丹元之氣了。

「半步元丹大成,距離准元丹境已經不遠了。」在天炎池附近,梁君宇的眸子驀地睜開。那眸中儘是欣喜之色,如今踏入了半步元丹大成,以後邁入准元丹境以及元丹境也就不難了。

只要在進入玄元戰場前踏入准元丹境。他也將多幾分底蘊。

嗡!

就在梁君宇暗自高興的時候,他身上的腰牌一顫。泛起了一陣光芒。

「有消息?」梁君宇眉頭一挑,掌心一動,一枚腰牌便是浮現了出來。

在這腰牌上光芒閃爍,有著一則信息浮現。

丹元山開啟,速來!

「丹元山開啟了。」看到這則消息,梁君宇眉頭微微一皺,旋即瞅向了旁邊的幾位師兄弟,此時這幾人眸子也是緩緩睜開也發現了異常。在看到了腰牌上的信息后皆眸露沉吟。

「丹元山開啟了,我們現在就去嗎?」趙塵問道。

旁邊幾個人相視一眼,想看看大家的意見。

他們都是火靈體,修鍊的是火之大道,凝聚的是火元丹,所以丹元山的丹元之氣對於他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吸引力,只是這丹元山一役關係著門派的榮耀,也牽挂著他們的心。

若是天元宗的弟子在丹元山被人凌辱,不僅丟的是整個天元宗派的顏面,就連他們也將顏面無光。特別是在發生了南海劍派來天元宗要人的事情后,天元宗的弟子一個個憤慨不已。

眾人都感覺自己的臉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有了同仇敵愾的心情。

所以這次五派彙集。梁君宇等人也不想丟了面子。

況且,想要離開戰域就必須前往丹元山,若是他們不去支援,使得門人被欺負,到時候也難免遭到白眼,所以不管那裡有沒有能助他們突破的寶物,此行也必須去。

「先等等蕭師兄吧。」梁君宇略微沉吟,隨後說道。

「不錯。」趙塵點頭道,「有蕭師兄在。我們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這些人入門較早,本來應該為師兄。不過在蕭雲展現了決定的實力后儼然成為了同代弟子心中的師兄,因為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並不是以資歷論輩,講的是實力。

所以許多的人都為此努力修鍊,為的就是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換得應有的尊嚴。

眾人點了點頭,旋即就在外面等候蕭雲。

天炎池內,蕭雲依舊在修鍊,還在不斷的感悟,並不沒有發現那腰牌的動靜。

如今的蕭雲陷入了一個迷惑中,越陷越深。

疑惑若是不能解除只會讓自己徹底沉淪,羞也是因此走火入魔。

兩天後,蕭雲還沒有出來。

「丹元山馬上要開啟了。」外面,梁君宇眉頭緊鎖,一臉著急。

「丹元山開啟必有一翻爭鬥,也不知我天元宗的師兄弟能否力戰南海劍派否?」趙塵一臉擔憂,經過上次的事情,兩派已經結仇,南海劍派肯定會藉機挑釁天元宗的弟子。

可是此次天元宗所來的天才幾乎無人可與那薛爍爭鋒,這讓人擔憂。

莫說薛爍,就連那朱劍鳴也是一個勁敵,少有人可與之爭鋒。

在丹元池內,蕭雲眸子微微一動,緊皺的眉頭終於是舒展了開來。

「武魂不過是一種神通,一種輔助外力,雖然可以賦予人極強的戰力,卻不是長久之計,只有將自身修鍊提升,在與武魂相輔相成方可以踏上巔峰,所以我根本不用糾結是否將武魂代替修鍊一道,該怎麼走,還是怎麼走,所以,紫炎武魂,給我凝。」蕭雲驀地有著一種明悟湧上心頭,他心神微動,識海中的紫炎武魂便開始蠕動了起來。

之前蕭雲在想,既然自己的武魂已經要踏入半步元丹了,何不以武魂之炎轉化成自己的真元,以火為道?這樣以後就不必要在麻煩另外修鍊別的元氣了,可以省下許多的功夫。

可是轉念一想,蕭雲才發現自己陷入了魔障,在一門心思的想走捷徑。

一旦真的如此,只會限制他的成就,難以踏上真正的修道巔峰。

好在蕭雲在關鍵時刻得以明悟,確定了武魂的位置。

武魂只是一個輔助品,一種神通。

古傳承下來的修鍊一道,那才是真正的大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