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九十七章陣法阻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七章陣法阻路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首先遁向前方的是南海劍派的弟子。

這些人腳踏飛劍,不僅氣勢凌人,速度也是極快。

隨後天元宗和海嵐宗的弟子一起遁出,儼然有著要結成同盟的陣勢。

百蠱門和千機門的弟子也是分別遁出。

咻!

薛爍速度極快,簡直如同一道驚虹,片刻就來到了那丹元山附近。

「丹元山,我來了。」薛爍眸中光芒閃爍,腳踏著一柄飛劍,當即便向著前方的一個光門遁入,眨眼間就進入了那丹元山內,在他身後,南海劍派的人蜂擁而入。

「李師兄,那南海劍派的人全部進去了。」緊隨南海劍派的千機門弟子中一個青年說道。

「沒有關係。」千機門為首的青年,眉頭一挑,道,「他們進去了正好來一場較量。」

此人名為李凡,為千機門為首的弟子,赫然有著准元丹境的修為。

「那後面這些人了?」千機門的一些弟子眸光一動,瞅向了身後那緊隨而來的人道。

「布下陣法,阻止他們前進。」李凡身材修長,模樣俊逸,衣袍迎風舞動,眉宇間有著一絲不凡氣質瀰漫而出,他眸光眺望著前方,一字一句的說道,「這一次是我們千機門與南海劍派的爭鋒,也就不用他們攪合了。」

「此次一定要奪得那丹元台,好讓南海劍派知道,南疆並非他們可獨自稱雄。」

「恩。」聞言,千機門的在順著那幾個通道遁向丹元山內時,也開始布置起來了陣法。

「這裡丹元之氣極為濃郁,我們就以丹元之力,布下迷幻天元陣吧。」李凡嘴角微扯,隨後與門中的幾位師弟一起布下了一個陣法。待得他們將那陣柱,等等布下后整片虛空都泛起了一陣漣漪。

咻!

見得那漣漪泛起,隨後遁來的天元宗。百蠱門,海嵐宗的弟子眉頭都是緊緊一皺。

「這是陣法?」眾人身形立即一頓。沒有在貿然向前遁飛而去。

一旦觸動了陣法,陷入了當中可就麻煩了。

千機門的見得那些停下來的人影,一個青年高聲道,「這只是一個迷幻陣,並不危險,可若是大家想強行破陣而出,一旦觸及了丹元山的禁制可就別怪了我們了,呵呵。丹元山見。」

說完,千機門的人陸續進入了丹元山內。

剩下的海嵐宗與天元宗的人都是一臉凝重,仔細感應著前方的波動。

「怎麼辦?」海嵐宗的弟子眉頭緊鎖,紛紛向著為首的一個女弟子瞅去。

海嵐宗為首的是一個女弟子,名為楊海芸,有著准元丹境的修為。

可是面對此時的局面,楊海芸眉頭緊鎖,也是感到頗為棘手。

「這千機門的人太可惡了。」黃江鶴眉頭緊鎖,不由冷哼一聲道。

如今他已經踏入了准元丹境,實力也算不錯。

只是當初一起前往黑雲窟的楊海芯卻並沒有來此。

「我們怎麼辦?」天元宗那些弟子感應著前方的波動。也是感到束手無策。

「那陣法就在丹元山那入口前方,我們想要進去就必須得通過這陣法才行行。」天元宗為首的一個青年說道,此人名為費葉卿。是躍龍峰的弟子,有準元丹境。

雷泰等人沒有來,也就派了他來此坐鎮了。

「可是一旦陷入陣法,若是不能出來可就麻煩了。」旁邊一個天元宗的青年說道。

「楊師妹,你們有什麼打算?」費葉卿嘴角露笑,瞅向了旁邊海嵐宗的弟子。

「這陣法應該威力不會很強,可是由於陣法緊挨著丹元山,若是我們陷入裡面強行破陣或許真的會觸動丹元山的禁制,那樣一來我們將面對的可就不是一個陣法那麼簡單了。」楊海芸說道。「當下也只有先派幾個人去裡面摸清楚狀況,我們再做決定。」

「也只有如此了。」費葉卿點了點頭。可是當他的眸光瞅向身邊那些師兄弟時眾人都是不自覺的縮了縮脖子,很顯然。沒有人願意去當這炮灰,並不想去貿然入陣。

「一個陣法罷了,有什麼可怕的,你們竟如此畏畏縮縮,這就是海嵐宗與天元宗的弟子嗎?」在旁邊那百蠱門的人咧嘴一笑,向著費葉卿等人投來挑釁的眸光,在譏諷一句后他轉頭瞅向了身邊的師兄弟,道,「千機門的人也只是元丹境以下的修者罷了,布不下什麼絕殺大陣。」

「我們走1這青年手掌一揮,帶領著百蠱門的人便向著前方遁了過去。

百蠱門的人皆沒有異議,跟隨著那青年便向著前方一處光門遁去。

前方的丹元山一共開啟了三道光門,好像一條登天之梯,直通山巔。

嗡!

當百蠱門的人遁向當中一道光門時,那虛空一顫,果然有著陣法被觸動。

待得一陣漣漪泛起,一片光幕便是將眾人籠罩。

在後方,天元宗和海嵐宗的弟子眼見著百蠱門的人一個個被陣法籠罩。

當中一些遁飛速度較慢的人也沒有因此退縮,反而一個個遁向了陣法之中。

「這百蠱門的人倒有著幾分魄力。」見此,費葉卿微微點頭不由暗贊了一句。

雖然對百蠱的舉動有些讚賞,卻不不代表認同這種做法,費葉卿依舊選擇靜觀其變。

一片陣法空間綻放開來,朦朧的光幕籠罩天地,將丹元山前的一處通道完全給堵住了。

在旁邊,還剩下兩個通道,也被千機門的人在前方布下了陣法。

嗡!

驀地,那片朦朧的光幕一顫,泛起了一陣漣漪,旋即後方的丹元山上的封印光幕一顫,有著光紋閃爍,一股驀地的威壓瀰漫開來向著那通道前的那個陣法傾覆而下。

很顯然。在陣法裡面有人想強行破陣,卻使得那種波動觸動了丹元山的禁制。

「看來天機門的人說的果然沒錯。」費葉卿喃喃道。

「看來我們不入陣也是不行了。」楊海芸也是黛眉緊鎖,感到頗為棘手。苦笑道。

「先等片刻,看看百蠱門的人能不能破陣而出。」費葉卿說道。

「恩。」楊海芸點了點頭。事已如此,她也沒有辦法了。

足足過了二十分鐘,百蠱門陣法依舊沒有消散,很顯然百蠱門的還陷在當中。

「這陣法不簡單啊1兩派的弟子眉頭緊鎖,心情顯得很焦急。

丹元山就在眼前,甚至可以感應到裡面那丹元之氣是何等的濃郁,完全可以助人突破,可是他們卻偏偏寸步難行。這種眼看著美食卻不能吃,只能吊著胃口的感覺簡直就是一種煎熬。

咻!

就在海嵐宗和天元宗兩派的弟子一臉惆悵的時候,一道破空聲驀地響徹了開來。

「有人來了?」聽得這破空聲,眾人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只是微微偏過頭瞅向遠方,在他們看來,這就是哪個門派一些進入了古遺,卻遲遲趕來這丹元山的弟子罷了。

這樣的列子幾乎每年都會有,所以在看了那道遁飛而來的流光后許多人都收回了眸光。

「是蕭師兄1也就在一些人將眸光收回的時候,一道驚呼聲驀地響徹了開來。

在天元宗的弟子群中。段靈兒等人眸露喜色,皆是翹首以盼的凝視著那道遁光。

「蕭雲?」聞言后,又有許多人不由多看了一眼那道遁光。

蕭雲之名不僅是天元宗的弟子早就如雷貫耳。就連海嵐宗的弟子也是有所聽聞了。

「這小子這法器倒是不錯。」海嵐宗一些弟子撇了撇嘴,露出羨慕之色。

遁光飛來,如同一道驚鴻劃過天際,速度極快。

不過這遁光在接近人群的時候速度便是放緩了下來。

「丹元山已經開啟了嗎?」蕭雲將赤翼飛舟收好,旋即落在天元宗弟子群中問道。

當蕭雲落下后,顏真,段靈兒等人馬上就迎了上去。

「丹元山已經開啟了,可惜那通道被千機門的人以陣法擋住了。」段靈兒美眸眨動,在打量了一眼蕭雲。見得後者安然無恙后她微微鬆了口氣,旋即便是帶著幾分不忿的語氣說道。

「被陣法抵擋住了?」聞言。蕭雲眉頭微微一皺,當下便向著前方感應而去。

「果然還有兩個潛藏的陣法。」稍許后。蕭雲眸光一凝,心中有著幾分不悅湧現。

這千機門之霸道超出了他的想象。

先前他向此遁來,就感應到了有著一座陣法,蕭雲本來以為這是古人所留罷了。

可卻沒有料到會是千機門所留。

見蕭雲這幅模樣,許多人並不以為意。

事已至此,就算你對千機門再不滿又有什麼用?

「呵呵,蕭師弟,你可有什麼應付之法?」在海嵐宗內,黃江鶴一步邁出笑問道。

「他?」見黃江鶴竟然主動詢問蕭雲,海嵐宗許多的弟子嘴角不由挑起一抹譏笑。

就連那楊海芸也是露出幾分狐疑之色。

這些人早就聽說了蕭雲之名,只是卻沒有見過他的底子,所以很多人心中不服。

不過天元宗的周平,王磊等人卻是滿臉期許的將蕭雲盯著,瞧他們這模樣似乎只要有蕭雲在,就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顏真與顏漠兄弟也是露出滿臉詢問的意思。

「這陣法並不怎麼強,不過卻有些古怪。」蕭雲感應了一眼那前方的氣息后說道。

「怎麼古怪?」費葉卿帶著幾分好奇問道。

「古怪?我看你只是在此信口開河吧。」海嵐宗一個青年冷笑道,「他剛來這裡,看了一眼就知道這陣法有古怪,他以為他是神啊?現在陣法在此,我也可以說這陣法有古怪啊1

「丁猛,你不說話會死啊1海嵐宗一個美麗動人的女弟子呵斥道。

此女去過黑雲窟,對蕭雲敬服不已,甚至有著幾分愛慕之心。

「哼,我看你如何裝。」那丁猛眸光閃爍,一臉不忿,卻也是暗暗的咽下了這口氣。

瞧這模樣,他似乎對那個美麗的女子頗為尊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