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九十八章濃郁丹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八章濃郁丹元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這到底是什麼陣法了?」對於那丁猛及別人的質疑,蕭雲並沒有在意,只是將靈識釋放出去感應著那個已經被觸動的陣法所傳出的波動,再驗證剩下兩個並沒有觸動的陣法氣息。

「蕭師兄,那千機門的人離開時說這是迷幻天元陣。」段靈兒眨了眨那靈氣逼人的眸子說道。

「迷幻天元陣?」蕭雲眉頭一彎,嘴角有著一絲笑意浮現,「原來如此,怪不得有些古怪了。」

剛才蕭雲已經看出了一絲不對,可是由於初涉陣法一道他也還有些拿捏不定。

此時聽段靈兒說來,蕭雲心中的猜想無疑是得到了證實,心中大定下信心滿滿了起來。

「原來如此?」只是蕭雲這表情在丁猛眼中,卻完全成為了裝腔作勢了。

「蕭師兄你可有辦法?」見蕭雲眉頭舒展,海嵐宗幾位女弟子皆是眸露欣喜開口問道。

這些人對蕭雲還是比較信任的。

加上此次丹元山關係著她們突破,所以對於能否破去這陣法感到頗為關注。

「既然只是一個幻陣,破除不難。」蕭雲淡淡一笑,也不理會那些質疑他的人,隨後說道,「若是諸位相信蕭某,那麼便隨我一起入陣,若是不信,那麼就自己想辦法吧。」

蕭雲一笑,旋即向前邁步而出,走向了一個通往丹元山的光門。

「我們要去嗎?」在原地,兩派的弟子面面相覷,都露出遲疑之色。

「哼,這蕭雲就算天賦異稟也只是在修鍊一道上罷了,難道他還是陣法天才不成?」丁猛似乎對於蕭雲頗為不滿,語氣略顯冰冷。說道,「你們要去你們去,我反正在此靜觀其變。與其陷入陣法不如默默等候,這附近也有丹元之氣溢出。我一樣可以憑此提升境界。」

聞言,許多人也是微微點頭,表示認同。

若是困在了陣法可就一點實力都無法提升了啊!

「我相信蕭師兄。」段靈兒幾乎沒有考慮,蓮步邁動就緊隨著蕭雲向前走去。

「我們也去。」王磊和周平緊隨而去。

那顏漠,顏真,袁銘等人也紛紛飛奔而去。

這些人對於蕭雲幾乎是毫無理由的信任。

「蕭師兄,等等我們。」海嵐宗有著四個身材曼妙身穿海藍色勁裝的女子連忙飛掠而出,那清脆的聲音響徹開來。讓人迷醉,引得海嵐宗許多男弟子一陣羨慕。

那蕭雲該有多大的魅力才能讓這麼多的人願意跟隨他以身犯險啊!

「這些丫頭。」楊海芸黛眉緊鎖,她雖然聽過蕭雲之名,不過對後者依舊有些狐疑,並不是太信任,此時見得自己門下幾個師妹竟然一聲不吭就跑了出去讓她感到詫異。

「黃師兄,你有什麼意見?」楊海芸瞅向黃江鶴說道。

「呵呵,我雖然不喜歡蕭雲,不過我相信他。」黃江鶴攤了攤手掌,旋即咧嘴一笑。說道,「所以我也打算與他同行,至於你們?就好自為之吧。」說完他也向蕭雲追去。

見黃江鶴也跟隨而去。許多弟子都緊隨而去。

「費師兄,我們怎麼辦?」天元宗一些弟子問道。

「這蕭雲是我天元宗弟子,此時我們也只有選擇相信他了。」費葉卿眸光一凝,旋即向著身後那些天元宗的弟子說道,「諸位,我們一起去吧,不就是一個陣法嗎?難道還怕了不成?」

「對,一起去1許多人點頭,立即跟隨著蕭雲而去。

「我們一去吧。」楊海芸搖了搖頭。旋即笑道。

到了現在,她也只有賭上那麼一把了。

海嵐宗的弟子聽后也沒有意見。跟隨著楊海芸便向著前方掠去。

而此時蕭雲已經走到了一處陣法外,他手指虛空一點。前方便是泛起了一陣漣漪,旋即虛空一顫有著光紋湧現,那光紋如同雲霧一般將這片虛空籠罩,最後化為了一個陣法空間。

緊隨著蕭雲而來的段靈兒等人都被陣法所籠罩。

外面費葉卿等人微微一怔,旋即眸光一凝,陸續進入這陣法之內。

而當陣法觸發后,呈現在眾人眼前的則是一片朦朧的空間,四方皆被雲霧所籠罩。

「這就是陣法空間嗎?」進入陣法內,眾人心頭都是一跳,有惶恐不安的,有好奇的,也有錯愕的,不過相同的是這些人都沒有輕舉妄動,似乎生怕觸動什麼禁制引來攻擊。

「蕭師兄,這陣法會不會有攻擊啊?」段靈兒走到蕭雲身邊,有些怯怯的問道。

蕭雲掃視了一眼四方,旋即安慰著旁邊的段靈兒說道,「這只是一個幻陣,只要凝神靜氣守住心神就可,你別太擔心了。」隨後蕭雲開始仔細觀察這個陣法起來。

陣法當中雲霧繚繞,宛若一個混沌迷幻的天地,任由你走向哪方都看不到事物,也走不到盡頭,甚至若是兩個人相互間離開太遠了,都會看不到對付從而徹底失去聯繫。

這樣一了就會讓人心神造成恐慌,徹底被陣法所困。

「你們都呆在原地別動,等我破陣便好。」蕭雲渾厚的聲音傳便四方。

「恩。」聽得蕭雲此言,眾人的心這才略微平穩了一些,開始都呆在原地。

至於蕭雲則是不斷的觀察著四方。

「幻陣,演化出一片虛幻空間,裡面如夢似幻,越是呆久了,人的心神越容易受到影響,最後徹底沉淪在當中,好在的是這不是攻伐型的陣法,只要我找到了陣盤所在就可以將之破除。」蕭雲將心神釋放出去,不斷的尋找那陣盤的所在之地。

只要不是攻伐大陣他就不用擔心別人的安全,可以全心全意的去尋找陣眼了。

可是裡面的幻霧很玄妙,就算蕭雲將心神釋放出去也得全神貫注不敢有著一絲大意,不然很容易被影響,也是他靈魂力強。就算他懂得那麼一絲陣法之道也只得被困在此地。

只是在蕭雲尋找陣眼的時候有人按捺不住,在焦慮及惶恐之下,心神完全被陣法所蠱惑。徹底陷入了迷幻陣之內。

「這裡是哪裡,程師兄。劉師弟,你們在哪裡?這是什麼地方?我陷入了陣法當中嗎?」一個青年放聲大呼,可是卻看不到一個人影,別人似乎也看不到他的存在。

這是來自心神上帶來的幻境,旁邊的人甚至都難以發現這人已經陷入了陣法迷幻當中。

在這種情緒下一旦人的心神崩潰,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人都堅持不住了,陷入了幻境中。迷失了自我。

就連一些半步元丹境的修者都開始焦慮了起來。

在這裡一分鐘就似乎過了一年,等得人心煩。

「怎麼還沒有破陣成功?那蕭雲是騙人吧?」有人開始質疑蕭雲,可是在這種情緒下,他們一步邁出就被陣法所迷幻,開始陷入了一個獨立的迷幻空間當中如墜落了輪迴。

……

「這就是陣旗所在,真是難找啊1蕭雲在雲霧中穿梭,終於找到了陣眼所在。

「只要破除一方陣旗,就可以使得大陣出現破陣,不能正常運行。」蕭雲眸光一凝,心神儼然鎖定了一處陣旗。旋即手掌一動,紫色的火炎如同奔雷一般落在那陣旗上。

因為有著陣紋掩飾,一般來說陣旗和陣盤不管在觸動。還是沒有觸動時都不可以肉眼看見,可是蕭雲靈識強大,還學習了陣法一道,對這些陣紋的氣息已經有所了解,才能準確找到。

嗡!

隨著一聲悶響傳出,陣旗立即綻放出一片光芒,可惜只是瞬息就被紫炎焚為虛無。

只見得一面陣旗被紫芒擊中,上面的符文被焚化,只剩下一桿寒芒閃爍的旗子。

符文被焚化。就如陣旗傳輸力量的經脈被切斷使之氣息開始逐漸消散。

嗡!

旋即,陣法空間一顫。泛起了一陣漣漪,一些幻霧湧現。又消散,有著許多的缺口浮現。

許多心神陷入了迷幻的人也開始逐漸恢復,感受著這種變化眾人心中開始充滿了欣喜。

「陣法變了。」

「我感覺到陣法之力在減弱。」當感受到這種變化后眾人紛紛開口,顯得興奮不已。

「現在該是確定方向,通往丹元山的時候了。」蕭雲眸光一動,在確定了方向後便向前走去,他一步邁出又找到了一根陣旗將之毀去,旋即在前方便是有著一個光幕出現在視線中。

此時陣法中的霧氣逐漸稀薄,眾人也可以看到那個光門了。

「那是出路,我已經看到了。」

「好濃郁的丹元之氣,我感覺到了丹元之氣在湧來。」眾人興奮不已,忍不住放聲驚呼,剛才還四方一片朦朧,找不到出路,如今就豁然開朗,讓得他們的心情無法言說。

「陣法真被破了?」楊海芸眸露迷茫,也是感到不可思議。

「這小子果然不同凡響。」黃江鶴微微一笑,露出一抹欣喜之色。

「諸位,現在可以離去了。」蕭雲向著眾人說道。

「終於可以出去了啊1

「蕭師兄你真厲害。」望著那光幕通道,眾人都高興不已,在略微感慨了一下皆是向蕭雲投去了感謝的眸光,在眾人的眸子當中皆有著佩服的光芒閃爍而出。

任誰也沒有想到這個來自天元宗的蕭雲竟然在陣道之上也有如此驚人的天賦。

「卻不知他在武道上到底有多麼厲害?」一時間,海嵐宗的弟子都對蕭雲充滿了好奇,特別是那些女弟子,一個個眸露情意,很顯然也是被面前的青年給折服產生了愛慕之心。

「此次多謝蕭師兄了。」楊海芸蓮步邁動,帶著滿臉溫柔的笑容說道。

「舉手之勞罷了。」蕭雲淡淡一笑,道,「我們都趕緊動身吧。」

「對,趕緊動身,也不知那丹元台已經被別人佔據了沒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