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百九十九章丹元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丹元台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要是丹元台已經被佔據那可就麻煩了。」在狂喜后眾人馬上想到了當下的局勢。

若是如此,他們將失去一個絕佳的機會啊!

「立即動身。」眾人也不耽擱,皆是蜂擁一般順著那條通道向著丹元山掠去。

而當這些人邁入那個通道時,竟然沒有人記得在陣法外還有些人未曾進來。

蕭雲破除了陣法,找到了通道,可是陣法並沒有完全消散,導致那丁猛及少數人依舊在外面等候,他們甚至已經找了處地方盤膝坐下開始吸收附近的丹元之氣。

這裡的丹元之氣雖然稀薄,可也不是海嵐宗可有。

所以這些人倒是破為享受的在修鍊著。

「哼,有陷入陣法的時間,我還不如在此修鍊。」感受著體內氣息的變化海嵐宗幾個修者暗自冷笑,旋即便是徹底陷入了閉關當中,只要等那陣法之力消散他們一樣可以從丹元山離開。

「好濃郁的丹元之氣。」

「這裡還有好多的靈萃,都是外界不可有,可惜就是年份太短了。」在蕭雲的帶領下海嵐宗和天元宗的弟子順著一條山梯向著前方直掠而去,在這通道上已經沒有了外面的陣紋,可以安全前進。

附近山林秀美,樹木成蔭,濃郁的元氣瀰漫開來,吸上一口都可以感覺出當中的不同之處,如此美妙的地方讓得各派的弟子都是留戀不已,甚至有人都產生出了一種在這裡閉關的念頭。

可惜丹元山每開啟一個月後就將關閉。

特別是那丹元台那裡通往外界的禁制,更是只有短短几天的開啟時間。

若是錯過了這次機會那麼他們將在這裡閉關數年。

對於這些年輕人來說在這裡閉關幾年顯然是難以接受的事情。

再者,裡面有許多人都還想去參加玄元戰場的歷練呢。

幾乎少有人真的願意在這裡呆幾年。

畢竟這幾年時間已經有著無限中可能發生了。

「這裡丹元之氣雖然濃郁,卻還遠遠不足,我們抓緊時間登入山巔。在那裡才是真正的突破之地。」見門下的姐妹一個個流連忘返忍不住想要去旁邊採摘靈萃,楊海芸當下提醒道。

「這山叫丹元山,據說在山巔有著一條丹河。擁有著極為濃郁的丹元之氣,我們若是能進入那裡修鍊一定可以就此突破。」黃江鶴突然一笑。瞅向了身邊的蕭雲,道,「費兄,此次我們兩派聯手如何?」

「聯手?」費葉卿一怔,眸露詢問之意。

「你我兩派聯手,共同爭奪丹元台,不管誰獲得了丹元台的資格,都讓兩派的弟子在丹元台下修鍊。如此一來你我兩派的弟子的實力都能得到整體的提升。」黃江鶴說道。

「如此也好。」費葉卿略微沉吟,旋即點頭應承,若是結盟他們的力量必將暴增。

「那就這麼說定了。」黃江鶴心中一喜,說道,「丹元台的爭奪為各派出兩個高手參戰,如此相互進行角逐,敗者將失去資格,最後力壓群雄的人才可以得享丹元台以及其覆蓋的地域。」

「到時候,我們兩派的人聯手,必可碾壓南海劍派的人。」

頓了頓黃江鶴瞅向了旁邊的費葉卿。說道,「我想貴派將出戰的是你與蕭兄吧?」

「派他?」聞言,在費葉卿身邊有兩個准元丹境的強者不由挑了挑眉。似乎對此有些不滿,顯然並不認為蕭雲可與他們堪比,要知道,他們可是准元丹境的強者啊!

「蕭兄,你意下如何?」黃江鶴皺眉,知道天元宗內部存在問題。

「我?」蕭雲眉頭一彎,對此他並不怎麼在意。

無論如何,此次他都將竭力一戰,爭取獲得丹河灌頂的資格。

「現在談此還為時過早了。」旁邊的費葉卿卻是擺了擺手道。「此時南海劍派與千機門的弟子已經進入丹元山許久,若是他們已經有人登入了丹元台。談這些已經沒有了任何意義。」

「這倒是個問題。」黃江鶴眉頭緊緊一皺。

在丹元山有著一個規矩,任誰先登入丹元台。在十分鐘后若還沒有人繼續入台角逐,那麼裡面那股灌頂位的禁制將開啟,到時候那最先進入裡面的人便可以得到丹元灌頂了。

「那麼我們現在趕緊入山巔吧。」楊海芸微微點頭,對於此也是感到頗為著急。

這丹元山虛空中有著禁制,所以他們也只有迎著這山梯不斷攀登了。

蕭雲將心神釋放出去,已經看到了丹元山巔的情況,那緊皺的眉頭也是舒展了開來。

「還沒有人進入丹元台,如此我還有機會。」蕭雲心中微動,開始竭力飛奔對於後面那黃江鶴等人的提議他也略微動心,不過至於天元宗的那些弟子的意見他並沒有怎麼在意。

無論如何,這丹元台的灌頂資格他一定要得到。

只要得到了丹元河的灌頂,他便可以從真元後期一舉踏入准元丹,甚至是元丹境。

不管提升多少,對於蕭雲而言都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轟!

而在眾人向山巔攀越時,一陣巨響聲也是在這座山林間震蕩了開來。

由於丹元山有著禁制壓制,所以聲音傳到山腰時已經很低了,卻還是被人所聽到。

「是戰鬥所傳出的聲音1

「難道是千機門和南海劍派在交鋒?」聽到這巨響,海嵐宗和天元宗的弟子心神皆是一震,若雙方還在打鬥就足以說明那丹元台還沒有進行灌頂,不然眾人應該在竭力吸收丹元之氣才是。

「快,我們現在去或許還有機會。」想到這裡,兩派的弟子都跟打了雞血似的奔掠。

轟!

越到山巔,這巨響聲就響,浩瀚音波震得人的心臟都是一顫。

「還在繼續戰鬥,看來南海劍派和千機門果然在大戰。」

「當年千機門曾經有著一位強者。布下了一個逆天大陣也如這次一般阻止了各派的修者前進,為此和南海劍派結下了仇怨,在上次丹元山開啟時南海劍派特地派出一個強者對付千機門。沒有想到他們這次又鬥上了,呵呵。如此一來我們到有機會了。」眾人心中大喜,感覺到了希望,只要這兩派斗個兩敗俱傷他們就有希望了。

在丹元山上,有著一塊巨大的闊地。

這裡附近有著巨木蒼天,環繞四方,將之圍成一個峽谷一般的存在。

可是這偏偏又是一個山巔,如此景象顯得頗為怪異。

最怪異的不是被這巨木環繞的闊地,而是這闊地上方所懸浮的一座高台。

這高台懸浮在空。綻放著朦朧的光芒,上面完全被濃霧所繚繞,一眼看去如夢似幻,若仔細看去,卻可以發現在這高台上方的天際上竟然有著一條巨大的元氣長河懸福

這元氣長河不知來自哪裡,就這麼橫跨天地,一股濃郁的丹元之氣從上面瀰漫開來,籠罩四方,滋養得附近的草木都特別茂盛,翠綠欲滴。一些靈萃滋生在林間散發出勃勃生機,使得這座山巔簡直就像是人間仙境。

只是在這如此美妙的地方,卻正有著大戰進行著。

轟!

巨響震天。一股浩瀚的波動在這丹元山巔震蕩開來,恐怖的餘波使得四方元氣翻滾,如同駭浪在怒卷,若非這裡有著禁制存在,不然那外圍那些參天古木早就碾為齏粉了。

咚咚!

在山巔中,一隊身穿白衣的男子紛紛後退,為首的一人嘴角甚至有著血液溢出。

這是千機門的弟子,為首的這人霍然便是李凡。

「呵呵,李凡。任憑你天機門陣法無雙,可牽引天地之力加持戰力。可你又怎能比得上我南海劍派的無敵劍陣了?」在另外一邊,南海劍派的人一個個巍然而立。眸中閃爍著傲慢的光芒,那為首的薛爍更是眉頭一挑,嘴角帶著幾分譏笑瞅向李凡。

「沒有想到,你南海劍派也苦修了劍陣。」李凡眉頭微皺,此次一戰的結果讓他感到意外,不過他依舊傲然,並不低頭,只是淡淡的說道,「你南海劍派的劍陣的確不凡,可只是摸清了陣道的皮毛罷了,若非我還沒有踏入元丹境,不能主持那等玄妙的大陣,不然足以傾覆你等。」

「成者為王敗者為寇,說那麼多有什麼用?」薛爍眉頭一挑,說道,「如今你等敗陣,這丹元台便是我南海劍派的了,我想你不會違反約定,要讓我等在大戰一場吧?」

「我千機門的人一諾千金,自然會遵守約定。」李凡眸光一凝,旋即瞅向了身後的師弟道,「我們去外圍修鍊,在那裡一樣有著些許丹元之氣可助我等突破桎梏。」

「是1千機門的弟子雖然不甘,卻也沒有多說,皆跟隨著李凡退到了旁邊。

「呵呵,丹元台,我說過,這必將是我薛爍的囊中之物。」薛爍眸光閃爍,抬望著虛空中那座懸浮的巨台,那嘴角間不由浮現出一抹愜意的笑容,只要接受了丹元河灌頂,他自信自己可以憑此一舉踏入元丹境,甚至能達到元丹一重大成乃至巔峰。

如此一來,就算進入玄元戰場他也有著與人爭鋒的本錢了。

「你們都在丹元台下方修鍊。」薛爍帶著幾分愜意的笑容,瞅向身後那些師弟。

「是1南海劍派的弟子齊聲應承,一個個顯得頗為欣喜。

只要薛爍進入丹元台,上面的丹元河便將進行灌頂。

所謂灌頂便是以丹元河那浩瀚的丹元之氣傾注入修者的身上。

在這種灌頂之下,到時候必會有著許多的丹元之氣外溢而出。

而那一刻正是他們藉機突破的最佳時機,所以對於各派而言這都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只是以往每次爭奪都會讓各派損傷許多的天之驕子,才會有一些人不願意攙和進來。

「丹元台,我來了1薛爍眸光閃爍,整個人身上有著一種莫名的氣勢迸發而出,凌厲如劍,然後就在他準備要掠入那丹元台上時,在這片虛空,驀地一顫,一道低沉的聲音也是驟然響起。

「慢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