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章志在必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章志在必得!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一個慢字如同驚雷一般在這丹元山巔炸響,讓得附近的空氣都躁動了起來。

待得音波滾滾,震蕩開來后,丹元山巔那些南海劍派的修者皆是眉頭一皺不由循聲望去。

在山巔那林蔭中,有著一條巨大的山梯直通山巔,那裡,此刻正有著一個青年向此邁步而來,那修長筆直的身子,穿過林蔭,旋即便是出現在了這處寬闊的丹元台下。

「蕭雲1帶見到這個青年的身影后,南海劍派的弟子眉頭都是不由緊緊一皺,許多人眸子中有著濃郁的戰意湧現而出,似乎都對這個曾經打敗了陸元的青年充滿了挑釁之意。

「來的好1當那聲音響徹在耳邊后,薛爍眉頭微挑,準備要騰飛上空的身形也是停了下來,他轉過頭盯著那個緩緩走來的青年,那嘴角間有著一絲淡淡的笑意浮現。

這笑容似狂野又似不屑,只是當中那絲狂傲之意卻是不言而喻。

刷!

南海劍派的弟子一個個排列在一起,宛若陣隊,皆冷冷的將蕭雲給盯著。

蕭雲卻是無所畏懼,一步步向前走去。

「蕭師兄,等等我們。」不過當蕭雲出現在這山巔后,在那後方一聲呼聲也隨之傳出,然後眾人便是看到,一個個青年才俊如同蜂擁一般從下方的山階湧入了山巔。

只是片刻,就出現了數十個人,數量還在不斷增加。

楊海芸以及費葉卿等人皆是陸續趕來,奔掠到了蕭域身邊。

「這是海嵐宗與天元宗的弟子1見得這源源不斷出現的青年男女后,千機門的修者一個個露出滿臉錯愕,「我們不是布下了陣法嗎?怎麼他們都來到了丹元山?」

「莫非是陣法失效了?」

「不應該啊!我們布下的陣法怎麼也得三天後才會失去元氣支持,就此消散啊1千機門的弟子皆眸露迷茫。有些不可思議的向著海嵐宗與天元宗的弟子掃視而去。

陣法一道,玄之又玄,門外漢根本就看不懂。更別說從裡面脫困而出了。

可望著那些陸續出現的青年,千機門的人徹底萎靡了。

這種感覺比他們被南海劍派的人擊敗還要無力。

「你們是怎麼離陣而出的?」望著那些從身邊走過的青年。千機門的一個弟子終於忍不住拉住一人問道,瞧他這模特,似乎不問個結果出來,心中鬱氣將難消啊!

「你拉住我幹嘛?」王磊憨厚一笑道,「你那陣法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蕭師兄只是看了幾眼就帶著我們出來了。」說完,他依舊一甩,白了那個青年一眼就走向前方的蕭雲。

「蕭雲破的?」那個青年一怔。旋即愣愣的向著蕭雲瞅去。

「沒有想到這蕭雲還能破陣1李凡眉頭一挑,也是露出幾分詫異。

「李師兄,怎麼辦?」旁邊一些千機門的弟子眸露詢問之意。

「既然我們敗了,此事就任由他們爭吧。」李凡眉頭微挑,雖然眸中有著幾分嘆息,卻依舊高傲如常,並沒有要繼續攙和此事的意思,身為千機門的弟子一個個皆身具傲氣。

「恩。」旁邊一個青年點頭道,「這次失去先機也沒有什麼,玄元戰場才是真正的爭鋒之地。在那裡有著無數機緣,我們只要尋到了那處古之遺得到了裡面的傳承一定可以縱橫一方。」

「我們就在這附近修鍊吧。」李凡微微點頭,旋即說道。「這裡的丹元之氣雖然稀薄了些卻也比沒有強。」

隨後他與千機門的弟子都在這山巔那巨木旁邊盤膝了下來。

這裡不屬於丹元台下,被禁制所隔阻,所溢出的丹元之氣明顯就稀薄很多。

而這時,海嵐宗與天元宗的幾百名弟子浩浩蕩蕩的登上了山巔,皆彙集在那丹元台之下,在他們的對面便是南海劍派的修者,雖然南海劍派的人一個個氣勢凌人,自視甚高,可是此時也是有人不由皺眉。

因為瞧海嵐宗和天元宗這模樣。很顯然是結成了聯盟。

如此一來南海劍派非但沒有了一絲優勢,反而佔據了下風。

「好。很好,你們這陣勢是結盟要對付我南海劍派了吧?」薛爍眉頭一挑雙眸中似有劍光閃爍。他凝視著蕭雲以及楊海芸等人,話語依舊冷厲,並沒有一絲畏懼的意思。

身為劍修,都有著一股傲氣,特別是這薛朔,他自視甚高,從不願意低頭。

「既是角逐丹元台,自當按照規矩來。」相比那薛爍的凌人氣勢,蕭雲卻一臉溫和,不冷不淡的開口,縱使那薛爍氣勢在凌人,似乎也難以影響到他的一絲情緒。

「這蕭雲倒是有幾分魄力。」有南海劍派的修者微微點頭。

要知道,薛爍身具劍武魂,還領悟了一絲劍意,那身上的氣勢迸發出來就如同萬劍將發,連他那眸光都帶著幾分攝人的氣勢,好像劍鋒落在人的身上讓人不寒而慄。

一般的修者根本不敢與之直視,更別說在這氣勢下如此淡定從容了。

「按照規矩來?」薛爍眉頭一挑,道,「你的意思是進入丹元台角逐?」

「不錯。」蕭雲說道,「勝者為王,只有力壓群雄的人才當享受丹元灌頂的待遇。」

「好。」薛爍嘴角一扯,浮現出一抹笑容,如此一來也省得發生大衝突了。

「可若是他們幾人聯手,那該如何?」南海劍派有弟子露出擔憂之色。

若是海嵐宗與天元宗先聯手戰敗南海劍派的弟子,在進行角逐,對於他們南海劍派來說太不公平了,一時間,許多人眉頭緊鎖,感到有些不忿,對於天元宗和海嵐宗更加看不起了。

若是單獨一戰,那個門派可與他們南海劍派爭鋒?

見到南海劍派那些弟子所帶來的不屑眸光。費葉卿及楊海芸等人眉頭都是微微一簇。

這些人都是天才,自視甚高,可是如今被人如此鄙視。卻又沒有反駁之力。

因為他們的確打算聯手先擊敗南海劍派的弟子,在雙方進行角逐。

「聯手?」蕭雲眉頭一彎。本來他也並不反對這個提議,只是在感覺到這些人的眸光后,他的心微微一動,覺得不應該如此,身為一個武者就應該有著一往無前,每戰必勝的決心。

若是開始就畏懼了,那如何能激發出自己的潛力。

所以!

根本沒有必要聯手。

「你放心,此戰我不會與任何人聯手。」蕭雲眉頭一挑。雙眸充滿了堅毅之色凝視著薛爍說道,「我們三派,各派出兩人,相互挑戰,敗者將淘汰,勝者再進行最後的角逐,如何?」

「好,不愧為天元宗當代天才,有魄力。」薛爍微微點頭,眸露讚賞。隨後說道,「你們可同意?」他瞅向了海嵐宗與天元宗其它的弟子,丹元台角逐每個人都有資格。所以此事並不是一個人說了算。

「這……」天元宗和南海派的弟子皆是一怔,被這個問題問得有些措手不及。

之前他們也就商量好了,對這丹元台勢在必得,可如今要是這麼公平一戰的話顯然是無法保證能獲獲得第一,奪得那丹元台灌頂的資格,如此一來他們門下的弟子也就失去了在丹元台下修鍊的機會。

所以所有人都是眸露躊躇,一臉不知所措。

「怎麼,你們不同意?」見眾人遲疑,薛爍並沒有一絲擔憂。反而眸中光芒更勝,「如此也好。今天我們南海劍派就力戰你們海嵐宗與天元宗兩派,好讓你們知道何為劍道。」

「有你我兩人出戰。足以對付這些人了。」在薛爍身邊一個青年驀地邁步而出,他雙眸冷厲,掃視著海嵐宗與天元宗的弟子,語氣顯得頗為狂傲,一股強大的氣勢也是從他的身上迸發而出。

此人名為李子龍,也是南海劍派的一個天才,名聲只比薛爍略遜一籌罷了。

不僅如此,他還是李劍嵩的堂兄,傳承了一種奇異的劍武魂。

只是他這劍武魂傳承值並不高,只有四十三罷了,所以潛力比起薛爍的五十九傳承值遠遠不夠,雖然如此,可他對劍道的領悟天賦也不凡,在南海劍派少有人可與之爭鋒。

李子龍與薛爍比肩而立,都有著一股凌厲的劍勢瀰漫開來。

在這種氣勢下這片虛空所拂動的微風都變得異常凌厲了起來,颳得人肌膚生疼,如被刀割。

「你們誰要出戰?」李子龍開口,他語氣很高,略顯得狂傲,掃視著眾人道。

見得李子龍這頗為挑釁的舉止,海嵐宗和天元宗的弟子只覺自己的臉在被人狠狠的打。

「黃師兄,你怎麼看?」楊海芸黛眉微蹙,瞅向了旁邊的黃江鶴。

「依我看,就按照蕭兄所言吧。」黃江鶴略微沉吟旋即說道。

身為武者他也有著傲氣,不想勝之不武。

「恩。」楊海芸微微點頭,瞅向了費葉卿,道,「你意下如何?」

費葉卿眉頭微皺,一臉遲疑。

雖說蕭雲曾經打敗了陸元,可現在的薛爍可是有著准元丹境,還是一個身具劍武魂的劍道天才,此人早已經名揚各派,就連費葉卿自己都沒有一絲把握能取勝。

這蕭雲有這個能耐嗎?

不僅是費葉卿心中狐疑,就連天元宗另外幾個准元丹境的強者也是一臉不忿。

一旦輸了,那麼眾人都將失去那個在丹元台吸收丹元氣的機會啊!

「我看沒有這個必要,南海劍派一向狂傲,今天就該給他們一個教訓讓他們知道南疆不是他們說了算。」一個青年走出,冷冷的說道,「你我兩派聯手,完全可以碾壓他南海劍派。」

此人對南海劍派的敵意濃不言而喻。

「這灌頂的資格,我志在必得。」蕭雲眸光轉動,淡淡掃視了一眼那些滿臉躊躇的天元宗弟子,旋即眉頭一挑,一字一句的說道,「若誰想代我而戰,那麼請先敗我在說。」

蕭雲的意思很簡單,當中一個角逐的名額,他必要!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