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零二章開啟戰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章開啟戰台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不錯,剛才他根本沒有全力出手,還沒有用到對付陸元時所說的那種武道真意。」旁邊的薛爍眸中閃爍著凌厲的劍光,他緊緊的盯著前方,一臉肅然,語氣中卻帶著幾分欣賞,「他是一個對手,我倒是想見識見識一下他所領悟的武道真意。」

「恩。」李子龍也是微微點頭,並沒有多說,傳言畢竟是傳言,只有真正見識了才能當真,身為劍者並沒有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習慣,此時他對蕭雲也僅僅是有著欣賞及期許罷了。

不僅是薛爍及李子龍,此刻南海劍派的許多弟子都對蕭雲刮目相看,不敢在太過輕視了,畢竟如薛爍這樣的天才很少,當中許多人還是知道自己有著幾斤幾兩的。

「這蕭雲倒是名不虛傳。」楊海芸也是微微點頭,被此戰的結果給震了一震。

要知道,那張揚在天元宗這兩百多個弟子當中也是拔尖的存在。

可就是這等天才卻如此輕易的敗在了蕭雲的手中,這能說明什麼?

這隻能說明蕭雲已經不是天才那麼簡單了。

他簡直就是妖孽。

「呵呵,我早就說過,只要他開口了就不用質疑。」旁邊的黃江鶴微微一笑。

雖然他對蕭雲有些不滿,不,應該說是嫉妒。

因為當初黑雲窟一役讓得蕭雲幾乎成為了海嵐宗那些女弟子心中的白馬王子。

如此一來,讓得黃江鶴在那些女弟子眼中也就徹底暗淡無光了。

所以他心中又是恨,又是那個嫉妒羨慕啊!

可是打心底黃江鶴對蕭雲還是很敬佩,又充滿了信任。

當初若不是蕭雲出手解決了那群散修,只怕他黃江鶴現在也不知是什麼下常

楊海芸微微點頭,並沒有多說。

她也姓楊。和楊海芯還是同族,不過卻是競爭關係,雙方並不怎麼融洽。

所以對於蕭雲的事情這楊海芸並不怎麼知情。

海嵐宗的弟子對蕭雲刮目相看。許多女弟子更是眸露傾慕之意。

只是天元宗有許多弟子心中卻略顯不快。

「沒有想到這蕭雲真的那麼厲害。」

「剛才是不是巧合?」有人心中狐疑,如今張揚一敗。也就說明他們這些人也都被蕭雲比了下去,這使得他們心中很不是滋味,特別是那幾個半步元丹境的躍龍峰弟子,本來他們還想挑戰蕭雲呢。

可現在看來,對方只怕會不屑出手吧。

這讓眾人心中很不自在,如喉嚨被堵了什麼東西。

若說最為震撼不甘的就莫過於張揚了。

此時他已經恢復了幾分氣息,雙眸瞅向蕭雲時露出一臉茫然。

「我就這麼敗了?張揚口中喃喃自語,只是愣愣的盯著前方。

他心中不甘。想要再來一戰,因為他還沒有全力出手了,可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輸了。

只是仔細一想,正是這樣才能說明自己的不足,雙方一戰自己連施展全力的機會都沒有,幾乎是要秒殺的對象,若是雙方真正竭力一戰那後果只怕也就不是略受輕傷這麼簡單了!

想到這裡后他才平息了下心中的情緒,慢慢的接受這個事實。

與此同時張揚心中也暗自慶幸自己並沒有重傷。

若是重傷那可真是得不償失啊!

「你們可還有人要與我爭奪這個名額?」在擊潰了張揚后,蕭雲飄然落地屹立於丹元台下方,他眸光凌厲。掃視著天元宗剛才那群對他不滿的弟子毫不客氣的開口挑戰。

人不可太過鋒芒畢露!

可是有時候不展現出幾分鋒芒只會被人當成病貓。

這個道理蕭雲還是懂的,對於有些人該敲打的時候絕不能手軟。

蕭雲的眸光掃過眾人,可是全場一片靜寂。幾乎沒有人敢出來應戰。

甚至一些人被蕭雲這眸光掃過,都感到一陣莫名的心悸,咽了咽口水假張沒有看見。

真元圓滿境的人不敢出手。

半步元丹境的沒有膽量。

至於准元丹境的修者他們都看出了蕭雲的不凡,也就緘口不言了。

此時應戰無疑是找抽。

「既然沒有人應戰,那麼角逐丹元台的資格就有我一個了。」蕭雲毫不客氣的說道。

「呵呵,蕭師弟有此實力,能為我宗主動出戰自是可喜可賀。」費葉卿訕訕一笑表示贊同,到了現在他也沒有了一絲質疑蕭雲的意思,不僅如此。甚至他還感覺對方會給他帶來一種莫名的不安。

這種不安源自靈魂,讓他有些無力。

「如此。我們就相互進行挑戰吧。」見眾人達成了意向,南海劍派的薛爍站了出來說道。

「我們相互挑戰一個門派的弟子。如何?」

「蕭雲,我早就聽說了你的大名,今日得見果然是少年英雄,你我一戰,如何?」薛爍眸中劍意閃爍,直接開口,挑戰蕭雲。

他可不想等雙方力戰幾場后在相遇。

那樣一來雙方不能展現出最佳的實力,並不是真正的公平一戰,也不能展現出巔峰戰力。

要戰,就要以最佳的狀態一戰!

劍者不僅鋒芒畢露,也有著自己的信念。

「好,我接受你的挑戰。」蕭雲開口,幾乎沒有一絲猶豫,接受了薛爍的挑戰。

在這些人中只要薛爍最強,對於蕭雲而言要戰就戰強者,只有如此才能激發自己的潛力,若與張揚這等人物一戰,根本就沒有什麼意思,只是兩三下的事情罷了。

「那我便挑戰黃江鶴。」李子龍眸光一凝,瞅向海嵐宗的黃江鶴道。

既然是挑戰那麼只能挑戰各個門派當中的一人。

「我接受挑戰。」黃江鶴攤了攤手掌,說道。

「我那只有和楊師妹切磋一二了。」費葉卿一笑,說道。

「恩。」楊海芸點了點頭,道,「如此也好。」

「那麼。便上丹元台上一戰吧。」薛爍眸光閃爍,氣勢凌人,他身形一動。衣袂飄飄,當下便是向著虛空中那懸浮的丹元台掠去。那不僅是接受丹元之氣灌頂的地方,也是各派強者角逐之地。

呼!

在薛爍向丹元台掠上去時,蕭雲也緊隨而去,他如隨風而行,飄向那丹元台先得飄逸出塵,又如同在信步虛空,在到半空時,那座懸浮在虛空的巨大高台終於是完全呈現在他的視線中。

這座高台很大。比在下方抬頭望去所看到的虛影還要大。

丹元台就如一座被削平的小山懸浮在虛空,山體被符篆所籠罩,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一片禁制光幕將整個巨台所籠罩,在它的上方便是一條橫跨天際的丹元長河。

長河丹元翻滾,那溢出的丹元氣濃郁無比,卻又沁人心脾。

這就如同丹藥之香,讓人趨之若鶩。

在蕭雲邁步於空時,那薛爍卻是已經踏空于丹元台附近。

「丹元台,元氣奔流如河,果然不同凡響。」薛爍望了一眼那條長河。旋即手掌一翻,取出一面腰牌,待得他將元氣注入腰牌當中。一片光紋綻放開來將他包裹。

「請1薛爍瞅了一眼旁邊的蕭雲,旋即向著那丹元台直接邁步而去。

嗡!

丹元台的光幕只是微微一顫,薛爍竟然是直接穿透而過。

「好。」蕭雲也取出了自己的腰牌將之觸動,頓時裡面有著陣紋閃爍將之包裹。

幾乎五大派的弟子皆可憑藉各自的腰牌進入丹元台內。

蕭雲身子一動穿過那片光幕,就如同穿過一片水幕,只是在上面泛起了一陣漣漪。

下一刻他就進入了丹元台內。

這是一個巨大的高台,寬闊無比,方圓能有千米。

在這丹元台上還有著許多的晶柱,在晶柱上面刻有陣紋。皆散發著晦澀的波動。

最為矚目的便是在這丹元台中間。

在那裡有著一個小高台。

小高台下是九步台階,走到台階上便有著一個金光閃爍的冠位。

這冠位似溝通了上方的丹元河。隱約間甚至可以在這裡聽到那丹河咆哮的聲音。

顯然,這就是接受丹河灌頂所在。

進入裡面。薛爍與蕭雲都是不約而同的將眸光落在了那冠位上。

在這兩人眸中皆有著火熱的光芒閃爍著,身上透發出一股勢在必得的氣勢。

當蕭雲和薛爍進來之際,那李子龍,黃江鶴,費葉卿,楊海芸等人也是陸續出現。

這幾人進來的剎那,也是將眸光彙集在那冠位上。

不過在稍許后這四人眸中嘴角卻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有些失落,又有些無奈。

似乎這幾人也知道自己難以與那薛爍爭鋒,可饒是如此,眾人也只有出手一戰。

若是不戰而退,也就不配成為一個武者了。

在相視一眼后,眾人便是開始走到了丹元台一排晶柱上。

這是啟戰柱!

薛爍和蕭雲兩人不約而同的走到了一個啟戰柱旁邊,旋即手掌貼在那晶柱上。

嗡!

待得兩人掌心的元氣注入晶柱上后,那上面的陣紋似被激活,旋即光幕閃爍一股浩瀚的波動噴涌而出,蕭雲只覺得身子一晃,就被一個巨大的光芒所籠罩了起來。

在定睛一看,他卻是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莫名的平台。

這個決戰台就如同在丹元台另外開闢而出的空間,可是面積依舊寬闊無比,絲毫不比丹元台下,只是所有的氣息都被隔絕,這是為了防止大戰時被影響所演化出來的決戰之地。

而在蕭雲和薛爍進入這個決戰台時,李子龍等人也各自觸動了一個決戰台。

如此,在丹元台內便是演化出了三個決戰台,在外面的人可以清晰的看到他們的身形。

「角逐要開始了嗎?」當這決戰台演化出來后,各派的修者紛紛祭出自己的法器向著那虛空遁去,旋即落在丹元台附近緊張的將那幾個決戰台上的青年給盯著。

全場的氣氛也是變得頗為熱鬧了起來。

誰都想看看到底誰能奪得桂冠。

若是摘得那冠位,不僅能獲得丹河灌頂的資格,也是無上榮耀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