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一十章一片嘩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章一片嘩然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在丹元台的上空,有著氣旋在不斷旋轉,慢慢擴大。

此時各派分散在戰域的弟子也彙集在了這裡。

因為丹元河灌頂完畢也就是眾人離開之時。

所以許多人在得知冠位決出后已經算好時間趕來。

「走吧。」蕭雲瞅了一眼那氣旋,旋即身形一動,便向著那裡掠去。

咻咻!

當蕭雲掠向虛空時,各派的弟子一個個陸續向著虛空遁去。

一時間,丹元台上那數百弟子就全部消失在原地。

這次戰域一行,也算是得以告圓滿結束了。

下一刻在戰域外,各派的長者便是看到了一道道人影從一個氣旋當中沒出。

待得眾人出現於虛空,眸光一動便向著各派的長者所在的高台落下。

呼呼!

幾個呼吸間,數百弟子皆以落地。

這次歷練也不是沒有危險,各派都有弟子在一些古遺中殞落,也有人受傷。

不過相對而言,殞落的人數便不多。

天元宗,蕭雲等人皆落在姜殿主所在的區域。

「呵呵,你獲得了冠位真是可喜可賀啊1才一落地姜殿主便是帶著滿臉笑容迎向了蕭雲,那老眼中充滿了欣慰與歡喜,獲得冠位,對於天元宗而言無疑是一個無上榮耀。

此後誰敢在說天元宗無人?

「這次你可是給我宗長臉了啊1幾位長者都向蕭雲投來欣慰的眸光。

這個結果完全出乎了眾人的預料。

在來此之前他們都沒有想到天元宗的弟子會獲得這冠位,可是如今事實就擺在了眼前。

見眾人一臉欣慰的模樣,蕭雲攤了攤手掌,淡淡一笑。

各派的弟子雖然不弱,可是來的都是元丹境以下的強者,對於蕭雲而言還真沒太大的壓力。

「咦。你怎麼沒有踏入元丹境?」在略微欣喜后,秦執事眸露驚訝問道。

「還差一些。」蕭雲訕訕一笑。

「還差一些?」眾人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沒有踏入元丹境也無所謂。」姜殿主卻是淡淡一笑,說道。「在玄元戰場當中機緣無數,只要尋得了一處丹元脈定可一舉踏入元丹境。現在也不急於這一時突破。」

「恩。」聞言,秦執事微微點頭,他也是曾經聽說過,一些天賦異稟的人往往很難突破,可一旦突破,必將石破驚天,讓世人皆震,或許蕭雲就是這樣的人物。

「那天炎赤金你可得到了?」姜殿主隨後眸光一凝。問道。

對此他倒是顯得很關注。

若是能修復天炎戟有著一件靈器在手蕭雲的實力必將倍增。

靈器難得,不是那元脈一樣可以找到,所以相比而言這更加重要。

「得到了。」蕭雲下巴輕點,應道。

「那好,那好。」姜殿主撫須而笑,那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鬆了起來。

隨後這幾位長者便是詢問了起來戰域的一些事情。

而在姜殿主等人詢問戰域的一些事情時,各派的長者也在詢問裡面發生的事情。

特別是南海劍派的鄒老,他滿臉疑惑,詢問著薛爍為何會敗。

「我看你氣勢似有所提升,怎麼會敗?」鄒老一臉疑惑。很難想象這薛爍竟然會敗。

「蕭雲是個強敵,天賦驚人。」薛爍眸光閃爍,瞅向了不遠處天元宗人群中的一個青年。微微嘆了口氣,道,「若不是與他一戰,我才有所感悟,不然對劍道的了解還將停滯不前。」

「所以……我不如他。」薛爍語氣中充滿了無奈,卻又不得不承認此點。

只有認清了事實,面對自我才能在進一步。

若是一味的狂妄之大,只會陷入自己的魔障中。

「你的意思是受到了他的影響,你才能有所突破?」聞言。鄒長老整個人都似被震了一震,比知道蕭雲得冠時還感到驚訝。在那雙眸子中盡數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恩。」薛爍點了點頭,也不在多言。

見此。旁邊南海劍派的幾個長者都是眉頭緊緊一皺。

很難想象,如薛爍這樣高傲的人竟然也會認輸。

這太不可思議了。

「這是真的?」鄒長老眸光一動,瞅向了旁邊的李子龍等人。

被鄒長老的眸光瞅來,眾人都是露出一臉尷尬。

「弟子的確敗了。」李子龍皺了皺眉,旋即說道,「那蕭雲天賦很強,縱使我動用了劍武魂的無上劍意依舊是不堪一擊,他的天賦之強實屬罕見,或許也只有李劍元師兄才能鎮壓他。」

「這蕭雲竟然達到了這個地步?」南海劍派的長者皆是眸露訝色。

李劍元可是南海劍派年輕一輩中站在金字塔上的那少有的幾人之一啊!

他的天賦比薛爍還強。

若蕭雲達到了這個高度,那真是一個難得的天才。

一時間,南海劍派的那些長者瞅向不遠處那蕭雲時眸中皆露出凝重之色。

在另外一邊,楊殿主也在詢問此次的戰況,在得知楊海芸也敗於蕭雲手下后驚訝不已。

「看來這當真是一個天縱之才。」楊殿主眸光轉動,瞅向蕭雲時充滿了好奇之色。

相比而言,千機門和百蠱門的長者卻並沒有太多的驚訝。

這兩個門派顯得頗為獨特。

「呵呵,此次戰域一役完畢,如此我等告辭了。」在寒暄一翻后,姜殿主向著各派長者抱拳道,此次完美結束,他們也該回宗交差了,這個好消息他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訴宗主啊!

「好,那麼我等告辭。」楊殿主回應道。

「呵呵,蕭兄,玄元戰場見1黃江鶴朗聲一笑道。

「玄元戰場見1蕭雲也是一笑,回應著黃江鶴。

「李凡,你我的恩怨。也到玄元戰場去解決吧。」在百蠱門,一個青年高聲道。

「隨時奉陪。」李凡眉頭一挑,淡淡的說道。

走!

待得一聲長喝響起。姜殿主已經是帶著天元宗的弟子就此前往一個傳送陣。

旋即,各派的修者陸續離去。都去固定的傳送陣回到了各派。

通過傳送陣,蕭雲等人當即便是又到達了核心殿所在的那個校常

而當他們到達后,一陣破空聲也是隨之響起,卻見得在不哉有著幾位長者向此踏空而來,只是瞬息,那幾位長者便已經出現在了這山峰的虛空之處。

若是定睛看去,當中一人,正是天元宗的宗主。歐陽塵。

見得歐陽塵飄落而下,那些才站定的弟子一個個帶著幾分緊張連忙,施禮。

「拜見宗主1

「聽說此次蕭雲獲得了冠位?」歐陽塵落於高台上,他眸光掃視四方,旋即將視線落在了蕭雲身上,那雙眸子當中也是有欣喜的光芒閃爍,在得到這個消息后他也是略顯驚訝。

「恩。」姜殿主點頭,露出滿臉笑容,道,「這次蕭雲可是為我宗揚眉吐氣了。」

當初這冠位結果一出來。姜殿主便將消息傳給了歐陽塵,也是如此後者才會來此。

「呵呵,不錯。不錯。」歐陽塵滿臉笑容,顯得頗為高興。

「的確可喜可賀。」在旁邊,大長老,以及曹老殿主及另外幾名隱匿未出的長者也是露出滿臉笑容,此事對於他們這些老傢伙來說也值得慶賀,畢竟這關乎門派的聲譽。

只是另有一人卻正皺著眉頭露出滿臉詫異。

那人赫然便是邱玄機了。

這件事情會驚動歐陽宗主以及幾位元嬰境的強者,蕭雲倒是有些意外。

不過在當蕭雲瞧得那眉頭緊鎖一臉陰沉的邱玄機后,那眉頭也是不由緊緊一皺。

從這邱玄機的眼神看來,似乎此人知道邱玄嶸及邱衷進入戰域的事情。

否則他不應該會露出那種詫異及森然的眸光。

「為宗門爭光是弟子的份內之事。」蕭雲眸光上揚。瞅向前方的幾位長者說道,「只是弟子還有一事。不知當說不當說。」他眼角餘光瞅向邱玄機露出一臉遲疑,表情顯故作難為的樣子。

見蕭雲神色有變。歐陽塵一臉肅然,道,「不管什麼事情,你但說無妨。」

蕭雲點了點頭,旋即說道,「弟子在戰域時曾遭人伏擊,那人正是天元宗的長者。」

「你在戰域內遭人伏擊,還是天元宗的長者?怎會發生這種事情?」聞言,歐陽塵的眸光也變得冷厲了起來,他掃視著四方,聲色俱厲的說道,「是誰,那人何在?」

歐陽塵音波如雷,充滿了一股威嚴,讓得四方皆寂。

姜殿主等人也是一臉詫異,向著身後那群弟子掃視而去。

若是遭到同代弟子的伏擊,那還算正常,因為都是競爭關係,就算如此也情有可原。

可是蕭雲說那人是天元宗的長者,那就不一樣了。

邱玄機眼角微微一跳,旋即臉色如常,顯得古井無波。

蕭雲見此,眉頭微微一皺,旋即道,「那人名為邱玄嶸以及邱衷,皆為天元宗管事。」

「是他們?」秦執事眸露驚訝道,「我怎麼沒有發現?」

另外幾位隨行的長者也是一臉詫異。

「他們縮骨易容,壓制了修為進入了戰域內。」蕭雲說道。

「哦。」聽此,眾人微微釋然,的確有這種秘法及丹藥,不僅可以縮骨易容還可以讓人的氣息完全改變,不過對人損害極大,很少有人會這樣,邱玄嶸會如此讓人驚訝。

只是秦執事及少數的人卻心中釋然,知道邱玄嶸為何如此。

他們是想抓住這最後的機會除去蕭雲。

「那他們人了?」歐陽塵聞言后瞅向了蕭雲。

姜殿主等人也是投來詢問的眸光。

特別是那群弟子,他們一個個驚訝無比。

這邱玄嶸及邱衷可是門中管事,修為已然達到了元丹境。

若是他們伏擊蕭雲,蕭雲豈會站在這裡?

既然蕭雲無事,那豈不是代表這兩人伏擊失敗?

「他們已經死了。」蕭雲淡淡的說道。

「死了?」全場立即引起一片嘩然。

兩個元丹境的修者竟然死了,難道蕭雲已經逆天到這個程度了嗎?

很多人感覺有些不可置信。

歐陽塵眸光微動,聽得此言后心中卻是一喜,若真是如此,說明蕭雲的底蘊之渾厚已經可以和元丹境修者抗衡,如此一來就算他進入玄元戰場也能有著那麼一絲立足之地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