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一十一章震懾邱玄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一章震懾邱玄機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在略微欣喜后,歐陽塵眸光一凝,視線便是落在了旁邊的邱玄機身上。

「邱長老,你可有什麼話要說?」歐陽塵語氣中帶著幾分凌厲,質問道,「這邱玄嶸及邱衷可是你的族人,此事你有你的意思?」說道後面,一股無形的氣勢從歐陽塵的身上瀰漫開來。

在這一刻,整片虛空的空氣都似乎凝固了起來,似有著天穹傾覆而下。

那兩百餘名弟子皆是打了一個寒顫,心中有著寒意湧現。

眾人知道,歐陽宗主這是真的生氣了。

一個門中的天縱之才,卻被自己的人伏擊,就差沒被扼殺。

如此事情怎能不怒?

「此事老夫並不知情。」邱玄機眸光挑動道。

「你不知情?」歐陽塵眸光有著幾分冷厲浮現。

這麼大的事情,那些人會不知會一聲這邱玄機嗎?

蕭雲眉頭一彎,早就料到了這邱玄機會如此。

不過此次他將這事情抖出來,也只是想借歐陽塵震懾這邱玄機罷了。

畢竟這邱玄機會沒有出手誰也動不了他。

「不錯。」邱玄機道,「老夫一直在閉關,少有關心外事。」

見邱玄機如此,歐陽塵也只是眉頭一皺。

「卻不知這蕭雲可有什麼證據?」邱玄機會繼續說道,臉上古井無波,似乎此事根本和他沒有關係,活到了這個歲數,他的心性顯然也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堪比。

「證據?」蕭雲一笑道,「你們前往火元峰,水元峰一探,看看那兩人是否在峰內便可。」

「就算如此。也只是他們與你的個人恩怨,對此老夫頗感抱歉。」邱玄機說道。

蕭雲眉頭一挑,知道動不了這老鬼也沒有繼續多說。

畢竟這是一尊元嬰境的強者。

「邱長老。蕭云為我天元宗的後起之秀,本座對他充滿了期許。不管你們之間有什麼恩怨,我希望你好自為之,若是在發生這樣的事情,不管有沒有你的授意都別怪本座無情。」歐陽塵眸光一冷,雙眸冷冷的盯著那邱玄機,一股恐怖的波動瀰漫開來,如神臨塵。

「老夫定會管轄好族人。」邱玄機眉頭微顫,旋即一臉正色。說道。

「那好。」歐陽塵道,「不僅是蕭雲,他的族人,我也希望你們不要有著任何心思,否則這一切的事情都將歸結於你的頭上,本座找的也是你,修鍊不易,踏入元嬰境更不易,且行且珍惜。」

「是。」邱玄機連連點頭,心中卻是鬱悶不已。如今歐陽塵開口他也只有遵命了。

雖然他邁入了元嬰境,可是相比歐陽塵而言,差距太遠了。

特別是在見識了當初歐陽塵與李天淮一戰後邱玄機才知道自己這點實力還遠遠不夠。

此時他也不敢在插手此事。知道想要對付蕭雲也只得讓那些後輩弟子動手了。

若為了對付這麼一個後輩,搭上了自己的前途可就得不償失了。

聽得歐陽宗主的話,全場的人皆是一震。

瞧這話中之意,很顯然是若有下次他將要對這邱玄機直接出手了。

這讓許多人感到羨慕。

邱玄機可是一個元嬰境強者,在五大宗派內都是一方強者,可如今歐陽宗主卻為了蕭雲不惜如此呵斥這尊強者,由此可見,這歐陽宗主對蕭雲是多麼的看重啊!

這樣的事情只怕在整個天元宗也是難得一見吧。

聽歐陽宗主此話,蕭雲聳了聳肩。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這正是他要的結果。

只有如此,他以後才可以放心的離開天元宗。

不然若是他進入玄元戰場后邱玄機藉機人族人對付蕭家可就麻煩了。

可歐陽塵此時已經明說。只要是邱家的人犯事,就將算到邱玄機頭上。

如此一來。邱玄機肯定會下命令讓人不得去招惹蕭家。

這樣比起任何的威攝都強。

「好了,蕭雲,你隨我來。」歐陽塵淡淡的瞥了邱玄機玄機,旋即大手一拂將蕭雲憑空托起,兩人化為一道遁光便向著主峰而去,只留下那校場一些眸露羨慕的青年。

蕭雲被歐陽宗主卷到身邊,遁向虛空,下一刻就出現在了主峰的一處山巔之上。

這裡雲霧繚繞,雲捲雲舒,不時有著山風席捲而來。

蕭雲與歐陽塵立於山巔,衣衫被吹得獵獵作響。

歐陽塵望著前方那翻滾流轉的雲海,沉默不語,在他身上似乎有著一股浩瀚的波動內斂。

蕭雲在旁邊也是默默的觀看那流淌的雲海,感受自然的變化。

稍許后,歐陽塵瞅向了蕭雲。

「此次你能解決那邱玄嶸及邱衷想必是因為那妖靈相助吧?」

「正是。」蕭雲也沒有要隱瞞的意思應道。

「這次事情雖然有些出乎意料,不過你既然選擇了那強者之路,以後的磨礪將不會少。」歐陽塵說道。

「弟子已經做好了迎接任何磨難的準備。」蕭雲眸光一凝,露出一臉堅韌的眸光。

「如此甚好。」歐陽塵微微點頭道,「你且放心去外面闖,你的族人自有本座庇護。」

「多謝宗主。」蕭雲作揖,表示感謝。

「呵呵,我可是期望你能在玄元戰場取得一個好名次啊1歐陽塵眸子微眯略顯慵懶的一笑,那瞅向蕭雲的眸光充滿了期許,他門下也有兩個驚才絕艷的弟子,只是因為種種責任,不得參加玄元戰場,所以現在也只能將這份期望寄托在蕭雲身上了。

「弟子定不會辜負宗主的期盼。」蕭雲說道。

「你現在需要什麼儘管開口。」歐陽塵一笑,道。

「現在弟子唯一需要的便是等候進入玄元戰場了。」蕭雲眸光堅定的說道。

此次戰域一行他收穫甚多,多了幾分底蘊,已經迫不及待的想進入玄元戰常

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天空啊!

這讓蕭雲充滿了期許。

「我看你現在還是准元丹境,在主峰有幾處丹元池,雖然丹元之氣薄弱了一些也可以助你穩定境界。你若是需要,隨時可以去那裡修鍊。」歐陽塵說道,「至於法器什麼的你也可以去器殿讓朱老煉製合適的靈器。」

「呵呵。弟子已經去了器殿,正準備讓朱老修復一件靈器呢。」蕭雲憨笑道。

「哦。如此甚好。」歐陽塵點了點頭,道,「玄元戰場彙集了八方的天才,難免有人身具靈器,你能有靈器在手也將多幾分弟子,至於其它的殺手,你可需要?」

「其它的殺手?」蕭雲眉頭一彎。

「這樣,我給你一件殺手。」旋即。歐陽塵眸光一凝,手掌一動出現了一面元牌。

這元牌不大,上面卻刻有玄妙的符文。

「這法牌中封印著強大的力量,可助你抵擋一些無法抵擋的攻擊,不過這東西使用的次數有限,你只可催動三次,三次之後威力將驟降,也就得靠你自己的實力了。」歐陽塵說道。

「這算是禁器嗎?」蕭雲接過那元牌,心中微微一喜。

這元牌宛若一面巴掌大小的盾牌,上面散發出一股極為驚人的波動。

在裡面蕭雲甚至可以感應到五行之力。

「算是吧。」歐陽塵語重心長的說道。「我也只能幫你到了,畢竟想要成長一切還得靠自己,外力終究是外力。至於你能飛多高,一切都得看你自己的翅膀夠硬了。」

「弟子知道。」蕭雲收下那元牌,旋即眸露堅定,點了點頭。

他自然也知道這個道理。

溫室里長大的花朵終究是經不起風吹日晒。

唯有那種經歷風雨的才可以笑傲長存。

人也是一樣只有自己強,才是真正的強。

歐陽塵在和蕭雲寒暄幾句,雙方這才各自離開。

而蕭雲也是帶著滿心歡喜離開了主峰。

在離開主峰后,蕭雲休息了一天,隨後便是前往了器殿。

如今天炎赤金已經得到,蕭雲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將那天炎戟給修復了。

「小雲子。聽說你在丹元台上力壓群雄,獲得了冠位?」蕭雲來到器殿。朱老眸子一眯,便是帶著幾分訝異的光芒將之盯著。不過那眸子中並沒有太多的欣喜之色。

「呵呵,是各派的精英弟子未出罷了。」蕭雲訕訕一笑,說道。

「算你小子還有自知之明。」見蕭雲如此回答,朱老手捋著鬍鬚顯得頗為滿意。

「不過,弟子此次到是在進入丹元山前破了千機門布下的迷幻天元陣。」蕭雲笑道。

「哦?」聞言,朱老眼睛一亮,露出幾分喜色。

「若非弟子學習了陣道,只怕此次也難以如此順利的登入丹元山。」蕭雲略微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聽得蕭雲的敘述,那朱老眉頭一揚,老眼當中有著幾分傲然浮現。

「那是自然,陣道博大精深,老朽可沒騙你吧。」朱老說道。

蕭雲提及是靠著陣道才能有此收穫,顯然讓這朱老心坎里一熱,感到無比的舒爽。

「呵呵,師尊,您現在可有空修復我這天炎戟?」見朱老心情大好,蕭雲問道。

「自然有空。」朱老說道,「那天炎赤金你可帶來了?」

「恩。」蕭雲連忙將那些從天炎池內得到的天炎赤金石取出。

「您請過目。」蕭雲將一塊天炎赤金石遞到朱老眼前。

「不錯,石中蘊金,金中蘊炎,的確是天炎赤金石。」朱老接過那天炎赤金石后連連點頭道,「既然你尋來了材料,那麼便隨我去煉器室,看看為師如今修復你這靈器。」

「多謝師尊。」蕭雲一喜,連忙言謝。

旁邊的元惺則是眸露羨慕。

在器殿中朱老爺有許多弟子,可是能觀看他煉器的人卻極少。

「你也跟來吧。」朱老瞅向元惺,說道。

「多謝師尊。」聞言,元惺眸露欣喜。

以前他也見過朱老煉器,只是這修復靈器卻從來沒有過。

這次的觀摩機會可謂是千載難逢,對於煉器師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機遇。

因此元惺瞅向蕭雲時也是不由露出幾分感激。

若非這青年,只怕自己也不能沾光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