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一十二章修復天炎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二章修復天炎戟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朱老的煉器殿就如一個禁地,平時少有人可以接近,更別說有人隨著他進入了器殿當中了。

而此次朱老卻是讓得蕭雲與元惺一起跟隨而來,打算讓兩人在旁邊觀摩。

這是一個古老的煉器室,裡面整齊的排列著各族鼎爐,以及煉器所需要的器台。

煉器,先得淬鍊精鐵,熔煉器胚,這是一個極為複雜的工序,也考驗著一個人的耐力。

只有將熔煉得最精純才可以煉製出鋒利的兵器。

而器胚則是關係著這兵器的成形。

往往許多人在熔煉精鐵這一步都無法達到將在淬鍊得無暇的地步。

那熔煉成器胚那更加困難了。

所以,煉器一道的困難遠不是一般武學可比。

特別是煉製法器,在器成后還得刻陣紋。

刻陣紋,這就必須得有強大的精神力以及力量。

再者,煉器者對陣法一道也得十分了解才是。

煉製法器,至少也得有著元丹境的修為。

至於煉製靈器,那就更加困難了。

靈器,許多採用高級妖獸的骨骼為材料煉製,想要將這骨骼威力發揮出來必須有著強大的掌控力,還得極為小心的控制封印住那骨骼血脈當中所擁有的那一絲血脈之靈,將之融入陣法內。

煉製靈器,就算是踏入了元嬰境的強者也不一定可以辦到。

當進入那煉器室后,朱老就開始為蕭雲講解著煉器一道上的基礎知識。

蕭雲也在旁邊默默聽著,能多學點東西總是沒錯。

如陣法!

上次戰域之行,若是蕭雲不懂陣法一動還真的無法那麼順利的進入丹元台。

甚至連那天炎山脈內的古山都無法踏足。

在講解的同時,朱老爺開始熔煉那天炎赤金石,讓蕭雲及元惺在旁邊觀摩。

「熔煉金石。就如同煉製丹藥,必須控制好火候,將精華留下。去其糟糠。」朱老掌心有著火炎閃爍,沒入了一尊古樸的赤鼎內。在裡面,有著一顆顆天炎赤金石。

那火炎為赤紅色,方一出現便是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波動。

這火炎所蘊含的氣勢連蕭雲的紫炎武魂都是感到一顫。

可是那火炎卻顯得很溫和,並沒有散發出那種霸道的氣勢。

蕭雲愣愣的看著那簇火苗,心中似有所悟,卻又眸露迷茫。

呼!

而此時,鼎爐內的天炎赤金石已經開始被熔煉,有著金色的炎金流淌而出。

這天炎赤金堅硬無比。為難得的煉器材料,可是在元嬰境強者那真火的淬鍊下依舊如凡石,很快,一顆顆天炎赤金石被熔煉完畢,在鼎爐內剩下了一灘散發著炙熱波動的赤炎液。

「修復法器,若有殘缺必須先補其缺,在銘刻陣紋。」朱老說時,便將天炎戟置入了鼎爐內,在哪裡,有著一個戟胚的模樣。長戟如鑲嵌於當中,一簇火炎便是將那戟刃覆蓋。

「要想修復殘缺,就必須先將其一部分熔煉。在重新煉製。」朱老在控制真火熔煉天炎戟刃時解說道,「這戟刃為天炎赤金煉製,並不蘊含什麼血脈之力,所以就算熔煉也不會影響其品質,可若是在修復一些靈器時將擁有血脈之力的部分熔煉了,那將使得法器有缺,就算修復成功也不在是之前的法器,甚至威力將驟降……」

朱老絮絮叨叨,邊熔煉天炎戟。邊講解著煉器一道上需要注意的事情。

雖說這些東西以前他也講過,可是此時在朱老的示範下。卻使得更加容易懂了。

當中的一些道理深深的被烙印在腦海中。

蕭雲對煉器一道的理解也更深了。

「現在便是重塑戟刃。」朱老雙眸一凝,凝神靜氣。緊緊的注視著鼎內的天炎戟,他此時就如同一個宗師,全部心神都融於煉器當中,無形中給人一種莫名的意境。

蕭雲在身邊站著,不由肅然起敬。

這個重塑戟刃的過程很慢,朱老似用了全部精力去熔煉。

看著那些天炎不斷融入戟刃,蕭雲的心也變得緊張了起來。

呼!

在那天炎融成刃形后,朱老手掌一拂,旁邊便是有著一彎閃爍著精光的靈泉之水注入了那戟刃上,一陣白煙驀地冒起,旋即那天炎赤金開始冷卻,要化成真正的戟刃了。

而在那戟刃成型之際,無形中有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朱老掌心湧現開始影響著戟刃的重塑。

仔細看去,那裡似乎有著一柄元氣巨錘被演化了出來。

幾乎戟刃的每一個邊角都受到了淬鍊。

……

也不知過了多久,朱老終於是鬆了口氣。

「成了?」見得朱老鬆了口氣,蕭雲眼睛一亮,視線緊緊的盯著鼎內。

在那裡,天炎戟的戟刃已然成型。

戟刃為赤紅,散發出一股極為濃郁炙熱氣息,耀眼的赤光閃爍,攝人心魄。

戟刃終於是融合完畢。

「終於成功了。」蕭雲鬆了口氣,眸子儘是喜色。

當初這戟刃有缺,簡直就是一件殘兵,可現在那戟刃光亮耀眼,攝人心魄。

在當中有著一股銳氣瀰漫開來,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兵。

「殘缺得以修復,接下來便是修復陣紋了。」朱老一臉肅然繼續說道,「熔煉冰刃容易,可是修復陣紋卻將困難些了,這不僅要有著對陣紋一道有著豐富的知識,還得有強大的掌控力。」

「若掌控力不夠將無法刻下陣紋,更別說使之與老紋無縫銜接了。」

說完后,朱老將天炎戟取出,將之置於一個案台上,開始準備修復陣紋。

「你這天炎戟陣紋殘缺的太厲害,你看這裡,斷斷續續。使得你將火元注入了裡面也無法得到銜接,會浪費許多的真元,你在看這裡。幾乎就斷了,這就如河流。你突然在中間堆砌一個堤壩,將那洶湧的河水給攔截了下來,他又如何能夠席捲四方?」

「憑藉著那溢出的河水終究是不夠。」朱老指著天炎戟上的一些殘缺斷接的陣紋說道。

蕭雲順著朱老的眸光看去,他在使用天炎戟時也有這種感覺,那火元注入裡面卻有力難出,好像被什麼攔截了下來一般,經過朱老這麼簡單的分析,一切都明了。

「這些陣紋模糊。難以積蓄太多的真火……」朱老不斷點出天炎戟的殘缺之處。

在旁邊,蕭雲和元惺都默默的聽著,顯得很認真。

這是一個難得的學習機會。

朱老在講解一翻后,開始動用元力將那天炎戟上一些殘缺的陣紋抹去。

想要修復陣紋就必須將一些殘缺的抹去,然後續上。

看似簡單的工作,可是做起來卻難如登天。

要知道,這天炎戟可是靈器,硬度之強連元丹境修者都不能將之折斷。

在這上面刻下的陣紋也將如同烙印一般深深扎入當中,想要不著痕的抹除太難了。

這才是修復法器的真正難點所在。

就連朱老做起來也是小心翼翼,全神貫注。不在和蕭雲多說。

這種工序持續了足足一天,朱老才將一些陣紋抹去,隨後開始刻篆銜接新的陣紋。

「刻篆陣紋不僅需要強大的元力支持。還得有極強的靈魂力才行。」這時朱老說道,「這才是真正的考驗人心,很多人不能成器,就是敗在了銘刻陣紋這個門檻上。」

「你們可得看仔細了。」道了一句,隨後他開始刻陣紋。

刻陣紋講究的是首尾相連,縱使是修復也得循序漸進,一步步來。

蕭雲和元惺凝神靜氣緊緊的盯著前方,看著朱老刻陣紋。

刻陣紋,有著特殊的工具。為篆刀,也可稱為篆筆。是由稀罕的金屬煉製而成。

朱老下手,篆刀移動的很慢。每刻一筆都顯得小心翼翼,似乎凝聚了他的全部心神。

與此同時,在他掌心有著一股元力注入那篆刀當中。

一筆一劃,每一根線條,紋路的刻篆都如在傾注著心血。

當篆刀落下時,蕭雲的心都在跳,似乎自己的脈動頻率已經與之同步。

他甚至可以感覺到朱老此時的那種心境。

此時的朱老完全沉浸在了刻篆符文當中。

至此,蕭雲對煉器時這個職業也變得更加尊敬了起來。

這個職業比煉丹還難,更加需要人的精力。

……

時間流逝,可對蕭雲等人而言又如同完全靜止,直到三天後,朱老手中那篆刀一頓一劃,終於是離開了天炎戟,而此時他也是深深的舒了口氣,那繃緊的神經全部放鬆了起來。

旁邊的蕭雲和元惺也是感到莫名的輕鬆。

在之前不僅是他們,就連這片空間都完全被朱老影響,陷入了一種莫名的境界中。

「總算成功了。」朱老拿起天炎戟,左看右看,在發現一切無暇后那老眼中也是浮現出了一絲光芒,那模樣相似在欣賞著自己完成的一件藝術品,感到頗為欣慰。

事實上,修復靈器比煉製靈器還難。

因為煉製靈器刻符文的時候,完全可以一氣呵成。

可是在修復的過程,你卻還得與前人留下的符文進行銜接。

這銜接可是最為考驗人的功力啊!

見天炎戟上的符文重新刻好,蕭雲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笑容。

「你試試。」朱老將天炎戟遞給蕭雲道。

「恩。」蕭雲接過天炎戟迫不及待的將真火注入當中。

當真火注入天炎戟內,蕭雲可以感應到戟身上的符文正在吸收著他注入的真火,旋即這些符文就如同人體的脈絡一般將之傳遍戟身,一股浩瀚晦澀的波動隨之瀰漫而出。

在天炎戟上光芒閃爍,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如今它就如同一件開鋒的神兵散發出攝人的波動,大有著一種要去征伐天地的氣勢,蕭雲手持天炎戟整個人氣勢也是驟變。

「不錯,真火在天炎戟內暢通無阻,終於可以發揮出此戟的真正威力了。」蕭雲手持天炎戟莫名的感覺到似乎此戟一出,便可斬裂一切,那種自信,讓得他整個人都神采飛揚了起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