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一十九章勝!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九章勝!勝!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如今邱雨寒也將要進入玄元戰場,所以邱玄機特地將這靈器贈與他,只希望前者可以在裡面有所收穫,一旦能在玄元戰場有所收穫,那所獲得的利益可就不止是一件靈器那麼簡單了。

「靈器嗎?」望著那突然浮現的寒元封天鏡,蕭雲嘴角卻是有著一抹笑意緩緩掀起。

那寒元封天鏡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遠遠超過頂級法器。

甚至連那些偽靈器也無法與之堪比。

如此一來,這寶鏡也就只有是靈器了。

不過從氣息來看這寶鏡也只是一件低級靈器罷了,僅僅只是能與那逆元天鏡堪比。

當那邱雨寒將這寒元封天鏡催動出來后,他法訣引動一股濃郁的真元便是沒入了寶鏡內。

嗡!

寶鏡一顫,綻放出耀眼的晶光刺眼奪目,上面的符文開始流轉,有著晦澀的波動迸發而出,與此同時,原本才巴掌大小的鏡子光芒綻放,瞬息便化為了一面能有兩丈長,丈許寬的橢圓形巨鏡。

在鏡邊符文閃爍,一些詭異的紋路流入鏡面當中,使得那鏡面泛起了一陣漣漪。

呼呼!

浩瀚的寒元之氣如同氣河一般被鏡子當中的符文吸收,使之不斷膨脹。

寒元封天!

邱雨寒眸光一凝,法訣引動,那巨鏡驀地向著蕭雲所在騰飛而去。

一股極為冰冷的寒氣也是從那鏡子當中瀰漫而出,在巨鏡的邊緣由寒元演化而成紋路垂落而下,所過之處虛空都被冰封,就連那些火流也是就此暗淡,被寒元所熄滅。

蕭雲所在的方向,虛空都似要凝固。在靈器的加持下那些寒氣已經達到了一種極為驚人的地步,此時寒元與火炎之間已經不在處於那種僵持狀態,而是處於一面倒的壓制趨勢。

遠遠看去。蕭雲都有著要被封困的趨勢。

只是這時,蕭雲眉頭一挑。那手掌當中一桿赤光閃爍的長戟驀地出現。

當這長戟出現的剎那這片虛空都是為之一顫。

蕭雲心神一動,附近濃郁的火元盡數湧入那天炎戟上的符文之中,上面的符文開始閃爍,綻放出耀眼的光芒一股讓人感到心悸的炙熱氣息也是從這柄長戟之上迸發而出。

呼!

恐怖的波動席捲而出,蕭雲所在的區域溫度倍增,他整個人的氣勢也是隨之增強。

天炎裂空!

蕭雲手持天炎戟身子驀地縱身一躍,便是向著那面巨鏡擊。

刷!

天炎戟光芒閃爍,一道紫芒從當中閃爍而出。虛空都在這道紫色的戟芒下扭曲了起來。

那紫光一閃,將虛空傾覆而下的寒元撕裂,旋即便是斬向了那面鎮壓而下的巨鏡。

砰!

一聲巨響傳出,巨鏡一顫,它所噴涌而出的寒流盡數潰散,在虛空中冰晶破裂。

嘩啦啦!

無數的冰晶破裂,墜落於地,隨後又被一股炙熱的火流焚為水霧。

「他手中也是靈器?」巨鏡一顫,邱雨寒的心神都一為之一震,連忙引動法訣。

「給我鎮壓1

嗡!

那巨鏡光芒閃爍。綻放出耀眼的光芒,裡面無盡的寒元席捲而出,使得虛空冰冷到了極限。附近的溫度驟降,讓得不遠處待戰台上的修者都是眸露驚訝,露出一臉凝重。

然而,蕭雲卻是不懼,身上有著濃郁的戰意湧現,他手持天炎戟,向著那巨鏡攻伐而去。

天炎七式!

蕭雲手持天炎戟,大開大合,將天炎七式陸續施展出來。

這套戟法一式強過一式。在蕭雲感悟了焚之氣勢及那一絲武道真意后威力倍增。

如今他更是有著戰武魂中的無形戰意加持,氣勢越來越強。不可抵擋。

何況那天炎戟還被修復成功,為一件真正的靈器。等級還超過了低級靈器。

在這種凌厲的攻伐下,那無盡的寒元被擊潰,根本無法欺近蕭雲的身邊。

砰!

比賽台上,兩個青年身形閃爍不斷出手。

寒元封天手!

寒元掌!

邱雨寒在催動那寒元封天鏡鎮壓而下時還不時施展出各種武學,企圖抵擋蕭雲。

可惜這種攻伐卻是一次次被擊潰。

蕭雲雖然只有準元丹境,可是在對武道的領悟上,在體質上,在兵器上都強過邱雨寒,如此一翻交鋒下來他隱約已經開始佔據上風,而且他體內的血脈中的戰意不斷激發,使他越發強悍了起來。

再者,蕭雲靈魂力很強,雖是准元丹境卻將天炎戟的威力發揮出了幾成。

要知道,催動靈器不僅需要強大的真元和靈識也有關係。

甚至強大的靈識能更好的激活靈器當中的符文。

邱雨寒雖然有元丹境可是靈識卻遠遠不如蕭雲。

在這種差距下,他自然無法佔據優勢了。

砰!

又是一次猛烈的交鋒,蕭雲一戟斬向邱雨寒,直接是將那面巨鏡竟然被直接震飛了出去。

嗡!

邱雨寒身形連退,被一股強大的波動所淹沒,整個人狼狽落地。

咚咚!

邱雨寒落地,嘴角有著血跡溢出,臉色略顯得蒼白。

「這蕭雲怎麼會這麼厲害?」

邱雨寒露出滿臉驚訝,縱使蕭雲也手持靈器,可怎能與他這元丹境的修者爭鋒?

「蕭雲竟然穩佔了上風?」見邱雨寒竟然不斷後退,遠處那些觀戰的修者都驚呆了。

「難道他手中那長戟也是靈器?」李尊眸光一凝,驚呼道。

「那戟中符文很玄妙,戟身也氣勢迫人,應該是一件靈器。」趙政眸子微眯道。

「這蕭師弟身上的戰意似乎更加濃郁了1雷泰眸光一凝,眉頭微微皺起。

蕭雲此時的武道真意已經達到了一種得心應手的境界。

似乎隨時一擊,都蘊含著莫名的勢。

特別是此次展現的那種戰意更是讓人費解。

青年血氣方剛。戰意濃郁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戰意的激發下能給人信心,的確對戰鬥有著很大的作用。

可這作用也是有限,若是實力不夠只有著戰意又有何用?

可是蕭雲卻不同。他這戰意越強似乎實力就越強,如此一幕讓人感到怪異。

「這蕭雲的血脈非凡啊1高台上。那些長者也是看出了一絲端倪,大長老撫須道。

上次蕭雲和陸元一戰時就曾經展現出了這種戰意,讓人驚訝。

現在他又展現出了這種戰意,還不在不斷的提升。

如此情況讓人不得不將之聯繫到血脈上去。

那些元嬰境的強者也可以憑藉著氣息感知到蕭雲體內的血脈裡面似乎在翻滾有著古老的力量在覺醒,憑此他們也可以猜到一些什麼,一時間,那高台上的長者對這個青年都不由得高看了一眼。

「這蕭雲有如此逆天的體質,若能進入天都域。想必也可有立足之地了。」歐陽塵微微點頭,那眸子中盡數期許之色。

這青年潛力越大,那麼在玄元戰場脫穎而出的機會就越大。

如此一來他也不用太過擔心了。

就在邱雨寒狼狽落地時,蕭雲身若流雲,當空便是一戟斬下。

刷!

戟芒落下,氣勢凌人,給人一種不可抵擋的威迫。

邱雨寒眸露驚訝,催動著寒元封元鏡抵擋。

嗡!

巨鏡騰飛而去竟然不能抵擋蕭雲一擊,立即就被掀飛落向了比賽台外。

刷!

蕭雲卻是趁此手持天炎戟縱身斬下。

「又強了一分。」

邱雨寒眉頭緊鎖,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驚駭下手掌一翻出現一柄長刀,當空便迎擊而去。

叮!

長刀寒光閃爍,為寒鐵煉製而成。是一件偽靈器,可是在與蕭雲那天炎戟相交的剎那,卻有著一道裂紋崩裂開來,一股炙熱的氣流席捲而來將長刀上的寒元盡數焚化。

邱雨寒只覺如有著山嶽壓頂,腿腳一軟,竟然跪伏在地,緊隨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如同洪流一般席捲而來,將他整個人卷飛,飄向了比賽台的邊緣之處。方才得以穩住身形。

他雙膝紅腫,骨頭都差點沒有碎裂了。嘴角也是有著血跡溢出。

呼呼!

邱雨寒的心跳加速,心中驚訝不已。

他堂堂元丹境的修者竟然不能與那准元丹境的蕭雲爭鋒。

這讓他感到驚訝之餘心中也是一臉不甘。

然而。不等邱雨寒想太多,眼前紫光閃爍,蕭雲的身形幾乎是頃刻就到。

嗡!

虛空一顫,紫光閃爍,旋即便是有著一桿長戟抵在了邱雨寒的脖頸之間。

「你敗了。」蕭雲手持天炎戟屹立在邱雨寒的身邊,臉色略顯淡漠,說道。

當這三字入耳時邱雨寒的靈魂都是一顫,那自尊心受損,整個人如墜入了深淵。

邱雨寒一臉茫然,他手中長刀落地,發出鏗鏘之聲。

呼!

蕭雲也不理會那一臉茫然的邱雨寒,他身形一動,附近那浩瀚的火元之氣就如長河一般奔流而來盡數被吸收入體內,旋即手持長戟就此離開,此戰已經結束他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望著那一步步離開的青年,邱雨寒嘴角不由苦澀一笑。

到了現在他才明白,對方不僅是體質,在心境上也遠遠不是他可以堪比。

比賽台上,邱雨寒嘴露苦笑,癱座於地。

另外一邊卻是一個青年手持長戟就此離去。

如此反差的一幕,倒是破有幾分意境。

全場的人望著這一幕,心中也是不甚唏噓。

「蕭雲勝了?」直到熟悉時間后,一聲驚呼聲驟然響起。

緊隨著,那歡呼聲,訝異聲,如同那海潮一般此起彼伏的響徹開來。

「蕭雲竟然憑藉准元丹境的修為就打敗了邱雨寒,若是他踏入元丹境又該何等驚人?」

「不愧為天之驕子啊1

「他當為天元宗後輩子弟中的第一人1許多人一臉火熱,頗為振奮的說道。

當初蕭雲力敗陸元名揚天元,旋即戰敗薛爍成為了一段佳話。

如今他在戰敗邱雨寒,無疑成為了眾人心中唯一的天才。

如此戰績太驚人了,天元宗這百年來也是少有啊!

要知道,蕭雲入門可是才一年啊!

他完全就是一個新弟子,便是如此,他卻屢次戰敗了那些老弟子。

要是在給他幾年時間那又該何等逆天?

「此次挑戰,邱雨寒敗,蕭雲位列第三。」當蕭雲回到那待戰台時,那裁判才回過神來,高聲道,在看到了這結果后就連他也是被震了一震,這可是天才之間的對戰。

可是蕭雲卻能越級取勝,實戰太罕見了,讓人折服。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