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二十四章北玄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四章北玄宗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咚!

虎鱷獸落地,發出猛烈的巨響,兩頭元丹境的妖獸竟是頃刻就被擊潰。

見得此幕,那些尚且在真元後期圓滿境的修者都顯得興奮不已,拳頭不知覺的緊緊握了起來,儼然少了幾分剛才的懼怕,在這裡他們天元宗的力量也是不弱啊!

「動手1

當兩頭元丹境的虎鱷獸被擊退後,萬行山趁勢攻伐而去。

在旁邊,雷泰,費葉卿,趙政,李尊等天才都一起出手,開始對付那些准元丹境的虎鱷獸。

呼!

雷泰雙手引動,身前如有著風雷席捲,只是一瞬息便將一頭准元丹境的妖獸捲入當中,在那風雷之力下,妖獸的嘶吼聲不斷傳出,饒是虎鱷獸防禦在強也難以抵擋那種天地偉力。

李尊牽引天地之勢,長劍一動,似能斬斷山嶽,也力戰一頭半步元丹境的妖獸。

那趙政更是不凡,他直接挑戰一頭准元丹境的虎鱷獸。

在踏入了半步元丹境后,趙政那天幕武魂變得越發強大了起來。

天幕虛影浮現,依稀可以感覺到有著一股古老的氣息在不斷的蘇醒。

那武魂之力方一催動而出,便可震人心魄。

那種威懾力如來自上古,對妖獸有著天然的震懾力。

轟!

萬行山將那頭元丹境的妖獸鎮殺,旋即便向著旁邊的准元丹境妖獸鎮壓而去。

在萬行山的加入下,只是片刻時間那些妖獸便被盡數解決了。

這次戰鬥,萬行山和邱雨寒功不可沒,元丹境修者的優勢一下就被彰顯了出來。

那些真元後期圓滿境的修者幾乎沒有怎麼出手。

因為他們的實力實在太低了。

虎鱷獸已經解決,前方那崖壁上一顆顆玄靈陽果霧氣氤氳,如同仙果一般掛在枝條上。

望著那些靈果。天元宗許多的弟子都是不由露出幾分笑容。

同時,那些真元境的修者也感到了自己的差距,若是不能早點提升實力真的只會成為累贅。到了那時候,一旦遇到什麼危險只怕就算是萬行山等人也難以顧及他們了。

所以這裡的氣氛也是略顯凝重了起來。

再也沒有人把玄元戰場當成是一個遍地為寶的化境。

若是沒有實力。一切將是虛妄。

「這裡的玄靈陽果不少,而且都已經成熟了,夠我們抵禦那玄陰之氣了。」萬行山氣息內斂,他眸光掠動,瞅向前方的崖壁時,那向來不苟言笑的他嘴角也是浮現出了一抹笑容。

只要獲得了這玄靈陽果,他們也就不怕在夜晚時被那玄陰之氣侵蝕了。

咻!

然而在萬行山正準備要去採摘那些玄陽靈果時,一道破空聲驀地響起。

呼!

一股強大的波動席捲而來。旋即便是可以看到在那虛空中有著一隻元氣演化出的巨手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那崖壁探去,那巨手所在的目標赫然便是那些玄靈陽果。

「想坐收漁翁之利嗎?」當那大手出現的剎那,天元宗的弟子眸光皆是一沉。

「給我滾1雷泰眸光一凝,手若奔雷,閃爍著耀眼的雷弧,當即便是向著那巨手劈去。

砰!

雷光閃爍與那隻巨手交鋒,在虛空中泛起一陣可怕的漣漪波動。

也是雷泰出手較早,及時阻止,不然在這種波動下那片崖壁都會受到影響。

饒是如此,不遠處的崖壁依舊是一顫。有著山石滾落而下,那些孕育出玄靈陽果的枝條不斷擺動,已經有著幾顆靈果落下。最後在與石頭撞擊中破碎化為一股濃郁的玄陽之氣歸於虛空。

看著那幾顆被毀去的玄靈陽果,天元宗的弟子皆是感到一陣肉痛。

呼!

而在雷泰出手后,那隻丹元演化成的大手也是一顫,連忙回縮,卻見得在不災校一個身穿銀袍的青年手臂一震,便是將那些侵入裡面的雷弧從體內驅除。

「雷靈體嗎?」這青年眉頭一挑,嘴角掀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的將下方崖底的雷泰等人盯著。略帶著幾分詫異,道。「竟然還有著一絲雷之奧義,可惜不過是准元丹境。」

咻!

當這青年身形頓住時。在虛空中又有著遁光掠來,一共有十七個青年出現在此。

這些人都身穿銀色的長袍,服飾統一,很顯然就是來自同一個門派。

「林師兄。」這幾個青年頓在虛空,瞅向了剛才出現的男子。

那林師兄擺了擺手,眸光卻在下方的天元宗弟子身上掃視而過,似乎在感應他們身上的氣息波動,好知己知彼,不然在這裡貿然交鋒遇到了硬茬子可就麻煩了。

畢竟剛入這玄元戰場,這林天旭也不得不小心謹慎一些。

見得這突如其來的一群青年,天元宗的弟子眉頭都是緊緊皺了起來。

雷泰也是一臉凝重,剛才那一擊他的確將對方給抵擋了過去,可是從那短暫的交鋒來看此人顯然是一個元丹境的修者,而且境界還不低,應該已經達到了元丹一重大成境。

如今在他身邊又遁來十七個青年,一個個都氣息渾厚,修為最低的也在半步元丹境,甚至在當中還有兩人也有著元丹境的氣勢,加上那個林師兄的話就是三個元丹境強者了。

如此強大的陣勢可是不簡單啊!

要知道,天元宗這裡雖然人多,可是真元後期圓滿境的卻佔據了近七成。

對方竟然一個真元後期圓滿境的都沒有,可見其底蘊是何等渾厚。

無形之中有著一股巨大的壓力繚繞在天元宗弟子群的頭頂。

萬行山眸光上揚,盯著那些突如其來的青年道:「爾等在我們將那虎鱷獸解決了在來插手,這麼做只怕有些不合適吧。」他話語不長,可是聲音低沉,甚至帶著幾分強硬的味道。

身為領頭人,萬行山顯然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呵呵。天地靈萃為能者得之,分什麼先來後到?」那林天旭眸子微眯笑道。

「你們想怎麼辦?」萬行山眸光一凝,道。

「呵呵。想必你們也是進入玄元戰場參加百宗大戰的人,我瞧你們的服飾應該是南疆的宗派吧?」林天旭眸光流轉。訕訕一笑,說道,「我們為北原北玄宗的弟子,你們若是肯依附我北玄宗,這些玄靈陽果可以給你們三分之一,還將得到我北玄宗的庇護,若是不肯的話,那麼這些玄靈陽果你們就一個也別想帶著離開了。」

在探清楚了下方這些人的修為後。林天旭心中已經有了底,那眉頭挑動時開始變得傲慢了起來,話語說到後面,還有著幾分冷厲的味道浮現,很顯然,天元宗的弟子並沒有被他放在眼裡。

下方一共有近九十人,可是大半都在真元圓滿境,幾乎是全部的勢力所在了。

這點實力和他們北玄宗比起來差遠了。

「北玄宗?」聽得這三字,萬行山眉頭不由微微一皺,似乎感到有些棘手。

「竟是北玄宗的人?」旁邊的邱雨寒等人臉色也是為之一變。

這北玄宗不屬於南疆。而是在一個北原的地方。

說是北原,其實在天都域人的口中卻和南疆一起統稱南荒。

而南荒浩瀚,疆域不知有幾百萬里。又分為了一個個區域。

如南疆便是位於南荒的最邊緣之地,已經靠近大海了。

相對而言北原比南疆的修鍊資源要豐富多了,在外人眼中南疆就是一個蠻夷之地。

除此外,南荒還有著許多地域,每個地域都有著宗派林立。

由於都隸屬南荒,所以他們這些宗派的弟子在進入玄元戰場后很容易被分派到一個區域。

這北玄宗赫然便是南荒北原的一個大宗派,底蘊比南疆五派中任何一派都要渾厚。

天元宗以前一些進入玄元戰場內的弟子便是在北玄宗的弟子身上吃過虧。

所以當聽得這幾個人報出身份后,就連萬行山也是露出一臉凝重。

「沒有想到才剛來這玄元戰場就遇到了這麼強大的一個對手。」天元宗許多的弟子皆是不由深吸了口氣,心情略顯沉重。同時他們也意識到了自己將面臨一個艱難的選擇。

「怎麼樣?」林天旭眉頭一挑道,「在玄元戰場中想要脫穎而出就必須有著足夠的實力。你們這裡也就不過兩個元丹境的修者,嘿嘿。憑藉這點實力,莫說走到最後,只怕連這玄元戰場的南元區域還沒有走,就已經殞落了大半人,可我們北玄宗不同。」

「我們宗門內高手林立,可不止幾個元丹境強者那麼簡單。」林天旭一臉傲然道,「你們跟著我北玄宗以後也將得到不少的好處,整體實力必將得到提升,到時候說不定當中一兩人還有機會參加百宗大戰,怎麼樣?這樣的機會可是千載難逢哦。」

在這林天旭看來,天元宗的弟子跟著他們才有出頭之日。

當然,他會選擇拉攏天元宗的弟子也是想壯大他們北玄宗的底蘊。

在這裡將有無數個宗派出現,只有拉多些盟友才能有最大的保證。

北玄宗雖然不凡,可是比他們強大的宗派比比皆是,所以聯盟就成為了一個自保的途徑。

不然誰也難以確定自己能否走到最後。

聽得這林天旭句句道來,萬行山一時躊躇了起來。

若是加入北玄宗那麼必將束縛自己的成長。

一旦加入哪個勢力,那就等於是臣服,就算遇到了好處也是北玄宗的弟子先享用。

如此一來他們也就永遠只能屈居於人下。

可是這裡的人一個個都盼著自己能出人頭地,豈會願意臣服於他人?

可若不答應這北玄宗,無疑是將要與之撕破臉皮。

不僅是萬行山,就連雷泰等人也是感到頗為棘手。

「依附你北玄宗?只怕你們還沒有這個實力吧。」便在萬行山等人一臉躊躇之際,一道冷厲的聲音便是從哉鸕純來,卻見得在不砸壞萊喙庹向此遁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