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三十二章蒼天啊!大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二章蒼天啊!大地!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一萬元晶石1聽得此話,天元宗的弟子皆是臉色一沉。

一萬枚元晶石,他們都有!

可是一旦繳納了,以後怎麼辦?

在玄元戰場可不是一天兩天那麼簡單!

以後所經過的地方可不少,多半都要繳納元晶石,若這麼下去,如何立足?

這已經不是正常的收費,是敲詐了!

剎那間,一股怒氣、在天元宗的弟子群當中瀰漫開來。

對於這吳必安的挑釁,眾人都感到憤怒,不滿。

「一句話,不願意繳納便滾,另外,現在依附我北玄宗還來得及,這可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呵呵,我北玄宗如今在這裡就是王者,你們這些人就得臣服於我們腳下。」吳必安挺著那個大肚子,眉頭一挑,掃視著下方天元宗弟子道,在他那話語中充滿了傲然之氣。

這天元宗只有區區三個元丹境的修者,還都是元丹一重,這點實力根本沒有被他們放在眼中,就算一些依附他們北玄宗的門派都有這實力了,何況是他們自己了?

「我也給你一句話,繳納正常元晶石,我無話可說,可你若想攔路發財,也就休怪我不客氣了,北玄宗?強者為尊?呵呵,或許在別人眼裡你們很強,可我蕭雲還真沒有把你們放眼裡。」蕭雲將儲物袋收起,那雙眸子當中寒意瀰漫,一股冷厲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

到了現在,他也不用和這些人客氣了。

如今此話也只是給雙方一個機會罷了。

可是蕭雲這略顯寬厚的話語在北玄宗的弟子耳中聽來卻無疑成為了一個笑話。

「你不客氣?」吳必安先是眸露陰沉,旋即那眸子眯成一條縫道,「呵呵,真是笑話,就憑你這准元丹境的修者也敢放此狂言?你不怕風大了閃大了舌頭嗎?」

「對。簡直就是笑話,你們這點實力也敢在我們北玄宗面前叫囂?真是找死啊1那城牆上兩位一個元丹境的修者冷笑道,「我們北塵宗當是那元丹一重境的修者便有十一人。還有四名元丹二重境的修者,如此實力。想必在整個南荒也是少有,你們拿什麼和我們爭鋒?」

「什麼!十一個元丹一重的修者,四名元丹二重的強者?」聽得此言,天元宗的弟子不少人皆是眸露驚訝,那臉上有著一抹凝重之色緩緩的浮現出來,這北玄宗如此實力不可謂不強啊!

「四名元丹二重境嗎?」蕭雲眉頭一挑,旋即眸光一凝,斜瞥著那城牆上的吳必安道。「那又如何?小爺我今天還就真要進這城了。」說完,他也不繳納那元晶石了。

呼!

蕭雲步伐邁動,竟然直接向著城內走去。

「放肆,竟敢藐視我北玄宗1見蕭雲竟然直接入城,那吳必安眸光一沉一股強大的氣勢便是從身上迸發而出,他手掌一動,便是化為一隻巨爪向著下方的蕭雲爪去。

這巨爪很大,有丈許寬,五指上面爪芒吞吐,簡直就如同一隻鐵爪可撕裂山河。

巨爪落下。那強大的氣勢就如同颶風一般傾覆而下要將蕭雲籠罩。

如此強大的氣勢讓得天元宗許多的真元境修者心頭都是一顫。

不過,眾人也並沒有太過擔心,反而是站立在旁邊。露出滿臉期許。

在昨天見識到了蕭雲的逆天之舉後天元宗的弟子對他充滿了期許,知道這青年絕不是魯莽之輩,應該有著什麼特殊手段可以對改修者,只是到底會如何出手眾人卻是不知。

「一個準元丹境的修者也敢囂張?」城牆上那些北玄宗的弟子卻是冷冷一笑。

「我看他如何避開吳師兄這一爪。」幾個准元丹境青年咧嘴一笑,眸子充滿了猙獰的味道,在他們看來蕭雲就如同一個螻蟻,此時竟然敢藐視北玄宗,這樣的人若不好好教訓,怎麼行?

要是此事傳了出去北玄宗如何立足?

巨爪落下。氣勢很強,連那片虛空都似乎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封鎖。

「元丹境嗎?」蕭雲眉頭輕挑。眸中有著一抹冷厲浮現。

「咿呀1不等蕭雲出手,他那肩膀上的伊伊靈動的眸子立起。那絨毛的豎了起來,一副頗為憤怒的模樣,剛才它就看那些傢伙很不爽了,只是小傢伙想要做一股溫柔的小獸才沒有出手,如今見蕭雲眸露不悅,它也是頗為靈敏,一眼就感覺了出來。

這不,在咿呀一聲后,小傢伙立即了跳了起來,它好像一個雪球一般向著那當空探下的巨爪掠去,那速度簡直就如同閃電,在虛空劃出了一片漣漪,旋即在一道道眸光的注視下,它小爪子一揮,便向著那巨爪迎擊而去,如此一幕,讓人瞧得目瞪口呆。

「這不是蕭師兄剛得到的小獸嗎?」

「怎麼回事?那隻小獸竟然向那巨爪掠去了?」

「這小傢伙要幹什麼?」瞧得此幕,天元宗的弟子皆愣在了原地,眸光顯得有些獃滯,被眼前的一幕給搞得一陣錯愕,原本他們以為蕭雲會動用什麼絕招應付此擊,可誰曾想到會是那小獸掠出去。

這定睛看去,那小獸小爪子揮動有著一道爪芒迸發而出,竟然真的是要去迎擊。

「我去,這小傢伙是要逆天了嗎?」見此,李尊等人終於是忍不住大呼了起來,在仔細一看,蕭雲竟然一動不動,臉色顯得頗為淡定,嘴角間依稀還有著一抹笑容掀起。

「蕭師弟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認為這小獸可以抵擋這一擊?」萬行山眉頭一挑也是眸露詫異,蕭雲那淡定的表情讓他感到驚訝,不過經歷了那麼多事情后他也知道蕭雲絕不是魯莽之輩,所以只是靜靜的看著。

「不可能吧,這可是元丹境修者一擊啊1一些真元境的修者卻是眉頭緊鎖,眾人很難相信那毛茸茸的小傢伙有這能力。要知道,那元丹境的一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都讓他們顫抖啊!

「一頭小獸也敢出手,簡直是找死。」

「呵呵。果然是一個小宗派,無人啊1北玄宗的弟子見此皆是呵呵一笑。

那小獸才多大?簡直就好像一隻小貓。而吳必安那巨爪已然有一間屋子那麼大。

兩者間差距太大了,豈可相提並論?

「找死。」見伊伊掠來,吳必安眸光一沉,那巨爪當即收攏,一副要將在一把握死的模樣,在他看來,自己這一爪氣勢凌厲,那丹元縱橫時如同利刃。連山石都可撕裂,如此力量橫掃下來足以將這小東西碾碎了。

呀!

望著那收攏的巨爪,伊伊卻是厲喝一聲,那雪球一般的身子沒有一絲停頓小爪子直接撕裂而上,一股晦澀的波紋瀰漫開來,開始分解那吳必安那一擊中的能量波動。

砰!

旋即,小傢伙勢如破竹一般的欺近了那隻巨爪的掌心。

「竟然被它欺近了?」

「這小獸不簡單啊1

見伊伊沒有被那股強大的波動碾壓得停頓身形,反而勢如破竹般的攻伐而去,天元宗那些弟子皆是露出驚訝之色,如此看來。豈不是代表這小獸完全可以和元丹境修者爭鋒?

「這怎麼回事?」北玄宗的弟子卻是一臉疑惑,「它怎麼能破開那些丹元肆虐?」

也就在眾人疑惑的時候,伊伊那迸發出的爪芒已經擊在了吳必安演化出來的巨掌上。

砰!

待得一聲悶響傳出。那片虛空便是泛起了一陣漣漪,旋即眾人便是看到那原本巨大的手掌驀地一顫,那丹元開始渙散,原本能有丈釁竟然頃刻就化為了一隻普通的手掌。

啊!

也就在那巨掌潰散的時候一聲慘叫聲驀地響起。

只見那吳必安手掌一顫,掌心有著一道裂痕出現,血液流淌而出,那劇痛使得他的臉龐都扭曲了起來,一股莫名的力量湧入他體內開始化解著他那經脈中的丹元。

「這……」望著這一幕,所以人都傻眼了。

現在看來。剛才那小獸是輕易就將這吳必安的一擊擊潰還給予後者留下了傷痕啊!

「這實力不是一般的元丹境可有啊1

「難道它真的有著可碾壓元丹境一重的實力?」眾人面面相覷,很難想象那小傢伙會有這麼強大的實力。然而就在他們心中驚訝的時候,那虛空中的伊伊小爪子又是一揮。

呼!

一道光速從小傢伙那毛茸茸的爪子中迸發而出。

這光束很玄妙。耀眼奪目,如無數的符文凝聚而成,才掠過虛空,附近的空氣就似凝固了,旋即那還在慘叫的吳必安就感到一股詭異的波動向著自己傾覆而下。

「這是什麼力量?」吳必安心中一顫,眸露驚恐,不等他反應過來一道光束便是將他包裹,然後他感覺自己體內的丹元及力量都被束縛,整個人都變得無力了起來。

呀!

光束將吳必安包裹住,旋即那虛空中的雪白小獸眸子微眯,露出一抹笑容輕呀了一聲后它小爪子一動那吳必安就憑空被攝來,那模特倒有著一種憑空攝物的感覺。

虛空中光影一閃,吳必安就出現在了雪白小獸伊伊的身邊。

「咿呀1小傢伙那長長的睫毛眨了眨,帶著幾分可愛的笑容將那吳必安盯著。

「這……這是什麼神通?」見得自己被憑空攝來,吳必安心中驚恐不已,他可是堂堂的元丹境修者,怎麼會那麼輕易就被人拘禁而來?剛才那是一股什麼力量?怎麼似乎封鎖了他體內的丹元?

在這股力量下他感覺自己就好像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

在見到那面前的雪白小獸,吳必安眉頭皺起,都快哭了。

這雪白小獸也就和一隻小貓一般大小罷了。

小傢伙長得毛茸茸的,全身雪白,那雙眸子宛若寶石一般明亮,長長的睫毛眨動時靈氣逼人,顯得可愛不已,讓人恨不得上去摸上一把,可就是這麼人畜無害的小傢伙竟然如此彪悍直接將自己給攝來了。

蒼天啊!大地!

這到底是什麼靈獸啊?

吳必安的心在悲呼,因為他現在還是感覺到自己無力可施,連丹元都被禁錮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