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三十五章拉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拉攏?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刷!

張宗藝長刀舞動,凌厲的刀芒迸發而出,如同天河縱橫四方,讓得那蒼穹都在顫抖。

身為元丹二重的修者,張宗藝如今催動靈器出手,那等氣勢真的可以攪動風雲了。

附近狂風大作,刀芒耀眼,恐怖的波動讓得所有的人都為之心悸。

「呵呵,張師兄如今動用了靈器,如此戰力,足以橫掃元丹二重境的修者了1

「那小獸很強,不過想必難以與之張師兄的絕世刀法爭鋒1

「這可是靈器啊!就算是低級的也不是凡器可比1北玄宗的弟子皆是露出滿臉喜色。

「該死的。」吳必安眉頭緊鎖,此時他還在蕭雲身邊呢。

如今那張宗藝全力出手,那股恐怖的波動連他都感到心驚膽戰。

呼呼!

刀芒撕裂天際,好像是長河一般向著蕭雲斬來,那等恐怖的波動讓得附近的人心驚。

梁君宇,費葉卿等人連連後退眸中皆有著一股忌憚之色湧現。

就連那羅九和萬行山也是眉頭緊鎖,如此攻勢,連他們都難以應付。

「元丹境二重果然不凡啊1李尊等人微微嘆息,身子也是退到了後方。

眾人皆是眸露凝重,為蕭雲捏了一把汗。

這北玄宗的確強大,不是他們天元宗可比,眾人此時也是知道了玄元戰場的殘酷。

如他們這種宗派想脫穎而出太難了。

「刀中有勢,可惜沒有意。」蕭雲眸子微眯,感應著那股刀勢,隨後便是搖了搖頭。

這張宗藝修為不錯,可是對武學的領悟還差了幾分,甚至還不如羅九。

他所有的優勢也僅僅是修為及靈器罷了。

蕭雲依舊站立在原地並沒有出手的意思。

呀!

刀傾覆而下。伊伊那寶石一般的眸子眨動,它又是一躍而起,星矢一般掠向虛空。

不過這次它並不是簡單的出手。那毛茸茸的小爪子一動取出了掛在脖子上的小鼎。

小鼎被取出,伊伊身上便有著一股玄妙的真元湧出。宛若符文一般注入了鼎內。

呼!

霎時,那小鼎符文蠕動,有著五彩的光芒綻放開來,一股浩瀚遠古的氣息波動隨之席捲而出,那種波動震人心魄,如同有著遠古神獸要蘇醒,恐怖的氣息讓人心神戰慄。

那波動席捲四方,瞬息就壓蓋了那驚天刀芒所擴散出來的氣勢。讓得所有的修者皆是一驚,露出滿臉詫異之色,這種波動,甚至連那南洺城內的人也是為之動容。

「這小獸不簡單啊1在城內一處高樓上,此時有著十幾個青年正關注著城外的動靜。

若仔細看去,這些人皆氣勢不凡,有著元丹境的修為,最中間的那個青年眸光深邃,氣息內斂,他在這人群當中卻給人一種人中之王的感覺。此時他那眸子也是掠過一絲訝異。

此人名為寂無,正是北玄宗的大師兄!

在伊伊將吳必安打敗之際這些人就已經出現在此,只是那時他們並沒有將蕭雲等人放在心上所以便派了那張宗藝出去。可是此時那股古老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后,眾人皆是眸露凝重。

這種氣息讓他們感到忌憚。

當小鼎的符文被激活后,彩光綻放,這鼎也變成了一尊能有十米高的巨鼎。

只是此時這巨鼎卻被一隻還不到兩尺高的雪白小獸捻著,那副場景顯得頗為滑稽,讓人感覺好笑,不過在好笑的同時,眾人的臉色馬上便是變得凝重無比了起來。

呀!

伊伊捻著巨鼎,身子一躍便向著那漫天的刀河轟去。

巨鼎橫掃天際。綻放出五彩的光芒頓時就淹沒四方,那張宗藝及他施展出來的刀芒皆被淹沒。旋即眾人便是見到那巨鼎幾乎是以摧枯拉朽的氣勢將那漫天刀芒擊潰。

「這是什麼法器?」張宗藝心中驚訝,那巨鼎橫掃而來彩光綻放。如同大道光芒籠罩了虛空,要淹沒天地,一種無力感由心而生,他感覺自己的身子都快要被束縛住了。

如此詭異的感覺讓他驚訝。

「這是元丹境可有的實力嗎?」這讓張宗藝驚駭之下心中也是狐疑不已。

砰!

只是瞬息,那巨鼎便將他那一道道凌厲的攻擊擊潰,向著本人鎮壓而下。

巨鼎很高,能有十米,那彩光綻放時依稀可以看到有著一尊神獸隱現,那種古老的威勢震人心魄,驚恐下,張宗藝將全部力量注入那刀中,然後奮力向著那巨鼎斬去。

咚!

長刀斬在巨鼎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鼎鳴聲,可是這張宗藝全力的一擊並沒有撼動巨鼎一分,伊伊持著巨鼎幾乎是以碾壓的氣勢轟來,那張宗藝身子一震,便被轟飛數百米遠。

動!

旋即,張宗藝的身子狠狠的撞擊在城牆上。

一股強大的餘波如同秋風橫掃而來,北玄宗的弟子心驚不已,早就一個個退到了城內的虛空,這一擊的氣勢太恐怖了,就連元丹境的修者都感到心驚,所以沒有人敢逗留。

噗!

張宗藝身子摔落而下,狼狽落地,口中有著鮮血噴出,那臉色一片蒼白。

這次伊伊催動了巨鼎,那氣勢之強簡直不是常人可比,讓這張宗藝受傷不輕。

「這小傢伙竟然那麼強悍?」在蕭雲身邊的吳必安見得此幕,他的心都忍不住咯一跳,眸光瞅向那氣息孱弱的張宗藝時不由感到暗自慶幸,還好自己沒有逼得這小傢伙竭力出手啊!

若是這小傢伙以此對付他,那還不直接掛了?

想到這裡吳必安不由打了一個哆嗦,露出滿臉怯怯之色,再也沒有了一絲囂張。

這小獸如此厲害,或許都可以和他們大師兄爭鋒了。

「難怪這小子有恃無恐,敢與我北玄宗爭鋒。」吳必安眸光轉動。瞅向蕭雲時眸露恍然,到了現在他終於是明白了這個只是准元丹境的修者為何會如此張揚了。

只是心中恍然的同時他也疑惑不已。

這小獸那麼強悍,一看就不是普通的靈獸。它怎麼會聽這小子的話呢?

咿呀!

然後就在吳必安心中驚訝的時候,一聲清脆的聲音驀地響起。待得他眸光一動卻見得一隻小獸正向此掠來,然後飄落於蕭雲身上,在那小獸的脖子上掛著一隻形式古樸的小鼎。

這小鼎不斷耀眼,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在之前還沒有幾人關注這小鼎,可是在此時瞧得此物后,吳必安不由咽了咽口水。

這可是絕對比低級靈器要高級的法器啊!

不過,更讓他驚訝的是小獸此時的舉動。

「咿呀1伊伊落在蕭雲肩膀上,它那小爪子伸出將一個儲物袋遞給了蕭雲。

小傢伙眸子微眯。露出滿臉笑容,顯得憨態可掬,緊緊的盯著蕭雲。

如此表情倒有著幾分要討好蕭雲的模樣。

在加上小傢伙將儲物袋遞出,這明顯就是在討好蕭雲啊!

「我去1見得此幕,吳必安心中大呼,體內似有著萬馬在奔騰,情緒激動不已。

那個儲物袋明顯就是從那張宗藝身上攝來的啊!

若說剛才他被擊潰,那儲物袋伊伊給了蕭雲,吳必安也只是略微驚訝。

只是現在伊伊展現出了超強的實力,如今又攝來一個儲物袋交給蕭雲。這感覺就不同了,在仔細看去,小傢伙竟然還帶著幾分討好的意思。這讓人感到莫名其妙。

「這小傢伙那麼強,還要討好這小子?」

不僅是吳必安感到驚訝,天元宗以及北玄宗的弟子都是詫異不已。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

「這雪白小獸絕不是普通的靈獸可比,可它怎麼會對那小子那麼親昵?」北玄宗的弟子也是感到疑惑不解,一個區區的准元丹境修者能有什麼魅力吸引這靈獸了?

蕭雲接過儲物袋,對於伊伊的表現感到滿意不已,這小傢伙真是越來越人性化了。

在接過儲物袋后,蕭雲眸光上揚,瞅向了前方那些北玄宗的弟子。一字一句的道,「現在。你們可還有人要教訓我等?」

蕭雲的話語不高,可是卻響徹四方。飄入了城內,裡面那些北玄宗的弟子皆是眉頭緊鎖,到了現在再也沒有人敢小覷這個門派了,伊伊剛才的表現顯然震住了眾人。

那張宗藝雖然不是北玄宗的弟子中的至強者,可是也少有人可比,排位在第三。

便是此等人物,卻被那雪白小獸給碾壓了,鬼知道那青年還也沒有更厲害的底牌。

「哎。」北玄宗的弟子皆是嘆了口氣,現在只怕也只有那大師兄才可鎮壓此人了吧。

一時間,數道眸光瞅向了城內的一處高台。

在那裡有著北玄宗的幾位強者,還有依附他們的一些門派弟子。

「張師弟也敗了,寂無師兄,現在怎麼辦?」一個濃眉大眼的青年眸光一凝,問道。

此人名為張宏,有著元丹二重,也是一個強者,在北玄宗排位第二。

「讓他們入城。」寂無眸子微眯,他盯著前方,在深吸了口氣后突然說道。

「讓他們入城?」旁邊幾位北玄宗的弟子皆是皺眉,道,「他們傷了我門中弟子,若不給予鎮壓只怕以後會藐視我北玄宗啊1若是如此,對於他們雄霸南區戰場極為不利。

以後誰還會信服他們?

「此人雖然只有準元丹境,可是他們門中的元丹境修者卻都以其馬首是瞻,足以說明他的不凡,再者,他那靈獸更是不凡,便是此等靈獸卻肯跟隨於他左右此子底蘊之渾厚難以想象。」寂無那深邃的眸子當中透發出幾分睿智,他遙望前方一字一句的說道,「此時歷練尚且未曾開啟,若貿然與之大動干戈顯然是不值,在南區戰場可不是我北玄宗一家獨大啊1

「所以,此人不可貿然得罪,反而該拉攏一二。」寂無語氣很淡,卻看得很遠。

很顯然,此人著眼大局,並不是一個短見之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