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三十七章各派小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七章各派小聚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明明自己也有這實力,可是卻不能出手,這讓吞天雀感到很鬱悶。

對於那蘊含著生命精氣的珠子它可是比那伊伊還需要啊!

見吞天雀那氣急敗壞的模樣蕭雲不由搖頭一笑。

不等蕭雲開口,伊伊卻是急了,它眸子立起,露出一絲凶光將那吞天雀給盯著。

咿呀!

伊伊小爪子比劃,狠狠的瞪著吞天雀,那意思似乎在說,你不服,咱們來單挑。

與此同時,它還指了指自己脖子掛著的那隻小鼎,咿呀不停。

那意思似乎在說,在吵小心我用這鼎鎮壓你。

很顯然,這小傢伙也知道這隻鳥要和自己爭奪那靈珠,此時在威脅吞天雀了呢。

「我去,你這小傢伙還敢威脅天爺?」見伊伊那模樣,吞天雀氣得差點吐血。

它好歹也是上古聖獸的後裔,血脈高貴,哪受過這樣的氣啊!

呀!

伊伊眸子一凝,斜瞥著吞天雀,一副我就是威脅你的模樣,那樣子別提多好笑了。

吞天雀氣得眼睛冒火,不過在瞅了一眼伊伊脖子上那小鼎后氣焰逐漸減弱了下來。

它雖然已經有了元丹二重境,可是因為沒有*,神通不能盡數展現出來。

再者,伊伊手中可是有著恐怖的小鼎在,吞天雀卻什麼都沒有,明顯就佔據了下風。

若是一戰,結果還真不好說。

見伊伊那可愛的模樣,蕭雲不由得微微一笑。

「呀1似乎發現了蕭雲在笑,伊伊那靈動的眸子轉動,感到了一絲不妙,當即便是輕呀了一聲。連忙將那股彪悍的氣勢內斂,小爪子遮著臉,然後露出滿臉笑容。將蕭雲盯著。

小傢伙望著蕭雲,眸子眯起。臉色微紅,眨眼間就恢復了那人畜無害的樣子。

想來它也知道顧及自己的形象,它可是要做一個溫柔的小獸呢。

「我去,賣萌。」見伊伊眨眼間就改變了形象,吞天雀氣得眼珠子打轉一陣無語。

倒是它也不得不承認這小傢伙此時那模樣憨態可掬,的確很容易討人喜歡。

「急什麼,以後自然有你出手的時候。」蕭雲輕撫了一下伊伊的絨毛旋即白了吞天雀一眼,這傢伙平時老氣橫秋。可是一見得那生命武魂孕育出來的靈珠后就露陷了。

「好吧。」吞天雀嘆了一口氣,道,「你可記得給我留些生命靈珠啊1

「放心,只要有足夠的元氣,自能孕育出這些靈珠。」蕭雲說道。

「咿呀1聽得此言,伊伊眸子一亮,連忙將自己脖頸上的小鼎取出遞給蕭雲。

很顯然,小傢伙是讓蕭雲喝那火元液,好孕育出那些蘊含火元的生命靈珠。

「呵呵。」蕭雲一笑,這小傢伙真是越來越懂事了。簡直就是一個鬼精靈。

蕭雲也不客氣,接過那小鼎便是咕嚕咕嚕喝了幾口火元液。

現在他的生命武魂已經得到了提升,不過吸收這些火元液依舊可以使得那些火元嫩葉衍生出靈珠。蕭雲直到喝得那些嫩葉上霧氣氤氳,開始凝聚成露珠才停了下來。

旋即他取出兩顆火元靈珠給吞天雀與伊伊各自一顆。

得到了一顆火元靈珠吞天雀這才消了幾分氣。

伊伊也是顯得頗為高興。

不過此時它們都踏入了元丹境,已經不是服用一兩顆火元珠就能得以突破了。

到了現在想要突破可比以前要困難多了。

天已黑,玄陰之氣從地面滋生,讓得整片天地的氣息都變得陰沉了起來。

城內已經開啟了陣法,一片光幕籠罩整個巨城,將外面的玄陰之氣給抵擋了下來。

饒是如此,在城內依舊不得不服用那玄靈陽果抵禦這些玄陰之氣。

不過有著陣法護持,眾人也就不用擔心有妖獸來襲了。

天元宗的弟子皆在屋內抵禦玄陰寒氣。此時比以前也安心了許多。

咚咚!

驀地,一道敲門聲響起。

蕭雲眉頭一挑。將靈識釋放出去便是發現有著一個北玄宗的弟子在外敲門。

「是誰1蕭雲開口,也不點破自己已經發現了此人的身份。

「蕭公子。我家寂無師兄請你過去一聚1這是一個元丹境的青年,他回應道。

「哦。」蕭雲眉頭一彎,略微沉吟,便是立即起身,推門而出。

「不知你師兄有何貴幹?」蕭雲問道。

「師兄設宴,想為黃昏時的事情賠罪。」那青年說道。

「那好。」蕭雲也推諉,點頭道。

在另外一邊,萬行山,羅九,邱雨寒三人也被請出。

至於其它的准元丹境修者卻不在此列。

蕭雲隨著北玄宗的那個青年來到了城內的一處樓台上,在那裡寂無正與一些元丹境的青年相談甚歡,若從服飾看去,那幾個青年顯然不是北玄宗的弟子,應該來自別派。

毫無列外,這顯然都有著元丹境的修為,不過當中也僅僅只有一人踏入了元丹境二重。

「呵呵,蕭兄來了。」見蕭雲等人走來,寂無臉露笑容,立即起身相迎。

旁邊的那幾個宗派的弟子卻是眉頭一挑,頗為慵懶的站了起來,似乎對於蕭雲等人並不怎麼熱情,當中也僅僅只有幾個曾經與寂無一起見識過蕭雲底蘊的別派弟子臉露笑意相迎。

至於其它人有是剛入城,也有一些當時並沒有出城觀戰的人。

所以他們並不知道蕭雲等人的底蘊。

只是在見得蕭雲他們來此只有三個元丹境及一個準元丹境的青年後也就沒有在意。

這樣的實力比他們這些人自己的門派還差,所以眾人也並沒有要尊重的意思。

若不是有寂無出面只怕這些人連起身都懶得起。

「呵呵,蕭兄,請1寂無臉露笑容,向著蕭雲走去,顯得頗為熱情。對那萬行山等人反而只是淡然一笑,表示意思,如此舉動讓得旁邊另外兩個宗派的元丹境修者露出滿臉詫異。

「此人不是只有準元丹境修為嗎?怎麼寂無兄會對他如此客氣。反而冷落另外幾人?」一個青年眉頭緊鎖,感到滿臉詫異。在他旁邊的另外幾個元丹修者也是疑惑不解。

「難道他是寂無的親戚?」一個青年滿臉錯愕,心中不由嘀咕一句。

若非如此,他很難想象一個準元丹境的修者竟然可以得到寂無的款待。

他們也是來自北原,對北玄宗以及寂無都有所了解,所以才會選擇與之結盟。

當中一個門派甚至是直接依附北玄宗。

對於那兩個門派的弟子眸中露出的狐疑表情,蕭雲也是看在眼裡,不過他在感應了一翻那些人的修為後,也只是淡淡一笑。雖然這兩個門派的元丹境修者都有四五人,卻也僅此而已。

當中一個門派最強的一人為元丹境二重,不過卻應該還沒有達到大成境。

至於另外一個門派的弟子也都是元丹境罷了。

至於隨寂無起身的卻是有兩個門派的弟子,人數才五人,分別有三個及兩個元丹境弟子,這樣的實力和天元宗也是相仿,所以他們一早就依附於北玄宗,以求可以走到最後。

當然,在見識到了蕭雲的底蘊后,這兩個宗派的人自然不會有著一絲小覷之色了。

蕭雲走到那宴席旁。寂無落座,特地在他的身邊給蕭雲留下了座位。

如此待遇,很明顯。這是把蕭雲放在了和他同樣的高度對待。

至於萬行山等人則是依蕭雲落座。

瞧得這一幕,另外兩個宗派的青年有些不悅了。

特別是那個元丹二重境的修者,他瞅向蕭雲時明顯有著幾分敵意。

寂無此舉不是說他不如這個准元丹境青年嗎?

不然豈會讓此人挨著他座?

雖然心中不悅,此人也不好發作,畢竟寂無在北原可是一代天才,名聲遠非他可比。

「呵呵,我來介紹一下,此位為天元宗的蕭雲,蕭兄。」待得蕭雲落座后寂無臉露笑容。向著席間的眾人介紹道,「蕭兄。這是北辰宗的安七夜,安兄。」他旋即指著對面那位元丹二重的修者道。

「安兄好。」蕭雲起身。向著那安七夜微微示意。

那安七夜也是起身示意,只是臉上笑容很僵硬。

「這位是化元門的方鼎,方兄。」旋即,寂無繼續為蕭雲介紹,「這位是大玄宗的褚培元,褚兄,這是北蒼門的陳千嵐,陳兄。」一共四個門派,寂無皆是介紹了這些門派的大師兄。

蕭雲向眾人微微示意,也並沒有太多的表示。

「呵呵,我等有幸相聚於此,以後當相互挾持一起在這片天地闖出一片天地。」在相互介紹一翻后,寂無舉杯向著眾人示意,言下之意很明顯,就是希望可以結盟。

在寂無的牽引下,眾人縱使對蕭雲有些意見卻也不好意思多言。

「聽聞天元宗位於南陲,在那裡有五大宗派,卻不知貴宗排行第幾?」在酒過幾杯后,安七夜眉頭一挑,瞅向了蕭雲,話語很淡,可是那種挑釁的味道很明顯。

當他的話語落下后,旁邊大玄宗的褚培元也是嘴角露笑,似笑非笑的盯著蕭雲。

至於另外化元門的方鼎與北蒼門的陳千嵐卻是眸露好奇。

他們都見過蕭雲的底蘊,如今卻是想看看那五大宗派底蘊如何。

也好以此推測那五大各派的實力。

聽得這些人帶著挑釁的問來,蕭雲眉頭不由微微一挑。

「呵呵,據我所知,南疆五大派,可是南海劍派為首,卻不知是否屬實?」不等蕭雲開口,那安七夜卻是眉頭一彎,繼續說道,對於那五大派的實力他也是有所了解。

「一個門派的強弱怎能以一時高低來評斷,就算一時高低,又豈能代表以後?」蕭雲眉頭緊緊一皺知道這安七夜此話是有備而出,不等他開口旁邊的萬行山卻是說出了他的心理話,在南疆的確是南海劍派略強,可在他們看來,這只是南海劍派一時強盛罷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