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三十九章考驗人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考驗人心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她們來此已經有好一會了,可惜那城牆上的人不肯開啟陣法,使得她們錯過了最後一次擺脫妖獸的機會,如今各種妖獸彙集而來,已經將他們包圍,局勢赫然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那些人怎麼還不開啟陣法?」一個海嵐宗的弟子有些埋怨的說道。

「他們估計不會開啟陣法的,我們與非親非故,以後還將是競爭對手,這些人估計巴不得我們殞落在此,如此也就少了一個對手。」黃江鶴眉頭緊鎖帶著幾分自嘲說道。

「哎,沒有想到這玄元戰場竟然如此危險。」海嵐宗許多的弟子皆是眸露絕望。

這裡的危險程度遠遠超出了她們的想象,很難想象自己是否能夠挨過這次劫難。

就算渡過了這次危險,以後能否活著回到宗內也是難料。

此時他們已經有幾個同門殞落了啊!

轟!

那蓮台才穩住,一群虎鱷獸便是又發起了攻擊,元丹境的虎鱷獸出手,巨爪揮動,蒼穹都在顫抖,那恐怖的波動如同巨浪在翻滾,在另外一邊,那些玄陰妖蠍也是抖動著蠍尾如同利刃一般洞穿而來。

虛空中,還有一群玄陰天蜈也是向著那蓮台發起攻擊。

這幾群妖獸一起出手,能有二十幾頭元丹境的妖獸,就算楊海芯那蓮台為靈器也無法持續支撐,在蓮台內,海嵐宗的弟子皆是將真元注入這蓮台中協力出手催動這靈器。

可惜,海嵐宗的弟子的綜合實力終究還是不夠,在一聲巨響后那蓮台一顫又被震飛十數米,這一次,不僅是楊海芯,就連那些真元境的弟子氣血也是一陣翻滾略受輕傷。

不難想象。等他們丹元不濟后,一旦這蓮台不能抵擋外面那些攻擊,後果將何等凄慘。

「姐姐。我們是要死在這裡了嗎?」顏詩嫣那雙明亮的眸子中水霧朦朧長長的睫毛顫了顫,她瞅向身邊的顏詩妃。低聲道,在她那眸子中可以看出滿臉的不舍。

「哎。」顏詩妃嘆息一聲,輕撫著妹妹那柔滑的髮絲道,「這玄元戰場比我想象中還要危險啊1嘆息之餘,她心中有些後悔,不該讓詩嫣這丫頭來此,可是想到這丫頭的倔強也只得搖頭了。

「我不後悔,只是我有些不甘心。」顏詩嫣似乎知道自己姐姐在想什麼。當下抿了抿嘴唇,眸光頗為堅定,擲地有聲的說道,這小丫頭似要以此表明自己的決心不讓自己姐姐產生心理負擔。

「哦。」聽得此言,顏詩妃微微一怔,看來自己這妹妹的執著遠遠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啊!

「我只是不甘心,人家可是還沒有見到蕭雲哥哥呢。」小丫頭輕抿嘴唇,露出滿臉委屈,要是就這麼就死去了,太不值得了。她來這裡就是為了蕭雲,怎麼也得見一面吧?

「我的傻妹妹。」顏詩妃只得輕輕一嘆,在這種危機下她也不知該如何安慰。

因為安裝此時的情況。她們只怕難以渡過這次危機了。

楊海芯眉頭緊鎖,也是露出滿臉凝重。

這玄元戰場真的是步步危機,非常人可來此涉足。

「難道我真的要到絕境了嗎?」楊海芯眸子緊緊凝起,那玉手微微一動,似要有所動作,只是最後還是遲疑了一下,最後眸光上揚帶著幾分期許向著那城牆上瞅去。

此時那城牆上遁光掠過,似有人向此遁來。

見有人遁來,楊海芯眼睛一亮。

「在堅持片刻。」帶著一分期許。楊海芯向著旁邊的師兄弟道,「大家竭力出手在抵擋片刻。只要那城內的人出來援救我們就有希望了。」

「城內的人?」黃江鶴苦澀一笑,要是那些人願意出手找就出手了。

只是事已至此。他們也只得竭力抵擋了。

旋即,海嵐宗的弟子結成陣勢,將大量的丹元注入那蓮台內的一些符文中。

……

在城牆上,蕭雲等人落在了上面,在觀察了一翻那些妖獸的氣勢后眾人眉頭也是微微一皺。

近千頭妖獸,多數都有半步元丹境,當中還有著准元丹境,加上那二十幾頭元丹境的妖獸,如此陣勢不可謂不強,最難纏的是那些玄陰妖蠍以及玄陰天蜈,妖蠍有毒,玄陰天蜈也有毒。

元丹境妖獸的毒對於修者來說也是不可小覷的存在,一旦中毒那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許多人都是眸露忌憚,特別是那些玄陰天蜈,它們都可以飛行,速度極快,若是一不小心被圍困住了那後果很難預料,一時間,剛才那些遁飛而來的元丹境修者都皺起了眉頭。

「那蓮台有些熟悉啊1蕭雲眸光微凝,此時卻是在緊緊的盯著城外。

在那裡光芒綻放,耀眼奪目,巨大的蓮台完全被碧光所籠罩,很難看到裡面的人。

可是從這蓮台當中蕭雲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這蓮台似楊海芯所有?」蕭雲心中暗忖,當初在黑雲窟時楊海芯便是得到了一件靈器,在加上她為海靈體,將這法器催動起來碧浪滔天,簡直如同大海捲動。

此時這一幕何其相似?

只是由於看不到人影,蕭雲所以還有些拿捏不定。

「這個門派的人將要遇難了。」萬行山不由嘆息一聲,從現在的局勢看來對方已經沒有了能力脫困,若在拖延下去將很危險,只是外面妖獸太多,當中還有元丹二重境的存在,讓他忌憚。

所以萬行山也只是在旁邊看著,沒有開口。

羅九與邱雨寒也是如此。

這種時候一切也得看寂無的了,畢竟他算是此間的盟主,許多人還是會給他面子。

「有五頭元丹二重境的妖獸啊1寂無盯著前方,眉頭也是微微一皺。

他們這裡元丹境修者也有不少,可是元丹二重的卻不過四位而已。

當中那張宗藝還被伊伊打傷了。

若是現在前期救援結果難料,就算可以獲勝。那付出的代價也不是他們所願意的。

畢竟,誰又願意為了一些陌生人去將自己的底牌盡出了?

這些底牌他們留下也是為了保命或者陌。

咚!

這時一聲巨響傳出,那蓮台一顫。見得那一幕蕭雲感到一陣莫名的心慌,好像有著什麼親近的人陷入險境。那種感覺來自靈魂,讓得他眸子都不由得緊緊眯了起來。

「難道真是海嵐宗的人?」蕭雲眸光一凝,手掌緊緊握了起來,一根根青筋鼓起。

「蕭師弟,怎麼了?」見蕭雲臉色有便,萬行山眸露狐疑,問道。

「這些遇襲之人或許是海嵐宗的弟子。」蕭雲說道。

「海嵐宗?」聽得此言,萬行山眉頭一皺。旋即問道,「你打算出手?」

羅九也是眸露詢問之色。

他們也知道蕭雲與海嵐宗關係不錯,所以才有此一問。

「寂兄,你有何打算?」蕭雲沒有開口,反而瞅向了寂無。

聽得蕭雲問來,寂無眉頭也是不經意間微微一皺,因為在心中他並不願意出手。

因為那些妖獸太過危險,自己門下的師弟一旦有所損傷,可就得不償失了。

畢竟,自己的人可是一條船上的人。可你救下的人就算能一時結盟卻也難免有敵對的時候。

為了幾個有可能成為敵人的陌生人,拿自己的師兄弟去冒險顯然是不值得的。

畢竟,那些實力一般的門派頂多也就是三四個元丹境的修者而已。

可此番出手。說不定自己就有這麼多受傷。

可是見到蕭雲那表情,寂無卻並沒有立即開口。

此時任誰都看得出蕭雲是打算出手,若是寂無拒絕了出手,無形中必會給雙方的結盟留下一絲芥蒂,以後肯定不會真心以待,所以這次危機也算是考驗他們結盟的可行性的試金石。

旁邊那安七夜與褚培元卻是嘴角露笑,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另外方鼎與陳千嵐也是眉頭緊鎖,外面如此危險,他們也不想涉足。

「外面那些人或許是一些故人。所以我要出去支援,若是寂兄覺得為難便且開啟陣法。你在此守城便是了。」見寂無遲疑,蕭雲也知道了前者心中所想。當下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道。

「你的故人?」聽得此言,寂無眉頭微微一皺,隨後掃向了旁邊的安七夜等人。

「呵呵,蕭兄果然是義薄雲天,如此我等便在此等候你歸來了。」安七夜眸子微眯朗聲一笑,他之前就對蕭雲不滿,此時自然不會願意為他出手,所以立即就以此堵住了對方的嘴。

「不錯,我們就在此等候你的好消息。」褚培元也是一笑,說道,「你放心,只要你及時退回,我等也不會阻你入城的。」他完全就是一副準備看蕭雲笑話的模樣。

蕭雲嘴角一扯,泛起一絲冷意,不過此時他也並沒有心思與這些人浪費口舌。

旋即,蕭雲瞅向寂無,不管對方有何打算,他都是一定要出手的。

因為此時他心中那種擔憂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已經恨不得馬上掠出城外了。

「諸位可有人願意隨我一起外出御獸?」寂無略微遲疑,旋即眸光一凝,似下了極大的決心,他瞅向身邊的陳千嵐與那方鼎等人,不過他並沒有開口而是以請求的語氣說道。

寂無掃視著眾人,讓得附近的氣氛略顯緊張,那安七夜眉頭微微一皺。

褚培元也是一臉躊躇。

如今寂無開口,眸光瞅向他們意思也很明顯。

那就是看看這些人是否真的值得結交。

若是願意隨他出去,那麼可共生死,值得結交,若是不願意出去,那麼也就將另外對待了,這樣的人隨時都會在背後捅你一刀,這種結盟並不會穩定,所以只可淺交,絕不能以心相交。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