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五十五章荒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荒盟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這蕭雲的確不凡,不過下次一戰可就不是如此了。」一直沉吟不語的李劍元眸子一閃,說道,「一時成敗而已,何須放在心上?」後面的話語是對那些滿臉不忿的師弟說道。

「我們也去登記吧1

「是1聽得李劍元此言,那些人的士氣也是得以增加。

登記身份後天都域將會重新發放腰牌。

這些腰牌都被刻下了繁複的陣法,每個門派的弟子腰牌皆是一樣。

如天元宗,他們的腰牌留下了統一的烙印可以感應到門派弟子間的氣息。

甚至他們還可以憑藉腰牌進行簡單的溝通。

如此一來他們就算分散也可以極快的彙集在一起。

除此外,每個門派弟子所獲得的積分也會被詳細的進行統計。

而這些統計出來的積分則會出現在積分總榜上。

這積分榜則是考量一個門派的標準。

當然,這些積分榜便不是以那個門派的積分總數來判斷高低。

那將是看綜合數據。

首先是積分總數,其次便是積分平均數了。

也就是以積分總數除以這個門派弟子的人數所得到的積分數。

這也是考核一個門派綜合實力的最佳方法。

當然,也不僅僅是如此。

因為如果一個門派大部分人殞落,只剩下幾個強者,那剩下的平均數自然就高。

那平均數可是會將那殞落的人算起來。

若是門派的積分被排到了一個數值,天都域將會給予獎勵。

這是對於門派的好處。

除了門派積分榜,還有個人積分榜,這才是關係著進入玄元戰場那些青年的前途。

只有積分榜排行達到了一個特定的名額才可以擁有著參加最後百宗大戰的資格。

若是排行較低,就算你進入了最後角逐的玄元城也無法參戰。

若不能參戰也就意味著徹底與天都域失之交臂。

所以,積分對於這些人來說就變得極為重要了。

同樣。積分是通過斬殺妖獸獲得,不僅如此,還可以掠奪他人的積分。

如此一來那競爭也就在無形中變得更加的慘烈了。

所以在玄元戰常若是你不夠強那麼就只有被淘汰的份。

這將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戰場!

蕭雲等人排隊后很快便得到了一枚新的腰牌,只是滴入了一滴精血。腰牌便是被融入了掌心,一股頗為玄妙的感覺便是湧入心頭,莫名間好像有著一股詭異的力量在自己體內。

「但凡參加此次考核的人皆可在玄元戰場多呆四年,若是有新人來此考核只可對那些新人出手三次,一旦超過三次在與新人交手時那麼將被壓制到與對手一樣的境界。」當領了腰牌后,一個男子也旁邊講解著,「所以,以後你們想繼續留在此間可得好好注意。」

每次當一個門派的弟子登記完畢后此人都會講解一下這些規矩。

「那些老人只可以出手三次嗎?」蕭雲眸子流轉。心中也是微微舒了口氣。

在很久以前他就知道每次玄元戰場歷練或多或少都會有人選擇繼續留在此地。

因為這裡有許多的機緣,可供人提升。

不過留在這裡也有著時間限制。

這些老人,在一定的程度上也會給新人帶來威脅。

不過這個三次出手的機會卻是給予了一定的限制。

這也是天都域故意為之,首先給他們出手的機會就是增加新人歷練的危險,只有經過種種磨礪,走到最後的人才證明著他適合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生存,給予出手限制也就是保護這些新人了。

若是沒有出手限制,這些新人只怕將寸步難行。

同時,那些老人在達到一定境界后那出手的次數將直接被限制,只可以同級而戰。

而限制的根源便是這融入體內的腰牌了。

這東西可是能清晰的記錄修者的一切氣息變動。

經過一翻折騰。七大派的修者總算是都登記完畢。

「三天後將進行南區的考核,你們此時好好準備下。」當登記完畢后那個男子向著眾人說道。

「三天後就將考核?」

「真是期待啊1

各派弟子帶著滿臉期許,就此離開了這片校常

南元城很大。建築古老,有著許多完好的院落屋舍存在。

七大門派的修者選擇了一個巨大的府邸落腳,裡面完全可以居住下這八百多人。

在選擇好了居所后,七大門派的元丹境修者皆相聚在了一起。

「諸位,三天後便將進行考核,若是按照以前的規矩每次考核都將先以各種險境,考驗大家,一旦通過便可以前往一些古之遺內尋找機緣,好讓自己的修為突然。」寂無端坐在一個大廳的右首位。他眸光掠奪掠動,掃視著旁邊的眾人說道。「由於每個人的體質不一,所以在尋找那些合適的修鍊之地時我們也難以都同行。而如此一來就容易遇到別派的修者挑釁,我等門派的弟子的安全也就難以保障了。」

「所以,我提議,在進入考核前,我們七派的弟子進行一次交流,統計下體質相同,以及目的相同地人,而後將他們彙集在一起,一起去參加那些歷練,如此相互護持,方才可以與別派修者爭鋒。」寂無眸光掠動掃向眾人,問道,「你們意下如何?」

「這個提議好。」萬行山點了點頭對這個提議頗為贊同,如此一來也就不怕自己門中人被欺負了,這樣對於門派弟子的安全,以及他們獲得寶物提升實力都有著極大的好處。

「此舉甚好,這樣可以讓體質相同的人腰牌上都烙印下聯繫法印,如此一來就可以相互感應了,當然。我們也必須約束門中弟子,絕不可以內鬥,若是發現同樣需要的寶物。皆以實力競爭,就算是相互競爭也必須公平。不可傷及盟友的性命。」旁邊的陳千嵐點了點頭說道。

既然體質相同難免會看上一樣的寶物,縱使是自己人也難免有爭奪,若是立下了規矩也就好辦了。

「這樣很好,我們必須立下規矩,若是有人違反,欺負自己人,那就得各派一起懲罰。」安七夜也是點了點頭說道,「一旦誰不服。那麼就必須退出我們這聯盟,永不錄用。」

「安兄此言有理,細節我們可以在商議,不過諸位可還有異議?」寂無瞅向了蕭雲,笑道。

「這提議很好,既然是聯盟就必須公平,必須有規矩。」蕭雲點了點頭道。

對於這個提議他也很支持,如此一來在他去尋找機緣的時候也不用太過擔心門人了。

「既然如此,我們這個聯盟也得取個名字吧。」方鼎微微一笑說道。

「名字?」眾人一愣。

在玄元戰場也有許多的聯盟,不過會取名字的卻是很少。

因為這樣的聯盟並不長久。也不知什麼時候就被擊潰了,從而只得依附另外一些勢力。

許多聯盟就算取了名字也將被淹沒於歷練海潮中。

「的確該取個名字才行。」寂無眸光閃爍,隨後瞅向蕭雲道。「蕭兄,你認為了?」

「我覺得也可以。」蕭雲點了點頭也表示贊同,既然皆成了聯盟,沒有一個名字怎麼行?

再者,一個名字,代表著氣魄,代表著這個聯盟的心。

只有志向高遠的人才會給聯盟取名字,因為他們想走到最後。

只是能走到最後的人太少了,就算你不依附那些普通的勢力。以後多少也得靠那些老人的勢力支持,不然很難在玄元戰場立足。畢竟那些老人可是一個個修為高深啊!

沒有強者撐腰,豈能與他們爭鋒?

只是蕭雲志向遠大。既然來了這裡,豈能一直屈居人下?

所以給這聯盟取名字很有必要。

「好。」見蕭雲一口答應,寂無精神一振,心情甚好。

若只是他一個人有此志向,還遠遠不夠,畢竟他就算天賦在強也難以與那些老人爭鋒。

如今多了一個人支持他也就等於多了一分力量。

當然,雖然方鼎等人不錯,可是他們畢竟天賦不夠,以後只怕難以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所以寂無才會特地問蕭雲的意見。

「那麼,該取什麼名字了?」萬行山問道。

旁邊的幾人都是眸露沉思,似乎對於此事也是頗感興趣。

只有取了名字的聯盟才是真正的聯盟,一方勢力。

雖然此時他們還不強,可是誰能保證他們以後不會屹立於巔峰?

現在取名,就是一個好的開始。

是一個征程的開啟!

「我們既然來自南荒各地,那麼這聯盟便叫荒盟吧1蕭雲略微沉吟旋即瞅向眾人,道,「諸位感覺如何?」

「荒盟?」寂無眸光一凝,旋即喃喃自語道,「不錯,既然我們都來自南荒便取名為荒盟,如此也好讓世人知道我南荒並非不毛之地,南荒的男兒也一樣可以屹立這片天地的巔峰。」

說到最後他竟然有著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不錯,荒盟,這是對我們最好的詮釋1

「我們南荒男兒,不比人差,一定可以有所成就的1聽得此言,旁邊的萬行山等人皆是眸露火熱,體內的血液似乎也沸騰了起來,身為天才他們最渴望的就是得到認可。

誰願意自己的故土被稱為蠻夷之地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