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六十一章踏河而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一章踏河而上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咚!

此人狼狽落地,長發凌亂,衣袍沾染了血跡,氣息完全萎靡,比剛才那被他打傷的人還傷得重些,如此一幕讓旁邊的修者都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果然是有機緣就必有危險伴隨啊!

一個元丹二重境的修者便是如此輕易的被擊傷,此等情況讓許多人感到驚訝。

同時眾人心中也充滿了疑惑,按理說此人就算是被偷襲此人也不會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啊!

那裡到底有著什麼詭異之處?

「這是怎麼回事?」梁君宇等人眸露詫異,心情變得格外凝重了起來。

一個元丹二重境的強者都如此輕易的被擊退,那麼他們豈有機會接近那些石台獲得寶物?

「沒有想到還有妖獸潛伏。」安七夜眉頭緊鎖,也是感到一絲莫名的壓力。

他雖然有著元丹二重的修為,可比剛才這個修者也強不了多少。

既然對方連抵擋之力都沒有就被擊潰了,想必他也討不了什麼好。

霎時,各派的修者都陷入了沉吟,使得這平台上的氣氛變得格外的詭異了起來。

「朱師弟,這是怎麼回事?」當那白衣青年落地后,天河門一個元丹二重大成的青年眸光一凝,帶著幾分驚訝的神色問道,他可是知道自己這師弟的實力,堂堂元丹二重境的修者怎麼會如此無能?

「那星河有著古怪1那朱師弟眨了眨眼睛,嘴角間浮現出一抹苦澀的笑容。

此時想起剛才的情景他心中依舊是感到毛孔悚然。

「那星河有古怪?」聞言,天河門的人都是眸露詫異。

在旁邊,兩個與天河門聯盟的宗門修者也是投來詢問的眸光。

「那妖蟒襲來,星河傾覆而下,我體內的丹元之氣頃刻就被束縛住了。難以運轉。」那朱師弟帶著滿臉驚懼之色,說道,「在那種神秘的力量下。我根本就沒有一絲反擊之力。」

「什麼!你的丹元都被束縛了?」聞言,旁邊的元丹境修者都是露出滿臉驚訝。

「這星河如此詭異?」平台上另外一些門派的弟子聞言心中也是一驚。

隨後。眾人眸光流轉皆是不由向著前方的那片星河瞅去。

那裡星河流轉,那石台飄忽閃爍,就如同繚繞在星河附近的星辰有著耀眼的光芒綻放。

這片星河很平靜,難以看出什麼怪異之處,可是如今眾人瞅向這片星河的時候呼吸都變得凝重了起來,看來想要獲得這星河當中的那些寶物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啊!

此時,原本那些滿臉火熱,都想要去獲取星河那石台上的寶物的青年皆愣在了原地。

這些人眸中的火熱已經消散。轉而的是一臉茫然,不知所措的將前方的星河給盯著。

「能束縛人體內的丹元?」蕭雲嘴角露笑,瞅向前方時卻依舊顯得頗為淡然。

既然是這片星河會出現在此,那麼肯定有他的道理。

他可不相信那些布置此地的人會那麼的無聊不留一絲機會給人獲得那些寶物。

不然這古殿也就失去了它存在的意義了。

只是想要獲得那些寶物難度有些增加罷了。

這也是在所難免,畢竟若是如此輕易就獲得一件靈器那還得了?

既然想要有收穫,自然得先付出才行。

拋去腦中的雜念,蕭雲將靈識擴散開來開始仔細感應著前方的那片星河。

當將靈識擴散開來后那星河的一些細微波動也便被蕭雲給盡數收在了眼中。

「看來這星河是按照某種規律在運行流轉1蕭雲心中一動,開始暗暗關注著那星河以及當中那些漂浮的星台,通過觀察,他赫然發現了一個頗為有趣的現象。

那便是這些星台流轉時附近的星河也會跟著流動。

若仔細看去。可以發現這些星台流動的地方都有著固定的軌跡,便不是隨意流動。

而且在星台與星台間還會產生一種玄妙的波紋,那些波紋就如同禁制之紋。

「這星河看似沒有什麼問題。可是若是踏在這些符文上應該就會觸動裡面的禁制。」蕭雲細細觀察,旋即在心中總結,「可是那裡面的妖獸又是怎麼一回事了?」

蕭雲心中依舊有些狐疑。

若是遇到這等妖獸也將頗為麻煩。

在略微沉吟后他開始仔細回想著剛才那天河門的朱姓男子踏上星河時的一些舉動。

一時間一幕幕畫面在他腦海中不斷回放,他開始努力從當中尋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符文!還是符文1蕭雲眼睛一亮,眸光便是落在了那星台上。

這些星台飄忽閃爍,上面那光幕每次都有著一個呼吸間會出現一些符文。

這些符文很模糊,與星台平時閃爍出來的光芒沒有什麼兩樣,就如同閃爍的星辰。

可若是仔細看去就可以看到這些光芒當中有著符文。

不過,在閃爍之後這些符文就會消散那麼一息時間。

「剛才那天河門的人踏上星台時那些閃爍的光芒當中正還有著符文閃爍。」在沉吟了一翻后蕭雲的思緒逐漸清晰了起來。在他的心中對這片星河已經有了細微的了解。

首先,不能觸動那星河當中的符文。不然一旦觸動了什麼引起了星河波動裡面的星河之紋便會形成一股詭異的力量束縛人的修為,當然。星河當中的符文也有很多。

根據蕭雲的分析,這些符文也有幾種。

一旦觸及一些禁制符文,不等你接近星台就會被一些攻擊給擊退。

當然,那星台禁制若是被觸動,或許就有妖獸出現。

這只是蕭雲的分析,具體如何還等待驗證。

「現在該動身了。」蕭雲深吸了口氣,如今看出了一絲端倪也就只剩下實踐了。

蕭雲眸光一凝,便是向著虛空漫步而去。

「蕭師兄1見蕭雲動身。旁邊的王磊不由露出一絲緊張的神色。

「蕭兄,你可有把握?」安七夜眉頭緊鎖,也是開口。那眸中有著幾分擔憂。

經過剛才的事件后這安七夜也是心有忌憚,不敢貿然向著前方的星河踏去。

不僅是安七夜。就連別的門派的弟子也都不敢貿然動身,此時見得蕭雲向前漫步而去皆是露出一臉詫異,不過他們眸中更多的是觀望之色,此時有人去試探他們自然樂意了。

就連天河門的幾位元丹境修者也是眸光一動似笑非笑的將蕭雲給盯著。

「我去試試。」蕭雲頓住腳步回頭一笑,旋即向著王磊等人說道,「你們可得看清楚了。」

「恩。」見蕭雲一臉認真的模樣王磊連連點頭,雙眸緊緊的盯著蕭雲。

那趙政和梁君宇也在默默的關注蕭雲。

當中還有些海嵐派的弟子也是凝視著前方。

這些人對蕭雲都有著一種盲目的信任,既然後者充滿了自信。應該不會有偏差才是。

「這小子真以為自己是萬能的天才嗎?」在人群中一些南海劍派的弟子眸露冷意呵斥道。

「眾人都對此手足無措,他去也只是送死罷了。」

「我們只要仔細觀看就行了,他去當炮灰就讓他去吧。」南海劍派的修者皆是陰森一笑。

這群南海劍派弟子當中只有一個普通的元丹境修者,至於,李劍元,薛爍等天才並不在此,所以他們此時倒是略顯低調,不過在見得蕭雲踏空而去,要去試探那星台時眾人便是忍不住譏諷了起來。

對於這些人來說似乎只有打擊一下蕭雲才可以抹去後者打敗李劍元的事實。

當蕭雲踏上空時,無數道眸光彙集在他的身上。他淡淡一笑,便是向著前方的星河漫步而去,蕭雲身形如影腳步漫步於虛空。那步子落下時,下方立即有著一片光芒綻放開來。

若是在之前幾乎沒有人關注這些細節,可是到了現在王磊等人卻緊緊的盯著蕭雲落足后引起的那些波動,安七夜等人也是如此,除此外各派一些元丹境的修者也在緊緊的注視著前方。

不過整個平台上還是有不少人以漫不經心的眸光將蕭雲盯著。

因為這些人根本不相信蕭雲能帶來什麼啟迪,所以也就沒有在意。

呼!

蕭雲漫步在虛空,瞬息就來到了那片星河當中。

此時的他感覺自己置身在幻境當中,腳下是一片星河,有著詭異的波動翻滾卻又不會觸及他的身子。如此一幕倒有著一種腳踏在鏡子當中的感覺,而在鏡子內則是一片星河。

可是蕭雲卻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禁制限制的緣故。

若是自己踏上了那些禁制符文,肯定會引起一些波動。

到了那時候可就不會那麼輕鬆了。

所以他也不敢掉以輕心。很快就將靈識釋放了出去仔細的感應著附近的一切波動。

在這種靈識的掌控下,那些星河中的符文以及星台內的事物皆被蕭雲收入眼中。

「這裡面有著儲物袋,還有兩個丹瓶,既然這些東西會放在這星台上肯定不凡。」蕭雲眸光一凝,視線鎖定在了一個星台上,對於他來說,靈器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所以這丹藥便成為選擇之物,畢竟如今不僅是他,還是吞天雀可都還急著要突破啊!

特別是那種提升靈魂力的丹藥對於蕭雲來說可算是迫切需要之物了。

不過,這丹藥都不明,看不到是什麼類型,一旦丹藥對他無用可就白費力氣了。

這就等於是一次賭博。

「就選擇這星台了1蕭雲眸光一凝,步伐邁動便是接近了那星台。

「這蕭雲接近星台了1

當蕭雲接近了那個星台時,下方那平台上的修者皆是瞪大了眼睛緊緊的盯著前方。

此刻,那荒門的青年也都將心提到了嗓子眼裡。

「蕭師兄會成功嗎?」趙政雙眸一凝,手掌都緊緊握了起來。

整個荒盟的人都在期待那一刻的到來。

若是成功,也就意味著他們也可以在蕭雲的帶領下得到好處。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