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六十三章摸清規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三章摸清規律!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呼!

那個身穿青袍的青年漫步虛空向著蕭雲掠去。

此人身材修長,模樣俊逸,長發飛揚時一股強大的氣勢迸發而出,向著前方席捲而去,顯得飛揚跋扈,他停在了蕭雲的身前不遠處,還只是觸及到那星河的邊緣。

「蕭雲嗎?你的確是個天才,可你若以為憑藉這准元丹境的修為便可以在南荒成雄,那麼你就錯了,今天我就讓你知道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就不是天才,因為你隨時都會夭折。」這青年眸光很冷,頗具挑釁的將蕭雲盯著,他嘴角掀起一抹冷厲的弧度,道,「記住,我的名字叫夏小涼,為正元門的弟子,呵呵,我想你會記住我的。」

說完,他手掌一翻,出現一桿銀色的長槍。

這是一件偽靈器,散發出迫人的氣息。

正天神槍,破盡星辰!

夏小涼眸光一凝,也不多說,直接便是手持長槍向著蕭雲殺了過去。

刷!

槍芒洞穿虛空,如同一道閃電,直取蕭雲的胸膛。

這一槍凌厲無比,氣勢凌人,雖然只是一件偽靈器,可是這夏小涼也著元丹一重巔峰境的修為,此時出手,那威力也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堪比,憑此他也足以傲視蕭雲了。

也是如此,他才有著膽子出手,想要爭奪那靈丹。

見這夏小涼出手,那平台上的數百名修者皆是冷冷的將那屹立在星河當中的蕭雲盯著。

若是這蕭雲沒什麼本事他們也根本無需畏懼了。

「強勢兇猛,可惜不懼神韻,徒有其勢罷了。」望著那向著自己攻伐而來的凌厲長槍,蕭雲眸光只是微微一動,旋即嘴角便是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本來他對這元丹一重巔峰的修者還略有顧忌。若是真正的天才,只怕很難憑藉自己的實力一戰。

可是在感受著那一槍當中的氣勢后蕭雲心中的擔心頓時全部消散。

「對付你,還無需費神1蕭雲淡淡一笑。旋即手指虛點。

嗡!

卻見得蕭雲連續點出兩指,那指芒閃爍。便是落在了前方的星河當中。

在那裡,星河流轉,剛好有著一片符文閃爍,那指芒一閃便是擊中一個符文。

刷刷!

蕭雲幾乎是連續點出兩指!

兩道指芒落在不同的符文當中,使得那片虛空頓時泛起了一陣漣漪。

「這蕭雲要幹什麼?」見蕭雲手指輕點星河,台下的修者皆是露出滿臉詫異的表情。

現在不應該是抵擋那槍芒嗎?

嗡!

也就在眾人心中感到不解時,那星河滾動,一股晦澀的波動瀰漫開來。

旋即當中一個符文閃爍。那星河一卷化為一條氣龍便是向著那夏小涼席捲而去。

呼!

這氣河捲動,當即便是將夏小涼那挑動的長槍給淹沒,那閃爍的槍芒也完全被籠罩。

只是瞬息,原本還氣勢凌人,瞬息就可出現在蕭雲面前的槍芒就這麼被淹沒了。

「這是星河之氣1當那氣河捲來時夏小涼露出滿臉驚訝的表情,「這蕭元怎麼能催動這星河?」這讓他感到震驚不已,對於這片星河各派的弟子可是都手足無措這蕭雲怎能如此?

也就在夏小涼一臉驚訝的時候,那星河已經將他的淹沒,然後一股晦澀的波動便是侵入體內,他體內的丹元竟然可是被束縛了起來。他感覺自己的力量在逐漸失去掌控。

「我的力量被束縛了?」夏小涼臉色驟變,感到無比的無助。

「這符文果然有幾種能力。」見得此幕,蕭雲微微點頭。經過這次試驗他之前的想法終於達到了驗證,剛才他觸動的符文距離那夏小涼較近,在加上那夏小涼強力出手,成為了攻擊的目標。

「卻不知我此時出手會如何?」蕭雲心中一動,準備在試驗一次。

此時前方怒卷的星河已經停止了波動,符文也重新收斂了氣息。

夏小涼卻依舊被一股星河之紋束縛著身子。

火炎指!

蕭雲眸光一凝,驀地手指虛點,一道指芒便是向著前方的夏小涼洞穿而去。

刷!

一道紫芒洞穿虛空便是向著那夏小涼射去。

「不!不要1指芒破空而來,發出極為刺耳的破空聲。夏小涼只覺眼前紫芒閃爍一股極為炙熱的氣息波動便如同海潮一般向著他席捲而來,那種波動讓他感到心悸。

現在的他丹元被束縛可是沒有一點抵擋之力啊!

「這……這是怎麼回事?」當紫芒劃過虛空的時候。下方各派的修者則都是傻了眼。

剛才蕭雲明明沒有出手,他只是虛點了那星河罷了。怎麼就將那夏小涼給制服了?

如今見得那站立在原地,如同被枷鎖束縛的夏小涼,各派的修者心中不甚是滋味。

砰!

紫光一閃,那指芒便是在無數道眸光的注視下擊中了夏小涼。

這夏小涼幾乎是愣在原地,連抵擋都沒有抵擋。

這讓那天河門和正元門的修者皆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而蕭雲此時也屏住呼吸,在感應著這片星河的氣息波動。

只有不斷驗證他才能了解這片星河,如此在這裡行走他也就可以多一分把握了。

指芒擊在那夏小涼胸膛間,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是將之給掀飛了出去。

啊!

虛空中,待得一聲慘叫響起,一個青年也是隨之倒飛而出,向著下方的平台落下。

那指芒擊在身上,簡直如同被利刃刺中,有著撕心裂肺幫的疼痛傳來。

如此劇痛,讓得夏小涼的臉皮都疼得扭曲了起來。

也是他身上穿有一件偽靈器級別的軟甲,不然在沒有抵擋的情況下這一擊足以洞穿他的身子了,饒是如此,那股強大的衝擊力以及那指芒當中蘊含的那種焚氣勢依舊讓得他痛苦萬分。那體內火流肆虐,似要焚化他的經脈,好在此時他那被禁錮的丹元恢復了控制力。

呼!

當夏小涼身子狼狽落地后立即運轉體內的丹元將那侵入經脈當中的火元給驅除。

如此。他才得以鬆了口氣,只是那臉色此時也是變得頗為蒼白了起來。

剛才那一幕。讓他感到心驚,此時想來那顆心都是忍不住在顫抖。

「夏師兄1見得夏小涼落地,那正元門的兩個元丹境修者連忙上前扶去。

夏小涼手掌握著一柄銀槍,眸光瞅向前方虛空時嘴角不由浮現出苦澀的味道。

「我竟然敗了?」夏小涼雙眸迷離,至此,他還沒有搞清楚自己是怎麼就敗了。

他眸光流轉,在細細的回想剛才的片段。

「那星河?」夏小涼眸光一轉,想起了自己出手時那蕭雲曾經指點星河。

也就是那一刻。星河翻滾,驀地捲起了一條氣河將他給淹沒了。

「怎麼會這樣?」想到這裡,夏小涼心中的狐疑更甚,「難道這蕭雲能牽引這星河之力禦敵?」這讓他心中一震,若是如此,那在這片星河當中誰可與蕭雲爭鋒?

如此念頭方一湧現,夏小涼就感覺到一股寒意驟升。

「怪不得這蕭雲如此淡定。」夏小涼口中喃喃道。

而在旁邊各派的修者在見得此幕後那雙眸望向前方星河時明顯有著深深的忌憚湧現。

剛才他們都清晰的看到了蕭雲是指點了星河就牽引出一片氣河襲向夏小涼。

也就是說蕭雲是借用星河之力擊潰了一名元丹境修者。

這是在借勢!

還借的是如此恐怖的星河之力,誰讓不感到忌憚?

「這傢伙難道知道了一些什麼端倪,可以掌控這片星河當中的奧妙?」唐正河眸中精光閃爍帶著滿臉詫異將虛空中的蕭雲盯著,到了現在。他也不敢在貿然出手了。

「這小子還真是個怪胎。」南海劍派的修者皆是暗暗叫罵了一句。

原本這些人還指望著那夏小涼可以教訓一頓蕭雲,哪只竟然會如此輕易的被擊退。

讓人忌憚的是現在這蕭雲應該是掌控了一些這星河的奧義,讓他們感到不安。

在那星河當中。蕭雲只怕要真的成為王者啊!

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而已,這平台上的氣氛就為之一變。

剛才眾人還想去搶奪蕭雲的丹藥呢,可現在幾乎沒有人敢貿然踏上那條星河。

「蕭師兄果然厲害1見夏小涼莫名其妙的落敗,王磊等人也是感到驚訝不已。

「呵呵,有蕭師兄在,我等何須擔憂?」那梁君宇露出滿臉振奮的表情,那眸光掃視四方見得那些吃癟的各派弟子時不由朗聲一笑,剛才那些人還蠢蠢欲動了,可現在幾乎沒有了動靜。

這種無形的改變讓人感覺到頗為爽快。

「這蕭雲還真是不簡單。」安七夜也是微微點頭。剛才他也看清楚了蕭雲是如此出手,從那種舉動來看後者很顯然是摸清了這星河中的一些奧妙。才會如此順利的取到丹藥。

而在這裡能摸清星河奧妙的人可是僅此一人啊!

如此一來豈不是代表著他們荒盟可佔盡先機?

想到這裡,安七夜也是感到頗為振奮。

在剛出現這片區域時他內心還有些擔心。畢竟那天河門聯合的勢力有著三名元丹二重境的修者陣勢明顯就比荒盟要強一些,在加上其它門派的一些元丹境修者虎視眈眈,導致他們難以掌控主導地位,可現在卻不同了,蕭雲剛才的舉止儼然改變了此間的格局。

蕭雲屹立在星河,他眸光流轉,感應著附近的波動,對於這批星河的一些奧妙心中也有了底,只要不觸及星河所隱現的那些符文,就算在此間出手也不會觸動禁制。

所以,只要他小心些還是可以在這裡來去自如的。

當然,這還只是這星河外圍的區域,因為那裡面的情況如何他還需要去琢磨才是。

「你們可還有人要來奪我手中的丹藥?」在驗證了自己心中所想后,蕭雲雙手背負,眸光流轉,睥睨著下方各派的修者一字一句的說道,對於這些剛才還想對自己出手的人他顯得頗為強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