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百八十九章底牌盡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九章底牌盡出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看來這次不能以血脈之靈與之一戰了。」見到李劍元催動出了一柄靈劍蕭雲眸光轉動,心中也在計算著如何應付這李劍元,可以說,蕭雲修鍊至今,還從來沒有為此那麼頭疼過。

本來他也有著殺手,那便是強大的靈魂力。

甚至蕭雲自信可以憑此與那寂無等人爭鋒!

可是遇到這李劍元卻讓他感覺頗為無力。

因為這李劍元修鍊劍道,不僅是意志,那劍意也有著一股斬盡一切的氣勢。

若是蕭雲以靈魂力出手,很難取得應有的效果。

這李劍元就如同蕭雲的勁敵,想要戰勝,難啊!

上一次蕭雲憑藉靈魂力出奇制勝,可是此時李劍元想必已經有了準備,想要在以此取勝明顯就沒有那麼簡單了,所以這讓蕭雲動手時也不得不多了幾分顧忌和擔憂。

心憂慮,故而不能一往無前,克敵制勝!

長劍呼嘯,在不斷的積蓄氣勢,已然化為了一柄能有數十丈長的青色巨劍懸浮於空。

呼!

這青色巨劍上劍氣凜冽,一道道迸發而出,好像是箭矢一般射向蕭雲。

劍光未至,那氣勢已經逼得蕭雲連連後退。

此時的蕭雲完全被一股青色的劍光籠罩。

他就如一個螻蟻,在面對一片可撕天裂地的巨大劍海!

「拼了1當感受著前方的氣勢,蕭雲那動搖的心開始堅定,不在遲疑,到了現在,遲疑,畏懼只能讓他失敗。唯有放手一搏方可殺出一條出路,只有不懼才能不敗!

吞天塔!

蕭雲心神一動,他不在催動血脈之靈。而是將那濃郁的靈魂力注入了吞天塔內。

嗡!

當那靈魂力注入吞天塔內后,塔上符文閃爍。有著一股極為驚人的波動被觸動。

那些符文就如同一個被封印的洪荒巨獸,如今被靈魂力觸動,就要蘇醒了起來。

可惜,蕭雲用心感應,卻依舊感覺自己還無法將這吞天塔從體內給催動出來。

不然想象,若是將這寶塔的本體催動了出來,必然可以一舉將那李劍元給鎮壓於此。

可是這力量都是對等的,靈魂不夠強大。就無法催動。

雖然感覺只是差一點,可是真正運轉起來卻發現還差之萬里。

當然,雖然無法催動這吞天塔,可是蕭雲並沒有沮喪,他的心神一動就試著演化虛塔,雖然本體無法催動,可是那虛塔也不凡,曾經助蕭雲化解過幾次的危機。

如今他的靈魂力增加,踏入了元丹三重,那虛塔的威力想必已然不凡吧!

呼!

驀地。那塔紋閃爍,化為一片光幕向著蕭雲的丹田外沒出。

一個氣旋旋即出現在蕭雲的身前,在那氣旋之上一個巨塔也是隨之浮現而出。

這個巨塔極高。能有十餘丈,此時塔底符文閃爍,演化出了一個巨大的氣旋。

一股極為恐怖的吞噬氣息便是從這氣旋當中瀰漫開來。

在這氣旋的牽引下,那漫天的劍氣都被吸入了當中。

如今的巨塔變得極為凝實,烏光閃爍,簡直就如同一尊真正的寶塔顯化而出。

當然,在這巨塔出現的時候一片耀眼的紫光也是從蕭雲的身上迸發而出。

這紫光綻放,就如同一片天幕將他身前方圓百米盡數籠罩。

這光幕為紫炎武魂綻放出來,可是在這光幕之內。還有著一個碧色的光圈隔絕著外界。

這碧色的光圈則是生命武魂的魂環了。

在這兩重光幕的籠罩下,那吞天虛塔竟然被極好的掩蓋了起來。使得外人根本看不到吞天塔的出現,這是蕭云為了防止有人認出這吞天塔才會加下這重重的防禦。

這吞天塔來歷不凡。蕭雲若不是被李劍元逼到了這種地步,他也不會貿然催動。

果然,當這紫炎武魂以及生命武魂的魂環覆蓋下,外人只能看到一重耀眼的紫光。

幾乎沒有人可以透過這光幕看到裡面的一切。

「他這是要催動那火炎武魂與李劍元一戰嗎?」見得那火炎演化出來的光幕,各派的弟子心中狐疑,不得不往這個方面去聯想,畢竟經過以前的戰鬥眾人已經知道了蕭雲有著紫炎武魂。

可是這武魂能扭轉局勢嗎?

許多人心中都是充滿了狐疑。

可是眾人想要看穿那火炎卻發現根本難以看清楚裡面的事物。

「這小子剛才似乎施展了一件密寶1在高台上丁域使眉頭緊鎖,露出滿臉詫異道,「可惜,我竟然無法看清楚那是什麼密寶,這小子太奇怪了,我已經看穿了那紫炎光幕,可是裡面卻還有著一重碧光環繞,竟然將我的靈識給盡數抵擋了下來。」

「這傢伙不簡單啊1丁域使露出滿臉感慨,旋即又是搖了搖頭。

他可是踏入了元嬰境的強者,那區區元丹境修者演化出的武學,光幕根本無法抵擋他的靈識探測,可是這蕭雲卻愣是隔絕了他的靈識探測,這這尊域使不得不為之感到詫異。

對於蕭雲,丁域使此時儼然又是高看了一眼。

「呵呵,他的確是施展了一件極強的至寶,那氣息,竟然讓我的靈魂都感到有著那麼一絲戰慄,如同心神要被攝走一般,看來這小子很不簡單啊1旁邊的范域使眸子微眯,臉上露出滿臉笑容,對於這個境界不高的青年他可是感到越來越好奇了啊!

「呵呵,看來我那紫玉迷心壺有機會到手了。」旋即,范域使眸子微眯,似想到了一件頗為美妙的事情,剛才他還在為蕭雲擔心了,可是如今看來這個青年似乎也沒有那麼簡單啊!

那丁域使卻是眉頭緊鎖,心情略顯複雜。

各派那些修者雖然心思各異,卻皆在緊緊的關注著前方。

吞天虛塔浮現。下方的氣旋瘋狂的吸收著那濃郁的劍意,那來自李劍元的壓迫驟降。

不僅如此,在那魂環浮現后蕭雲感覺自己心神變得更加的安寧了起來。

因為魂環替他將那些劍意完全抵擋了下來。使得心神沒有受到那種劍意的壓迫。

如此一來,心神沒有一絲壓迫。他的身子則是有天炎神鎧訣和那件靈甲護持倒也是沒有了太多的壓力,在壓力減少后,信心也是從蕭雲的心底開始慢慢的攀升。

「這是什麼?一件靈器?」在比賽台上,正準備出手碾壓蕭雲的李劍元眼瞳驟然一縮,他緊緊的盯著前方,露出滿臉詫異之色,因為他那劍氣縱橫,將紫炎擊潰使得吞天虛塔出現在了他眼前。

在見得此塔后。他那臉色顯得頗為凝重了起來。

這巨塔下方是一個氣旋,在吞噬著他釋放出來的無上劍意。

那浩瀚的劍氣,無形的劍意只是瞬息間就被吞噬了大半。

在這種吞噬下,他感覺自己那柄靈劍的氣勢在銳減,若是在持續下去後果極為不妙。

如此厲害的靈器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這莫非是超越了靈器的至寶?」李劍元心頭微震,露出滿臉詫異。

在南荒,靈器已經是極為稀少的寶物,就連元嬰境的修為也不能人手一件!

至於那超越靈器的存在,只怕唯有那些掌教至尊才有吧。

可是誰會願意將這等寶物交給一個後輩子弟了?

只怕天元宗的掌教也沒有那麼大方吧!

要是這蕭雲殞落在玄元戰場,失去了這至寶那可是得不償失啊!

可不是那掌教給予的蕭雲。那又是誰給的了?

李劍元的腦海里幾乎是在一瞬息就有著千百個念頭閃爍而出。

而這種寶物,不同於那些禁器殺手。

長輩給予的禁器殺手,在玄元戰場比賽時是不可動用的。

可是靈器卻可以。

雖然靈器也不是人手可一件。對於那些沒有靈器的人來說有失公平。

可是這個世上沒有絕對的公平。

你起步低,就註定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比如這些參加玄元戰場的人有真元境,有元丹境一樣!

這是一個殘酷的戰場!

到了現在,李劍元也只得在心中驚訝罷了。

「那麼,就讓我看看你這寶塔有多麼強悍吧1不過,這李劍元不是常人可比,在略微驚訝后他很快就恢復了心神,那眸光一閃,全身劍氣縱橫。向著那青竹劍彙集而去。

旋即,這長劍一顫。便是向著前方斬下!

嗡!

長劍斬下,虛空直接被撕裂出了一個口子。在長劍的兩邊有著一股駭浪震蕩開來。

那感覺,就如同一柄巨劍斬在海面上顯得頗為壯觀。

然而,當這巨劍斬下的時候,吞天塔一顫,便是向著這巨劍迎擊而來。

吞天塔在虛空旋轉,散發出燦燦烏光,下方氣旋流轉,如同溝通了九幽附近那浩瀚波動的劍氣盡數被吸入了當中,不僅如此,在塔壁上也有著符文閃爍,化為氣旋吸收著那劍氣。

在這種吸收下,那一劍的威力驟降。

叮!

當這巨劍斬在吞塔上時,巨塔只是一顫,便是綻放出一片耀眼的光芒將這巨劍震開。

李劍元如此凌厲的一劍,面對這吞天虛塔竟然毫無用武之地。

咚咚!

巨劍被震退,上面的劍氣潰散,李劍元的身子連連後退,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他體內的氣血在翻滾,那嘴角竟然有著一絲血跡溢出,待得他足足退了那麼百米才得以穩住身形。

「這塔竟然如此力量。」在穩住身形后李劍元猛地抬頭,他眸光上揚,瞅向前方時露出滿臉驚訝的表情,這塔之玄妙完全超乎了他的預料,如此寶物顯然不是靈器了。

「這蕭雲怎麼來的此等寶物?」李劍元眸光閃爍,那內心開始不平靜了。

這一向高傲自負,銳氣逼人的李劍元此時那眉宇間出現了詫異。

甚至還可以從當中看到一絲不可察覺的慌亂。

因為蕭雲簡直就是一個奇,每一次都能展現出不同的一面,讓人為之震撼。

很難想象他下次還有沒有更加厲害的底牌。

這讓李劍元的內心感到不安。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