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四百零二章上屆強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二章上屆強者?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寂無雙眸閃爍,眸光瞅向那些妖獸時也是將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不過他也還沒有徹底慌張,顯然是手裡還有著底牌。

只是現在他在遲疑。

雖然有底牌,可是若在此間用了也太浪費了。

只是若是不用,後果難料。

所以他在遲疑。

寂無遲疑時,眸光不由瞅向了旁邊的安七夜,方鼎等人。

這些人都是一派領頭人,想必也有著底牌才是。

只是這些人此刻都相互觀看,似乎都在等待。

當感應了一翻這些人的神情后蕭雲也是發現了異樣。

「看來各派都有著那麼一人有著底牌。」蕭雲心中暗忖。

「只是現在這情況下誰都不願意先動用這底牌,縱使結盟,也不能真正的一條心。」

想到這裡蕭雲不由微微一嘆。

底牌之所以被叫做底牌,那是因為它是用來保命的。

蕭雲也有,可是不到絕境他也不會動用。

畢竟,若是越早動用了底牌那麼便將少一分走到最後的機會。

對於自己而已就越多了一方未知。

所以只有將這底牌時刻留著才能放心。

在這玄元戰場,他們可是還將呆許久,誰也不知要面對多少困難。

在明知別人也有底牌的情況下誰又願意動用自己的底牌了?

這無疑是奢侈的耗費了一次保命的機會。

蕭雲也不願意。

這是人心。

「只是若不動用底牌此次很難度過危機。」蕭雲眸露遲疑。

若是只有蕭雲一人,他也無所謂。

可是現在這裡還有著顏詩妃姐妹,有著他的師兄弟。

所以他不能坐視眾人出事。

此時在進行心裡掙扎的不止是蕭雲,旁邊那楊海芯等人眸光閃爍也露出一臉沉吟。

吼!

也就在這時,一群妖蟒騰飛而起,近四十頭妖蟒都出現在了這片虛空。一股黑色的霧氣瀰漫開來,如同黑霧繚繞在虛空,那種強大的波動直讓得這片虛空都顫抖了起來。

「大家都別遲疑了。現在不是保留的時候,只有竭力出手才可以走出這困境。不然都得死。」見得這些妖蟒已經騰飛於空,蕭雲眸光一凝,向著旁邊的修者沉聲道。

「不錯,大家應該齊心協力。」寂無眸光一凝,也下定了決心。

到了現在的確不是有所保留的時候。

既然他是盟主,那麼也該有所表示。

咻!

不過就在寂無打算率先動用底牌的時候,在員閌譴來一陣破空聲。

「有人?」當這破空聲響起后,蕭雲等人皆是不由循聲望去。

此時就連那群妖蟒的視線也是一轉。瞅向了那遁光。

只是瞬息,那遁光便是來到了這沼澤的上空。

定睛看去,那是六個青年,一個個長發飛揚,氣勢不凡。

當這些青年出現的剎那,有許多修者眼睛皆是一亮。

「我感應到了屬於我北辰宗的氣息1安七夜眸光閃爍,立即向著那六個青年掃視而去,似乎要去感應那股氣息的來源,旁邊那些北辰宗的修者也是眸露火熱之色。

這是各自宗門內腰牌所特有的氣息。

眾人雖然踏入了玄元戰場,領取了新的腰牌。可是在故宗的腰牌依舊沒有捨去。

因為誰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回去。

「還有我化元門的氣息1方鼎眼睛一亮,也是向著那幾個人掃視而去。

呼!

這幾個青年出現這沼澤上空后,便是收起了飛行靈器。旋即步伐邁動向此漫步而來。

為首的兩人劍眉入鬢,身材挺拔如槍,如此漫步而來,倒是有著幾分出塵的氣質。

這兩人只是淡淡的瞅了一眼七派的修者,旋即眸光一凝,視線便落在了前方的妖蟒身上。

「元丹五重巔峰的冥元蟒,蟒皮可做軟甲,體內妖丹亦可煉丹,倒還算有些價值。」

當中一個手掌白皙修長的青年嘴角一挑。向著旁邊那個青年瞅去,笑道。「呵呵,三頭元丹五重境的妖蟒。看誰先殺兩頭。」

「好,老規矩,誰先殺兩頭,便勝1另外一個眉目如劍的青年眸中露出一抹凌厲道。

待得他們話語落下,一股強大的氣息便是從他們的身上迸發而出。

這氣息強大無比,如同山洪肆虐而下,讓得這虛空都似要崩塌。

「這是元丹六重境的修者嗎?」

感受著這股波動,荒盟七派的修者皆是不由露出滿臉驚訝。

「元丹六重?」蕭雲眼瞳驟然一縮,眸中也是露出一抹難得的凝重。

如此境界,氣勢,可不是元丹四重或者五重可比啊!

若是雙方一戰,他根本就沒有抵擋之力!

這讓他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

「這些人應該是上一屆留下的修者了。」旁邊萬行山眸子緊緊眯起,深吸了口氣說道。

此時,荒盟的修者神色都是有所變動。

若是上一屆留下的修者都有著這麼強的修為,那麼他們這些新人又如何與之爭鋒?

也就在眾人心中驚訝的時候,那兩個青年已經是踏空而去,來到了那群妖蟒的身前。

刷!

當中那個身材挺拔的青年,手持著長槍,整個人隨風而動,便是向著一頭元丹五重境的妖蟒攻伐而去。

刷!

槍芒一閃,如同那劃過天地的流光,又如同黑夜中閃爍的星辰,那速度快得讓人難以看清楚這一槍的軌跡,待得人眼睛一眨,這青年與那槍芒已經穿透了蟒群那片黑霧。

吼!

見得此人來襲妖芒怒吼,攪動出一片巨河,那黑色的巨河從天傾覆而下,如要淹沒天地。這等氣勢,已經足以碾壓任何元丹四重境的修者了,可是在對那青年卻沒有一絲威懾。

這青年全身綻放出一片星光。星光璀璨,散發出一股玄妙的氣息。若仔細看去可以發現這些星光流淌時,似乎天這一些繁複的紋路旋即,如同化成了一片星光護罩。

嗡!

這片星紋才一綻放開來直接便是將那條傾覆而下的黑色巨河給震潰。

「這是我北辰宗的耀星訣1安七夜眸光一亮,臉上露出滿臉欣喜,「這是我北辰宗的師兄,沒有想到他的修為竟然如此高,已經達到了元丹六重,這下我們有依靠了。」

這個發現讓安七夜心中頗為歡喜。

踏入元丹境后每一重都很難突破。

再者。在玄元戰場環境很惡劣,若是沒有古之遺的丹元脈補給,根本無法突破。

沒有丹元之氣,甚至有些人會因為體內丹元的消耗出現境界下降的情況。

所以能在這幾年踏入元丹六重,此人也算是有著不小的氣運。

刷!

這個青年出手,氣勢如虹,槍芒一閃,便是洞穿了虛空。

蕭雲將心神釋放出去,仔細的撲捉著這個青年出手時留下的軌跡。

當他瞧得這槍芒消散時,不由深深吸了口氣。露出滿臉凝重的表情。

吼!

此時,那槍芒一閃而逝,這個青年的身子卻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那頭元丹武重的冥元蟒身前。而在那長槍,此刻儼然洞穿了此蟒的頭顱,原本氣勢洶洶的妖蟒,體內的氣息正在流逝。

一頭元丹五重境的妖蟒,竟然如此輕易被擊殺。

呼!

妖蟒頭顱被洞穿,氣息頓絕,旋即這青年大手一拂,一股星光一般元氣席捲而出,便是將之包裹。旋即在身前一個古鼎浮現,那妖蟒便是被他收入了這個巨鼎當中。

「好厲害1見此。寂無眼瞳也是驟然一縮,眸露驚訝。

「這是點星槍訣?」安七夜眸子凝視前方。道,「沒有想到這位師兄竟然將這槍訣修鍊到了此等境界,這一槍使出,真的如同點星,不僅快,准,還有著極強的爆發力。」

只是一擊,此人就已經讓七大派的天才為之一驚。

「呵呵,我已經解決這冥元蟒,葉兄,你看來要輸了。」從一擊得手,到將那冥元蟒收入鼎內,也不過一瞬息罷了,這青年嘴角露笑,旋即便是瞅向了旁邊那個青年笑道。

而此時,那群妖蟒甚至都沒有回過神來。

因為這一擊實在太快了。

「殷兄,你獲得了星元圖,感悟了當中的一絲奧義,實力大進,看來我是難以與你爭鋒了。」旁邊那個葉晨苦澀一笑,他們境界差不多,可是自從對方在一處古遺當中有所收穫后,那距離便是慢慢拉開,如今想要在繼續與之比肩可是有些難啊!

不過,心中苦笑時這葉晨已然出手。

天風七式!

這葉晨手持長劍,身子如隨風而動,在原地留下道道殘影便是向著另外一頭元丹五重冥元蟒攻伐而去,他的攻擊如行雲流水,又如那清風拂來,很柔和,可是卻難以撲捉。

待得你發現他一劍刺來時,他的人已經出現在了你身後,給予致命一擊。

在這種攻擊下,那頭冥元蟒幾乎也是被瞬息斬殺。

而當這頭冥元蟒被殺時,那殷姓青年又是斬了一頭冥元蟒。

三頭元丹五重境的冥元蟒竟然在一個呼吸間被斬!

靜!

這片虛空出奇的靜,彷彿連那空氣都為之凝固了。

身處虛空,可以清晰的聽到眾人的呼吸,以及那猛烈的心跳聲。

荒盟七派的修者皆是被眼前這一幕所震懾祝

原本讓他們感到頗為棘手,難以應付的三頭元丹五重境的妖獸竟然就這麼被斬了?

「元丹六重真那麼強嗎?」許多人心中都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很難想象,面對這種人物自己該如何應付!

怪不得眾人都說在各區考核過後才是真正的征途開始。

現在才是考驗眾人的時候。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