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五章擺在你門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擺在你門口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接過來周九指親自遞給他的熱茶,低頭看了看茶杯里飄著的茶梗。熱氣婷婷裊裊的飄起來,不管是溫熱的水汽還是茶香都讓人覺得很舒服。這茶就是小滿天宗山中自己種植的岩茶,算不得極品卻勝在一個自在。

想到這裡的時候,恰是周九指說了這句:「茶之品,也在自在。」

陳羲看向周九指,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周九指品了一口茶后說道:「茶的自在,與人的自在一般……茶園裡的茶,不自在。它生它長,都是按照人的要求。即便人不動手干預,也會心中期盼茶樹生長的茁壯些。這便是不自在,人念便是最大的干預。宗門裡的茶,是真自在。」

他笑了笑說道:「如棄兒。」

棄兒?

陳羲心裡微微一震,然後問道:「棄兒自在?」

周九指道:「若棄兒長大,便是自在。若棄兒死去,也是自在。若本是棄兒,但又被丟棄他的人撿了回去,那是不自在。已經起了丟棄之心,自然不重視不維護不保養。」

陳羲有些不懂,這話邏輯似乎有些混亂。

但是,陳羲知道,棄兒若長大那便是自在這句話沒錯。

「可是棄兒長大的自在,很辛苦。」

他說。

周九指道:「辛苦些,才會有所得。你看山上那些茶樹,沒人打理,靠陽光雨露活著。生的歪七扭八好生難看,但未必不是舒展開了它想舒展開的筋骨。你看園子里的小黃楊樹整整齊齊那般的漂亮,可卻是鐵剪剪出來的模樣。」

「學生不懂。」

陳羲用了學生兩個字。

周九指笑了笑,將茶飲盡:「之前你在戒律堂凍死了那些冬永蟲的時候,我知道你是將積壓在體內的碧水寒潭的冰魄之力排了出去,所以凍死了蟲子。但是這也暴露出你體內有炎氣功法的內勁,所以你是七陽谷的人而不是像你之前所說的那樣。七陽谷最近也沒有發出通緝追殺棄徒的消息,所以你是他們允許離開的。這有些奇怪,不是嗎?」

話到了這,陳羲似乎被逼到了絕境。

「是」

他點了點頭:「我是自由離開七陽谷的,不是棄徒也不是逆徒。我之所以離開,是因為七陽谷的功法不適合我,我若有適合自己的功法,或許已在破虛境。我要報仇,就要變強。小滿天宗的大開極功法,我覺得適合我。」

周九指嘆了口氣:「你是真的不自在。」

說完這句話,他起身準備離開。

「這一套茶具留給你。」

周九指看了看陳羲,走出陳羲的破落木屋:「你可以去參加內試,但我會盯著你。若你對小滿天宗有什麼不軌圖謀,我殺你很容易。留下你,是因為我剛剛接到了這個。你不是個棄徒也不是個棄兒,但你自己把自己棄了。你棄了人生,背負起來仇恨,所以只怕永遠都不得自在。修行一道,有壓力自然是好事,可到了最後,沒人能逼著你進境,你自己也不行……」

他隨手丟過來一個信封。

陳羲順手接住,打開來看了看。

是七陽谷陽照大師的親筆信。

這應該是陽照大師給周九指的回信,裡面回答的都是周九指的疑問。這疑問,自然是陳羲的來路。陽照大師回信中確定了陳羲七陽谷弟子的身份,也說明了陳羲要來小滿天宗修行是為了報仇。多年之前陳羲父母被殺,仇敵修為高絕,所以陽照大師在發現七陽谷的功法不適合陳羲之後,讓他來小滿天宗修行。

陽照大師說,陳羲的父母是他的舊交好友。

看完這封信,陳羲心裡一暖。

他知道自己瞞不住周九指,之前周九指沒關注他的時候可能不會發現他的炎氣功法,但是那般修為的人,只要關注就必然能窺破。陳羲不清楚周九指的修為,推測著身為外宗六院院長之一,最不濟也在靈山境吧。一個靈山境的修行者,可以用一根頭髮把他壓成齏粉。

周九指沒有問陳羲為什麼如此耗費心神的來拜師學藝,以陳羲的境界進小滿天宗不難。那是因為,宗門之規矩,不能破。七陽谷的弟子,轉投小滿天宗……是忌諱。並非兩個宗門有什麼仇恨,而是這行為,往惡劣了來說便是叛徒。

所以陽照大師的信最後,是請求周九指不要揭穿陳羲七陽谷弟子的身份。因為一旦如此,那麼陳羲就會成為人人唾棄的江湖逆徒。

看完這封信,再抬頭時周九指已經遠去。

陳羲卻忽然笑了笑。

「第二步,成了……」

他自語一句,眼神里有些期待。

他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七陽谷炎氣功法的修為藏不住,誰又能想到,他修鍊炎氣功法也不過是為了掩藏另外一件事。這另外一件事,才是真真不能讓人知道的秘密。若是周九指看破的話,他的所有算計準備也就白費了。

少年人

成竹在胸。

……

……

我自在嗎?

陳羲問自己。

自在

他回答自己。

為報仇而做的任何事,都出於本心。既然是出於本心,哪裡來的不自在?

……

…..

「想不到,你居然真的從戒律堂熬過來了。」

趙武在木屋門口出現,冷冰冰的說道:「你到底是什麼來路?你若是背後真有勢力,你本不必做了這一年雜役。能從戒律堂寒冰室里熬過來,而且出來之後就這般的生龍活虎,毫無損傷,你的修為確實讓人吃驚。又或者,你身上有什麼寶貝?」

陳羲依然仔細的將茶具收拾起來,畢竟這是他這個小家的第一件奢侈品。

他問:「你到底想得到什麼答案?」

趙武一腳站在門裡一腳站在門外:「我來要的答案,你心知肚明。」

「我不知不明。」

陳羲回答的很乾脆。

趙武的嘴角挑了挑,然後冷聲說道:「我們背後是誰,青武院也好,凰鸞院也好,其他學院也好,每一個想進改運塔的人背後都有些不能說的秘密。但是這秘密,其實表面上的東西大家都知道。那就是靠山……不管靠的是什麼山,都是不可動搖的大山。但你,我們都不清楚來路。」

陳羲站起來,走到門口,兩個人面對面站著,近在咫尺。

趙武顯然變得緊張起來,臉色變幻不停。

「我礙著你的路了嗎?」

陳羲看著趙武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我沒有礙著你的路,但你礙著我的路了。我沒有主動擋著你,你卻主動來我家門前擋著我。」

趙武緩了口氣,讓自己不會太落了下風:「你擋在我面前,就是礙著了。」

陳羲沉默了一會兒,往前傾了傾身子貼著趙武的耳朵說道:「剛才你的話好沒道理,我來教你如何講道理……我礙著你的路,你可以殺我。你礙著我的路,我也會殺你。」

趙武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退出門外。

陳羲笑起來,有些輕蔑:「一個這麼容易退縮的人,連我對手都不配做。放心,沒有人願意在這個時候胡亂出手殺人。那麼多人都覺得我來路不明,為什麼只有你來問我?因為……你真是個白痴。」

他回身,回到床邊躺下來準備休息:「若有自知之明,就該走了。」

趙武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才走出十幾步,忽然悶哼一聲。然後回頭,臉上都是驚恐和不可思議。陳羲聽到悶哼的時候人已經沖了出來,可是只看到了倒地而死的趙武。人死的,原來可以這般快。

傷口在後背,正對著心臟。

極狹細

是劍氣

這一劍不知從何處而來,卻精準異常。劍氣不多一分不少一分,破開了趙武的護體真氣后堪堪刺穿心臟,然後劍氣便消散無形,想查都查無可查。陳羲看著倒地的趙武,眉頭逐漸皺緊起來。

這個人就這麼死在他的門外。

甲班修為前三的弟子,竟然死的這般窩囊。

陳羲站起來,回頭看了看。似乎看到了一張臉,正在對著自己陰森森的笑著。

……

……

周九指擺了擺手,示意陳羲不用解釋:「人不是你殺的。」

陳羲點了點頭:「我不修劍氣。」

周九指搖頭:「不是劍氣,是本命。」

陳羲一怔,隨即明白過來。修行一道,自明悟而入開基,開基九品而入破虛。破虛九品,而入靈山。只有到了破虛境界的修行者,才能修鍊本命。所謂的本命,就是一種獨屬於修行者自己的東西。將全部的修為意念灌注其中,簡單來解釋就是修行者最趁手的兵器。

「我以為是劍氣消散。」

陳羲說。

周九指道:「不是劍氣消散,是本命殺人之後遁走回到了殺人者的手裡。所以無形無跡,若是劍氣消散,死者體內也會殘存。」

「您能看得出來是什麼本命?」

「不能」

周九指道:「雖然我能看出這是實物所殺,而非無形劍氣。但是修行者萬千,所選本命無奇不有,瞧不出來的。我知道人不是你殺,正是因為你還沒有到可以修行本命的境界。但是……我知道不是你殺,但你還是殺人者。」

陳羲點頭:「是的,我還是殺人者。」

周九指微微嘆息:「青州趙家,算不得什麼名門望族,但是族中高手也不少,要殺你……不難。無論如何,他死在你門口,趙家的人都會找你要一個交代。縱然有我明面上幫你解釋,他們也不會聽,因為他們背後…還有一個安陽王。」

「看來我遇到麻煩了。」

陳羲伸出手。

周九指疑惑的問:「幹嗎?」

「給點銀子,我要跑路。」

「你居然還能開的出玩笑。」

周九指嘆道:「心未免也太大了。」

陳羲笑了笑:「不然呢?難道我要哭?如果哭管用的話,我倒是真想哭一常」

周九指道:「誰叫你突兀的冒出來?他們殺趙武嫁禍給你,是讓趙家出面逼出你背後的勢力,看看你到底歸屬誰人門下。趙武只不過是他們的槍,這槍沒能問出來你的來歷,所以只好將槍折斷,逼迫槍的主人來找你問。」

他看向陳羲:「你背後有什麼了不得的靠山嗎?」

陳羲搖頭:「絕對沒有。」

周九指嗯了一聲:「我後悔了,現在我打算把送你的茶具拿回去。」

「為什麼?」

「因為你快死了。」

周九指說完之後又看了看趙武的屍體,眼神里閃過一絲疑惑。

陳羲將趙武的屍體抱起來,緩步往山下走。

「你去幹嗎?」

周九指問。

陳羲回答:「擺在你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