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七章遇強則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遇強則強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進改運塔之前,聽到了丁眉大聲呵斥那些譏諷他的學員。雖然那些學員大多出身高貴,可也不敢挑釁教習的權威。在青州,小滿天宗依然是第一大宗門。那些笑聲逐漸消失,可是那看笑話一般的眼神卻很狠狠的落在陳羲的後背上。

改運塔的門是開著的。

但是,沒有人敢私自進入。

自從改運塔奉養神騰以來,不少自認為資質脫俗的弟子想進塔碰碰運氣。結果進去的人,十個廢了十個。這些偷偷進入改運塔的人是被抬出來的,全身經脈盡斷,不可能再修行,哪怕還活著也不過是個殘廢。

自此之後,小滿天宗明令禁止學員私入改運塔。

陳羲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拎著他的扁擔走進改運塔大門。在他進去的那一剎那,身後響起一片驚呼。

「我的天!他居然真的進去了1

「這個小雜役是瘋了吧1

「大家看著吧,片刻之後他就會半死不活的被人丟出來1

「傳聞外宗六院最強的學員,也只是登上三層塔,還是在宗門長老的護送下進去的。曾經有人登上三層塔之後還想再上一步,一隻腳才踩在台階上人就廢了。也不知道那塔里有什麼邪門的東西,竟是如此的詭異。」

「你替那個小雜役擔心?真是多餘!他一個普通人想進改運塔撞大運,還不是自己作死!若是他進塔之後三分鐘沒有出來,我就自己抽二十個耳光1

「就是,那般的小人物,居然也敢挑戰宗門的規矩。」

這些人壓低聲音議論著,卻難掩興奮。

丁眉看著這些人,忽然覺得有些悲哀。那些學員之所以這樣激動,只是因為陳羲做了一件他們想做卻不敢做的事。他們都在迫切的等著,下一秒陳羲血肉模糊的從改運塔里被人抬出來。

可事實上,改運塔里沒有人。

陳羲進門之後,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他在門口稍稍停留了幾十秒鐘,整理了一下自己腦子裡關於改運塔的消息。這些消息有他幼年時候記住的,也有後來他不斷打探得來的。當然,也有那個忠心老僕臨死之前盡全力事無巨細告訴他的。

據說,改運塔是小滿天宗第一任宗主親手所建。小滿天宗第一任宗主在位兩百三十三年,白手起家,創建宗門,將小滿天宗帶進了天下一流宗門的行列。後來他往崑崙取九色石修建改運塔,用以錘鍊宗門子弟。

九色石是崑崙神物,據說以第一任宗主那般的修為,回來的時候也受了不輕的傷。

改運塔建造成功之後,小滿天宗的名聲一時無兩。誰也不曾想到,有了改運塔之後的小滿天宗反而一日不如一日,沒過幾百年便淪落為二流宗門。誰也說不清楚其中的緣由,只是有人曾經推測說,當初第一任宗主雖然驚才絕艷,但畢竟沒有能力掌控神物。九色石乃是崑崙之寶,也只有崑崙那般的龍脈之地可以滋養。

九色石到了小滿天宗所在的清量山之後,瘋狂的汲取清量山的靈氣,結果幾百年後,清量山的靈秀已經被吸取的所剩無幾。正因為如此,小滿天宗才會這樣緩緩的沒落下來。這推測中帶著的玄奇色彩令人著迷,也不知道是否貼切真相。

但是陳羲比別人更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小滿天宗絕非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進過改運塔的資質絕境的弟子,都會被秘密送往內宗。一個傳聞中存在的內宗,外宗弟子嚮往著卻一點都不清楚的內宗。這些被改運塔淬鍊過的上佳弟子,再則其優秀者送進另一個更為神秘的地方。

其實,不是小滿天宗因為清量山靈秀之氣漸枯而衰落。而是因為,大量的最優秀的弟子都被秘密送走。

世人也不想想,一個沒落了的小滿天宗,憑什麼這麼多年依然擁有著改運塔?依然擁有著九色石?

那是因為,小滿天宗背後,有一頭龐然大物。

正因為陳羲知道這些,所以他才必須要進改運塔。他要得到改運塔的淬鍊,然後才能有機會進入內宗。到了內宗他才能查出當年那件慘案的緣由,才能進入那個龐然大物之中尋找真兇。

他只知道自己的父母現在依然被困在九幽地府,卻不知道九幽地府所在何處。

陳羲深深吸氣,讓自己的思緒平靜下來。

接下來,他必須全神貫注的應付這塔里未知的危險。

第一層塔很空曠,裡面什麼東西都沒有。可以一眼看盡,甚至連一張桌子都沒有擺放。但是一層塔四周一圈有十六道門戶,這就顯得極為怪異。從外面看,改運塔只有陳羲走進來的這一道門,其餘的地方都是磚石壘造。

外面沒有門,裡面卻一圈都是門,那麼這門打開之後通向何處?

「第一層塔有十六個修鍊門,走進任何一道門都是一個石室。這十六個石室沒有任何區別,可以延緩時間流逝。你在這十六道門內修鍊一天,相當於在外面修鍊一個月。這也是為什麼進改運塔之後再出來,修為都會精進的緣故。而且十六道門內元氣比外面濃郁數倍,對提升修為大有裨益1

聲音在門外傳來,那是丁眉看到了陳羲的猶豫。

陳羲沒有回頭,微微點了點下頜。

「你隨便選一個門進去就好1

丁眉略顯急切的說道:「一旦進了門,便是院長也不能將你從中拉出來,所以你現在也無需擔心什麼了,一切後果都等出來之後再說!但你切記,最多只能在門裡修鍊一個月,時間一到,改運塔會自動把你送出來的。切不可運力抵抗,不然萬劫不復1

陳羲嗯了一聲,再沒有任何猶豫。

他走向台階,奔二層塔。

門外,丁眉驚的瞠目結舌。

「煎熬不在任何一道門裡面,而在台階1

這是陳羲聽到的丁眉最後一句叮囑,當他的腳踏上第一個石階的時候,外界的一切都消失不見了,他似乎進入了另外一個天地。

……

……

當陳羲的腳掌落在第一個石階上的時候,一股鑽心的疼便從腳掌下面立即蔓延出來。陳羲低頭看了看,發現草鞋已經被燒成了灰燼。他的腳掌踩在一塊燃燒著金色火焰的石塊上,那火將他的腳底燒的滋滋作響。

陳羲皺眉,抬頭往上看了看。

本來看到的石階消失不見,變成了一個懸空的石塊轉梯,二十八塊燃燒的石頭漂浮在半空中,一塊比一塊高些,踩著這二十八塊烈火石頭才能登上二層塔。陳羲重重的出了一口氣,將另一隻腳放在第二塊烈火石頭上。

頃刻間,另一隻草鞋也成了灰燼。

火在一瞬間將他的腳底燒焦,一股腥臭的焦糊味鑽進他的鼻子。

若是換做常人,早已經受不了了。

但是陳羲卻沒有任何退縮,他先是想快速的跑上去,隨即發現腳掌好像被粘在了烈火石頭上,每一次抬起都極艱難。他咬著嘴唇,將第一次踩在烈火石頭上的左腳抬起來,撕啦的一聲輕響,腳底焦糊的肉皮被揭下來一層。

血糊糊的腳底板在一瞬間又被火焰烤焦,然後左腳落在了第三個烈火石頭上。陳羲身上的衣服開始燃燒起來,鑽心的疼已經不止來自雙腳。破舊的衣衫被火焰引燃的那一刻,他渾身的肌膚就都開始承受煎熬。

一次,兩次,三次…

陳羲走到第五塊烈火石頭的時候,腳底已經沒有了血肉。骨骼踩在石頭上發出的聲音,那麼的輕微也那麼的清晰。這聲音鑽進陳羲的耳朵里,揮之不去。似乎是已經麻木,陳羲咬著流血的嘴唇踏上了第六個烈火石頭。

嚓一聲,左腳的腳腕被烈火燒斷,腳骨都丟在了石頭上,很快就被燒成了黑色。

陳羲穩不住身子,撲倒在烈火石頭上。

然後,他胸口,小腹,包括臉上的肉皮開始被火燒的皺緊,然後發黑,脫落。

陳羲開始向上爬。

到第十六個烈火石頭的時候,陳羲的雙臂雙腿已經只剩下原來的一半長短。到第二十塊烈火石頭的時候,他的臉上已經沒有任何血肉,只剩下臉骨。眼球在在眼眶裡微微轉動著,依然堅毅。

到第二十四塊烈火石頭的時候,陳羲全身上下已經找不到一塊血肉,就連內臟都已經被焚燒殆荊

一具殘破不全的骷髏,繼續向上攀爬。

……

……

清量山

紫氣東來閣

一個身穿月白色長袍的老者捏著棋子的手忽然停住,微微轉頭看向山前。那裡是小滿天宗外宗六院所在,也是改運塔所在。他遲遲沒有落子,坐在他面前的周九指忍不住低聲催了一句:「宗主,該你了。」

白袍白須的老者忍不住笑了笑:「怪不得你會來找我下棋,原來是有所圖謀。」

周九指也笑:「宗主不要笑,你越是笑我就知道你越是在生氣。若是你一會兒笑的慈眉善目,我怕自己承受不祝」

「有什麼打動你的地方?」

白袍白須的老者問:「何以讓你不惜破了宗門規矩?」

周九指訕訕笑了笑:「先下棋,棋局結束之後,或許宗主就能明白,我撿了一個多大的寶貝。」

「他到了二層塔,但只剩一顆頭骨了。」

宗主落子,恰是屠了周九指一條大龍:「你心不定,說明你沒有看起來這麼自信。」

周九指的臉色變了變:「怎麼會這麼強?付經綸上二層塔的時候,只是燒的沒了皮膚,血肉尚存。」

宗主卻道:「該你落子了。」

周九指將手裡剩下的黑子丟在玉盤裡,搖了搖頭:「輸了。」

宗主微笑道:「你輸了棋局,但未必輸了外面那一招棋……驗體石階,遇強則強。周九指啊,你青武院被蘇小蘇的凰鸞院壓制了這麼多年,這一次看來你要翻身了。他若能上四層塔,我就免了你們兩個的罪過。」

周九指大驚:「宗主……還沒有外宗的學員可以登上四層塔,從來沒有1

宗主看了他一眼認真的說道:「你以為,破規矩……這般容易?」

他將袍袖一揮:「就讓外宗六院的人都看看,這少年有多大毅力,多大志氣。」

瞬間

圍在改運塔外面的人全都驚呼了一聲,他們……看到了改運塔內部,看到了那顆骷髏頭。這是他們從不曾見到過的場面,一顆骷髏頭居然還在毅然決然的朝著三層塔石階的方向滾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