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十三章新的挑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新的挑戰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柳洗塵的流雲紅袖可以嚇住黃飛波,但陳羲的扁擔顯然不具備這樣的效果。說起來這也難怪,黃飛波他們幾個合力登塔的時候,陳羲剛剛進入三層塔的門戶之內恢復肉身。也就是說黃飛波他們不知道陳羲已經破鏡,若是知道的話他們不會如此跋扈。

他們自然看到了陳羲那條扁擔的神異之處,所以看重的是扁擔不是陳羲。這和對柳洗塵的態度不同,之前黃飛波就算沒有看到流雲紅袖,也不會對柳洗塵太無禮。因為柳洗塵畢竟還有兩樣東西讓他畏懼,一是柳洗塵的修為,二是柳洗塵的家世。

陳羲不一樣。

其實現在外面已經有不少人在說,陳羲之所以能登上三層塔,靠的不是自身修為而是那條來路不明的扁擔。甚至有人說,若是把扁擔給了他,他能比陳羲登的更高。

人真的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總是會被別人的言論和思維影響。之前還在為陳羲那般壯闊登塔的行為而歡呼的人,聽到別人說那都是扁擔的功勞也就跟著信了。然後開始跟著說,老子要是也有那條扁擔……

所以黃飛波看向陳羲那條扁擔的時候,眼神有些貪婪。

比他更貪的是趙庫,直接跨前一步伸手抓向陳羲的扁擔:「問你媽了個逼,這扁擔從今天歸老子了1

趙庫的身子直接向後倒飛了出去,狠狠的撞擊在牆壁上。改運塔堅固無比,這一下自然不會損壞了塔身,但正因為如此趙庫這一下挨的更重,以至於一時之間都沒能喘息過來。他甚至……沒有看到陳羲是怎麼出手的。

在黃飛波等人的驚駭之中,陳羲將扁擔重新插回背後之前綁好的索套里:「我改主意了,你們還不值得我用扁擔。」

「找死1

見陳羲收起扁擔,趙遞猛的上前一拳砸向陳羲。他修為在開基五品,比陳羲差的太遠太遠。雖然他拳頭上的風雷之聲很盛,這一拳開碑裂石必然不在話下,但他面對的卻不是一塊只是死硬的石頭。

陳羲伸出一根手指,看似緩慢但恰到好處的擋在趙遞的拳頭前面。

看起來比鋼鐵還要硬的拳頭,在遇到陳羲手指的那一刻變成了豆腐。陳羲的手指輕而易舉的穿進去,直接切斷了趙遞兩根手指之後又切開了掌骨。那一根手指勢如破竹,將趙遞的拳頭從中間劈開,然後一路向上又劈開了趙遞的胳膊。

這種感覺,就好像一柄鋒利無比的刀子切開竹片的感覺一摸一樣。

啊!

趙遞發出一聲慘呼,想撤手卻已經晚了。陳羲的手指上仿似帶著一種無法掙脫的力量,趙遞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胳膊被切開,一直切到肩膀處。半片胳膊從身體上分離出來,啪嗒一聲掉在地上。

趙遞捂著斷臂向後急退,臉色白的好像紙一樣。

陳羲聳了聳眉角:「我比柳洗塵要的少,她要你們整條胳膊,我要半條。」

趙勝的修為在開基六品,比趙遞趙庫都要強,他眼見趙遞重傷心中大駭,沒有選擇進攻而是掉頭就走。

他才轉過去,一個恍惚之間陳羲已經攔在了他身前。他甚至沒有看到陳羲動,陳羲已經從他身後到了眼前。

「半條」

陳羲淡淡的說了兩個字,然後手指輕輕一劃。

噗的一聲,趙勝右臂的半邊胳膊就如同被利刃切開一樣,頃刻間血如泉涌,半條胳膊飛出去,和趙遞掉下來的半條胳膊並排著掉在一起,十分整齊。

黃飛波修為在開基七品,作為丙班中數一數二的弟子,他本來極為自傲。可是在看到趙家三兄弟先後受挫之後,他已經很清楚自己遠不是陳羲的對手。

他訕訕的笑了笑,臉色變得很尷尬:「陳師弟,你也知道我們其實沒有什麼惡意。我們只是想請你回趙家族中談一談趙武的事,絕非想對你有什麼不敬。你這樣出未免有些太過分了吧……凡是能談的,何必動手?」

陳羲笑了笑,卻發現之前第一個被擊飛出去的趙庫竟然搖搖晃晃的又站了起來。

「咦?」

陳羲稍稍有些詫異,他現在的修為已經到了破虛一品,就算是只用一根手指也能把這四個人全都幹掉。按照道理趙庫遭受重創就算不死也斷然不能再站起來,可現在趙庫看起來並沒有受到什麼重傷。

「白痴1

黃飛波低呼了一聲,轉身就跑。

他才跑出去一步,後背上一緊,衣服被陳羲抓住,然後他感覺一陣天旋地轉,這才發現自己竟然被陳羲單臂舉了起來。不管他怎麼掙扎,他都無法掙脫陳羲手掌心的束縛之力。然後他感覺自己被陳羲調轉過來,頭朝下腳朝上……

然後就是劇烈的抖動。

陳羲倒拎著黃飛波,一陣亂抖。黃飛波的身子好像觸電一樣,抖動的那叫一個銷魂。他懷裡的東西稀里嘩啦的往下掉,幾個玉瓶,一柄匕首,還有一些油紙包顯然是包著什麼藥粉。陳羲看了看掉在地上的東西,似乎沒有要找的。

然後他看到了黃飛波掙扎的時候,手腕上有一條黑色的珠串。

「想必就是這個吧。」

陳羲伸手將那珠串扯了下來,然後發現珠串上用硃筆寫著極小的幾行字。陳羲辨認了一下,發現應該是這幾個人的名字。

「你們幾個修為一般,就算合力也斷然不能輕易登上三層塔……想必都是這珠子的作用吧?它能吸收掉你們幾個遭受的傷害,雖然我不知道這珠子能吸收多少,但已經算得上一件寶貝了。」

「這是我黃家的東西1

黃飛波顫抖著吼道。

「所以趙家的這幾個人找了你?」

陳羲將珠子仔細看了看,伸手將珠子上面硃筆所寫的名字擦掉。

頃刻間,才站起來的趙庫哀嚎了一聲又倒了下去,身子佝僂著抱成一團,顯然疼痛難忍。而都斷了胳膊的趙遞和趙勝,痛苦的嚎叫聲也立刻從嗓子里噴出來。顯然陳羲猜對了,這珠子竟然可以吸收人受到的傷害。從趙庫的表現來看,最少可以吸收半數的傷害,這已經算是很強大的能力了。

……

……

陳羲將珠串拿在手裡仔細看了看,發現這珠串就和一般的店鋪里賣的那種小葉紫檀的手串相差無幾。一共十八顆木珠,或許是年份已經不短了的緣故,所以珠子都已經是那種近乎於黑透了的顏色。

每一顆珠子上都有五顆金星,不多不少。

而且金星不是沒有規則的排列,形狀完全相同的六角形金星整齊一排,剛好圍著木珠一圈。

「這叫什麼?」

陳羲拎著頭朝下的黃飛波問。

「這是我黃家的東西,你拿不走的。若是惹惱了皇都城聖堂黃家,你應該知道是什麼後果1

黃飛波沒有回答陳羲,而是語氣極為怪異的說了一句。

「從屬性上來看倒真算是個好東西。」

陳羲緩緩道:「按照我的推測,以你的地位來說根本得不到這樣的好東西。各家各族都派了不少年輕弟子跑來小滿天宗,不外乎探查神騰之謎。因為改運塔里的神騰已經成了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東西,反而哪個家族都不敢派大高手來,唯恐引起什麼難以收拾的局面,畢竟聖皇還活著呢。所以你們這些族中修為不高的年輕人倒是有了用武之處,但是……」

陳羲語氣一轉:「你們這些人修為太低,萬一碰到別的家族派來的真正天才打不過怎麼辦?比如你們遇到了柳洗塵,除了認慫之外別無他路。但是如果連認慫都不管用的話,你們的家族就必須給你們一些寶貝東西來護身。趙武有趙家送的白玉壁,可以探查別人的修為,所以他知道我有修為在身。」

「由此可見,這個東西的價值肯定很高。若非你來了小滿天宗,你根本就接觸不到這樣的東西對吧?如果我猜的沒錯,你把這個珠串丟了,回到家族之後不死也得脫一層皮。」

他低頭看著臉憋的通紅的黃飛波:「現在告訴我,這個珠串叫什麼?」

「楚離珠1

黃飛波被陳羲的內勁壓的渾身疼痛,熬不住大聲說道:「這珠串是當年聖皇親率三十六聖堂將軍南征的時候,聖皇取皇都城聖樹別離樹上的枝條親手做了三十六個手串,每個聖堂將軍都得到了一串。南征時候,聖堂將軍的手串發揮了極大的作用,能抵消對手五成的攻擊力量。所以這珠串在南疆那些已經國滅的齊國人中名聲極大,因為取自別離樹,又是咱們大楚的東西,所以被齊國人稱為楚離珠。」

「寶貝」

陳羲讚歎了一聲:「這真是不錯的寶貝。」

「你休想拿走1

黃飛波聲嘶力竭的吼道:「我告訴你,這次各家族派來的高手很多。不要以為你現在已經到了破虛就無所顧忌!有一些真正的天才就潛藏在暗處,壓制了自己的修為來小滿天宗。他們一旦解開封印,你這破虛一品的實力根本就是個笑話1

「首先……」

陳羲將手指一劃,黃飛波的半條胳膊隨即掉落:「現在你們幾個才是笑話。」

他一腳將黃飛波踢飛,黃飛波被制住了氣脈根本無法動彈,硬生生挨了這一腳,竟是被陳羲直接踢進了一道門戶之中。陳羲也不停下,將趙家那幾個人拎著一個個都丟進那門戶里。然後他跟著走了進去。

在門戶之內,黃飛波四個人的傷勢很快就被治癒。

然後又迎來陳羲暴風驟雨一般的打擊,再次將他們四個打的支離破碎。如果說之前陳羲還留了餘地,這次他出手要重的多。四個人被打的幾乎死去,每次都是被留一口氣丟在一邊。然後被乳白色的微光治癒,才好過來,又被陳羲一頓暴揍。

改運塔外,人們看不到門戶之內發生了什麼,但是卻看得到陳羲一次次把那四個人從門戶里丟出來暴揍,揍的半死不活之後再丟進門戶里修復。如此反覆了三次,那四個人已經崩潰到跪地求饒。而地上,鋪了一層的半片胳膊。

陳羲懶得再理他們,他也是故意讓外面的人看到他如此暴虐黃飛波四人。在有些時候,稍稍展現實力可以免去一些麻煩。

他抬起頭看了看四層塔,想到之前那個貌若天仙而又冷若冰霜的絕色女子。

「我在四層塔等你,莫要讓我失望。」

這話在陳羲耳朵里迴響起來,他看了看手裡新得到的珠串,套在自己手腕上,緩步走向石階。那個背著一條扁擔的少年,開始了新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