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十六章青木劍訣(謝打賞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青木劍訣(謝打賞加更)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也不知道通向四層塔的台階到底藏著什麼讓人無法理解的意義,陳羲有些恍惚的緩步一直走上去,到了四層塔之後依然有些迷茫。他一直是個冷靜的人,也一直是個自認為將感情收藏極好的人。

他的人生到現在為止,目標只有一個。

救出他的父母。

可是,之前經歷的那一場近乎於完整的人生讓他心神不定。

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自己之所以在登塔之前就被別人侵入內心,應該和石階有關。這三層塔通向四層塔的台階,就是將人帶入幻覺的。而那個侵入自己內心的人就是藉助石階的力量,當然,也可能是為了掩人耳目怕被人察覺。

但是這些想法,陳羲竟然被排在了後面。

他的心神還沒有平靜下來,腦海里還是那草原那木屋那兒女繞膝那絕色傾城。

柳洗塵就在他前面,已經站在四層塔的窗口旁邊,似乎在看著外面。她的背影稍稍顯得有些單薄,給人一種想要過去憐惜的錯覺。陳羲知道這必然是錯覺,因為他剛剛見識過了柳洗塵的刀。

「這次是考驗人的定力。」

柳洗塵的聲音平平淡淡的飄過來,其中沒有一絲情感:「這一層的石階會根據你心中所想,創造出一個在你憧憬中的完美世界出來。然後把你置身在那個虛幻的世界中,正因為這世界對登塔者來說太美太誘惑,所以很多人流連忘返……如果不是我之前將你強行拉出來,只怕你已經困死在自己的虛構世界里。」

陳羲一怔,這才反應過來。

改運塔越是往高處去,石階的考驗越是兇險。但這次顯然沒有遇到任何錶面上的危機,只是如同美-美的做了一個夢一樣。

「你覺得那只是夢,但不是。如果你自己不能從幻境中出來,那麼你就廢了。這層石階會把你的精神一直留在那虛幻世界里,循環往複。就算你活著離開,你也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

可能這是柳洗塵在小滿天宗這兩年中,對一個男人說過的最多字數的話。

陳羲俯身,鄭重認真的抱拳施禮:「謝謝相助。」

「巧合而已。」

柳洗塵回頭看了他一眼,石塔窗口外面的風吹進來,吹亂了她的髮絲,那青絲飄擺的畫面美的讓人窒息。

「可能……」

她只是看了陳羲一眼,然後就又看向外面:「是因為你登上石階的時候,我還沒有離開。所以你的幻境和我的幻境重合起來,以至於你我在幻境之中有些交集。這本無需在意,我跟你說這些是怕你依然沉浸其中,毀了自己的修行。」

「是」

陳羲點頭,想問為什麼你的幻境會和我的幻境重合?難道你心目中的美好世界,也是那般的自由洒脫?

可這話,他不會問出來。

雖然他有一顆成熟的心,有成熟的靈魂,但他其實不了解女人。若是柳洗塵真如自己表現出來的那樣若無其事,她為何一反常態?先是在石階最高處動了流雲紅袖,然後又如此詳細的解釋了這一層石階的考驗。

這哪裡是她平時的摸樣?

平日里,她不會和男人多說一句話。就算是和凰鸞院院長蘇小蘇,她也只是三言兩語罷了。她說了那麼多,其實並不是因為她平靜。只是……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又或是她在欺騙自己。

這反常的自己,讓柳洗塵有些懊惱。

陳羲沒有去想這麼多,他只是覺得剛才那一場經歷很美好。當然,也很兇險。如果不是最後時刻柳洗塵醒悟過來,兩個人就在那草原那高坡上平靜的等待著死亡來臨的話……只怕兩個人都會被困在那個虛幻世界之中,從此成為廢人。

改運塔

真的玄妙無比。

虛虛實實,無法探知。

從烈火,到劍氣,再到一個完美的世界。這些看起來好像都是虛幻的,可又都是真實發生的。一個不小心,就會被這座改變人命運的石塔廢掉。陳羲這才真正明白改運塔這改運二字的含義……人們總是往美好的一面去幻想,以為只要進了改運塔就從此青雲直上。卻不知道改運也分好壞,有的人改變,成就美好。有的人,則會被改運塔改變命運墜入深淵。

……

……

「你還繼續登塔?」

陳羲問。

柳洗塵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難道你不知道,弟子登塔,最高極限便是四層。五層塔以上是禁止弟子登入的,若是強行登塔身死魂滅。」

陳羲一驚,他是真的不知道還有這個說法。

「也難怪……」

柳洗塵理了理額前被風吹亂的髮絲,聲音很輕的說道:「你這一年來一直都在做些雜事,突然跑來登塔也沒人告訴你這些。五層塔以上據說每一層塔都藏著一種不可知的大兇險,是當年第一任宗主厲蘭封親自將其封印在石塔之中。便是靈山境的大修行者,貿然上去也沒有一分生還的可能。」

陳羲點頭致謝:「若非你,我只怕還想再往上試試。」

「你很不錯。」

柳洗塵忽然說了這樣四個字,然後轉身走進一個門戶。陳羲有些怔怔出神,不知道柳洗塵這四個字代表著什麼含義。他再想說些什麼,柳洗塵已經走進門戶之內。

陳羲怔了片刻,自嘲一笑。

這女子,只怕已經難以從他的思緒中拋開了吧?

四層塔上只有兩個可以修行的門戶,陳羲逼著自己將那種無法描述的惱人情緒忘記,然後轉身走進另外一個門戶中。

門戶之內,有一種微微發黃的光芒。就好像日落時候,最後留在人世間的那一抹光明。陳羲抬頭看了看,果然在石室頂部看到了一顆拳頭大小的珠子,米黃色,散發出柔和的光,讓人心神安寧。

陳羲盤膝坐下來,閉上眼。

接下來,他必須心無旁騖的修行,穩固自己破虛一品的修為。接下來的日子,他不打算走出石室了。四層塔修行,要比外界修行進境快得多。雖然破虛之後每一個小境界的提升都極為艱難,但夯實現在的境界對以後對敵極有好處。

就在他盤膝坐下來準備引到內勁流轉全身的時候,石室一側的牆壁上忽然發出的幾聲輕響。他睜開眼,隨即看到石壁上有幾個類似於抽屜的東西自動彈了出來。陳羲起身,走過去看了看。

這是三個石頭盒子,比普通的抽屜要大上一倍不止。

第一個石頭盒子里,擺放著幾套衣服,束帶,內衣,一應俱全。但是這衣服的款式和陳羲現在身穿的青武院院服完全不同。這幾件長衫都是深藍色,布料也比青武院的院服考究許多。

陳羲雖然只是青武院甲班的雜役,但對外宗六院其他學院的院服也都認識。這個石盒裡面的衣服,絕對不屬於外宗六院任何一個學院。

內宗!

這兩個字立刻從陳羲的腦海里跳出來。

原來能登上四層塔的人,可以直接獲得進入內宗的機會。

陳羲心裡一陣驚喜。

看來這次,是賭對了。

第二個石盒裡,放著幾個玉瓶和一封書信。陳羲將書信打開抽出信紙,上面的話很短,只是交代了一下玉瓶里藥物的使用方法。第一個玉瓶里裝著的辟穀丹,吃一粒可以一個月不用進食。石室之內雖然時間過的要比外界緩慢的多,但飯終究還是要吃的。陳羲發現辟穀丹居然還分幾種口味,寫的特別認真仔細……他饒有興趣的看了看,發現沒有老壇酸菜。

第三個石盒裡,放著差不多二十本書冊。

陳羲看到這些書冊的時候,眼神立刻一亮。

他只是大致的看了看,就能分辨出這些書冊竟然都是中品以上的修行功法。要知道在外宗六院學習,學到的都是最基本的修行功法,下品之中的下品。只有像柳洗塵那樣的絕對天才,才會被凰鸞院的院長親自栽培,傳授其凰鸞院的上品功法千鱗翼。

這些中品功法,隨隨便便一本拿出來丟在江湖上,都會引起軒然大波。要知道一個小宗門,都不可能擁有一本中品功法。這些功法放在外界,就會引來那些不能進入學院修行的散修血腥搶奪,也不知道會死多少人。

可是在小滿天宗,這中品功法居然就這麼簡簡單單的擺在這,還是足足二十本!

陳羲小心翼翼的翻開一本,發現其中的描述並不晦澀,很淺顯易懂。但卻都是修行者最迷惑處的解釋,真可謂一處通而前路明。許多自己修行無法參透的地方,這些功法之中全都有解釋。

然後陳羲看到了石盒上刻著一行小字。

只可取一本修行,多取則剔除資格。

他一愣,然後撇了撇嘴喃喃了一句好生小氣。

有二十本,該怎麼選擇?

他把這二十本功法翻來覆去的看,想選出最適合自己的,卻發現每一本都有其玄妙之處,每一本他都想練,實在難以取捨。足足耽擱了小半個時辰,他依然沒有決定選哪本修行。然後他忽然之間明白一件事,后心裡一陣冷汗。

改運塔,考驗無處不在。

這二十本功法,何嘗不是一種考驗?

若是這樣難以抉擇下去,時間全都荒廢了。在這石室里荒廢一個時辰,相當於外界荒廢多久?而且若是激起了人的貪慾,想把功法全都學了去,必然觸動心魔。改運塔里,連細節都是為了考驗登塔之人設計的,不得不說,那位被尊為宗師的厲蘭封確實有著大智慧。

想到這一點,陳羲將捧在手裡的書冊全都放下。

他開始真正的選擇。

他下意識的將背後的扁擔取下來,然後尋找二十本功法之中有沒有適合扁擔的……毫無疑問的是,果然他媽的沒有埃修行者能晉入破虛境的人萬萬千千,選擇的本命之物也是萬萬千千,可是只怕自古以來,都沒有一個人選了一條扁擔當本命的。

所以,怎麼可能專門為陳羲準備一本扁擔功法?

就在陳羲猶豫的時候,忽然扁擔上一陣吸力發出,其中一本書冊被吸了上來,貼在扁擔上呼啦呼啦的抖動著。陳羲一怔,看了一眼扁擔心說難道你自己還懂得挑功法?他將書冊拿下來看了看,封面上寫著四個字。

青木劍訣

陳羲忍不住發出一聲長嘆:「你是一條扁擔啊,挑個棍法還算靠譜……你挑劍譜!能有點自知之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