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十七章出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出塔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看了看手裡的書冊,總覺得對青木劍訣這四個字有些熟悉。只是當初他離開內宗的時候雖然靈魂是成熟的,可畢竟才來這個世界不過四年,所以對內宗很多事都不了解。

看著這劍訣,陳羲想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有想到什麼,然後他起身,拿著書冊走出石室。到了另一個石室門口,他在外面站住,猶豫了片刻后在門外問道:「石室里有一些中品功法可以挑選,我選了一本青木劍訣……你知道這個劍訣嗎?」

石室里沉默一會兒,柳洗塵的聲音恢復了以往的冰冷:「我回答你這個問題之後,希望你不要再來擾我修行,能進四層塔修行對你來說是莫大的機緣,不要把時間浪費掉。」

陳羲訕訕的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柳洗塵繼續說道:「你不知道青木劍訣倒也在情理之中,不過你選了這一本實在是失誤至極,我敢保證,石盒裡的任何一本功法都要比青木劍訣強上許多。青木劍訣雖然勉強算是中品功法,但是小滿天宗從立宗以來就沒有一個人靠修鍊這劍訣大成的。」

「我只回答你這一個問題,所以從頭給你講清楚……青木劍訣,是當初小滿天宗的開創者厲蘭封所創,曾經是內宗的基礎功法之一。當初厲蘭封開創此功法的時候並沒有傳給弟子,在他死後,他的弟子整理他的遺物時候發現了這門功法,本以為是了不得的上品功法,找到青木劍訣的弟子隨即私下裡偷偷修鍊。」

「可是練了好久,這功法對於修為提升沒有任何益處。他不解,隨即將功法拿出來和幾個師兄弟參詳。幾個人研究了很久,發現這功法根本就沒有什麼玄妙神奇之處,本來是要按下品功法歸類的,但正因為功法是厲蘭封所創,所以勉強收錄進了中品功法之中。」

「後來,這功法就放在了內宗兵決樓里,內宗弟子可以隨意觀看。再後來,內宗的教習們覺得既然厲蘭封開創了這功法,必然有其深意。就把這青木劍訣拿出來,教授給所有內宗弟子修行。結果沒有一個人能靠著這功法修為精進的,最後淪為一本雞肋功法。」

柳洗塵稍稍停頓了一下后說道:「你應該在選之前問我,而不是選之後問我。」

陳羲道:「不能換的?」

他等了一會兒,不見柳洗塵再說話。他這才醒悟過來,這句不能換已經是第二個問題了。柳洗塵之前說過,只回答他一個問題。

陳羲沒有在柳洗塵門外多停留,拿著青木劍訣回到了石室,然後才發現,之前突出牆體的三個石盒只剩下兩個了,那個裝有功法的石盒已經縮了回去,石壁上連個縫隙都看不到。

陳羲伸手在扁擔上拍了一下,笑道:「都怪你,選了一本雞肋。」

扁擔抖動了幾下,像是回擊。

陳羲笑了笑,他本就不是那種容易後悔之人,既然選定而且再無更改的可能,那麼練這青木劍訣就是了。雖然柳洗塵說這是雞肋,但畢竟是厲蘭封所創,再爛難道還能比外宗六院的入門功法爛?

他將書冊打開,坐在地上仔細閱讀。

這青木劍訣極為簡單,第一頁說的是功法運行之道,基本上入門功法也會標註這些,大同小異。唯一不同的是……這是曾經的一代宗師厲蘭封寫的而已。從第二頁開始,就是圖注。每一頁上都描繪了幾種動作,是為劍譜。

每一招都有小字註釋,倒是清楚無比。

不過,陳羲看了片刻之後就知道為什麼所有人都覺得青木劍訣是雞肋功法了。這劍譜,甚至比江湖上那些凡武之人的劍譜也不高明什麼。只是一些動作,一些運力方式而已。劍譜前前後後只有八頁,後面七頁正好三十五式劍招。

要是在凡武江湖,這劍譜還算是個好東西。

放在修行者的世界中,這劍譜其實連雞肋都算不上。現在陳羲終於明白,之前柳洗塵說若非這青木劍訣是厲蘭封所創,不可能被歸入中品功法的話了。就算是放在下品功法中,也是下品的下品的下品……說實話,比外宗六院的入門功法只怕也不如。

陳羲想了好一會兒,為什麼當初被稱為一代天驕的厲蘭封,會在晚年創造出這樣一本毫無意義的劍譜?

就在這時候,陳羲身邊的扁擔卻自己跳了起來,落在陳羲手裡,似乎是在催促他趕緊修鍊。

這扁擔本是死物,可現在竟然給人一種迫不及待的感覺。

……

……

接下來的日子,陳羲開始有些枯燥但絕對充實的修行。四層塔石室里的天地元氣,遠比外界要充沛的多。陳羲知道那一定是九色石的緣故,九色石是崑崙至寶,改運塔如此神奇全都是因為九色石的奇效。

石室里的天地元氣非但充沛,而且純正。

陳羲用了幾天的世間,將自己破虛一品的境界徹底穩固下來。然後就開始鑽研那本青木劍訣,劍招都很簡單,一共才三十五式,以陳羲的天賦,只看一遍就將所有的劍招和運功法門都記了下來。

一連四五天,他都在熟悉這套青木劍訣。可不管怎麼練,他也沒覺得其中有什麼神妙玄奇。唯一的好處是,這四五天的修行之後,扁擔倒是越用越順手了。只是這扁擔和以往有些不同,經常會有一些小動作。有時候陳羲忍不住去想,這扁擔吸了自己的血之後就好像變成了一個孩子……

但是從外表上來看,它依然那麼丑。

陳羲是個做事認真的人,為了報仇計劃十年,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他的心性有多沉穩,極少會有心浮氣躁的表現。若是換做別人修行這般簡單無用的劍訣早就已經煩了,說不定第二天就丟在一邊不再去理會。

陳羲倒是穩妥踏實,每日里除了運行內勁增進修為之外,剩下的時間就來來回回的練這三十五式劍招。其實每一招都很簡單,簡單到沒有任何變化可言。所謂功法分品,正是因為其中的變化。

下品功法,一招發出,可能之後會有三五個變化,用以迷惑敵人。中品功法,一招發出,後續可能有數百個變化,敵人根本就分不清殺招何在。而且功法等級越高,威力越大。但是青木劍訣沒有變化,一招就是一招,一劍就是一劍。

不……一扁擔就是一扁擔。

陳羲也不氣餒,每日里安排的滿滿當當。

而在他對面的那個門戶里,柳洗塵選擇了一套名為功法。這功法也是中品功法,不過比起青木劍訣來就高的不止一個層次了。柳洗塵之所以選擇這套功法,是為了配合她之前修行的上品功法《千鱗翼》

若是從單獨來看,′然不俗,但威力太校是將修行之力化作如傾盆大雨一樣攻擊,密集是密集,但因為過度分散,也就造成了功法的攻擊力下降。每一份力量都不強,對於真正的高手來說不難應付。

不過這種功法,對付普通人那就是一場屠殺。若是在凡人的戰爭中,有人使用這樣的功法,那麼敵方士兵的死亡率可想而知有多高,必然是一死一大片的場面。柳洗塵選擇《傾雨》是因為她修行的《千鱗翼》已經到了某個瓶頸。

她試圖用分散,來彌補千鱗翼力量上的不平衡。

修鍊了十幾天之後,她已經將《傾雨》完全融會貫通。其實早在幾天之前,她就已經徹底修鍊完成。只是接下來有些百無聊賴,就又自己將一些不足之處修改了一下,彌補了其中的些許瑕疵。

在她看來這樣稀鬆平常的事,若是被外人知道只怕會驚的目瞪口呆。一個弟子,居然敢擅自改動功法!

到了第十五天的時候,她走出石室。

看著對面那個門戶,發了好一會兒呆。

她臉色似乎有些異樣,看著陳羲所在的門戶眼神有些恍惚。好像有什麼解不開的心事堵在她心頭,眉宇間那淡淡的愁意讓人心疼。她沉默了片刻之後,手抬起來在身前揮了一下,對面的石壁上隨即出現了幾個字。改運塔堅固無比不可能刻動,這字跡就如水墨痕一樣。

君傾一生

過眼煙雲

她看著那幾個字,沉默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再次揮手,將石壁上的字痕抹去。已經過去了這麼久,小滿天宗的宗主早已經收回了修為之力,外界之人自然不知道塔里發生了什麼事。

而這次上百人登塔,只有柳洗塵和陳羲兩個人上了四層塔。

柳洗塵靜靜的臉色卻有些傷感在那裡站了一會兒,然後選擇了離開。她沒有繼續回石室修行,而是轉身走下石階。

外面發生的這些事,陳羲不知道。

他就好像一個不知疲倦的傻子,一遍一遍的演練著那被人稱為雞肋功法的青木劍訣。他就如同一個不知道疲倦的機器,不停的用那條破舊的扁擔施展劍法。這是很詭異的一幕,若是不熟悉他的人看到這一幕甚至會覺得滑稽。

也許連陳羲自己都不知道,他這樣練下去究竟有沒有意義。不過陳羲便是一個這樣性子的人,既然得到的是這本功法,那麼就要認認真真的練下去。在不斷的修行中,日子過的極快。

一轉眼,三個月過去。

陳羲雖然沒有再次破境,但是他的修為已經極為穩固。隱隱之間,似乎有快要步入破虛二品的跡象。

從石室里走出來的那一刻,他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渾身上下,透著一股讓人不敢輕視的自信。走出改運塔的那一刻,陳羲看到青武院院長周九指,和甲班教習丁眉站在外面等他,兩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笑意。

「見過院長,見過先生。」

陳羲俯身施禮。

「何必多禮,你倒是真的讓我大大的吃了一驚。」

周九指看了看氣質有了改變的陳羲,笑著問道:「怎麼樣,從四層塔得到什麼了不得的功法,竟然讓你的修為如此的穩固?」

陳羲一本正經的回答:「青木劍訣」

周九指的笑容一瞬間僵硬,然後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幾下:「你這運氣……還真是讓人沒話說埃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也罷,終究你還是改變了自己的命運。等你進了內宗之後,內宗的教習自然會再問你選擇適合你的功法……另外,丁眉會帶你進內宗。」

「柳洗塵呢?」

陳羲問。

周九指微微一怔,然後嘆息一聲:「她……回皇都城了。」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