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二十九章會很好(謝打賞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會很好(謝打賞加更)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晚飯的時候,高青樹一直一言不發。

他像是和那一鍋燉肉有仇似的,一口氣自己幹掉了一大半。然後站起來,擦了擦嘴掃了陳羲和丁眉一眼語氣平靜的丟下一句話。

「那個叫展青的廢了。」

陳羲和丁眉同時一驚:「出了什麼事1

高青樹似乎不想說什麼,不過最終還是解釋了幾句:「我昨天早晨離開,是因為宗主知會過外宗六院新晉內宗的弟子昨天會來,讓所有內宗教習都去看看。我本不願意去,但教習終究大不過規矩。」

他站在那,看著陳羲和丁眉說道:「然後我聽聞了一件事,一個叫石雪凌的女弟子,在登上二層塔的時候偷襲了她的同伴展青,吸取了展青的修為之力,從而登上了三層塔……昨天你們也看到了,她和付經綸那麼快就廝混到了一起。」

「我不明白1

丁眉站起來問道:「為什麼內宗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允許這種事發生!這樣的人做出這樣的事,居然還能成為內宗弟子,為什麼1

高青樹沉默了好一會兒,面無幣⊥罰骸拔乙膊恢道為什麼,我也想知道為什麼。但我不知道也無從去知道,自從十年前開始,內宗已經變了很多,變得越發讓人看不清楚。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力留住你們兩個。」

「怎麼了?」

陳羲敏銳的察覺到了高青樹語氣中的異樣。

「沒什麼。」

高青樹指了指院子:「去拔草。」

說完這句話,他轉身走向自己的房間。有一個聲音在他腦子裡盤旋著……只有一個辦法能保你不去那個魔鬼地獄一般的地方。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一旦進了那個地獄一樣的地方,你就會變成厲鬼……

陳羲看著高青樹的背影,微微皺了皺眉。

「先生似乎遇到什麼麻煩了。」

丁眉說。

陳羲點了點頭:「去吧,修行先生給你的功法,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既然先生這樣安排就肯定有其道理。我想先生給你一本功法讓你修行,是因為這些年你在破虛境的底子已經足夠堅實,只要有適合你的功法,你很快就能破境。」

「好」

丁眉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陳羲走到院子一側,剛要彎腰準備拔草的時候忽然覺得有些森寒。他猛的回頭,看到小院籬笆牆外面站著一個黑影。那個黑影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鬼魂一樣站在那。夜色很深,但是這些天的修行已經讓陳羲的眼力更加的出色。

所以他看的很清楚。

那個人是付經綸。

陳羲看了一眼丁眉,丁眉卻沒有察覺到小院子外面來了人。

然後陳羲再看向付經綸的時候,發現他對自己陰森森的笑了笑,張開嘴沒有發出聲音的說了幾個字,看口型陳羲知道他說了什麼。

「我在地獄等著你。」

……

……

又是兩天兩夜沒有休息,陳羲的眼睛已經紅的好像充滿了血。

有幾次丁眉都忍不住想要衝出去阻止他繼續下去,但是最終都忍了下來。如果是正常的修行,四天四夜不眠不休倒也沒有什麼,因為打坐吐納的時候,就是在休養精神。可陳羲不一樣,他是在不動用修為之力的情況下透支自己的精神。

還是如此大體力的勞動。

「他再這樣下去,會廢掉1

丁眉大步闖進高青樹的屋子,卻發現這位面目冷峻的中年教習臉色也很憔悴。然後丁眉發現高青樹身上的衣服還是前天穿的那件,而他的衣服上有一小層淡淡的灰塵……這說明,他已經站在這裡很久都沒有動過!

而之所以衣服上會有灰塵,是因為外面陳羲在拔草的緣故。灰塵從外面飄進來,窗子始終都沒有關閉過。

「不會」

高青樹看著外面的陳羲說道:「你,我,所有人,可能都無法看到他內心深處有多少東西。但是最起碼我看到了其中一種……那就是慾望。他有目標,所以執著。因為有所執,所以才會一往無前。如果說這是他在達到目標的過程中不可逃避的一道障礙,那麼他肯定會翻越過去。」

「先生,我看不懂你。」

丁眉說。

「你們不需要懂我,我也不需要有人懂我。」

高青樹扭頭看了丁眉一眼:「既然你來了,那麼有件事我應該先對你說清楚。因為你……陳羲可能會有危險。」

「什麼危險?」

丁眉立刻問道。

「付經綸」

高青樹回答了三個字。

丁眉的臉色一變:「他為什麼要這樣做1

「現在的付經綸已經今非昔比,當初他需要藉助你的修為之力才能勉強登上三層塔,從而進入內宗。我知道,他在外宗留下的所有記錄其實都被陳羲破掉了。但是,他在內宗創下的記錄到現在也沒有人能觸及。我不知道他進入內宗之後為什麼突然變了,但是我能肯定的是……這種改變源自於一個人。」

「因為這個人,付經綸變成了不世出的天才。然後他成為了那個人的手下,就連宗主都沒有辦法約束他。所以,因為你,即便是付經綸殺了陳羲,宗主也沒法去懲罰他。」

丁眉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高青樹看了看丁眉的臉色:「你不會以為,付經綸還在乎你吧?呵呵……他只是不想讓別人碰他碰過的東西而已。」

丁眉沉默了好一會兒,語氣堅定的問:「有什麼我能做的,有什麼辦法能保護陳羲?」

「沒有,只能靠他自己。」

高青樹道:「關於小滿天宗,你有很多事都不知道。外宗六院的人,都知道有個內宗,外宗弟子也都打破頭想進入內宗。可實則內宗並不是小滿天宗最強大的地方,內宗之內,還有一個大滿天宗。」

高青樹認真的說道:「不過,大滿天宗只有十二個弟子,一個宗主。大滿天宗的宗主親自調教這十二個弟子,這十二弟子又稱之為十二神護。這個秘密,就算是外宗六院的院長都未必知道。」

「但是……您為什麼知道?」

丁眉問。

高青樹搖了搖頭,不願回答。

「為什麼叫神護?」

丁眉換了個問題。

「因為他們是神騰的護衛。」

高青樹道:「只有大滿天宗的宗主和他的十二個弟子,才能登上九層塔接觸神騰。你應該知道神騰是國師寄養在改運塔里的,那你知道為什麼要把神騰放在改運塔?」

丁眉搖頭。

「因為九色石。」

高青樹道:「神騰需要九色石的神力滋養,九色石是崑崙至寶。是天神遺物,而神騰需要這種神力才能維持。具體怎麼做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旦成為神護之一,任何人都不可能把神護帶走或是傷及神護。可以這樣說……神護是在為國師維護神騰,誰觸及了神護就是觸及了國師。」

「你知道國師的修為嗎?」

高青樹又問。

丁眉再次搖了搖頭。

高青樹再問:「那你知道誰是天府第一強者嗎?」

「是咱們大楚聖皇1

丁眉肯定的回答。

高青樹沒有否認,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聖皇的修為,是國師傳授的。」

丁眉沉思了一會兒后說道:「先生的意思是,儘力讓陳羲進入大滿天宗,成為第十三個神護。這樣的話,不管付經綸是什麼身份,都不敢去傷害他?」

「沒錯。」

高青樹道:「但是,在這之前,必須讓陳羲月考進入前五,進改運塔高層修行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之內,是誰都不可能傷害到他的。我希望他從改運塔高層出來之後,修為能達到一個足以打動小滿天宗宗主的高度,推薦他去大滿天宗。」

「是不是很難?」

丁眉問。

高青樹點了點頭:「難如登天。」

……

……

第五天!

陳羲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之後,身子重重的摔了下去。在倒下去之前,他的視線在院子里掃了整整一圈。眼神里只有兩種情感,一種欣慰,一種滿足。

在他摔倒下去的時候,丁眉從窗口一躍而出,但還沒等她到陳羲跟前的時候,高青樹已經到了。

陳羲倒地之前,高青樹驟然出現在他身邊,伸手一抄把他抱了起來。這次陳羲陷入了重度昏迷,精力體力嚴重透支,讓他處於一個極端危險的情況。高青樹抱著陳羲掠回房間,把陳羲放在床上。

「怎麼辦?」

丁眉急切的問道。

「有兩個辦法。」

高青樹道:「現在他透支的太厲害,想要醒過來必須補充損失掉的體力,培養神元。第一個法子是靠丹藥,第二個法子……是靠他自己。」

「您可有丹藥?」

丁眉立刻問。

「有」

高青樹點了點頭,然後從陳羲的衣服里摸索出來一個小藥瓶說道:「他自己也有……這應該是外宗最強的丹藥小葉丹,不出意外的話是青武院院長周九指給他的。在他進改運塔之前身體里有傷,周九指說過給他一顆小葉丹來治療傷勢。周九指說到做到,但是顯然陳羲沒打算吃下這顆小葉丹。」

丁眉皺了皺好看的眉,不明白為什麼陳羲要這樣難為自己。

「他是對的。」

高青樹似乎看出了丁眉的疑惑,隨即解釋道:「丹藥對人體確實有好處,但任何事都是相對而不是絕對。在丹藥對人體有好的一面的同時,壞的一面也悄然發生。陳羲不想吃小葉丹,就是因為他知道靠丹藥終究不如靠自己。」

「我們尊重他。」

高青樹將小葉丹放回陳羲袖口裡。

丁眉問:「可是萬一他醒不過來呢?」

「你要相信他。」

高青樹笑了笑:「他沒有放棄你,又怎麼會放棄自己?」

他走到窗口,看著外面。

院子里,那麼乾淨。連一顆最細小的野草也沒有,乾淨的讓人心裡那麼透亮舒服。這翠微草堂果然很神奇,草被拔乾淨之後竟然沒有再次生長。院子里的土泛著新黃,映襯著籬笆牆上爬滿了的薔薇。

那景色,如此的樸素又如此的美好。

「等他醒過來,他可以去趙家。」

高青樹道:「因為他回來之後,只怕就沒有時間再出去隨便逛逛了。現在盯著他的不只是一個不入流的趙家,還有比趙家恐怖強大一萬倍十萬倍的那個地獄一樣的地方。他的未來會怎麼樣?」

丁眉在陳羲身邊坐下來,用手帕輕輕擦拭他額頭的汗水:「會很好,我堅信。」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