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十二章神獸元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神獸元神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外宗六院的院長大人一字排開站在高台上,看著下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他們都是在青州江湖上舉足輕重的大人物,六個人站在一起的時候那分量足夠的沉重。因為內宗相對隱秘,所以對江湖的影響還是要看這外宗六院的。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新生入學,補充進來的新學員就站在下面仰視著那六個人。

按照小滿天宗的規矩,外宗六院的弟子每年都要參加考核。擇其最優秀者進入內宗修行,其他弟子也要參加年考,不能達到考核的人將會被淘汰,清理出宗門。有一些人也會自動離開,他們在發現自己沒有能力進入內宗之後心灰意冷,於是起了回家族繼續接受培訓的念頭。

還有一些寒門子弟,因為無法再進一步,只好做出最艱難的選擇。他們離開外宗六院之後,要麼去凡武江湖做一個萬人敬仰的俠客,最起碼豐衣足食。要麼去給富家大戶做貼身護衛,能得到極高的禮遇。

總之,雖然他們不能在修行的道路上更進一步。但是他們的人生已經得到了改變,哪怕沒有進入改運塔,他們的未來也已經變成了另一種顏色。

這既是新生的歡迎儀式,也是給離開的人送行的儀式。

凰鸞院的院長蘇小蘇是外宗六院院長中唯一的女人,但是凰鸞院卻一直把持著外宗六院第一的位置。由此可見,這個人的能力絕對很強大。

雖然凰鸞院最優秀的弟子柳洗塵已經離開,但是她依然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能不能不那麼小心眼?」

青武院院長周九指壓低聲音說道:「就算柳洗塵離開,你們凰鸞院依然是綜合實力最強的學院。」

「不要和我說話,我不想理你。」

蘇小蘇瞪了周九指一眼說道。

周九指嘆了口氣:「你也知道,柳洗塵和平江王有婚約。她還小的時候,聖皇就和柳聖堂定下了娃娃親,她當初也是為了逃婚才到了咱們小滿天宗修行。不然的話……那般驚才絕艷的人,怎麼可能進凰鸞院?聽聞皇都城四大學院都巴不得她去,就連國師都動了收徒的念頭……咱們是留不住她的。」

蘇小蘇微怒道:「若非是你撿來的那個寶貝徒弟,柳洗塵會這麼快離開?」

「早晚都是離開。」

周九指笑著說道:「有什麼分別?別忘了,傳聞就連國師都站在平江王那邊。所以平江王是最有希望成為繼承聖皇之位的,而柳聖堂絕對不會允許柳洗塵破壞了婚約。如果柳洗塵將來成為聖后,那麼柳家的地位無疑將會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蘇小蘇明知道這些,卻還是悶悶不樂。

「柳洗塵是鳳,而你撿來的那個弟子算什麼?就算他窮極一生,也不可能達到柳洗塵將來的高度。」

她憤悶的說道。

就在這時候,下面的弟子傳來一陣歡呼。他們開始被編排進入各班,每個人臉上都是難以掩飾的激動。而那些準備離去的弟子,則都有些惆悵。修行的道路上,誰不想更高一步?現在,他們卻不得不離開。

「你低估他了。」

周九指昂起下頜認真的說道:「早晚有一天,他會以一種你想象不到的方式出現在你面前,讓你震驚無比。」

他的話音才落,人群再次爆發出一陣轟鳴。只不過這次不是歡呼,而是震驚。

包括六位院長大人在內,所有人都被外宗六院山後的天空異變所震撼了。本來平靜如常的天空突然間變得扭曲起來,就連雲朵都扭曲成了風扇一樣的形狀。緊跟著一聲巨大的虎嘯從漩渦之中傳出來,當場就讓大部分弟子捂著耳朵蹲了下去。

眾目睽睽中,巨大的漩渦猛烈的旋轉起來,然後一頭綠色的巨大的猛虎從漩渦之中沖了出來,那猛虎威風凜凜,威壓之下所有弟子都有一種跪下去膜拜的衝動。

「界靈之虎怎麼出來了1

蘇小蘇驚訝的說了一句。

「看,那巨虎後背上有人1

有眼尖的人看到這一幕,隨即再次發出驚呼。

「是他1

蘇小蘇也看到了,所以下巴幾乎都驚訝的掉到地上。

那個曾經在外宗做了近一年小雜役的少年,那個讓蘇小蘇覺得永遠也不會追上柳洗塵的少年,騎著一頭巨虎從天空漩渦中沖了出來。那一幕,註定會成為外宗六院永遠的傳說。在那些新生的眼裡,在那些老生的眼裡,那個人在那一刻如同天神。

而這些人之中,曾經有很多人嘲笑過他。

有人說他是井底蛙,有人說他是小雜種。

但是這一刻,他沒有回擊沒有對罵,就讓所有人知道自己錯了。

周九指忍不住大笑起來:「我說過,他會讓你大吃一驚的1

……

……

「要去哪兒?」

周九指和陳羲並肩而行。

他問。

陳羲笑著說道:「答應了的事總不能裝作忘記,趙家那一趟終究還是要走的。」

「聽聞你跟了高教習?」

周九指又問。

陳羲嗯了一聲:「是」

周九指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所以陳羲心裡一動。

周九指的反應絕對不正常。

按照常理,周九指肯定知道高青樹這個人。所有人都覺得高青樹是個瘋子,所有人都覺得陳羲不應該跟著高青樹。所以所有人的反應都一樣,都帶著一些驚訝甚至看笑話似的的情緒。就算周九指不會看笑話,但是驚訝總該有吧?

為什麼周九指如此平靜?

兩個人肩並肩走著,穿過人群。

不管是認識不認識的,都自發的讓出來一條路。在那些學生們看來,身穿深藍色內宗院服的陳羲是他們需要仰望才能看到的人。而這個過程之快,令人咋舌。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這個令人仰望的少年還只是一個擔水劈柴的雜役。

「這些人中,有許多人嘲笑過你。」

周九指一邊走一邊說道:「你現在已經成為外宗六院的典範,將來還會成為一個傳說。當初看不起你的人一定都很後悔,有的人還會害怕你報復他們。如果我問你有什麼想對當初嘲笑你的人說的話,你會說什麼?」

「不見」

陳羲回答了兩個字。

周九指一愣,然後一種暢快油然而生:「好一股傲意1

不見

不再相見

以後你們這些人,連我的背影都看不到。

……

……

陳羲離開青武院之後就感覺到一直有人在暗中窺探自己,而且絕不是一批人。這些人的修為都不高,顯然是外宗六院的弟子。這些人中不一定都帶著惡意,有些人可能是好奇才跟著他的。

陳羲不聞不問不理會,自顧自往前走。他順著小路走上了一側的山坡,回到了那個生活了三百多天的破落小院子。這麼久沒有回來,小路上已經滿是塵土和枯草的葉子。小院子裡面,顯得更加的破敗不堪。

陳羲走到門口,推開那半扇門。

屋子裡光線很昏暗,還有一股子發霉的味道。然後陳羲看到了那個躺在門板上,蓋著一層髒兮兮棉被想要掙扎著坐起來的年輕人。這個人的年紀明明不是很大,可是渾身上下都有一種即將腐朽的味道。也許再過不了多少天,他就會變成一具腐爛的屍體。

他茫然,驚訝,甚至還有些惶恐的看著門口。當他發現走進來的人是陳羲的時候,顯然吃了一驚。

「怎麼會是你?」

他問。

「展青」

陳羲叫了一聲,緩步走過去。

「你是來看我有多落魄的?我曾經是青武院甲班最優秀的弟子,曾經被寄予厚望而你不過是個小雜役。現在你身穿內宗院服走出來,必定有一種衣錦還鄉般的驕傲得意吧?所以你來看看我,看我的笑話?」

展青說。

陳羲搖了搖頭,很熟悉的從門板下面取出來一個小板凳坐下。從袖口裡摸出一個藥瓶遞給展青:「這是院長給我的小葉丹,對你恢復身體有些效果。我知道青州趙家以煉丹出名,我馬上就要去趙家,會為你討要一些丹藥回來。」

「為什麼?」

展青驚愕的問道。

「我需要人幫助。」

陳羲說。

「你需要人幫助?」

展青忽然哭了起來,淚水順著臉往下流淌:「可我現在是個廢物!你這是在嘲笑我?1

陳羲淡然道:「別那麼作踐自己,我需要人幫助所以來找你,是因為你有能力。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种放棄,最可怕的一種無疑是自暴自棄。葯我給你放在這,吃不吃你自己拿主意。如果你想就這麼成為一個廢人,我沒權利阻止,因為那是你的選擇。如果你還想活的有價值,那就體現出自己的價值。」

展青的身子猛的一震,他顫抖著把小葉丹接了過去,淚流滿面:「謝……謝謝。」

陳羲起身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忽然又站住,回頭問道:「我想知道,石雪凌為什麼選擇的是你?你身上一定藏著什麼秘密吧,當然,你不必告訴我。」

展青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一些大家族,會找到隱藏在人間的神獸,將其獵殺。然後把神獸之元放在本族體質最好的嬰兒體內,如果神獸之元和嬰兒融為一體,那麼這個嬰兒將來會極為強大。」

陳羲皺眉:「可你不是大家族出來的人。」

展青回答:「這種人被稱之為元體,而元體有兩種。第一種是我剛才所說的,第二種是天生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是元體,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但是現在,我的元體被石雪凌奪走了。」

「如果是人為培養的元體,從小就被丹藥穩固,並且身上會帶著極強的寶物,所以很不容易被奪走。但是天生的元體,有人懷疑是神獸死亡之前自己釋放出元神,尋找到合適的宿主寄生。因為沒有血脈相容,所以更容易被人奪走。換句話說,我的身體只是神獸元神的暫居之地。但是即便如此,我還是變得比一般人更優秀……不過,現在什麼都沒了。」

陳羲心裡猛的一震。

他想到了……丁眉。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