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十五章神司要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神司要了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十五章神司要了

陳羲感覺到了扁擔的渴望。

那是一種沉寂了太久之後的爆發,那是一種重新找到了自己的癲狂,那是一種想掙脫束縛的渴望。

隨著扁擔的變化出現,陳羲發覺扁擔的分量也變得沉重了幾分。之前的扁擔看起來已經瀕臨腐朽折斷,表面上都是細細的裂紋。這樣的一條扁擔即便是放在最普通的農戶人家裡,只怕也早已經劈了當柴燒。

可是現在,扁擔通體青黑,是一種沉甸甸的金屬色澤。

扁擔在陳羲手裡,似乎想要帶著陳羲飛起來似的。

扁擔上的那種興奮,甚至影響了陳羲!

接下來,陳羲的動作猶如行雲流水一樣,看起來最是普通無用的青木劍訣,一招一式的施展出來,沒有絲毫的阻滯連綿不絕。這劍訣只有三十五式,陳羲在改運塔上的時候就已經練的純熟無比。

此時,扁擔在陳羲手裡就如同一條游龍,在翻滾的土浪中穿行。一個一個的土甲武士被扁擔擊倒,一頭一頭的犀牛猛獸比扁擔擊碎。此時陳羲手裡的扁擔仿似變成了千條萬條,如一片大幕一樣將身體四周清理的乾乾淨淨。

徹底解開了身上符咒封印的黃伏波臉色大變。

他是一個已經到了破虛三品的強者,面對著只有破虛一品的陳羲本應該具備壓倒性的優勢。尤其是他還施展出來了黃家的不傳之秘小覆地這樣的上品功法,按照道理陳羲早就應該落敗才對。

要知道即便是在上品功法之中,小覆地也是上品之中的上品。

雖然他施展出來的小覆地不可能達到絕對的威力,但是這已經足夠令人畏懼。然而他的對手,那個早應該輸了的少年郎依然頑強。任憑風浪再大,他自巍然不動。

陳羲的扁擔破開了面前的一切阻礙,穿破了翻滾的土浪。

一頭犀牛巨獸被陳羲的扁擔掃沒了半邊身子,哀嚎著倒了下去。倒地的時候把兩個衝過來的土甲武士砸在了下面,那兩個武士掙扎著想出來,奈何犀牛巨獸太大太沉重。他們先後將自己的雙腿拔斷,才脫身出來。

即便如此,這兩個土甲武士依然爬著朝著陳羲進攻。

陳羲心裡不得不贊了一聲。

當年聖皇親自帶著三十六聖堂將軍南征,滅掉了當時和大楚其名的強國大詔。在攻打詔國最堅固的火鶴城的時候,聖堂將軍之一黃穆以一式小覆地,導致了七十里黃沙翻騰,將火鶴城硬生生吞噬了進去。

一直到現在,那裡依然是一片荒漠。

傳聞,這麼多年過去,若是有人誤入那片荒漠,依然會莫名其妙的被殺死。陳羲知道的多,是因為他曾經在七陽谷陽照大和尚身邊好幾年。陽照大和尚行走天下,除魔衛道,在七陽谷甚至整個禪宗乃至於整個江湖,都有著很高的聲譽。大和尚是後來受了重傷才不得不回到七陽谷休養的,但是傷勢卻一直沒有痊癒。

陳羲曾經問過大和尚,是誰傷了他。大和尚只是搖頭不語,一個字都不想提及。但是大和尚告訴了陳羲很多傳聞,都是大和尚遊歷各地的時候聽來的故事。世人只知道黃聖堂的絕技是小覆地,鮮有人知還有一式大翻天。這些都是大和尚告訴他的,還包括很多楚國那些絕頂高手的事。

所以,黃伏波在聽到陳羲說出大翻天小覆地這六個字的時候,才會臉色大變。尋常的江湖客,根本不可能接觸到這樣的秘聞。陳羲就是讓他有所錯覺,讓他以為自己來歷非凡。

顯然,陳羲成功了。

陳羲的扁擔上散發出柔和的青色光芒,在昏暗的土浪之中如明燈一樣不滅。所有的攻勢,都被陳羲以三十五式青木劍訣擋了下來。而此時,黃伏波的額頭上已經滿是汗水。他的修為之力消耗巨大,小覆地這樣的上品功法,需要大量的修為之力才能施展出來,他此時已經到了強弩之末。

他本以為自己可以輕易的擊敗陳羲,奪回楚離珠。

可是現在,危險似乎從陳羲那邊轉移過來。

因為……陳羲已經走到了土浪的邊緣。

那少年郎,迎風破浪而行。

一步一步,隨手施展青木劍訣,竟然隱隱有幾分大家風範。

到最後,黃伏波也沒能逼出來自己想看到的東西。他本以為自己能逼迫陳羲露出本來的修為,他自幼博聞強記,知曉很多家族的修行功法。他覺得自己只要看到陳羲露出真正的修為,就能猜到他的來歷。

但是……陳羲一直用的只是那下品功法之中的下品……青木劍訣。

「住手1

他看到陳羲朝著自己走來,下意室簧:「你我之間本不是仇敵,我也只是試探一下你而已1

「你在怕。」

陳羲的眼神明亮,看著黃伏波說話的時候語氣平淡卻如響亮的耳光抽在他臉上。一個破虛三品的強者,竟然被破虛一品的陳羲逼到了害怕的份上!

黃伏波咬著牙說道:「真要是分生死,你未必能得意!若非你手上有我黃家的楚離珠,你能毫髮無損?」

陳羲淡然道:「我本就毫髮無損。」

黃伏波嘴角抽搐了幾下,語氣卻不得不柔和下來:「咱們不是敵人,都是為了神騰而來。既然你想借用我家的楚離珠,我就暫時借給你。等到以後你不用的時候,歸還就是了。」

陳羲問:「你已經沒力了?果然礙…這樣的功法,需要雄厚的修為之力支撐。你破虛三品的修為之力,已經到了極限。」

「你……你想怎麼樣1

黃伏波向後退了兩步問道。

他悄悄在背後打了個手勢,之前退到遠處的幾個修行者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悄悄的往陳羲身後繞過去。

「他們出手之前,我最起碼可以重創你。」

陳羲冷靜的說道:「你應該知道,我可以做到。」

「你到底想怎麼樣1

黃伏波喘息著問道。

「我不殺你。」

陳羲緩緩說道:「回去之後告訴你們的人,不要再來招惹我,不然你應該知道會是什麼下常現在還沒有到撕破臉的時候,所以你我之間保持著最起碼的距離最好。雖然我是獨立行事,但像我這樣獨立行事的人可不止一個。一旦你這樣白痴的舉動導致那大變提前到來,誰都活不了,你我這樣修為的人,都是炮灰。」

黃伏波臉色大變:「你果然是國師的人!只有國師手下的那些年輕人,做事的時候都是獨立行事的。只有他們,才是和你一樣的隱藏著修為!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要學青木劍訣了……你們本來都是用劍的,你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所以才挑了那本劍訣!你不想讓別人看到你本來的劍訣功法!一定是這樣1

陳羲冷笑一聲,也不說話。用黑布將扁擔包好,然後緩步離開。

他表現的很平靜,很從容,可是他心裡卻翻江倒海一樣。黃伏波剛才說的那幾句話,讓他心裡翻起來一陣巨浪!

「你們都是用劍的!所以你才會挑了那本劍訣1

你們都是用劍的!

這七個字在陳羲的腦海里不斷的翻騰著,讓他想要怒吼想要咆哮!

十年前

風雨夜

黑衣劍客!

……

……

這是陳羲要的效果。

他現在很孤立,而他又需要藉助聖皇子奪嫡的大勢。沒有這個大勢,他不可能輕鬆的在小滿天宗繼續追查下去。他需要藉助一批人的口,把他是國師的人這樣的消息散布出去。只有這樣,他才能在這狂瀾之中安然前行。

陳羲知道,用不了多久,小滿天宗里那些來自四面八方的人,都會知道他是國師的人。在聖皇沒死之前,不會有人真的敢下手除掉他了。但是陳羲也知道這樣做會有一個極大的弊端……那就是可能引起真正的國師手下人的關注。

但是這個弊端,也在陳羲的計算之內。

自從他在翠微草堂看到了付經綸之後,他就一直有個懷疑。今天,這種懷疑在他心裡越發的濃烈起來。

付經綸身上的黑色錦衣。

付經綸肯定和當年的事沒有關係,但是付經綸背後的人呢?為什麼自從陳羲的父母被囚禁在九幽地牢之後,內宗會出現付經綸那樣的黑衣人?而且看起來,付經綸在內宗是很特殊的存在。

這些,和十年前的事能沒有關係?

如果有關係,這種關係是什麼?

陳羲曾經聽陽照大師說過,大楚國師最喜歡青年才浚身邊總是帶著很多這樣的年輕人,教導他們修行。正因為如此,陳羲才會刻意讓自己表現的像是國師的人。而一旦因此而接觸到真正的國師的人,陳羲相信自己就能找到一些真相。

沒錯。

他在冒險。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已經早早的被人盯上了。只是盯上他的人,似乎還沒有察覺到他身份的特殊。

陳羲離開了吳家屯,夜色中往磐石城出發。

他或許沒有察覺到,黑暗之中依然有人窺探著他。

「懂得借勢,收發自如……此子不俗。」

村口,一身黑色流紋錦衣的百爵忍不住贊了一聲,然後說道:「付經綸,你也去吧,我可不想讓一根好苗子折在趙家那麼淺的一窪子水裡。你先去趙家,知會他們一聲,這個叫陳羲的人神司要了。他們不過是依靠著安陽王而已,若是他們還知趣,就應該知道現在這個時候,安陽王也不敢和神司鬧僵1

「是1

付經綸垂首答應了一聲,低頭的時候,他的眼神里閃過一絲陰毒。

「越是到了這個時候,這些好苗子都要佔了。神司日後的大動作,需要這樣的人。」

百爵一甩長袖,轉身走了。

付經綸一個人站在原地,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後,低頭看了看自己手裡的……那一柄長劍。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聲音很低的自語了一聲:「我不要的東西也不許別人碰,百爵就算看中你又怎麼樣?趙家的人若是硬要做些什麼,又或者趙家之外的人做些什麼,和我有什麼關係?」

他笑起來,如同一條張開嘴露出尖牙滴出了毒液的蛇。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