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十六章磐石城趙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磐石城趙家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磐石城算不得一座恢弘大城,不過在青州卻格外的有名。大楚九衙八十一州,青州尚武之風甚濃。自古以來,青州出過許多名垂青史的大修行者。除了那位開創了小滿天宗的厲蘭封之外,還有兩個人不能不被提及。

一個,是青州石家的石擋天。傳聞中石擋天是青州曾經最強的修行者,在青州沒有敵手。他年幼時候孤身一人遠赴崑崙求道,被昆崙山中隱修收下,十二年後修為大成,離開崑崙返回青州。

石擋天挑戰青州所有高手,無一人能擋其鋒。自此之後,石家名聲大震。從一個小富之家,一躍成為修行大族。石擋天留下了許多強大的功法供後人修行,以至於石家在青州的地位一直穩如磐石。

另外一個,就是趙家的趙清歡。

趙清歡的經歷和石擋天有些相似之處,只不過當初他去的不是昆崙山而是皇都城。傳聞他天賦驚人,被皇都城四大學院之一的正道院錄齲在正道學院中他也一直小有名氣,學業結束之後隨即從軍,成為聖堂將軍黃滾的手下。

黃滾帶著大楚軍隊南征北戰,趙清歡立下赫赫戰功。被當時的大楚聖皇封為果敢候,世襲罔替。自此之後青州趙家便開始發跡,並且一直和聖堂黃家有些聯繫。

趙清歡被封侯,磐石城就是他的封地。

所以這裡,土地是趙家的,人是趙家的,連花草樹木都是趙家的。

陳羲站在磐石城城門外的時候,仰起頭看了一眼城牆,忽然心中冒出來一股豪氣,想一扁擔把這磐石城的城牆掃光。他在城門外駐足片刻之後,特意留心看了一眼守城的那些兵叮發現其中的修行者並不多,且修為都在開基三品以下。

城門口,有幾個人在等陳羲。陳羲不認識他們,但陳羲確定這幾個人就是專門在等他的。

昨夜裡他在吳家屯和黃伏波一場大戰之後,他隨意找了個地方盤膝打坐休養精神。靠著陽照大和尚傳授給他的法門,進入冥想,精神恢復的極快。

「我們以為,你不敢來。」

為首的那個年輕人冷冰冰的說了一句,他年紀在二十七八歲左右,面相上來看和死在青武院的趙武有些相似之處。陳羲從這個人的眼神里看到了仇恨,那股子冰冷藏著殺意。顯然,趙家的長輩對這些年輕弟子交代的時候,把陳羲定為殺人兇手。

這個人對陳羲咬著牙齒說道:「我叫趙文,趙武的大哥。」

陳羲微微頷首示意,並沒有說什麼。

趙文冷哼一聲,轉身先往磐石城裡面走去。陳羲跟在那幾個人身後,隨意的打量著磐石城的街道。看了一會兒,隨即知道了這磐石城名字的由來。磐石城裡的房屋建築,都是以巨石壘造而成。就連道路也是石頭鋪成的,見不到一塊青磚。

這裡地處平原,四周二三百里都沒有一座山。也不知道當初建造這磐石城的人怎麼想的,居然不惜耗費巨大的人力物力,從那麼遠的地方運來石頭建造城池。所以這就顯得有些詭異,凡是不正常的事情必然有其根由,只不過陳羲暫時不知道這根由是什麼。

他也沒什麼心思,去考慮這磐石城的由來。

順著大街一直往前走,陳羲發現城中百姓對趙家的人格外懼怕。離著還遠,看到趙文他們幾個,百姓們紛紛避讓,連頭都不敢抬。如此畏懼,顯然服人之術不在德操。

趙家的大宅就在磐石城正中,佔地足有數百畝。陳羲跟著趙文他們幾個走進院門,進入視線的是一大片荷池。按照道理,花園應該在後院才對。趙府的規劃,顯然也有些和常理不合。

荷池能有幾十畝,但看起來有些蕭條。水裡的荷花看起來已經枯敗了不少,卻無人打理。這樣一個大家族,門中自然有大量的奴僕雜役。荷池中如此的臟污竟然沒有人清理,陳羲忍不住對荷池多看了幾眼,暗暗留心。

荷池正中本來有一條石頭鋪造的道路,可以直接穿過荷池。但是趙文他們幾個卻繞路而行,順著荷池外面的小路往前走。陳羲皺了皺眉,總覺得這其中有些什麼詭異。

走到正堂前面,趙文讓陳羲在外面等著,他和那幾個人進去通稟。陳羲站在空地上往四周打量,發現在池塘邊緣處修建了一個棧橋,大約二三十米長。陳羲現在目力極好,看到棧橋上有一層灰塵,灰塵上有不少腳印,但是從大小紋理來看,這些腳印屬於同一個人。

棧橋深入荷池二三十米,盡頭處放著幾個大木桶。

那幾個木桶足以裝下一頭牛,看起來已經有些年份。陳羲抽了抽鼻子,空氣之中有淡淡的魚腥味。

就在這時候,趙文從裡面出來看著他語氣冰冷的說道:「族中長老就在正堂等你,你可以進去了。」

……

……

陳羲步入正堂,這裡十分寬敞。不同於外面都是石頭鋪造,正堂的地面是用一種看起來灰黑色的磚頭鋪成的。即便穿著靴子,依然能從地面上感覺到一絲寒意。陳羲下意識的用腳搓了一下,灰黑色竟是被擦掉了一些。

陳羲心中一動,確定腳下踩著的不是磚石,而是冰磚。

從進門開始,陳羲就覺得趙家大宅的構造有些奇怪。一進門就是一大片荷池,若是園林的話這不算什麼。可這是一個名門大戶的前院,而且趙家先祖趙清歡是有封號的,既然如此,應該按照規制建造府邸才對。

然後就是趙文等人沒有直接穿過荷池,反而要繞路過來。有近路不走走遠路,必然有其緣由。之後就是那棧橋……既然荷池中心有一條石路直穿而過,這二十幾米的棧橋就顯得毫無意義。再之後,就是這正堂的地面,竟然都是極堅固的冰磚鋪成的。表面上那一層灰黑,顯然是為了掩人耳目故意灑了些塵土。

「你就是陳羲?」

聽到對面有人發話,陳羲抬起頭看過去。發現主位上坐著一個身穿灰布長衫的老者,看著大概有七八十歲。不過修行者都長壽,這人面相已經如此老邁,真實年紀只怕已經很大很大了。在他身後恭恭敬敬的站著一個中年人,陳羲認得,正是當初去青武院打算將他帶走的趙無敬。

「是」

陳羲點了點頭,按照晚輩之禮抱拳微微俯身。

那老者嗯了一聲,說話的聲音有些沙啞:「你倒是有膽氣,竟然真的一個人來了。我聽聞你已經進入小滿天宗內宗修行,且登上了改運塔四層……以你的年紀,能有這般成就令人刮目相看。我欣喜於江湖後輩優秀之人層出不窮,江湖以後是你們的江湖。我已經老了,喜歡看到更多的優秀少年支撐起這個江湖。」

他說話的聲音很緩慢,也很溫和:「所以,你放心。若是你誠實的回答我幾個問題,趙家是不會難為你的。江湖終究是年輕人的江湖,隨隨便便扼殺年輕人的江湖路,是罪過。」

陳羲點頭:「知無不答。」

老者收起笑容,臉色變得肅然起來:「那麼我來問你,趙武可是被你所殺?」

「不是」

「為何死在你門外?」

「不知」

「你和趙武有沒有過節1

「沒有」

「他去找你所為何事?」

陳羲笑了笑,反問:「我也想知道,趙武找我所為何事?」

老者一連串的問話被陳羲的反問打斷,眼看著就要佔據的氣勢驟然一頓。他眼神里閃過一絲驚異,然後語氣緩和下來后說道:「趙家子弟出外修行,尤其是在小滿天宗那樣的大宗們修行,趙家是不會過問的。所以,趙武找你做什麼,我不知道。但……你應該知道。」

陳羲回答:「趙武說願意和我做個朋友,私下裡來找我聯絡下感情。」

「你放屁1

站在老者身後的趙無敬怒道:「滿口謊言!趙武去找你,分明是因為你對他有威脅1

「哦?」

陳羲饒有興趣的問:「那麼,當時我一個小雜役,對名門出身的趙武有什麼威脅?以至於他明知道有威脅,還專門跑去找我?」

趙無敬一怔,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被陳羲的話帶進了溝里。他想了想立刻轉移了話題:「無論如何,趙武是死在你面前的,當時又沒有別人。況且,我懷疑找我身上帶著的白玉壁,被你搶走了。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正是因為你探查到了趙武身上帶著寶物,這才起了殺人奪寶之心1

陳羲嗯了一聲:「聽起來似乎有點道理……奪寶這種事我也不是沒做過。」

他伸出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楚離珠。

看到那珠串的時候,趙無敬還有那個老者全都臉色一變。

「原來傳聞不虛……你連皇都城聖堂黃家的至寶,聖皇親賜的楚離珠都敢搶。所以,搶趙武的白玉壁也就沒什麼了,對吧?」

老者問道。

陳羲搖頭:「錯錯錯,那麼垃圾的東西,我還看不上眼。」

趙無敬大怒,上前一步就要動手,卻被老者擺手制止。趙無敬哼了一聲退回去,下意識的往身後看了一眼。陳羲敏銳的察覺到了這細微的動作,順著趙無敬的視線看過去,發現屏風後面有個黑影一閃即逝。

他心裡冷笑,那身影雖然閃的極快,但他還是看到了。陳羲眼力驚人記憶力也驚人,看身形動作就在腦海里找到了一個可以重合起來的人。

看來這次趙家之行,還真沒準能牽扯出什麼骯髒齷齪的東西出來。

陳羲調整了一下呼吸,微微昂起下頜。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