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十七章殺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殺鱷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趙無敬上前一步冷笑著說道:「無論如何,你和趙武的死都脫不了關係。今日既然你來了,就必須有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交代。莫要以為你進了小滿天宗內宗就有什麼了不起,今日我手撕了你,難不成內宗還敢來我趙家興師問罪?」

「退下1

老者忽然大聲叱了一句,怒視趙無敬。趙無敬立刻垂下頭,彎著腰往後退了幾步。

他看向陳羲,歉然一笑:「年輕人,不要理會他。這屋子裡空氣有些污濁,咱們還是到外面走走,邊走邊聊。」

他站起來往外走,陳羲運轉著內勁在後面跟著。老者一邊走一邊很和藹的說道:「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們這些有天賦的年輕人,真的很喜歡看到江湖繁榮。大楚為什麼是天府大陸第一強國?就是因為聖皇提倡大力培養年輕人的緣故。百年前,詔國還要比大楚強大,二十年前,詔國被大楚所滅。」

「雖然你不是趙家的人,但是對於年輕人能提攜一把就提攜一把,是我們這些老傢伙的責任。」

他微笑著說道:「我對你沒有敵意,下面的人脾氣暴躁些,也是我這些年沒有約束的過錯。回頭,我會好好的教訓他們。不過……你這年輕人身上也有些戾氣,這不好,應該收斂些。行走江湖路,處處有兇險,能笑言而過的,何必劍拔弩張?」

陳羲想到之前見到那些百姓對趙家人的懼怕,再看看這老者的溫和,還真是對比強烈。他笑著點頭:「前輩說的對。」

老者走的很慢,步伐卻依然穩定:「趙武的死也許和你真的沒有關係,但他畢竟是我趙家的後人。他死了,身為趙家的老一代人應該去問清楚。總不能讓後人含冤,不能讓他在下面依然不可瞑目。我相信你說的每一句話,也希望接下來的每一句話依然值得我去相信。」

陳羲點了點頭,沒有言語。

老者緩步走到荷池旁邊,負手而立。

「你是為誰做事的?」

他忽然問了一句。

陳羲回答:「為自己。」

老者微微一怔,然後笑著點了點頭:「不管是為誰,歸根結底還是為自己,這回答妙極……既然話說到了這,也就沒有什麼遮遮掩掩的了。我知道很多年輕人進小滿天宗都是帶著目的的,你想來也一樣。連皇都城聖堂黃家的人你都敢去得罪,如果你不是個白痴冒失鬼,就是你背後有大勢力。」

他看向陳羲:「所以,你有恃無恐?」

陳羲搖頭:「有恃無恐,恃的不是勢,而是道理。」

老者似乎有些驚訝,驚訝於這樣的話從陳羲這樣一個少年人嘴裡說出來。但是很快,他便釋然:「也就只有你這個年紀的人,還在堅信有恃無恐,恃的是道理。等你到我這個年紀才會明白,道理……從來都不講道理。」

他看著面前平靜的荷池,沉默了一會兒開始往棧橋那邊走。陳羲跟上去,精神卻更加集中起來。

老者緩緩道:「傳聞說,你是國師的人。」

陳羲心裡笑了笑,心說這傳聞只怕昨兒夜裡才到你這的吧。

老者繼續說道:「現在大局是什麼樣,你很清楚。還有一件事,你也很清楚……皇都城聖堂黃家,和我趙家歷來關係匪淺。你手上的珠串,是黃家的楚離珠。如果不介意的話,你能否將珠串交還?如果交還,趙武的死我甚至可以不再追究。」

口風變得好快。

陳羲知道一定是自己昨天硬扛著黃伏波的小覆地,趙家的人已經都知道了。所以他們才會臨時變了主意,如果自己願意交出楚離珠,趙家也就不會太為難自己。當然,陳羲不可能交出去。

如果交出去,他就是在示弱。

如果他真是國師的人,會示弱嗎?

一旦示弱,才是真的露出了破綻。

「我比較介意。」

陳羲笑著回答。

老者表情變了變,笑的有些勉強:「你可知道,你這樣固執會把你自己,甚至更多更多的人牽扯到一個本來沒必要出現的危機之中?如果你交出楚離珠,什麼事都不會發生。如果你不交出來,很多事會超出你的掌控。」

他說話的時候,伸手在旁邊的大木桶上拍了拍。看起來這個動作很隨意,但是陳羲的戒備之心立刻提升到了極致!

……

……

老者看似漫不經心的拍了拍木桶,陳羲聽到那聲音有些悶,說明木桶不是完全空的,至少有半個木桶是滿著的。而鼻子里越發濃烈的魚腥味,讓陳羲確定了木桶里是什麼東西。

老者見陳羲不說話,繼續說道:「你身上也是帶著使命的吧?要完成自己的使命,有些時候要懂得變通。一變則百路通,不變則事事死。」

陳羲搖頭:「不懂你在說什麼。」

「唉1

老者忽然嘆了口氣:「你還不知道,自己會引起多大的變故埃」

他的手,又在木桶上拍了拍。陳羲這次觀察的很仔細,他拍木桶的時候雖然沒有發力,看起來是隨意而為。但拍打木桶是有節奏的,三下連貫,稍稍停頓之後,又是三下連拍。陳羲裝作看風景,往後退了兩步觀察四周:「大局就是在求變,所以變在何時何地,誰都不知道。」

就在這時候,他看到了不遠處的荷花葉子搖擺起來。

陳羲心中一凜,等到身前近處的荷葉動起來之後,他忽然拔地而起,腳上連環踢出去,將身邊的兩個木桶踢飛。那兩個木桶都極沉重,竟是裝了差不多有千斤左右的魚。就在這一瞬間,一張血盆大口從荷池裡突然沖了出來,咬在陳羲之前站在的地方。

陳羲踢飛了兩個大木桶,恰好擋在自己身前。

嚓一聲,兩個能裝千斤魚的大木桶,被那張血盆大口直接咬碎。然後那巨大的嘴巴張合了幾次,將那些散發著腥臭味的魚吞了進去。陳羲向後急退之中看得仔細,那竟然是一條巨大到令人膽寒的大鱷!

這大鱷只露出來一顆巨大的頭顱,就能有十餘米長度,後面的身軀看不到,但是可想而知它的身子能有多長!

陳羲這突然的舉動,顯然出乎了那老者的預計。他稍稍愣了一下,陳羲已經退到了棧橋裡面。老者皺眉,拍了拍手,那條兇殘的大鱷隨即從水池子里躍了出來,朝著陳羲追了過去。

陳羲這次看得清楚,那大鱷身長能有數十米。那巨大的頭顱還有身後那條強壯的尾巴,令人心悸。大鱷的速度奇快,爬上來之後幾乎就到了陳羲身前。它張開嘴咬向陳羲,陳羲從背後抽出扁擔在大鱷的一顆牙齒上撥了一下,藉助反震之力向後掠了出去。

這一下顯然砸的大鱷牙齒有些疼,吼叫了一聲后加速追上來。

就在大鱷追殺陳羲的時候,一身黑色錦衣的付經綸站在二樓窗口往外看著。看到陳羲竟然逃過一劫,他的眼神里閃過一抹陰毒和不滿。他知道趙家的人不敢親自下手,所以才會故意引陳羲到荷池邊。因為萬一陳羲真的來歷非凡,那麼日後有人責問的時候趙家的人可以推脫說是大鱷暴起殺人,和趙家的人沒有關係。

趙家只不過是地方上的家族而已,惹不起國師。

可付經綸卻很清楚,陳羲不可能是國師的人!

所以他很憤怒,憤怒於趙家人的小心翼翼。他已經明確告訴那個老者陳羲和國師沒有任何關係,但那個老者顯然還有所懷疑,所以老者沒有自己出手,也沒有讓趙無敬出手,而是選擇了這樣的方式。

付經綸很生氣,如果那老者親自出手的話,陳羲早已經死了!

大鱷飛快的爬過來,所過之處一片狼藉。陳羲現在明白了為什麼沒有奴僕敢去清理池塘中的雜物了,也明白為什麼連趙文都要繞著荷池走了,有這樣一頭凶獸在,誰敢隨隨便便的靠近?

腦海里才想到這些,大鱷一口咬過來,陳羲閃身躲開的瞬間,嚓一聲……他身後一棵合抱粗的大樹竟是被那大鱷一口咬斷。幾次三番沒有吞下陳羲,大鱷顯然也很惱火。它追到陳羲的一側,忽然一擺尾砸過來。陳羲再次閃避,這段日子在翠微草堂鍛煉的身法速度完全發揮了作用,他輕飄飄的掠過大鱷的尾巴。

那條巨尾,直接將一排房屋掃的坍塌下來。

一人一鱷,就在空地上追逐起來。陳羲不斷的閃躲,同時看時機反擊。但是大鱷的一層厚皮如同鐵甲,扁擔上的力度根本傷不了它。更讓人驚愕的是,這大鱷顯然是個變種,怒急之下,竟然能張嘴噴出一大股黑色的毒液。

毒液沾染上的地方,連石頭都被腐蝕了。

陳羲避開的時候,扁擔上不小心沾染上一滴毒液,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驚喜的發現毒液對扁擔竟然沒有任何傷害。這扁擔,帶給陳羲的驚喜還真是足夠多!

看準了大鱷又張開嘴咬下來的那一瞬,陳羲將扁擔豎起來,大鱷一閉嘴,竟然被扁擔撐住,無法閉合!陳羲趁機雙手出拳,兩道真氣之焰怒龍一樣衝出去,直接打進了大鱷的嘴巴里。

陳羲很清楚大鱷全身都很堅固,不能破開,唯獨嘴巴里很脆弱。所以見扁擔不會被毒液腐蝕,他立刻想到了辦法。

真氣之焰將大鱷的嘴巴里切的支離破碎,血肉模糊。應該是破壞了它的毒囊,以至於它不能再噴毒液。大鱷疼的劇烈扭動起來,巨尾橫掃,砂石漫天。陳羲一擊得手哪裡還會給大鱷留下機會,躍起來站在大鱷的嘴巴上面,用力往下一踩!

噗的一聲,扁擔刺進了大鱷的嘴巴,血一下子噴了出來。陳羲腳下不停,連續踩了幾十下,扁擔竟然好像變成了利劍將大鱷的嘴巴刺穿!在大鱷閉嘴的那一瞬間,陳羲單手將扁擔抽出來,掄圓了狠狠砸在大鱷的頭骨上!

的一聲!

大鱷的身子重重的趴在地上,身子下面的磚石都碎裂了很多!

就在陳羲才剛剛要送一口氣的時候,忽然有一道人影從大堂那邊過來,人在半空一掌拍落,那內勁雄渾狠戾,太過強大,遠非陳羲的修為之力可以抵擋!陳羲看得很清楚,正是趙無敬!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