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三十八章答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答案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大鱷縱然兇殘恐怖,可畢竟只是個畜生罷了。陳羲的動作遠比那般龐大的怪物要靈活,所以只要冷靜下來斷然不會吃了虧。可現在陳羲面對的是趙無敬,一個已經到達靈山境的大修行者。

這種級別的修行者,對於陳羲來說實在太過於強大。

就在趙無敬出手的那一瞬,有兩個看著這一幕的人表情立刻有了變化。二層樓藏身的付經綸嘴角泛起笑意等著陳羲粉身碎骨,荷池旁邊的趙家老者低低罵了一句白痴卻沒有出手。

而陳羲,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將早就準備好夾在手指縫隙里的那顆小藥丸朝著趙無敬擲了出去。這顆小藥丸是高青樹從自己身上翻出來送給陳羲保命用的,名字叫做靈雷。陳羲知道這趟趙家之行必然兇險,所以一直將靈雷夾在手指縫隙中。

眼見著趙無敬出手,他按照高青樹的交代,往靈雷中注入一絲內勁,然後迅速的把靈雷拋出去。

那顆黑色的小藥丸如流星一般,瞬息之間便接觸到了趙無敬一掌拍下來的那浩瀚真氣。在靈雷進入真氣的一瞬間,立刻起了變化。趙無敬那一掌之威,竟是忽然停滯在半空,然後眼見著那片天空都扭曲了一下,片刻之後,那股強大的真氣漩渦一樣全都湧入了那一粒小小的靈雷之中。

緊跟著,靈雷迅速變大。只是一個恍惚的時間,靈雷就變成了一顆人頭那麼大的東西,四周有雷電圍繞,啪啪的發出一陣一陣的聲響。發生的這一切,都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其實快到了極致。

變大之後的靈雷驟然散發出一團白光,緊跟著,無數道足有手臂粗細的閃電從靈雷上往四周激射出去,那閃電光芒奪目,而且速度之快讓人的眼睛都跟不上。噴發出來的閃電給趙家大院帶來了一場災難,每一道閃電過後,堅硬的地面也好,牆壁也好,房屋也好,凡是擋在閃電前邊的東西,都被摧毀。

趙無敬人在半空,想閃避已經來不及了。他雙手在身前來回晃動,一股灰黑色的氣流瞬間形成一道牆壁擋在他身前。這牆壁才成型閃電就到了,嚓一聲直接將黑色牆壁劈成了碎片。

趙無敬實在沒有想到陳羲身上居然有這麼強大的東西,這種強大讓他感覺到了恐懼。他已經是靈山境界的大修行者,這種級別的修行者已經可以控天地之威。步入靈山境之後,事實上已經不能再算是一個人,在普通人眼裡他們就是半神一樣的存在。

對付陳羲這樣的修行者,趙無敬有自信可以隨隨便便的碾壓。誰又想到,那一顆小小的藥丸里竟然蘊含著如此恐怖的力量?

第一道閃電劈開了趙無敬身前的元氣護盾,第二道閃電擊碎了趙無敬倉促之中提聚起來的真氣,第三道閃電直接劈在趙無敬胸口將其震飛了出去。還沒有等他掉下來,第四道閃電劈在他的額頭上。

的一聲!

趙無敬的身子如炮彈一樣向後飛了出去,腦袋重重的撞在一座假山上,假山隨即崩裂。趙無敬的身子沒有被假山阻止下來,繼續向後飛,腦袋又撞進一棵大樹的樹榦里,飛行過程中,肩膀把大樹切開,大樹轟然而倒。

一道身影驟然出現在趙無敬身前,伸出手一托將趙無敬攔祝再看時,趙無敬已經全身焦黑,衣服上冒著青煙。因為最後一道閃電劈在他額頭,所以他的臉黑的好像從煤堆里滾過似的。臉上的皮肉,十成熟了四成。

隱隱有些肉香……

陳羲看到,接住趙無敬的正是那個老者。他甚至沒有注意到荷池旁邊的老者什麼時候消失的,轉瞬之後老者就將趙無敬接了下來。這種速度已經不是肉體可以達到,陳羲分析是一種可以將距離拉近的功法。一步邁出去,或許已經在百米之外。

說實話,陳羲也無比的震撼。

他沒有想到高青樹給他的靈雷竟然威力如此之大,只一下,方圓幾百米範圍內幾乎都被摧毀。房屋崩塌,堅硬的地面好像被一個巨大的鐵犁犁過一樣,石頭都碎裂翻騰了出來。有幾道閃電劈進了荷池,一大片荷花全都變成了灰燼。然後水花翻騰,竟然有三四條同樣巨大的鱷魚翻著肚皮漂上來,顯然被靈雷的閃電電死了。

水可導電,陳羲看向荷池的時候,發現荷池表面上有一層電芒貼著水面往四周散出去,所過之處,所有的荷花都被烤焦。一條一條的巨大鱷魚從水下翻出來,越是往遠處去就越多,粗粗看一眼就不下幾十條!

這靈雷之威,竟然恐怖到了如此地步!

陳羲心中震撼的無以復加,現在他總算能體會到了些許內宗教習的厲害了。高青樹看起來並不像是一個絕頂高人,可是他隨隨便便送給陳羲的這一顆靈雷的威力,竟然掃蕩了半個趙家。

而此時,抱著趙無敬的老者眼神里也閃過一絲恐懼。

只有他知道,趙無敬是靈山境初期的修為。這種修為,隨隨便便出手就能將陳羲碾碎成齏粉。但是那顆靈雷上的威力,最不濟也在靈山境巔峰。雖然同是靈山境,可這其中的差距之大,修為不到的人是無法體會的。

一顆靈雷,讓半個趙家成了廢墟,讓一池塘的大鱷成了死屍,讓一位靈山境初期的大修行者生死未卜。

在趙家後院的某個角落,一身黑色錦衣的付經綸臉色慘白的現身。他看了看手裡那塊墨玉腰牌,心有餘悸。若非有百爵賜給他的腰牌,只怕今天連他也難逃一劫了。一想到陳羲之前擲出來的那個東西,他心裡還在發顫。

那是一種他根本無法抵擋的天威,如神罰一樣令人畏懼。

「陳羲……你到底什麼來歷?為什麼會有這樣威力巨大的東西1

他喃喃自語了一句,眼神迷茫。他不知道的是,他加入神司的時間太短了。如果他進入神司的時間再久一些,就有可能知道關於靈雷的傳聞。

……

……

老者一擺手,一陣真氣盪出去,將靈雷殘存的威力掃除。他舉手投足之間表現出來的實力,遠比趙無敬要強大。所以陳羲根本就沒有鬆懈下來,將瞬遁符從袖口裡翻出來,隨時準備撤走。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

老者將趙無敬放在一邊,擺手示意從各個地方掠過來的趙家高手不要輕舉妄動。他看著陳羲,臉色很難看。

「老夫在十年之前有幸見識過這靈雷之威,我以為有生之年不會再見到了。既然你身上有靈雷,那麼也就確定了你果然是國師手下的人。老夫十年前與能製作這靈雷的人有過一面之緣,至今仍對其格外的尊敬。今天的事,算是我趙家不對……陳小哥,你回去之後在那位先生面前,還請美言幾句。」

趙家的人憤憤不平,實在沒有想到老者居然是這樣的態度。按照道理,趙家都被人掃平了半個家宅,這種恥辱怎麼能忍下來?可是老者德高望重,他的話在趙家就是聖旨一樣,誰也不敢違逆。

陳羲心裡一震!

十年前!

又是十年前!

這個老者說他在十年前見過高青樹,但是顯然不知道高青樹現在就在內宗做教習。從老者的話中陳羲推斷出,高青樹和國師肯定有關係。而老者提到十年前與製作靈雷的人有過一面之緣,那麼十年前老者見到的那個人,是否就是高青樹?

陳羲又想到,高青樹說他在內宗已經做了很多年教習了。這樣說來,高青樹不是十年前才進入內宗的。那麼高青樹就很有可能,並不是老者所說的那個製作靈雷的人。

老者這一番話里,包含的信息太多了。

陳羲覺得腦子裡有些亂,很多信息都不能立刻整理出來。不過陳羲最起碼得出了三個結論……第一,趙家的人和十年前的慘案肯定有關係,老者不經意間提到的十年前見過一面那句話,已經暴露了出來。第二,高青樹和這個製作靈雷的人有關係,要麼就是同一個人,要麼就是很好的朋友。第三,當年的滅門慘案……似乎遙遙指向了國師。

可是,國師那種身份的人,為什麼要派人來殺陳羲一家?內宗到底有什麼東西吸引了國師,竟然不惜除掉內宗宗主來奪取?

他精神恍惚了一下,這才想起來自己不能失神。

他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很輕鬆,微笑著說道:「大部分時候,人總是以為自己知道了真相,等到真相真的來了才反悔,不覺得有些可笑?」

「陳小哥」

老者想了想后說道:「雖然你背後確實勢力強大,趙家惹不起。但是你也應該知道,真要到了逼入絕境的時刻,就算魚死了網也會破。從今天開始,我保證趙家的人不會去招惹你,也保證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幫你,這還不夠?何必咄咄相逼?」

陳羲心裡一驚,老者顯然在害怕!只是一顆靈雷,而且還是一顆絕對傷不到這個老者的靈雷,卻讓老者害怕到了這個地步。也就是說,老者害怕的不是這靈雷,而是靈雷背後的某種力量。

因為這種力量太過於強大,以至於讓青州趙家這樣的家族都不敢有絲毫強硬。

這次來趙家他雖然沒有親口問什麼,可是得到的信息卻太複雜了。陳羲進而想到,高青樹為什麼非要把自己收下?如果高青樹和十年前的慘案有關,那麼他收下自己……會不會別有所圖?

然後他想到了高青樹送給自己靈雷和瞬遁符的時候,如果他對自己有什麼圖謀的話,何必送自己保命用的東西?

陳羲想不明白,腦子裡越發的混亂。

「陳小哥,你還有什麼事嗎?」

就在這時候,那老者問了一句。陳羲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從紛亂的思緒中抽離出來后,對老者點了點頭:「我需要一些療傷用的丹藥。」

「好」

老者立刻點了點頭吩咐道:「從開基境到破虛境的所有品級傷葯,都給陳小哥準備一份。靈山境的丹藥,趙家還做不出來……」

雖然趙家的人不懂老者為什麼這般的懼怕那個年輕人,但也不敢不聽。很快,一個包裹便送到了陳羲手裡。

「還有一件事。」

陳羲看向老者問道:「是誰讓你殺我的。」

老者愣了一下,猶豫了好一會兒后才艱難的說道:「這是你們小滿天宗內部的事,你自己難道不知道?我只能說這麼多……你們來路相同,所以我不能得罪任何一方。」

「明白了。」

陳羲點了點頭,雖然還有很多話想問,但也不能繼續問下去。如果繼續問,反倒會露出破綻。老者顯然是覺得他應該知道是誰,只需要說一句你們內部的事陳羲就很清楚。陳羲想到之前自己看到的那個黑影,其實心裡已經有了答案。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