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四十章崑崙神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崑崙神木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安靜的坐在高青樹身前,安靜的聽著他講述一段和自己密切相關但自己不知道的過往。這些事發生在陳羲逃離之後,也是整個小滿天宗內宗最黑暗的一個時期。從那之後,內宗就徹底變了。

「那些黑衣人,還有你之前看到的付經綸……他們都是神司的人。」

高青樹語氣有些傷感的說道:「那個時候我並不在你父親身邊,當初我代表內宗去做一件事,離開了有差不多四年的時間。你對我沒有印象,是因為你根本就沒有見過我。我得到消息趕回來之後,你的父母已經失蹤了。內宗陷入混亂,很久都沒有平息下來。」

他看了陳羲一眼,繼續說道:「知道鬼九救走了你,我心裡也算踏實一些。當時我本想立刻去尋你保護你,但是另外一個你父親的親信卻說,如果我去找到你,反而是害了你。他已經悄悄聯絡了一位你父親的至交好友,暗中保護你。我想了想確實是這樣,我才回來知道你父親出事就離開,必然引起那些人的懷疑,若是跟蹤我……你也會暴露。」

「父親的至交好友?可是這些年一直沒有人出現埃」

陳羲詫異的問了一句。

「傻孩子。」

高青樹道:「你以為陽照大師真的是偶然遇到了你?」

陳羲心裡一震,想到那個平淡如水的大和尚,那種複雜的感情讓他鼻子有些發酸。

高青樹繼續說道:「你父親的親信告訴我,陽照大師會想辦法讓你失蹤。因為我了解陽照大師的修為,所以也就放了心。留在內宗之後,我開始追查神司的人為什麼會對你家裡人下手。」

他說:「後來我查到,之所以會囚禁你父母,和九層塔神騰有關。因為你父母保守著一個秘密,一個偶然發現的秘密,所以神司才會派人來抓住了他們,殺了你們全家。我確定現在這個秘密他們依然沒有得到,所以你父母還在九幽地牢。當初鬼九肯定告訴過你關於九幽地牢的事吧。」

「是」

陳羲點了點頭:「改運塔……天地兩境。地上九層是改運塔,地下九層是九幽地牢。」

高青樹點了點頭:「現在我來告訴你,什麼是神司。只有了解了你的敵人,你才能去報仇。神司是大楚皇族建立的一個很神秘的組織,專門負責剷除暗中和大楚皇族作對的人。傳聞神司向大楚聖皇直接負責,不受任何人約束。」

「神司應該是探知你父母偶然知道了一些神騰的秘密,這個秘密之大足以讓所有真正的大人物動心……我推測,應該是關於永生成神的秘密。只有國師知道神騰到底是什麼,但神騰不屬於國師。換句話說,是神騰自己選擇了改運塔。沒有人可以要挾控制神騰,因為神騰無比的強大。」

陳羲問:「我父母為什麼會知道關於神騰的秘密?」

「這是一個很久遠的故事。」

高青樹緩緩道:「需要從頭跟你說起……很久很久之前,小滿天宗的開創者厲蘭封遠赴昆崙山,歷經惡戰,終於尋到了九色石帶回來,建造了改運塔和九幽地牢。當時乃至於現在的人們,都以為厲蘭封這樣做是為了小滿天宗的發展,但是我推測……他建造改運塔,就是為神騰準備的。」

「神騰選擇改運塔是因為九色石,厲蘭封知道這一點才會冒險去昆崙山。你可能不知道昆崙山有多兇險,那是天下最神秘的地方。厲蘭封建造好改運塔之後,因為受傷太重而最終去世,他沒有子嗣,所以臨終前將這個秘密告訴了唯一的弟子。於是,這個秘密就這樣單線的傳了下來,你父親……是厲蘭封的第九代傳人。」

「你父親是一個格外聰明的人,正因為聰明,所以他不想只做一個保守秘密的人,他想去探知那個秘密。於是他進了改運塔九層,和神騰接觸,終於被他發現了那個秘密到底代表著什麼。但是才發現不久,就被神司的人知道了。」

高青樹停頓了一下,看了看陳羲的臉色:「你父親當時可能預感到了會有危險,派人找我回來。可是終究還是晚了……神司的人血洗了內宗,你父親身邊明面上的親信都被抓了嚴刑逼供。但他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所以都被處死。」

「因為很少有人知道我和你父親的關係,所以我安全的活了下來。但是這十年來,神司的人沒有放棄尋找那個秘密。我之所以推測和永生成神有關,是因為聖皇在十五年前受了重傷,雖然靠著絕頂的修為一直硬撐著,但一日不如一日。他不想死,所以忠於他的神司就開始尋找能治好他的辦法。恰好,你父親發現了什麼……」

陳羲臉色大變,他實在沒有想到,報仇的目標竟然會上升到這個高度。

大楚聖皇,那個天府大陸的至強者!

高青樹看他臉色有變,忍不住嘆息了一聲:「大楚聖皇未必知道神司都做了什麼,這件事應該不是他謀划的。所以你如果想要查到真兇,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最安全,我已經幫你制定好了策略。」

陳羲問:「是什麼?」

高青樹道:「我會儘力的培養你,讓你的修為強大起來。然後我會想辦法讓你進入大滿天宗,成為神騰神護。只要成為神護,神司的人也沒有辦法針對你。而成為神護之後,就能接觸到國師……國師是最了解聖皇的人,你沒準能找到一些真相。」

陳羲點了點頭,然後問:「第二條路呢?」

高青樹搖頭:「太兇險,不去考慮。」

陳羲沉默了好一會兒,忽然抬起頭:「我知道是什麼了……第二條路就是,成為神司的人。」

……

……

高青樹表情驟然變得嚴肅起來,語氣也變得毋庸置疑:「你不了解神司,不知道那是一個有多陰暗恐怖的地方。大楚之內,也不知多少滅門慘案,包括家族包括宗門,都是神司做下的。神司之內,高手如雲,而且行事毫無約束,為所欲為。尤其是聖皇重傷之後的這十五年,神司做事更加的狠戾決絕。」

陳羲冷笑:「我可以想象聖皇為了活下來,什麼都做得出來。」

高青樹道:「神司全名叫做執暗法司,他們自己稱呼為神司。現在小滿天宗內宗神司負責的是一個百爵……所謂百爵,是神司的官員名稱。這個人叫什麼,我到現在也沒有查出來。不過現在的內宗宗主,對他都沒有一點辦法。」

他看著陳羲極認真的說道:「我已經都替你想好了,我會儘力安排你去大滿天宗,你最需要的就是儘快提升修為。以你現在的實力想要挑戰神司,根本就不可能……我可以告訴你,神司一個百爵的修為,就足以讓整個小滿天宗顫抖。」

「去了大滿天宗,你就能得到大滿天宗宗主的親自指點。然後你還能進入八層塔甚至九層塔接觸神騰,這才是你應該去走的路。」

陳羲沉默了好一會兒,點了點頭:「好1

高青樹鬆了口氣,看了一眼陳羲隨身帶著的扁擔:「還有一件事,你必須了解……你這條扁擔。」

陳羲立刻來了精神,他對自己的扁擔也格外的好奇:「扁擔怎麼了?先生知道這扁擔的出處?」

高青樹搖頭:「不知道,但是我隱隱有個猜測……先告訴我你在改運塔為什麼選擇青木劍訣?」

陳羲有些無奈的回答:「因為這是扁擔自己挑的。」

「這就是關鍵所在了。」

高青樹道:「青木劍訣是厲蘭封所創,當時誰也不明白以厲蘭封的修為和見識,為什麼會創造出這樣一套雞肋功法。人們一開始以為這功法是為了學生們創造的入門功法,可是後來發現青木劍訣對於修行來說毫無意義。可是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放棄青木劍訣,始終把它放在改運塔里,你知道為什麼嗎?」

陳羲搖頭:「不知道。」

高青樹道:「沒幾個人知道關鍵,你父親是肯定知道的,但你太小,他肯定還來不及告訴你。青木劍訣,是為了配合一件神兵利器而創造出來的功法。當時厲蘭封在昆崙山不僅僅帶回來九色石,還帶回來一根樹杈。這件事,也只有厲蘭封的那個唯一的弟子知道。」

「這根樹杈是厲蘭封從崑崙神樹上帶回來的,具體怎麼得到的已經無從考證。回來之後,厲蘭封觀樹杈而悟出了這套青木劍訣。然後他窮盡餘生最後的修為之力,將神樹的那截樹杈打造成了一柄劍……青木劍。」

他感慨道:「崑崙青木,那是天下至寶,和九色石其名的至寶埃」

陳羲驚訝的嘴巴都張大了,他下意識的撫摸著自己的扁擔:「先生你是說,我這條扁擔是崑崙青木?不會吧,這也……太不像了。」

高青樹道:「厲蘭封創出青木劍訣,打造出青木劍之後就去世了。青木劍自此下落不明,就連他的獨傳弟子都沒有找到過。後來他的弟子推測,可能是神木覺得此處不適合留下,自己飛回崑崙了。」

陳羲拿著自己的扁擔,這條如今變成了青黑色如金屬一樣的扁擔。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扁擔居然有可能就是崑崙神木。

「我也只是個推測。」

高青樹笑了笑道:「但無論如何,你用這扁擔施展出來的青木劍訣,威力非同小可。這絕不是什麼巧合,必然是冥冥之中早有安排。那扁擔在外宗那個破落小院子里也不知道丟棄了多少年,沒人注意。偏偏是你,拎著它當做武器進了改運塔。九色石和青木都出自崑崙,想必有什麼聯繫吧?所以扁擔覺醒,然後選擇了你……」

高青樹拍了拍陳羲的肩膀,笑著說道:「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好的開始,就算它不是崑崙青木,也是一件難得的寶貝。你以後,已經離不開它了。」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