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四十三章光明與黑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光明與黑暗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走出翠微草堂打算去瀑布那邊繼續修行的時候,看到從遠處過來一隊人。皆是黑色錦衣,為首的是個中年男人,後面跟著十二個黑衣青年。這十二個人分開兩列,眉目冷峻,裝束完全一樣,最顯著的特點就是他們的佩劍不是掛在腰畔,而是綁在身後。

那個中年男人面相和和氣氣,如果不是這一身黑色錦衣太過於醒目了些,換上一件普通的衣服,怎麼看怎麼像是某個茶樓的老闆,或者是酒樓的掌柜。這樣的面相,就算是在大街上來來回回走上幾圈,也未必能引起別人的注意。

陳羲下意識的站住,看著那些人過來。中年男人到了翠微草堂外面之後稍稍停頓了一下,他手下那十二個黑衣青年隨即散開,配合極默契,將翠微草堂所有的出路全都封死。十二個人全都將胳膊抬起來,握著背後的劍柄。他們一直保持著這個動作,就好像石像一樣。

陳羲雖然沒有刻意的去觀察,但一眼就看到了付經綸。陳羲看到他的時候他也在看陳羲,然後對陳羲十分溫和的笑著點了點頭。那個表情,就好像見到了關係很好的熟人一樣。所以陳羲心裡一緊……付經綸這樣的表情顯然有問題。

他和付經綸絕對不是朋友,這樣溫和的笑容背後藏著的必然不是善意。如果付經綸依然那副高高在上的輕蔑神情,陳羲反而不會懷疑什麼。一個人如果突然表現的有些親近起來,那麼十有八九不是好事。

「你好」

就在陳羲想到這些的時候,那個中年男人對陳羲笑了笑打了招呼。這是最普通的打招呼的話,但是陳羲卻聽出來這兩個字中有些別的意思。你好,如果用在打招呼上那麼自然沒有什麼特別含義。但中年男人說的這兩個字意思更像是對陳羲的肯定……你好,你很好。

「你好」

陳羲禮貌的微微頷首回了一句。

中年男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笑著對陳羲說道:「你以後可以稱呼我為百爵,如果有些什麼事需要我幫忙的話,可以直接到黑竹林里找我。我現在要去見你那個比較執拗的先生,他可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這一點,我猜你也有所體會。」

陳羲的腦子裡迅速的思考著這幾句話的含義,然後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這個百爵來翠微草堂,是因為他。高青樹沒有仔細說過什麼,但他卻強調了幾次不許陳羲加入神司。前後連貫起來,陳羲明白了其中的緣故。

陳羲依然謙和客氣的回答:「先生還在睡覺,若是你有急事,我可以進去通報。若是你沒有急事,可以在外面等等。」

這話一說完,陳羲就感覺到站在不遠處的兩個黑衣青年臉色變了,也感覺到了那兩個人身上有殺氣。

「大膽1

其中一個黑衣青年大聲叱了一句:「百爵駕到,你們先生居然還敢睡覺1

陳羲扭頭看向他,冷哼了一聲:「你若吵醒了我家先生,我就打爛你的嘴。」

黑衣青年眉頭一挑,抬起來握著肩膀的手,手背上青筋都跳了跳,顯然有準備出手的打算。

「退下」

百爵淡淡的說了兩個字,然後指了指院子里的那三張藤椅:「既然高先生還在安睡,我也不急。不如你代他陪我聊聊?畢竟到了這翠微草堂做客,主人家總不能沒有一點待客之道。」

陳羲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百爵隨即緩步走到院子里。先是四處打量了一下,然後隨便在一張藤椅上坐下來。這時候丁眉臉色有些凝重的從屋子裡出來,端著一個托盤,裡面是已經沏好的茶。

陳羲立刻過去,將托盤接過來壓低聲音:「回去,不要出來了。」

丁眉想說什麼,但被陳羲的眼神阻止,她稍稍猶豫了一下之後轉身回去,走到屋子門口的時候回頭對陳羲笑了笑。這一笑,竟然帶著很多甜美。丁眉臉上從沒有出現過這樣的笑容,而她的眼神里也從沒有出現過那樣濃的情意味道,就好像少女看著情郎一樣的眼神……陳羲何等聰明,立刻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這一笑,是笑給付經綸看的。也許這就是丁眉的驕傲,雖然對於陳羲來說有些不公平。但是陳羲不介意,一點兒都不介意。

她的苦楚從不曾對人提及,可越是不說出來就會越苦。

陳羲在百爵對面坐下來,將茶杯放在他面前:「喝茶」

百爵嗯了一聲,饒有興趣的看著陳羲問道:「我來找高先生,實則是因為你。我不喜歡太繞圈子的方式,本來是要直接將你帶走的。可是既然這裡是小滿天宗內宗,我就算有權利把你帶走也要禮貌些,我畢竟是客人。主人要有主人的待客之道,客人自然也要有自己的做客之道。所以我想了想,還是應該先找高先生說說。」

「為什麼帶我走?」

陳羲問。

百爵沉默了片刻之後問:「你可知道,執暗法司?」

……

……

陳羲點頭回答:「知道」

「哦?」

百爵顯然有些意外,他沒有想到陳羲的回答居然是知道。執暗法司是一個極隱秘的組織,內部人自稱是神司。對外,他們從來沒有提及過身份。因為他們根本不需要提及,他們要查要滅的人甚至是家族宗門,沒有人可以反抗。

百爵似乎對陳羲更有興趣了,笑著問:「如何知道?」

陳羲回答:「先生提及過,也提及過執暗法司似乎對我有興趣。」

高青樹沒有提到過這個,這都是陳羲的猜測。但是陳羲很清楚,越是這樣簡單直白對方反而不會懷疑什麼。打亂對方的思緒,這是陳羲很擅長的事。

百爵點了點頭:「高先生倒是做人通透,他說的沒錯。但是你可能不知道執暗法司代表著什麼……在說些之前,我想先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這個世界上有神存在嗎?」

陳羲搖頭:「不知道。」

百爵笑道:「以後進了執暗法司,這個問題就有了答案。你要記住,以後無論在何時何地面對何人都要堅信堅持一點……那就是這個世界上有神存在,唯一的神便是大楚聖皇陛下。執暗法司的存在就是為了維護這一點,讓所有人不能不敢去質疑。如果有人反對甚至反抗,那麼就要滅亡。」

他說這些話的時候,開始還在微笑,但說到最後幾句的時候已經變得肅然起來。就好像,這幾句話是多麼的神聖一樣。

「為什麼和我說這些?」

陳羲問道:「我不懷疑聖皇陛下是神,是唯一的神。但我沒有必要進執暗法司,我只想平平靜靜的修行。」

百爵搖頭:「這你就錯了,修行從來就沒有平平靜靜的時候。只要你踏入修行的道路,就要面對各種各樣的兇險。並不是你想平靜就能平靜的,修行就好像讓你置身於-大海之中。你覺得你在海水深處,表面上的風浪再大也不會幹擾了你。但你卻不知道……真正的洶湧其實恰好是在大海深處。而且這洶湧你是看不到的,你也避不開。」

陳羲問:「所有人都說修行很美,為什麼你要說修行不美?」

百爵微笑道:「修行很美這沒錯,我的話也不是修行不美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訴你一個道理,面對海面下那躲不開避不了的暗涌,唯一的辦法不是硬撐著,而是主導那暗涌。現在你可以想想,為什麼叫做執暗法司了吧?」

他微微昂起下頜,語氣中都是驕傲自豪:「執暗法司,做的就是主導這暗涌的事。任何藏在暗處的不平靜,執暗法司都可以將其撲滅,或者將其控制。你看到的這個世界有光明……」

他指了指太陽:「但是光明無法照亮整個世界,更何況是人心?我堅信光明可以讓人安穩快樂,也堅信黑暗讓人恐懼驚慌。我們沒有辦法讓黑暗消失不見,那是太陽都無法做到的事……但我們可以自己做主,可以讓黑暗成為僕從。」

陳羲靜靜的聽著,沒有表態。

「他只需要活在光明之中就行了,無需去操心黑暗的事。執暗法司的能力我很清楚,也知道執暗法司不缺他這一個人。但是我缺,我已經十年沒有帶出過一個像樣的弟子,好不容易尋到了一個,誰也不能隨隨便便的帶走。」

門吱呀一聲拉開,高青樹一邊說話一邊從屋子裡走出來。

百爵沒有站起來,只是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高先生,你好。」

高青樹搖頭:「我不好。」

百爵看了陳羲一眼,然後笑:「那麼真的不好意思,可能你會更不好一些。」

高青樹走過來坐下,自己拿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我會一直很好……我知道內宗這些年來的優秀弟子有很多都被執暗法司帶走了,這些弟子可能會得到更加嚴格的訓練成為高手。但是……我相信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黑暗。」

百爵嗯了一聲后說道:「那麼高先生,憑什麼阻止黑暗降臨?」

「站在高處」

高青樹一字一句的回答:「站在高處,享受光明。」

百爵說:「黑暗降臨的時候,難道山巔不在黑暗之中?」

「山巔會在,那是因為不夠高。」

「那何處夠高?」

「雲端」

高青樹將杯子里的茶飲盡,做了個請的手勢:「我已經替陳羲和大滿天宗那邊打好了招呼,只要他下個月的月考可以進入前五,那麼大滿天宗的宗主就會親自測試陳羲的潛力。如果他有幸被宗主收留,就會成為神護。」

百爵的臉色明顯變了變,眼神里閃過一絲冰冷:「高先生,陳羲未必能進入大滿天宗。據我所知,小滿天宗開創這麼多年來,只有十二個人進去。」

高青樹哈哈大笑:「即便不能,在這之前你也無法將陳羲帶走,不是嗎?」

百爵的表情僵硬了一會兒,顯然心裡有些怒意。但是很快笑容就回到了他臉上,他起身對高青樹抱了抱拳:「若是陳羲真的可以成為神護,我自然替他歡喜。你現在還有能力保著他到月考之前,而我又不是特別心急……所以最後誰在笑,真的不一定。」

高青樹將茶杯翻過來示意送客:「你活在黑暗之中,真的就能掌控黑暗了?」

百爵離開之前回答:「我不能,但神司能。」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