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四十八章危險時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危險時刻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的身子猛的搖晃了一下,後背上的那兩個鐵錐幾乎將他的真氣打散。若非在內宗瀑布下的錘鍊讓他變得更加堅韌,換做在進內宗之前的話,這兩下重擊可能就會讓他失去抵抗之力。

而這一刻背後的劇痛讓陳羲反而清醒起來,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想到高青樹的那些話。

「當你的眼看到的時候手同時做出反應,那麼你就能在瀑布之中做到自如。水波的細微變化你若都能察覺,那麼還有什麼不能察覺的?但是要想察覺水波的變化,並不是靠肢體的接觸。等到接觸的時候就太晚了……你要做出預判。預判水的波動就要往上看,然後做出判斷。」

陳羲心神一凜,明白了自己該怎麼做。他之前將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些鐵錐上,但是看到那些鐵錐的時候其實已經晚了。

陳羲將扁擔舞起來,擊飛了幾個鐵錐之後將視線放在更遠處。這鐵啄本命,操控本命離不開天地元氣。所以本命進攻的時候空氣必然有所變化,只是這變化太細微根本難以察覺。

不過,可以將操控本命的元氣看做一條線,線的這頭在本命上,另一頭在修行者手裡。現在可以確定那些分裂出來的鐵錐都是實體,由此可見那鐵錐也是一件寶物。開始的時候陳羲以為只有一個本體具備真正的攻擊力,其他的都是虛影。這麼多都是實體,那麼這些本命後面的線就會很多很多。

越多,對天地元氣的影響自然越大。陳羲不再看那些鐵錐,而是將注意力都放在鐵錐後面的空氣中。這段日子以來他的眼力已經極大的提高,全神貫注之下,他竟然真的看到了那無形的元氣之線。

陳羲精神一震,注意到那些元氣之線的方向改變,就能判斷出那些鐵錐的攻擊方向。說起來容易,但是要同時看清楚那麼多元氣之線的變化,然後還要做出正確的預判,還要立刻採取行動……這真的太難了。

沒有在翠微草堂拔過那麼久野草的人,沒有認真對待拔草的人,是不會體會到拔草帶來的成長的。雖然拔草沒有讓陳羲的修為破境,但是讓他的身體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他的眼力,他的速度,他的判斷力。

陳羲的扁擔出手速度看起來竟然比之前有所減緩,但是卻沒有落空的時候。本來鐵錐的速度比他要快,但看清了那些元氣之線后,扁擔每一次出手都變得精準無比。超過一百個鐵錐圍著他不斷的進攻,卻再也沒有一個能打在他身上。

陳羲居然還能抽空回頭看了一眼丁眉,發現丁眉被那柄長劍逼的有些狼狽,他心裡立刻一緊,手上加速將飛過來的鐵錐盡數擊飛,然後轉身朝著丁眉沖了過去。此時丁眉已經被長劍從大石頭上逼到了空地,那長劍威力極大,丁眉不敢硬拼所以處處顯得被動。

陳羲拼著後背上又中了兩個鐵錐,咆哮著到了丁眉身前,扁擔橫掃將長劍震開,然後一把抓住丁眉的手臂吼了一聲:「走1

他將丁眉掄起來,一鬆手將她送了出去。這幾下動作行雲流水,丁眉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陳羲送出去到了幾十米外。

「你會死的1

丁眉帶著哭腔喊著往這邊沖。陳羲嘴裡噴出一口血,朝著丁眉喊道:「你再過來我才會死!他們的目標是我不是你,你沒必要進來1

丁眉腳下一點沖向陳羲:「不1

陳羲為了救丁眉,身上又被鐵錐打中了幾下,此時他身上扎著的鐵錐已經不下八九個。那些鐵錐刺進他肉里,雖然沒有造成致命的傷害但足夠沉重。此時的陳羲已經變成了血人一樣,每一次出手都會帶出一股子血星。

他見丁眉還要過來,指著不遠處的樹林大吼道:「去找那兩個人!他們本命在我這,殺了他們1

丁眉身形猛的一頓,雖然知道陳羲是想讓她離開,但她也很明白陳羲說的沒錯。那兩個偷襲的修行者本命都被陳羲纏住,沒有本命他們的實力大打折扣!只要找到那兩個人,就能把陳羲救出來。

「你等著我1

她喊了一聲,轉身衝進不遠處的林子里。

等丁眉走了,陳羲的嘴角上忽然出現一抹若有深意的絕然笑容。他轉身看向身後不遠處的那片亂石,眼神中閃過一絲狠戾。他早就已經猜到了那兩個人藏身在亂石之中,所以才會讓丁眉去樹林那邊。

他是個男人。

如果讓女人赴險,還算什麼男人!

……

……

陳羲忽然發現了一件事……那些釘在自己身上的鐵錐,因為固定所以能很輕易的被自己斬斷其和操控者之間的聯繫。他可以讓修為之力割斷元氣之線,從而把那些鐵錐留在自己身上。毫無疑問的是,這是很傻的一種想法。

陳羲有時候就很傻。

當敵人比自己強大,聰明的辦法不能擊敗敵人的時候,那麼笨辦法就成了唯一的選擇。陳羲咬了咬嘴唇,開始放慢自己的速度。為了不讓敵人發現他的意圖,他將放慢的速度控制在很精細的範圍內。

他會故意漏一兩個鐵錐過來,打在自己身上,選擇對身體傷害影響最小的地方,不會被打中要害。然後在被打中之前將真氣布置在身體的那個部分,儘力減小鐵錐對身體的傷害,然後在鐵錐刺入身體之後立刻切斷元氣之線。

他將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那柄長劍上,要小心翼翼的控制著讓更多的鐵錐漏過來,還要裝作無意識的往亂石那邊移動。所有的動作,包括每一次出手每一次邁步,都在他的計算範圍之內。

他的大腦里放佛有一台機器高速的轉動著,將接下來的每一個動作都設計好。他的眼睛不但要看著那長劍,看著那些鐵錐,還要觀察地形。他身體上又很多傷口,很疼,但他卻無比的清醒。

他雖然十年孤苦,但是沒有遇到過這樣的致命危險。他是一個精於計算的人,會將所有的危險提前考慮到。可是這次遇到的危險來的很突兀,確實出乎了他的預料。但是他已經猜到了出手的是誰……本來因為不同路他放鬆了警惕,卻沒有想到那兩個人居然會放棄自己的任務追上來。

陳羲還察覺到,那長劍的威力極大,但也控制著力度。鐵錐的控制力要不如長劍,也在儘力避開陳羲的要害。所以陳羲確定,那兩個人是想擒住自己。既然如此,陳羲立刻就想到了應對的辦法。

他身上的鐵錐越來越多,流出的血也越來越多。每一步移動,他都會在地上留下一個血腳櫻也有很多的血落在他的扁擔上,他扁擔上本來若有若無的紅色紋理也越來越清晰。陳羲感覺到扁擔還在逐漸變化,這種變化很細微很難察覺。

但他現在沒有多餘的精力去注意扁擔,他要面對的太多了。隨著不斷的移動,他越來越靠近那些亂石。而盤旋在他身體外面的鐵錐已經只剩下十幾個,陳羲可以將注意力更加的集中,然後順著那極細微的元氣之線找到了其中一個人藏身的地方。

陳羲沒有太久的盯著那塊大石頭看,確定其中一人就在那石頭後面他先是往相反的方向移動了幾步,然後假裝踉蹌了一下開始往那邊移動。他讓自己表現的有些狼狽,似乎因為失血過多而動作越來越緩慢,也越來越不穩。

長劍的威力遠在鐵錐之上,陳羲甚至察覺不到長劍後面的元氣之線。如果他能察覺到,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先選擇對付長劍的主人。既然他猜到了那兩個人是誰,也就很容易從本命的強弱上來判斷出誰是誰。

眼看著距離那塊大石頭只有幾米遠之後,陳羲忽然絆了一下身子向前摔倒。那柄步步緊逼的長劍立刻頓了一下,唯恐不小心殺了陳羲。而四周的鐵錐僅剩下了一個,就是那本體。

見陳羲摔倒,石頭後面的鄭愷立刻一喜,他幾乎沒有猶豫就從石頭後面跳出來,迅速的跑到陳羲身前,伸手就去抓陳羲的衣服。不遠處的袁豐雷臉色一變,下意室簧:「小心1

就在這一刻!

陳羲身上所有的鐵錐忽然間都被崩了出來,陳羲的真氣向外猛的的一推,那些鐵錐如子彈一樣激射出去,將毫無防備的鄭愷打的向後連著退了幾步。鄭愷的鐵錐噗噗噗的穿過他的身體,留下一個一個血洞。他絕不會想到,有一天自己會死在自己的本命之下。所有的修行者,都不會想到自己會死在自己的本命之下。

一個一個的鐵錐從他的身體里穿透而過,一股一股的血花在他後背上爆開。那些鐵錐將他打穿之後又飛出去很遠,打在亂石上激起陣陣火星。

鄭愷的臉上都是不可思議,低下頭看了看胸口的血洞,那是心臟的位置,被一枚鐵錐擊穿。血如溪流一樣往下淌著,他甚至沒有感覺到多少疼痛。更多的是一種冰涼,好像吃了冰塊一樣。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搖晃了幾下,然後軟軟的往前撲倒。

砰地一聲,趴在地上。那個鐵錐本體失去了力量,啪嗒一聲也從半空之中掉下來。

原來心碎……是這種感覺。

在倒下去之前,他還想抬起手堵住心口的破洞。可是他已經沒有了力氣,那隻手頹然垂下去的同時他也隨即死去。I1387

  • (快捷鍵:←)
  • 永鎮仙魔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