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五十四章本我和虛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本我和虛我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十四章本我和虛我

陳羲發現這石像不管怎麼看都是沒動的,如果石像移動的話哪怕再輕微的聲音陳羲也不可能漏過。而且只要是移動,地面上必然會留下痕。雖然地面現在就是屋頂,可時間久了之後屋頂上也會有灰塵,石像若是隨著陳羲的走動而轉變方向的話,那麼肯定會有痕。

既然沒有移動,為什麼陳羲卻那麼清楚的看到石像的眼睛總是看著自己的?陳羲強迫自己安靜下來,這個時候慌亂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他想到了很多種可能,從各種方向去想,最終好像只有一個答案最貼近事實……那就是,陳羲根本就沒有動。

得出這樣的答案,無論如何都會讓人覺得毛骨悚然。因為陳羲之前已經走了一圈,他認為自己走了一圈。如果石像沒有動的話那麼他也沒動?陳羲立刻看了看自己曾經走過的地方……沒有腳印,一點痕都沒有。

他心裡一涼,如果自己沒有走動過,那麼為什麼自己剛才看遍了整個屋子?想到這裡的時候陳羲忽然發現有些不對勁,他之前雖然一直盯著石像看,可卻下意識的忽略了一點……石像的相貌似乎很面熟。就算是再強大的工匠,用石頭雕刻出來的人像也會有些偏差,因為石頭本來的顏色和質地終究反應不出人的血肉。

灰黑色的石像臉,人們在看上去的時候會覺得都差不多。可是陳羲靜下心來之後卻發現,這石像的臉……是他自己的。石像盤膝坐在那微笑,那笑容正是他對著鏡子每日練習的那種微笑。

陳羲覺得頭皮有些發麻,走過去看了看石像的手,手背上有一個淺淺的圖案……一柄小劍。這一刻,陳羲險些崩潰。他明明是第一次來這裡,為什麼這裡會有他的雕像?青木劍是在大孤山和袁豐雷一戰之後才覺醒的,化作了他右手手背上的紋身。可是石像上也有這個紋身……如此的詭異。

然後陳羲想到了一個極可怕的可能,進來之後一切都顯得那麼不正常。這石像會不會真的就是自己?從自己走進這屋子的那一刻他的肉身就變成了石像,然後在屋子裡移動的只是他的靈魂?

這裡是九幽地牢,好像發生什麼稀奇古怪的事都很正常。也就是說,陳羲覺得的不正常的才是正常。

可是沒有任何更可怕的事發生,那麼這石像出現的意義是什麼?陳羲連續的深呼吸,他必須讓自己平靜下來,可是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能找到答案的話早晚都會瘋掉。那個執法者告訴他陳叮噹沒有說要關他多久,這種環境下以陳羲的心智也未見得能堅持多久。

安靜,四周那麼安靜。

陳羲想了一會兒之後,就在石像面前盤膝坐下來。他學著石像的樣子,姿勢保持的一摸一樣。一個人一個石像面面相對,也可以說一個人的靈魂和一個石像面面相對。就那麼直勾勾的看著對方,一動不動。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陳羲發現自己的心越來越恐懼。這麼多年來他曾經面對過很多種恐懼,但是他每一次都能將恐懼拋開。因為他有著超強的毅力和堅強的心志,他時時告訴自己出於本心便是自在,所以也就無所畏懼。

然而現在面對的一切恐懼,都不是危險帶來的恐懼。如果面對的是一個強大的敵人,又或者是一頭強大的凶獸,陳羲都能計算出自己怎麼才能取勝或者逃命。可是現在他沒有什麼可計算的,恐懼是從他自己心裡出來的。

他面對的,是自己。

陳羲開始調整呼吸,不急促不粗重。他想到了在七陽谷禪宗的時候陽照大和尚教他的打坐入定之法,然後他開始默默的在心裡念誦禪宗心法。陽照大和尚是七陽谷的得道高僧,他的教導其實在很多時候都影響著陳羲。陳羲之所以總是在危險中能保持冷靜,和陽照對他的影響關係很大。

空靈之中,陳羲腦海里有個很溫厚的聲音出現。那是大和尚曾經對他說過的話……一切有違本心的事都是錯誤的,一切不合理的事也可以當做不存在,只要你的眼睛看清楚自己,那麼你就能明白什麼是虛妄什麼是真實。認清自己,比認清整個世界都要艱難。

陳羲猛的睜開眼,看著面前的石像一字一句的說道:「你不是我,我還是我。」

……

……

竹林深處

高青樹的臉色有些焦慮,他來回踱著步子,不時看一眼不遠處站著的那個人。這個人身穿一件特別寬大的斗篷,帶著帽子,還用黑巾遮住了臉只露出眼睛。斗篷遮擋住了他的身材,看不出他是瘦是胖。黑禁的臉,看不出是老是少。但是他有一雙飽經滄桑的眼睛,仿似經歷過很多很多艱辛困苦。

他的沉默最終換來了高青樹的憤怒,高青樹猛的停住腳步看向他怒問:「你明明可以阻止這一切為什麼沒有任何安排?我知道你是想保護自己,可是陳羲是少主,萬一他在九幽地牢里出了什麼事怎麼辦1

黑袍人沉默了一會兒,搖了搖頭:「你知道,陳羲必須要去九幽地牢,現在有這個機會讓他提前去探探路,對以後大有好處。也必須讓他知道九幽地牢是個什麼地方,以他現在的修為必須認清自己。如果他貿然行事,就算你我再保護他也沒有任何意義。」

高青樹道:「可是你很清楚九幽地牢第一層有多危險,萬一他不能守住自己就會瘋掉。」

「如果他連這一點都做不到,憑什麼報仇?」

黑袍人的反問讓高青樹無法回答,他張了張嘴卻沒有一個合適的詞語能說出來。黑袍人嘆了口氣道:「當初宗主信任的人只剩下你我兩個了,如果再不小心一些這仇根本就等不到去報,你我連同陳羲一樣都會去死。我不怕死,我只怕這些年的隱忍和籌謀都付之東流。」

他語氣很輕,所以顯得聲調有些彆扭:「陳羲必須去面對這些,只要他能從九幽地牢第一層度過難關,守住本心,以後他面對任何危險的時候就都不會暴露身份。哪怕面難閑炭醬潁他也不會暴露。這一關他必須去過,他需要成長。」

高青樹楞了好一會兒,最終只是一聲長嘆。他轉身要走,又停下回頭說道:「也許你是對的,但你必須保證他的安全。你現在有這個能力,也有這份責任。」

黑袍人點了點頭:「我只想讓他儘快成長起來,現在他被關進九幽地牢未必不是個機會。你放心,月考之前我一定會讓他出來的。他的修為還是太弱太弱,必須進改運塔更高層去修行。」

高青樹道:「必須按照我的辦法,他去大滿天宗。」

黑袍人笑了笑,聲音有些沙啞:「誰知道呢,也許他自己早就下了決定。他是一個堅強的人,也很聰明。」

高青樹沒有再說什麼,大步離去。黑袍人看著高青樹的背影,眼神里閃過一絲期待。他似乎很想看到陳羲從九幽地牢里出來后是什麼樣子,對於那個少年,他同樣寄予厚望。但是他現在的身份太敏感,沒到必要的時候他絕對不能暴露出來。

只要他還在這個位置,就能給陳羲最大限度的幫助。當初趙家送進內宗的密信就是他毀掉的,也是他回了一封信讓趙家打消了顧慮。若沒有他,陳羲可能還要面對更多更多的危險。

「我必須活著,必須到陳羲成為強者的那天才能死去。在他成長起來之前,我連死的資格都沒有……所以,高青樹啊,如果我做出一些什麼讓你不滿的事,你不要怪我。你我都是為了陳羲,都是為了報答當年宗主的恩義。」

他低低自語,然後一轉身消失不見。

……

……

陳羲不知道時間,就算一個人的計算能力再強,也無法穩定精確的記住時間過去了多久。這裡太-安靜,安靜到連時間的流逝都會被忽略。當陳羲看著那石像沒有恐懼也沒有擔憂的時候,他站了起來。

他的嘴角上帶著笑,似乎那石像對他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石像還在,但陳羲眼裡石像只是石像,不是自己。甚至在他眼裡,他只是陳羲而不是任何別的人。他的心境到了一個更加高的境界,他已經可以記住自己也可以忘記自己。

他看著石像,石像不是自己。他低頭看著自己,自己不是自己。他看著石像,石像是自己。他低頭看著自己,自己還是自己。石像可以是陳羲,陳羲也可以是石像。不管走出這個門還是留在這裡,陳羲都可以是任何人,任何人也都可以是陳羲。

這種心境,讓陳羲感覺到了一種鬆弛。他這麼多年來一直緊繃著的心逐漸舒展開,不再去擔心自己是否會暴露。哪怕現在就是強大的敵人用攝魂術來拷問他的靈魂,只怕也找不到任何疑點。

陳羲看著石像,微笑著說了一聲謝謝。謝謝你,讓我變成了我也讓我不再是我。我可以是那個報仇心切的陳羲,也可以是一個只是為了修行的陳羲。

石像也對他笑,好像明白了他的心。

陳羲走出門戶,走到第一層塔門口。然後他確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斷,只有站在門口向外看的時候,才能確定自己果然是倒著的。他的頭朝下,和九幽地牢保持著一個方向。但是看向外面的時候,外面的世界是正常的。

陳羲再次深呼吸,呼出濁氣。就在這時候他忽然聽到一陣很奇怪的聲音,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撕裂什麼似的。他抬起頭往下看……是的,他看向門外,看向九幽地牢下面的時候就是這樣一個姿勢,抬頭往下看。

他看到那個巨大的天坑裡突然出現了一層火海,沸騰的火海之中有很多很多讓人毛骨悚然的東西正在掙扎。火海在不斷的上升,如漲潮一樣。而隨著越來越高,那些火海中的東西變得越發興奮狂躁起來。

陳羲在火海中看到了強大的修行者,看到了強大的神獸。這些東西殘破不全,但依然強大。其中甚至還有一個足有幾十米高的巨人,手裡拎著一柄巨大的環首刀,巨人仰著頭看著九幽地牢,發出一聲咆哮!

「我們要出去1

巨人的怒吼,似乎讓這個世界都震動起來。

然後,陳羲看到了一個紅袍老者出現,正是守在那道牆外面的灰眼老者之一。他手裡拎著一條木棒,普普通通的木棒。看起來那甚至不算是武器,而是一條麵杖。灰眼老者飄到這裡,不屑的哼了一聲。

然後他舉起木棒往下一砸,只一下……火海熄滅,巨人崩碎,所有咆哮的東西都被鎮壓。然後那老者把麵杖往下面的無盡深淵一插,麵杖瞬間變大,如定海神針一樣落下去。下一秒,無盡深淵裡盪起來一片血水!

老者低頭「看」了看自己沾著麵粉的雙手,有些失望的自語:「沒有了麵杖,還怎麼吃麵條?」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