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五十五章他會回來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他會回來的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看到的這一幕給陳羲的內心造成了無比的震撼,他能看出來從無盡深淵血海里出來的那些東西都很強大。其中甚至還有令人畏懼的巨人和神獸,毫無疑問的是那些東西輕而易舉就能將現在的陳羲打敗。

但是那個灰眼紅袍老者隨隨便便的用木棒往下一戳,那麼多強大的東西就都被鎮壓下去。也正是因為看到了這一幕,陳羲才明白什麼叫做大修行者。這個灰眼老者給他的第一印象是瘋瘋癲癲,一點高人的摸樣都沒有。然而現在,陳羲心裡多了幾份敬畏。

然後陳羲想到,那堵牆存在的目的是什麼,守護那門的老者如此強大,牆裡面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這九幽地牢到底是什麼?

就在這時候那老者有意無意的往陳羲這邊看了一眼,咧開嘴露出那兩排很黃很黃的牙齒怪笑幾聲。

見他要走,陳羲連忙喊了一句:「前輩,那些東西是什麼?」

紅袍老者腳步停下,卻沒有回頭:「是一些可憐蟲,一些永遠也無法走出這裡的可憐蟲。也許有一天你也會變成它們其中的一個,轉變可能就在一瞬間。當然,這種轉變也許永遠都不會來。要看你的心如何,全在你的心如何。」

最後這句話,他的語氣很重。陳羲皺眉,不理解這話里是什麼意思。但是紅袍老者顯然懶得解釋什麼,直接走了。陳羲看著門外逐漸平息下來的無盡深淵,回想起之前那如擎天之柱一樣戳下去的木棒,心裡依然還有些震撼。

他回到門裡面,想了想之後選擇了另外一個門戶進去。他發現這個門戶里也有一座石像,也是他的摸樣。只不過這座石像的造型不是盤膝而坐,是站著的,肩膀上扛著一根扁擔,扁擔兩頭挑著的不是木桶,而是兩個人……

陳羲大驚,因為他看得出來扁擔上挑著的兩個人是誰。即便他現在的心境已經到了一個很高的境界,卻依然被這座石像嚇了一跳。扁擔兩頭挑著的人雕刻的很粗糙,而且面目模糊看不出摸樣。但是陳羲卻一眼就能分辨出來,那兩個人正是他的父母。那種熟悉感哪怕已經過去十年,依然不曾淡忘。

他在心裡默念了幾句禪宗的心經,重新歸於平靜。既然石像出現就肯定有所預兆,所以陳羲圍著石像仔仔細細的觀察起來。他發現父母的石像上都綁著鎖鏈,鎖鏈上好像還有很複雜的符文。

這是很奇怪的現象,石像雕刻的那般粗糙,可是鎖鏈卻雕刻的極為精細。陳羲強迫自己將鎖鏈上的所有符文都記下來,他身邊沒有紙筆,所以必須靠記憶力一絲不差的記祝他總覺得這石像的出現象徵著什麼,必然有其深意。

除了鎖鏈之外,他父母的石像頭頂上還分別有一件東西。陳羲看了一會兒卻不敢太肯定,其中一個好像是一方小璽,另一個好像是一個八卦盤。這兩個東西的作用只怕比鎖鏈還要大,所以陳羲連那些細節都深深的記在腦子裡。

從這個門戶出來,陳羲走進下一個門戶。這裡還是有一座石像,還是陳羲的摸樣。只不過這次的石像手裡沒有了扁擔,一隻手拿著劍,一隻手拿著一塊石頭。石像低著頭看著腳下,神色很凝重。就好像面對著什麼極強大的對手,格外的專註。

再下一個門戶里,陳羲看到的是和上一個門戶幾乎相同的石像。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他這次是抬著頭,一隻手握著劍,一隻手托著一塊石頭。臉上的表情好像比上一座石像更加的肅穆,好像眉宇之間還有淡淡的擔憂。

這些石像,到底預示著什麼?

陳羲走出來,又回到第一個屋子裡盤膝坐下來。他在腦子裡將這幾個石像串聯起來,想從中得到什麼啟示。可是石像表達的東西太隱晦,他猜不到出處,也猜不到其中有什麼關聯。實在想不明白,他抬起手揉了揉太陽穴準備放鬆一下。然後他就看到面前盤膝而坐的石像似乎有了什麼細微的變化,因為太不起眼,所以他剛才沒有看到。

他發現這個石像的左手和自己出去之前不一樣了……之前的左手手背上什麼都沒有,右手手背上繪著一柄劍。右手上的陳羲自然能理解,那是他的青木劍。但是現在石像的左手手臂上也出現了一個圖案,陳羲辨認了好一會兒才勉強分辨出來……那應該是一條很奇怪的蛇?

是一條直立起來的蛇,但是身子又不太像蛇。尾巴很長,看那形態應該是在搖擺著往前爬。陳羲抬起左手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手背上什麼都沒有。看蛇的頭好像抬高著,盯著天空的方向。

他迷惑了,這又在預示著什麼?

……

……

接下來的日子,無聊而又漫長。這第一層塔里再也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事發生,每一分鐘過的都是那麼枯燥乏味。這裡沒有白天和黑夜的分別,哪怕陳羲從一開始就刻意在計算著時間到了此時也早已經迷亂。

他無法將青木劍催動出來,也無法凝聚修為之力,所以連修行都不能。唯一的好消息是,經過這麼長時間之後他一直倒立著,非但沒有出現什麼對身體不好的事反而已經熟悉,最初那種被什麼壓迫著腦子的感覺消失不見。

閑極無聊,陳羲開始靜坐。他不能修鍊,但他可以去冥想。禪宗的冥想指的是進入一種很空的狀態,什麼都沒有,連自己都沒有。而陳羲冥想的,是對手。他這段日子雖然沒有過多的和內宗的人接觸,但也打探到了下一次月考的幾個強勁對手。

而高青樹也提醒他主意了幾個人,一個叫關澤,來路不明,不是從外宗選拔出來的弟子。這個人據說性格極為陰冷,出手無情。在他的概念里沒有點到為止這四個字,凡是他挑戰的對手非死即傷。高青樹說關澤的本命是一顆寶珠,具體什麼威力無從知曉。

於是陳羲就在腦海里計算著一顆珠子類型的本命,會出現多少種可能出現的變化和殺招。然後他再計算,自己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破解。當他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到了之後,再去想下一個人。

第二個值得關注的人叫黃觀海,這個人也不是從外宗選拔進來的弟子。陳羲從他的姓氏懷疑他是皇都城聖堂黃家的人,傳聞他的本命是刀。聖堂黃家的人,大部分人的本命都是刀。黃聖堂最喜歡的就是刀,他收藏了很多當世名刀。然後從其中挑選一些賜給族中優秀子弟,陳羲和黃伏波有過一戰,黃伏波的本命刀並不神異,也就是說在黃家黃伏波這樣的人都算不上優秀子弟。

和之前一樣,陳羲開始幻想刀的各種招式和變化。然後在腦子裡展開拼殺,用自己的劍想盡一切辦法去破刀。其實軍武出身的人,對刀的喜愛往往都超過劍。軍武之人,對劍都有些偏見。他們認為刀才是兵器,而劍只是掛在腰畔的裝飾品。

第三個值得注意的人叫席萱,是個女子。她是從外宗凰鸞學院選入內宗的,在柳洗塵到來之前,她曾經是凰鸞學院的最強者。席萱兩年前便進入了內宗,在內宗修行了不到一年後進了月榜前五,在改運塔五層修行。因為內宗有個規矩,凡是進入過月榜前五的弟子一年之內不能再入榜,而席萱已經超過了一年之數。

席萱的本命,是金絲。

陳羲的腦子裡不斷的計算著各種各樣的可能,然後冥思苦想如何才能破敵。這樣的冥想格外的消耗時間,以至於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打坐了多久。等他從那種狀態出來的時候,是因為有人叫他。

陳羲睜開眼,發現門口站著一個人。身穿紅色長袍,正是那兩個守門人之一。

這個老者指了指外面對陳羲說道:「你可以出去了。」

陳羲點了點頭,起身卻並沒有急著往前走,而是看向台階那邊問了一句:「請問前輩,如果我踏上台階會遇到什麼?」

紅袍老者很直接的回答:「會死。」

「怎麼死?」

「怎麼死有什麼區別?」

「有,我很想知道。」

老者沒有回答,只是問了一句:「你進過改運塔嗎?」

陳羲點了點頭:「進過」

老者嘿嘿笑了笑:「那你就應該知道你會怎麼死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轉身就走,陳羲追在後面又問了幾個問題,老者卻一字都不肯再說。過木橋的時候,陳羲看到那個穿著整齊乾乾淨淨的老婦人被嚇得連連後退,跪在那不住的磕頭。那個頭頂有個青銅燈的人,閉著嘴一句話都不敢說。所有之前陳羲遇到的古怪東西,在紅袍老者面前都嚇得瑟瑟發抖。

走過木橋,穿過長路,到了牆這裡。紅袍老者推開門走出去,在陳羲經過他身邊的時候壓低聲音說了一句話。

「我看到了你的未來,你會再回來的。」

陳羲的腳步一頓,看向老者臉色平靜的問:「為什麼?」

這段日子陳羲的心境提升了很高,他雖然心裡驚訝卻根本不會露出任何破綻。老者猛的的把臉湊過來,用那雙灰黑色的眼球幾乎貼著陳羲的臉仔仔細細的看。他彷彿要看到陳羲的心裡,又好像想看看陳羲藏著什麼秘密。

陳羲聞到了他身上的氣味,那是一種很多年沒有洗澡的氣味。所以陳羲忍不住咳嗽了幾聲,略帶歉意的問:「我能走了嗎?」

紅袍老者的臉上露出幾分疑惑,搖了搖頭看向兩一個老者說道:「他怎麼樣?」

另一個老者在微笑:「你說的沒錯,他還會回來的。」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