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五十九章刀魂招軍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九章刀魂招軍威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五十九章刀魂招軍威

十二柄直刀入地,將陳羲圍在正中。直刀上有強大的元氣流動,陳羲感覺的很清楚那是一股滔天的殺氣。這是一柄黃聖堂曾經用過的兵器,即便只是他年少時候用過的,但依然強大的令人心悸。

刀上殘存著黃聖堂當年的殺意,迫人心神。僅僅是這刀上殘存不多的氣息,就如此的令人覺得恐怖。可想而知現在的黃聖堂修為有多高,也可想而知大楚擁有三十六位這樣的強大修行者代表著什麼。

陳羲感覺自己被殺氣鎖定了,直刀雖然沒有動,但是就如同它有生命一樣,知道陳羲就是自己下一個要鍘>馱詿聳輩輝洞Φ幕乒酆@湫Φ潰骸盎品波只不過學到了皮毛而已,真正的闢地刀當有軍威1

一瞬間,刀身上的殺氣暴漲。十二柄直刀發出十二道刀氣絞向陳羲,陳羲不敢大意,右手抬起,青木劍隨即從他手背上飛了出來,但陳羲刻意隱藏,青木劍依然是扁擔的形態。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知道他的扁擔已經化作了青木劍,當時擊殺袁豐雷的時候旁邊一個人都沒有,就連丁眉都不知道。

陳羲身形往上一掠,扁擔如鳳點頭一樣,連擊十二下,將那十二道刀氣撥開。刀氣卻如有形一樣,飛回去撞在直刀上又加速回來。那十二柄插入地下的長刀就如彈性十足的幕布一樣,刀氣回到幕布上被反彈反而加速!

陳羲落地之後扁擔出手如電,再次將刀氣撥開。這一次之後,刀氣竟然真的逐漸成型,變成了十二個圓盤鋒刃,是很規則的圓,周圍一圈格外的鋒利。這十二個鋒刃圓盤被陳羲擊退之後在直刀上繞了一圈,就好像重新上足了發條一樣飛回來。陳羲不斷的擊打閃避,可是鋒刃圓盤這樣來回往返永無止境。

且每一次鋒刃圓盤繞直刀一圈之後速度就會更快,一時之間陳羲身體四周就好像出現了幾百個鋒刃圓盤似的,密密麻麻,一個飛過一個又來。

「我的天1

高坡那邊有弟子忍不住發出驚呼:「被困進這樣的陣法里,只怕誰也堅持不了多久吧。若是換做我,可能早就被絞碎成了肉泥。」

旁邊一個人驚訝道:「那些刀氣每一次往返后速度就提升了一些,而且看起來沒有停下來的時候。現在那個陳羲還能勉強將所有刀氣都擊退,可是再過一陣子之後刀氣的速度越來越快,只怕陳羲堅持不了多久。」

他身邊一個矮胖弟子嘆道:「聖堂家族出來的人就是了不得,陳羲從一開始就這麼被動,怕是輸定了。黃觀海根本就無需自己動手,僅憑著他的本命就足以將陳羲擊敗了。而且看起來他可不只是想擊敗陳羲,根本就是想殺了他埃」

最初說話的那個弟子臉上帶著懼意:「這些大家族出來的人果然不能招惹,這才開始勝負已經很分明了。你們看陳羲雖然出手速度極快,但終究只有一條扁擔。我料想黃觀海根本就沒有盡全力,而陳羲已經有些不支了。」

另一個人道:「我早就說過,陳羲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黃觀海的對手?只怕再有一兩分鐘,陳羲必敗無疑1

丁眉耳朵里聽到了這些話,可她卻根本沒理會。她的注意力都在陳羲身上,兩隻手攥的緊緊的。她是一個不太善於表達自己的人,而此時她的緊張卻全都寫在了臉上。她不敢看又不敢不看,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而此時,刀陣里的陳羲卻依然沒有任何改變。他將三十五式青木劍訣施展出來,一招一式,在鋒刃的暴風縫隙里如一個紙鳶一樣,大家都在等著下一秒紙鳶就會被鋒刃切碎,可是他卻偏偏能在最危險的時候接連避開。

而讓那些圍觀的人驚訝的是,陳羲的速度居然也跟著鋒刃圓盤的速度越來越快。逐漸的,所有人幾乎都將注意力放在陳羲和黃觀海那邊,其他弟子的比試無人問津。

「媽的1

最初說陳羲馬上就不行了的那個弟子低低罵了一句:「這個陳羲也他娘的是個變態,到現在為止雖然他沒有任何機會反攻,可是身法速度也太快了吧。而且那鋒刃圓盤的速度那麼快,他的眼睛居然跟得上1

矮胖子道:「反正我已經是眼花繚亂了,根本看不出來那些鋒刃圓盤的路線軌跡。可是即便如此又能怎麼樣呢?陳羲只是身法足夠快而已,他沒有任何反擊的機會。這樣下去,也只是多堅持一會兒罷了。很明顯,黃觀海這個陣型發動起來之後就根本不用他操心,是他那柄神異的本命長刀自主進攻。也就是說黃觀海沒有一點消耗,而陳羲的修為之力和體力都在不停的消耗。」

陳羲現在確實有些微微覺得頭疼,他一邊避閃還在一邊觀察著那些鋒刃圓盤,他想找到這些東西的進攻套路,可是看了這麼久他終於確定,那些鋒刃圓盤的進攻是隨機的,沒有套路。十二柄長刀就好像一摸一樣的加速器,鋒刃圓盤不會回到固定的某一柄直刀上。鋒刃圓盤可以任意一柄直刀上重新加速,所以找套路是不可能的。

但是,陳羲還是找到了一些破綻。雖然鋒刃圓盤的落腳點是不固定的,可直刀是固定的,所以那些鋒刃的發力方向還是有跡可循。就是這細微的破綻,讓陳羲很從容的將以扁擔將所有攻勢一一化解。

黃觀海似乎也有些吃驚,沒有想到陳羲居然堅持了這麼久。他雙手再次握在一起,然後猛的一扭。

十二柄插在地上的直刀隨即動了起來,圍繞著陳羲開始快速的旋轉。隨著速度越來越快,已經看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柄刀,陳羲外面根本就是一圈光幕!這樣一來,刀是移動的,那些鋒刃圓盤迴去加速之後,真真正正的無跡可尋!

……

……

陳羲面臨著有史以來最強的對手,比起黃觀海,在大孤山和陳羲一戰的那個鄭愷根本算不得什麼了。雖然鄭愷的鐵錐靠的也是數量和速度,但和刀陣相比的話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陳羲的扁擔速度也越來越快,他此時靠著的就是在翠微草堂拔草和在瀑布里修鍊而鍛鍊出來的超強眼力反應力。看起來他好像越來越狼狽,但實則他心裡依然平靜。他腦子裡重複著自己在九幽地牢第一層的時候幻想的畫面,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幻想中曾經和黃觀海已經有過一戰!

雖然這一戰是虛幻的,但他依然能從其中得到啟示。在他那次幻想中哪怕沒有預料到黃觀海能借黃聖堂殘存的殺氣,可是他從那個時候就知道該怎麼取勝。

快!

唯有快!

以快破快!

陳羲伸手往前一送,扁擔居然脫手而出!這是陳羲以前沒有做過的事,因為以前他無法讓扁擔離開自己去應。他的本命,不能離身而戰。可是現在的陳羲已經不再是才進內宗的陳羲了,他甚至已經不再是那個才被關進九幽地牢的陳羲了。

本我,虛我。

陳羲是本我,扁擔就是虛我。現在,他變成了兩個陳羲。陳羲一心二用,以念力控制著扁擔在自己外圍橫掃那些鋒刃,他自己則以雙手施展青木劍訣,手指點在那些鋒刃圓盤的中心將其撥開。

扁擔阻擋住了大部分的鋒刃圓盤,而陳羲則向前邁出了三步。這三步距離,卻讓遠處的黃觀海大驚失色。他怎麼也無法想到,陳羲居然找到了這刀陣唯一的破綻。當年黃聖堂以這樣的刀陣在戰場殺敵的時候,也不知道有多少敵人死在其中,沒有人察覺到這刀陣有什麼弱點。

可是陳羲邁出這三步,卻讓黃觀海臉上變色。別人不知道,他自己很清楚。刀陣看似無跡可尋,實則還是有一定規律的。如果鋒刃真的是沒有任何規律的攻擊,這樣的速度之下十二個鋒刃難免會撞在一起。如果鋒刃和鋒刃相撞,無異於自己破開了刀陣姆饉。

所以刀陣的唯一弱點就是,不管鋒刃怎麼動,在陣型中都有一個無形的陣眼。那是一個真空的區域,而且是一個移動的區域。當有兩個鋒刃將要相撞的時候,這個陣眼就會出現,形成一個漩渦,將兩個鋒刃卷進去然後再甩出去。這個陣眼隨著鋒刃而動,不會固定於一處。

可是陳羲走到那個地方,恰好是陣眼剛剛出現的地方。然後黃觀海就看到陳羲帶著強悍修為之力的一拳砸在陣眼上,剛猛的拳風讓空氣都為之爆裂,陣眼其實就是一個氣旋,靠著元氣旋轉將可能相撞的鋒刃分開。而陳羲這一拳,直接打爆了這個氣旋!

的一聲!

悶響之後,陣眼崩碎!

鋒刃立刻就亂了起來,啪啪的聲音不絕於耳,很快十二道鋒刃就自己撞毀了半數以上。而沒有了那氣旋的干預,刀陣的威力大減。陳羲的壓力驟然一輕,靠著扁擔就已經足以應付剩下的鋒刃。他腳下一點掠了出去,伸手將插在地上的一柄直刀硬生生拔了出來,然後一手握著刀柄一手握著刀鋒,雙臂一用力,的一聲竟然把直刀掰斷了!

可是得手之後的陳羲沒有喜色,因為他知道既然能被掰斷肯定不是黃觀海的本命直刀真身。那本命刀上有黃聖堂殘存的氣息,怎麼可能輕易被折斷?就算這刀曾經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直刀,但就是那殘存的殺氣讓它不再是一件凡品。

陳羲速度奇快,在黃觀海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接連折斷了兩柄直刀,卻都不是本體。眼看著陳羲出手如電般抓向第三柄直刀,黃觀海再也平靜不下來了。他雙手分開猛的往地下一按,嘴裡喊了一聲:「闢地刀魂招軍威1

一瞬間,陳羲即將抓到的那柄直刀驟然變了。

一個渾身上下散發著殺氣的精甲武士出現在陳羲面前,迎頭一拳砸向陳羲的面門!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