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六十一章死也護著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死也護著她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的面前是刀,身後是黃觀海的拳頭。刀是黃聖堂年輕時候用過的兵器,上面殘存的殺氣依然強大。身後的拳頭上閃爍著真氣之焰,那是破虛四品的渾厚修為。不管是面前的刀還是身後的拳頭,有一樣打在陳羲身上只怕都是死路一條。

黃觀海的拳頭結結實實的打在陳羲的後腦上,這一刻黃觀海心中大喜。他一直在等待著時機,聖堂他老人家對他們這些年輕人的教誨就是,面對戰爭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不管使用什麼詭計,只要最後勝利就足夠了。

這一拳,讓他體會到了勝利的喜悅。

拳頭打的很實在,以至於關節都有些疼。以他的修為足以打爆陳羲的腦袋,這全力一擊也正是要這樣做。可是觸手的疼痛感讓黃觀海喜悅的心情驟然一收,為什麼會疼?為什麼面前沒有血肉紛飛?

因為他打中了一條扁擔。

就在他詫異的這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後腦上一陣劇痛傳來。巨大的衝擊力下他不由自主的往前衝出去,然後眼睜睜的看著一柄直刀的刀尖正對著自己刺過來,再然後前額上一陣發涼,前後通透的發涼。

他的本命長刀,戳穿了他的腦袋。

陳羲一直分神關注著黃觀海,哪怕是在他被黃聖堂的直刀壓迫的看起來沒有還手之力的時候,他依然注意著黃觀海的動作。當他看到黃觀海移動的那一剎那,他將大部分修為之力注入扁擔之內然後突然鬆開了手。

本我和虛我的轉換,在這一刻他將修為之力轉移到了扁擔上,這樣一來扁擔就成了他的本我,而陳羲成了虛我。沒有了九成修為之力的他,靠的就只能是超強的速度。高青樹費盡心機調教出來的速度,在此時發揮到了極致。

陳羲下蹲,側閃,然後後撤,移動到黃觀海身後,一氣呵成。有了陳羲九成修為之力的扁擔依然抵擋著黃聖堂的直刀,而本我虛我之間的轉換太快又給黃觀海造成了一定的錯覺。黃觀海以為自己打中的是陳羲的頭,其實打中的是扁擔。

在這一刻他的身體本來就是向前移動的,繞到他後面的陳羲只需要給他一點點的助力就夠了。留下的一成修為之力,足夠做到這一點。拳頭上的力度將黃觀海的腦袋砸的往前沖,而黃觀海面前就是他的本命直刀。

在直刀刺穿了黃觀海腦殼的同時,陳羲一把抓住自己的扁擔迅速把修為之力都收了回來,然後向後掠出去六七米遠,小心戒備。雖然他已經可以確定黃觀海活不了了,但他從來都不曾大意過。

腦袋上前後貫通插著一柄直刀的黃觀海身形搖晃著緩緩倒了下去,這一刻觀戰的所有人爆發出一陣驚呼!

誰也沒有想到居然發生這樣的變故,明明死的應該是陳羲才對,可現在倒下去的是黃觀海,而殺死他的竟然是他自己的本命長刀。如果有人看到了陳羲在大孤山和鄭愷袁豐雷那一戰的話,只怕會更加的驚懼。因為鄭愷就是死在了自己的本命鐵錐之下,似乎和今日的場面如出一轍。

人群沸騰了,坐著的人全都站了起來,伸直了脖子往這邊看。他們無法控制自己的驚訝和震撼,因為這超出了他們所有人的預料。在黃觀海繞到陳羲身後的那一刻,他們心裡就已經宣判了陳羲的死刑。

死刑來了,可是死的卻不是陳羲。

觀戰台上,百爵眼神一亮,忍不住拍了拍手:「漂亮……明明修為境界要比黃家的小子低,但是靠著這種少有人可以相比的算計,竟然贏的這般漂亮。我依稀記得他剛剛進內宗的時候,贏了一個叫杜猛的人靠的也是算計。前些日子和杜猛的第二戰,靠的還是算計。似乎敵人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預料之中,這樣的年輕人著實有些可怕了。」

他看向身後的幾個黑衣青年說道:「我一直說,境界上的小差距不是無法逾越的。你們都是人才,也不缺狠戾,但你們沒有一個能如他這樣冷靜的。不管是順境還是逆境,都要做到心境不亂才能成大器。」

幾個黑衣青年紛紛點頭,臉上恭順心裡卻不以為然。陳羲的修為在他們眼裡看來不堪一擊,百爵大人這般的誇讚也只是讓他們對陳羲添了幾分厭惡而已。百爵說他們都不如陳羲,只這一句便讓他們對陳羲提不起好感來。

陳羲見黃觀海倒了下去,心裡稍稍鬆了口氣。剛才那電光火石之間的選擇雖然對了,但太過冒險。如果稍有一絲的遲疑或者速度上慢了那麼一分,死的就是他。

「你違規了1

負責裁判的那個老者臉色陰寒的站起來,指著陳羲怒道:「按照宗門規矩,月考的時候不得擊殺人命。你雖然勝了但老夫還是要按照宗門規矩做事,判你輸,而且未來三年之內不得參加月考1

觀戰台上的陳地極和陳天極兩人對視一眼,心中冷笑。他們早就和那個老者打好了招呼,不準讓陳羲獲勝進入改運塔修行。雖然他們現在不再懷疑陳羲是不是當年逃離的那個小孩,但陳地極門下兩個弟子都被陳羲所殺,陳地極自然不能任由陳羲獲勝。

「規矩?」

就在這個時候,有個人冷笑著說道:「說到規矩,什麼時候輪到你判定弟子在三年內不準月考了?」

老者抬起頭看向觀戰台,卻見陳叮噹站起來看著他說道:「沒人比我更了解宗門規矩,你倒是說說看哪條規矩上寫了月考時候不準殺人的?從十年前開始,宗主大人親自下令任何比試都可以生死搏殺難道你忘了?你說的是十年前的規矩吧?這麼說你對現在的宗主大人很不尊敬埃我這人最是公平公正,所以才會坐在戒律堂掌座的位子上。許長老,要不要咱們一起回憶一下宗門規矩都有哪些?」

姓許的長老臉色一變,沒有想到陳叮噹居然站出來為陳羲說話。他聽聞陳叮噹也收了陳地極的禮,所以才會把陳羲送進九幽地牢。誰想到,此時陳叮噹竟然當眾跟他過不去。

「我是本場比試的執法裁判。」

許長老微怒道:「本場比試,自然我說了算。」

「呸」

陳叮噹道:「裁判的資格是老子給你的,現在老子撤了你的裁判,這次的月考和你沒關係了。你現在已經不是裁判了,自然你說了不算。而且……未來三年內你都沒資格做月考的執法裁判。」

許長老愣住,抬起手指向陳叮噹還想再說什麼。陳叮噹紫袍上的符文一亮,他冷哼道:「怎麼,難道你想和老子過過招?」

許長老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看了一眼陳天極陳地極兄弟,見那兩個人雖然也是一臉的詫異,但卻沒敢說什麼。然後他注意到神司百爵面帶微笑的對陳叮噹點了點頭,他忽然間明白過來……這個陳羲一定是被神司百爵看中了,而陳叮噹是內宗之中和百爵關係最好的,他自然不會讓陳羲落榜。

想到這裡,許長老的後背上就冒出來一層冷汗。對神司百爵,他從心裡害怕。神司的人做事什麼風格,他也很了解。所以一想到自己可能得罪了百爵,他就一種逃離小滿天宗的衝動。

「陳羲,你去準備下一場比試吧。」

陳叮噹擺了擺手,看向陳地極好像是有意又像是無意的說道:「老子就是靠做事公平才成為戒律堂掌座的,雖然前幾日的靈丹吃的老子有些上火拉屎都便秘,但這不影響老子還是一個公平的人。」

陳地極立刻想到自己上次送了不少靈丹給陳叮噹,所以臉色立刻難看下來。陳叮噹這擺明了是告訴他,你那點靈丹就夠上次一回的,現在你沒給老子送禮,老子自然不會再幫你。

……

……

接下來的幾場比試,陳羲靠著自己的冷靜的計算能力再加上超快的身手,幾乎沒有遇到什麼太強的阻礙就順利過關。此時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負責主持本次月考的陳叮噹索性宣布明日繼續,一擺手讓大家都散了。

陳羲往回走的時候,丁眉立刻從人群里跑過來。兩個人肩並肩小聲交談著離去,而人群中付經綸那雙陰冷的眸子一直注視著他們的背影。他袖口裡的拳頭握的緊緊的,一種自己想要的東西得不到的痛苦折磨著他。

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人,自己喜歡的東西別人不許碰。哪怕是自己丟棄的東西,別人還是不許碰。小時候在家裡,即便是兄弟姐們拿了他的玩具,他也會往死里打。如果是他看中了別人的玩具別人不給他,他也會往死里打。

在家裡,他只許他母親對他一個人好,要是他母親對其他孩子微笑一下,他也會暗地裡把那個孩子狠狠的折磨一頓。而且還不許他們告訴父母,不然他就會變本加厲的去折磨他們。

進入執暗法司之後,陰冷的環境讓他的心性更加的偏執。他知道自己對丁眉沒有一點興趣,那個女人不漂亮,而且不熱情,在他看來還遠遠不如石雪凌。但他就是不允許丁眉和陳羲在一起,要麼他就把陳羲弄死,要麼他就把陳羲丁眉都弄死。

陳羲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回頭看了一眼。他看到人群中那個穿黑衣的年輕人轉身離去,心裡對付經綸這個人更加的戒備起來。他知道這幾次遇險其實都和付經綸有關,只是他現在的修為還不足以擊敗付經綸,所以陳羲暫時沒有什麼舉動。

他估算,付經綸的修為最少也在破虛七品以上。這種巨大的差距,哪怕他算計的再到位也不可能彌補。當初在趙家,陳羲拋出靈雷的時候故意往付經綸藏身的地方引了引雷電,但付經綸居然逃脫。所以陳羲推測,付經綸身上還有什麼能讓他瞬息移動的寶貝。

對付這樣的人,不能莽撞。必須尋找時機,一擊得手。

「還算不錯,不過你要小心些。」

丁眉一邊走一邊對陳羲叮囑道:「你殺了黃家的人,他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聖堂家族的人自然都有一種不容許被人挑釁的驕傲,你幾次讓他們這種驕傲蕩然無存,他們肯定會有所動作。」

陳羲點了點頭,對丁眉微笑道:「是不是擔心我?」

丁眉轉過頭不看他,抬起手理順了額前的髮絲:「我對相處久了的東西都有感情,哪怕就是一塊手帕一條絲巾,破了壞了也不捨得丟棄。你是我師弟,擔心一些難道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陳羲嗯了一聲,忽然湊到丁眉耳朵旁邊一字一句的說道:「念舊是好的,但是有些東西就要儘快從心裡丟出去,這樣才會讓自己自在。若是一天丟不出去,一天不得自在。」

丁眉有些慌亂的閃了一下,裝作不理解:「你說的什麼意思。」

陳羲深吸一口氣,然後鄭重認真的說道:「如果只能是你心裡有了新的牽挂才會把舊的東西頂替,那麼就讓我來吧,我想走進你心裡去占那麼一塊地方。讓你忘記以前所有的不愉快,這塊位置我占死了。」

丁眉的臉瞬間變得通紅,她哪裡還敢再看陳羲的眼睛,下意識的躲閃著:「你胡亂說什麼……小孩子不要亂說話,亂說……亂說我當真了怎麼辦……」

陳羲一把拉住她的手,牽著她大步往前走:「第一你當真就對了。第二我不小,哪兒都不協…」

「你真……流氓!你放開我的手吧,他們都看著呢。」

陳羲昂起下頜道:「要的就是他們看到1

他轉過頭,朝著還沒有散盡的人群忽然高聲喊了一句:「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丁眉的男人1

人群驟然停住,大家都看向他們兩個。然後也不知道是誰先打了個悠長尖銳的口哨,緊跟著立刻爆發出一陣歡呼。這不是什麼嘲笑也不是什麼譏諷,這一刻的歡呼單純的只是覺得陳羲很勇敢也很爺們兒。對於這種事,其實就算這些內宗弟子被環境影響的再陰暗暴戾,也始終都有一份純真在。

「小子!好好護著你的美人兒,不然本公子沒準搶了去1

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吼了一嗓子。

陳羲一把攬住丁眉的腰大聲道:「就算我死,我也護著她1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