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六十四章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殺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陳羲向一側掠出去幾十米,到了青竹林外一片空地。臉色陰寒的石雪凌跟著掠過來,衣衫飄動的時候那白膩膩的肌膚在月色下若隱若現。她身上本來穿的就不多,身形動起來甚至連紅色褻衣下面的一些春光也能看到。

不得不說,她真的是個很美的女子。在外宗青武院的時候,就有不少人追求,但她卻好像只痴心於展青,誰知道她竟是蛇蠍心腸。此時她被陳羲氣的只想殺人,陳羲當眾揭開她過去做的醜事她自然難以忍受。

不過她並沒有失去理智,她這樣的女人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衝動?其實她接受陳羲的挑戰也是有所考慮,她想要爬的更高就離不開付經綸,可是付經綸卻要求她殺了陳羲。若是明日在比試的時候下重手的話,難免會被人說些什麼。再者,白天的時候陳羲殺了黃觀海,連戒律堂的掌座都沒有怪罪,她擔心陳羲背後真的有什麼靠山。

所以陳羲這次來挑戰,反而對了她的心思。這是陳羲自己找上門來的,而且是陳羲要求界靈之虎請出了生死書。所以哪怕她擊殺了陳羲,內宗上層也不會責怪。

其實她在陳羲在院子外面喊她名字的時候,就已經早早的把付經綸給她的強功符貼在褻衣裡面了。之前假裝不接受陳羲的挑戰,只是為了在輿論上佔據一些優勢,可誰想到那些該死的小丫頭們全都看她不順眼。

「小弟弟,你說你好不容易從一個小雜役平步青雲般成為了內宗弟子,為什麼就不能好好珍惜自己這得來不易的前程?若是姐姐不小心失手殺了你,姐姐心裡都會覺得很內疚呢。不如我們點到為止好不好?若你贏了,我明天退出月考。」

她試探著陳羲,這種話自然不能當真。

陳羲心裡冷笑,他要是信了石雪凌的話才是白痴。

石雪凌見陳羲並不說話,心裡一惱。她一招手,一面手掌大小的銅鏡出現漂浮在她身邊。她動作妖嬈嫵媚的往上拉了拉自己披著的衣服,遮住露出來的肩頭:「小弟弟,既然你執意如此,可不要怪姐姐出手重。」

她手往前一指,銅鏡瞬息之間消失。下一秒,銅鏡出現在陳羲的頭頂上方,隨著天地元氣的波動,那銅鏡越來越亮,竟然如同一輪太陽一樣耀眼。這樣的深夜,竟是被照耀的亮如白晝。白光刺的不少女弟子睜不開眼,紛紛扭頭避開。

這種強光之下,陳羲幾乎看不到任何東西。當光達到一定的強度,莫說一切的虛影都會消失,便是實體的東西也會被光遮擋祝聽起來這是一個悖論,光怎麼會遮擋住東西?但是事實就是如此,光芒太盛的時候就只剩下了光。

陳羲屏息凝神,扁擔橫陳在胸前。

片刻之後,那一團耀眼的光芒之中忽然有暴雨灑落,那不是普通的雨,而是如流星雨一樣。每一個光點都帶著殺意,而光點上的溫度連石頭都能燒透。

陳羲腳下一點朝著石雪凌衝過去,可那面銅鏡也立刻跟上來,始終在陳羲頭頂,無數的光點朝著陳羲灑落。

陳羲施展青木劍訣其中的掃字訣,扁擔掃出一大片虛影,將灑落的光點掃開。然後扁擔往前一點,一道真氣之焰澎湃而出。

石雪凌冷哼一聲,雙手往前一推,隨著一聲咆哮,一頭看起來好像是獵豹一樣的光團從她雙手手心裡幻化出來,然後一口咬碎了陳羲的真氣之焰。這獵豹出來之後不斷變大,瞬息之間就變成足有三米高的龐然大物。

本來漂浮在半空的界靈之虎看到這光團獵豹之後竟是嚇了一跳,下意識的轉身想跑,可能是反應過來覺得有些丟臉,它咳咳的幾聲假裝什麼都沒發生。不過正因為如此,就足以證明石雪凌推出來的這獸魂有多強大。

連界靈之虎都下意識的想跑,可見這獸魂活著的時候應該極有風采。

獵豹獸魂一爪拍下來,陳羲閃身避開,巨大的獸爪拍在他身邊的一塊石頭上,將石頭拍成了齏粉。而陳羲才避開,天空上無數的光點再次灑落下來。陳羲跳躍閃躲,那些光點落在地上,竟是燒的大地滋滋作響。

看起來,若是這光點落在身上就必然被燒出來一個洞。

石雪凌是青州石家的人,石家在青州勢力最大。就算是比起小滿天宗,石家也差不了多少。作為石家年青一代的佼佼者,石雪凌本來修為就很強,在外宗的時候壓制了自己的修為,不過是為了隱藏自己而已。

此時她還沒有動用自己的功法,只是將本命銅鏡和獸魂召喚出來,好像就足以將陳羲擊敗了。

……

……

陳羲身子向後一翻,如一隻振翅的雄鷹一樣掠出去十幾米。在半空之中,他的扁擔不斷的撥動,幾十個光點被他撥向獸魂那邊。可那獸魂根本就不在意,張嘴噴出來一口獸火,竟是比光點還要炙熱,將光點全數燒沒了。

以火燒火,這獸魂曾經的強大必然令人窒息。雖然它此時只是一個元神,遠不如擁有肉身的時候強大,可神獸就是神獸。要知道活著的神獸最弱的也是在靈山境,如果陳羲面對的是真正的神獸以他現在的修為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陳羲腦子裡一閃念,想用高青樹給他的靈雷。但是這個念頭很快就被他甩開,在此時如果他用出靈雷的話只怕內宗某些人立刻就會懷疑他。

獸魂一張嘴,再次噴出一股獸火,那藍色的火焰蔓延出來,所過之處沒有東西能夠抵擋。陳羲仗著身法快避開,他身後的一大片竹子被直接燒成了灰燼。半空中漂浮的界靈之虎居然很人性化的臉色變了變,然後悄悄往後挪了挪……

陳羲避開火焰,身形加速向前,在獸魂拍下來的巨爪之下穿過去,扁擔往前一刺,扁擔的前端瞬間變成了劍尖,直接刺進了獸魂的脖子下面。與此同時陳羲將修為之力灌注進去,獸魂立刻發出一聲咆哮。

劇痛讓它有些癲狂,跳開之後巨尾掃過來,飛沙走石!

陳羲輕靈躍起,手上的扁擔化作一道流光飛出去,正中那追過來的銅鏡。扁擔和銅鏡相撞發出一聲錚鳴,緊跟著啪的一聲,銅鏡上裂開了一條口子。躍起的陳羲踩著獸魂的尾巴向上跑,片刻之後跑到了獸魂的後背上。此時扁擔恰好飛回來,陳羲一把接住然後將扁擔往獸魂的背脊里猛力一插!

嗷!

獸魂疼的顫抖起來,轉頭噴出一股獸火。它的頭居然能扭到後面,獸火燒過來的速度太快,陳羲眼看著躲不過去了。

石雪凌心疼自己的銅鏡,一招手把銅鏡收回來看看損傷有多大,就是這一分神的時候,她再抬頭髮現陳羲消失了。原本應該在獸魂後背上的陳羲不見了,只剩下一條扁擔旋轉著往獸魂背脊里鑽。

這樣鑽頭一樣往裡鑽的痛苦,讓獸魂開始發狂。它不斷的噴出獸火,四周的竹林一大片一大片的被焚毀。那些女弟子嚇得花容失色,不斷的往後退。

石雪凌的眼睛來回尋找陳羲的蹤跡,等到她發現陳羲的時候忍不住大吃一驚。陳羲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現,然後縱身一躍,在獸魂的一口魂火才噴完的瞬間到了獸魂的嘴巴前面,然後他雙腳踩著獸魂下頜,兩隻手托著獸魂的上顎,身子從弓著猛然一挺!

所有人幾乎都聽到了嚓一聲,雖然這聲音並沒有出現。獸魂的嘴巴竟是硬生生被他撐開!這種打法,簡直就是瘋子。

巨大的疼痛讓獸魂無法承受,它眼神里閃過一絲懼意,竟然生出逃走的念頭。而它的宿主本來不是石雪凌,石雪凌對它的控制還沒有做到如展青那樣順暢。隨著它動了逃走的念頭,連石雪凌的心神都變得搖晃起來。

陳羲在獸魂的血盆大口咬合下來之前向後翻出去,手掌一招,扁擔從獸魂的後背直接鑽了進去。然後扁擔開始變向,旋轉著從獸魂的嘴巴里又鑽了出來。獸魂發出一聲哀嚎,腳步一軟竟是撲倒在地上。

眼看著獸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弱下去,本來實質化的它漸漸變得虛幻起來。石雪凌嚇得臉上變色,唯恐獸魂被殺,連忙催動修為想把獸魂收回來。她為了防止陳羲偷襲,瞬間把胸口上貼著的強功符里的力量都抽取出來,然後一掌隔空擊向陳羲。

「山崩1

她尖聲喊了一句,這正是她石家特殊的功法。藉助了強功符里的力量,在加上她本來就不若的修為,隨著那一聲喊一塊足有十米方圓的大石頭突然從陳羲頭頂出現,然後狠狠的砸落下來。

這石頭,何止萬斤!

石頭就在陳羲頭頂幻化出來,而且速度之快令人咋舌。陳羲在危機之中-將扁擔往地上一戳,然後上半身往前壓低,如豹子一樣沖了出去。他腳下爆發出來的力度,把土地都蹬出來一個大坑。

他如一道幻影,從大石頭下衝出來一把抓住往回走的獸魂那條巨大的尾巴,然後雙臂上的肌肉驟然起來,如一條條的怒龍一樣。隨著他發出一聲咆哮,身子挺直了之後轉了一個圈,竟然把那巨大的獸魂掄了起來!

他旋轉一圈后猛的鬆手,獸魂哀嚎著砸向石雪凌。石雪凌本來可以順勢把獸魂收回來,可是下意識的遲疑了一下,第一反應是趕緊避開。陳羲要的就是她這一剎那的遲疑,對於陳羲的速度來說一剎那就足夠了。

他衝到石雪凌身前,在石雪凌驚恐的眼神中一拳砸在她臉上。

「這一拳為丁眉1

陳羲追上去,一拳砸在石雪凌小腹,力度奇大,絲毫也沒有憐香惜玉之心。拳頭上的力度把石雪凌砸的口吐鮮血,身子對摺著倒下去,後背重重的撞擊在地面上,竟是把地面砸出來一個大坑。

「還是為了丁眉1

陳羲再一拳打破了石雪凌半邊臉,又一拳砸碎了她的肩頭:「解藥在哪兒?1

他問。

石雪凌已經瀕於崩潰,這幾下重擊讓她徹底失去了抵抗能力。她怕了,真的怕了,她忍痛哀求道:「那毒藥是付經綸給我的,他沒有給我解藥,對不起……求求你不要殺我好不好,我以後可以做你的奴隸,只要你不殺我讓我做什麼都行。」

「你提到了付經綸,我怎麼能不殺你?若是不殺你,他知道了你跟我說了他,他必然儘快來殺我。我現在還不是他的對手,必須讓他放鬆些,我殺了你的話,他反而會鬆一口氣,覺得自己沒有暴露……」

陳羲從旁邊將那塊裂了縫隙的銅鏡撿起來,雙手用力啪的一聲把本就要斷的銅鏡掰開,然後兩隻手分別拿著半邊銅鏡往下一插,噗的一聲血噴出來,銅鏡刺進了石雪凌的胸膛,其中一片直接切開了石雪凌的心臟。

陳羲緩緩站起來,看著死不瞑目的石雪凌冷聲道:「這最後一下,是為了展青。」

他走到那萎靡不振的獸魂身邊,以修為之力將其壓制,獸魂發出一聲痛苦的吼叫,然後變成了一顆拳頭大小的晶石。陳羲把晶石收起來,轉身看向凌雲殿那邊,他在心裡喃喃道……丁眉,你絕不能有事。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