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永鎮仙魔>第七十三章絕對強勢的第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絕對強勢的第一

小說:永鎮仙魔| 作者:知白| 類別:玄幻魔法

沒有人願意第一個回答,因為看起來這個問題只有兩個答案。一個是確定一個是不確定,那麼第一個回答的人最吃虧。誰先回答了,都有可能為後面的人提供一個正確答案。劉長老等了一會兒不見有人說話,忍不住微微搖頭指向最左邊的那個弟子:「你來說。」

這個弟子愣了一下,然後試探著回答:「我確定只有一個我?」

劉長老搖頭嘆息,指向席萱:「你回答。」

席萱面帶喜色:「那就是不只有一個我。」

劉長老又一聲嘆息,指向陳羲:「你來回答。」

陳羲沉默片刻后異常堅定的回答:「我不知道……」

「嗯,答對了。」

劉長老很認真的解釋道:「因為我也不知道答案,所以答案就是不知道。這個問題其實不是問你們到底知不知道正確答案,而是在於考驗你們敢不敢正視自己的無知,敢不敢直接的真誠的說出我不知道這四個字。」

陳羲有些發愣,然後他看向席萱,後者低下頭嘴裡嘀咕了一句,陳羲看嘴型發現她說的是他媽的……

出題無聊到這麼理直氣壯的真不多,顯然劉長老卻不覺得自己無聊:「你們不要覺得這個問題沒有意義,作為修行者,在普通人眼裡你們都是神仙一樣,所以你們也覺得自己了不起。在別人面前你們從來都不願意承認自己不知道,這並不好,對於修行沒有什麼幫助,我記得古人曾經說過……」

大家等著他繼續說下去,他沉默了片刻后說道:「下一題。」

眾人:「……」

劉長老咳咳了幾聲,繼續出題:「第二題,這道問題你們都應該知道,所以需要你們來搶答,誰回答的最快最準確,那麼就算得分……你們都知道大楚崛起於千年之前,這一千年來誕生了許多了不起的大人物。太久遠的我就不問了,一百二十年前大楚攻打北齊,有一位大楚聖堂將軍以天羅傘罩住了北齊數千人馬,一戰成名。那麼現在你們來告訴我,這場戰爭中死於這個大楚將軍之手的北齊將領叫什麼名字?」

不只是在場聽題的五個人,下面圍觀的弟子都有人忍不住低低的罵了娘。提到一百二十年前那場大戰大家都了解一些,提到那位用天羅傘的聖堂將軍大家也差不多都知道名字,畢竟這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勝……可是沒幾個人記得那場戰爭中一個被天羅傘幹掉的北齊修行者叫什麼。

劉長老見五個人都不回答,有些失望的指向其中一個人:「你來回答。」

那個人臉色變了變,想到之前劉長老說的那些話忍不住心裡一亮。之前劉長老說要有勇氣說出不知道三個字,剛才陳羲就是因為這三個字得了一分的。所以他抬起頭理直氣壯的回答:「不知道。」

劉長老呸了一聲:「身為大楚的修行者,居然不知道這樣的典故你還有臉說?誰給你這麼厚的臉皮?」

那弟子愣了好一會兒,慚愧的低下頭無聲的說了一句他媽的……

「是姬三命。」

陳羲回答。

他之前沒有立刻說出來,是因為他在腦子裡回憶著陽照大和尚曾經和他提到的那些歷史典故。陽照大和尚曾經說過一百二十年前的那場戰爭,當時正是那場戰爭之後大楚才確立了北方霸主的地位。那一戰中最奪目的就是本命為天羅傘的聖堂將軍柳不定,也就是現在的聖堂將軍柳成器的祖父。

劉長老倒是微微一怔,看向陳羲問道:「你怎麼會記住這個名字?」

陽照大和尚遊走四方,曾經去過不少古戰場,也去過姬三命的墳墓。當時姬三命帶著三千戰甲抵抗大楚雄兵,雙方戰於野,姬三命的三千齊甲格外的精銳,防線堅不可破。柳不定是後來調去戰場的,那之前大楚已經損失了上前甲士。若非當時柳不定一句話讓姬三命分了神,當時那一戰大楚未必能贏的下來。

交戰之前,柳不定問姬三命:「你一人能保齊國多久?齊滅之後你妻兒當如何生活?」

就是這句話,讓姬三命分散了心神,以至於敗於柳不定之手。陽照大和尚和陳羲提起來的時候曾經點評……與其說姬三命敗給了柳不定的天羅傘,不如說他敗給了自己心中的牽挂。

陳羲回答道:「因為我最初知道這個典故的時候,就記住了姬三命為什麼會死,他死……他的家人活。」

劉長老點了點頭:「難得……陳羲得兩分,其他人不得分。接下來說說第三題,第一題是關於你們自我認知的,第二天是關於大楚歷史的,第三題是關於修行的,如果這第三題你們再不能回答出來,真的就讓我失望了。」

他咳了幾聲后神情也變得肅然起來:「前輩高人將修行境界分為五境四十五品,其中最高的境界是為滿界。根據你們現在的修為進境,和破境時需要的修為之力沉澱的量,你們誰能告訴我多少年之後你們有可能進入滿界之境?」

……

……

聽起來這是很簡單的題目,而且沒有答題時間限制可以安心計算。可是修行者自己都很清楚,他們不可能知道確切答案。他們知道自己從破虛一品進入破虛二品的時候沉澱了多久,那是因為他們經歷過,他們怎麼可能知道靈山境的修行者破境需要沉澱多久?怎麼可能知道洞藏境的修行者破境需要沉澱多久?

所有人都在快速的計算著,都在揣測著。他們不知道所以只能去猜,然後把猜出來的數字相加。然後,大部分都得出來一個特別可怕的數字。雖然幾個人得出的數字未必一樣,但毫無疑問他們都不敢輕易回答。

劉長老指向陳羲:「這次給他們個機會,你先回答……」

陳羲最善於的就是計算,但是這次他沒有計算:「自古以來,沒有一個人進入滿界之境。即便是被尊為天下第一的聖皇陛下也沒能進入滿界,連聖皇都不能成功,何況是我?」

劉長老撫掌大笑:「答對了,這道題考驗的不是你們的計算能力,而是考驗你們的機變……如果是在皇都城有人問你們這樣的問題,而你們真的認真回答了,那麼可能就會遭受無妄之災。連聖皇都到不了的高度,你們能到?為人處世啊,要考慮的可不是一條直線,而是更多的東西……」

陳羲下意識的看向那四個人,發現他們四個都低著頭嘴型完全一致的說了三個字……他媽的……

「好了,陳羲三分。接下來咱們說第四題。」

劉長老滿意的看了陳羲一眼后問道:「很多很多年前,主宰這個世界的並不是人而是神獸,神獸之強大你們也多有耳聞。也不知道歷經了多少年,人才成為世界的主宰將神獸壓了下去……這是一件很難理解的事,神獸一出生實力就很強大,可以完虐一個靈山初期的大修行者。可是最終還是人戰勝了神獸,壓迫神獸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你們誰來告訴我,為什麼?」

一個弟子昂首回答:「因為意志!只有人才有鐵一般的意志,堅信可以完成目標且為了這個目標不懈奮鬥。神獸就算再強大可終究是獸,他們天生強大但不思進取,覺得人類渺小不堪一擊懶得理會,最終被人反超。」

劉長老不置可否,看向下一個人:「你來說。」

這人猶豫了一下后說道:「因為神獸的實力是固定不變的,什麼品級的神獸就是什麼實力。而人不一樣,人的修行沒有止境。雖然現在還沒有到達滿界境界的絕世修行者,但在未來不一定不能出現。而神獸不行,就算最高階的神獸也只能固定在洞藏境界。」

劉長老似乎對這兩個人的回答不很滿意,又看向席萱:「你來說。」

席萱想了想后回答:「因為神獸缺乏侵略性,人為了成為這個世界的霸主不斷的讓自己強大,然後侵略其他物種。把能威脅到人的東西全都打壓下去,而神獸沒有這樣的覺悟,它們就沒有想過稱霸天下的事。一個一心想成為霸主一個卻根本沒有想過,後者輸了也是情理之中。」

劉長老點了點頭:「這個回答倒是有點新意……不過還不夠完美,陳羲……你來說。」

陳羲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畢竟誰也不會無聊到想這些事。前面幾個人的回答在陳羲看來已經很全面,似乎也沒有多少可以補充的。而劉長老那期待的眼神看著他,似乎覺得他能給出什麼不一樣的答案,陳羲有點喜歡這個老頭,所以還是撿著別人沒說過的回答了一句:「因為人比神獸能生……生孩子的速度遠比神獸快。」

「嗯」

劉長老讚賞的點了點頭:「直擊根本,不錯不錯,陳羲再加一分。你們都忽略了啊,繁衍的速度有時候才是問題的關鍵。」

眾人:「……」

劉長老對自己提出的這些問題可能覺得有些得意,所以有些恨其不爭的看了看其他幾個人。他此時看陳羲的目光柔和了不少,顯然有些喜歡這個年輕人。而此時坐在主位上的宗主臉色已經有些不好看……按照規矩每次月考是內宗的長老輪番出題,今天輪到了劉長老他本來就擔心這個只知道鑽研學問的老人家會不會搞出什麼亂子,現在看來他的擔心真不是多餘的……

不過到了這會兒,總不能把劉長老換掉吧。

「第五題……看你們的表情就知道你們很不服氣,所以我來問你們,如果這最後一場比試考的不是這些,而是讓你們繼續打下去,你們誰能肯定自己打敗其他四個人?」

五個人互相看了看,誰也沒有說話。劉長老冷笑:「所以你們不要覺得自己冤枉,你們沒能力連續擊敗四個人,所以還是答題相對公平些……剛才那個問題不是我的第五題,只是題外話。接下來是第五題……你們誰願意跟著我去做學問?」

他眼神殷切的看向陳羲,陳羲立刻低下頭假裝沒看見。

劉長老有些生氣:「既然不願說,那就用動作來表示吧,願意跟我做學問的往前一步走……」

陳羲和其他三個人整齊的後退一步,留下席萱一個人還在發傻。這次陳羲他們四個好像心有靈犀一樣,簡直不能更默契。

劉長老點了點頭指著席萱:「好吧,我破例收下你了……本次的考試就是這樣,陳羲以絕對強大的優勢奪得頭名,至於怎麼排出二三四五,我現在有個特別嚴謹的方法,保證公平公正誰也不可能投機取巧,且不會有任何爭議。」

大家抬著頭,等待著他的說法。

劉長老指了指那四個人說:「來來來,你們四個過來圍個圈手心手背分成兩對,然後石頭剪刀布分勝負,三局兩勝……另外,願意下-注的人可以來我這裡登記下……」

陳羲看看劉長老,又看看那幽怨的四個人,心說我這就第一了?I1387